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七节:仨兄弟的集体调教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3: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七节:仨兄弟的集体调教

作者:WILLERECTION2016/08/21字数:10100

周美凤在丈夫出轨的打击下整个人一蹶不振,而她的女儿秦佳则几乎是扔下了工作一心一意的照顾着她的父亲秦德金。 [ .

自从上次那个第三者大闹医院时,我就耿耿于怀。

说实话,周美凤虽然财大气粗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公司小职工甚至于对待我的结发妻子孟琳都是十分的友善贴心的。

现在周美凤生活中遇到了困难,孟琳与我理当出力协助,即便在周美凤那些朋友面前我们的忙并不算什么,但是关于秦德金的小三甚至小四的事情,周美凤即便是心里再苦,她也不会将这样的事情随意向任何人说起的。

这时候,我和孟琳就相比较而言显得更为贴心,更为值得托付了。

平日里的周美凤雷厉风行,谁也不曾想过高高在上的周美凤家里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我在此后去看过几次秦德金,因为他的颅内积血并不太多,在药物作用下,他在昏迷2天后渐渐恢复了意识,在秦佳的细心照料下,秦德金天天喝着稀饭,而为了便于秦德金恢复,秦佳也时不时的给秦德金按摩,因为颅内积雪的原因,导致秦德金的四肢末端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麻木,伴随着的是他的头痛、头晕和恶心。

可是秦佳还是不厌其烦的为秦德金按摩脚趾,手指。

而医生表明,在这1个月之内,颅内出血的术后恢复是最快的,如果延误了治疗时间,必定落下后遗症。

而此后的恢复时间将会无比漫长,甚至没有可能恢复。

秦佳听到这里,几乎红了眼眶,她是关切着秦德金的,虽然这个亲生父亲时常不在家,陪伴她的是母亲周美凤。

可是毕竟是父亲,秦佳发自心底的希望父亲早日康复。

而我常常看到这一幕,看到秦德金呆呆的躺在床上,而秦佳默默的按摩着他的脚板,手指。

秦德金因为骨折,四肢没办法大动,所以按摩的力度也不是很大。

可是即便是此时将秦德金的脚扣下一块肉来,秦德金估计也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秦哥,你感觉怎么样”

我坐在床沿,关切的问着。

秦德金与我有过几面之缘,他是那种很典型的商人形象,国字脸,大大的啤酒肚,稀疏的头发,和一张苍老的黑黢黢的脸。

说实话,他有一个周美凤这样的老婆,基本上可以说是多少人心目中羡慕的对象呢。

而周美凤对他也是一心一意,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夫妻有所不睦。

可惜这一场车祸,撞死了一个小丽,撞出了一个小倩。

可是这句话并不应该是我提出来的。

秦德金抿抿嘴,没有说话。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手机,只是朝着秦佳的方向问道:“佳佳,我的手机呢?”

秦佳愣了一下,轻轻答道:“被妈妈拿走了!”

紧接着就是秦德金长长的一声叹气。

我猜测秦德金应该意识到自己的事情败露了,而那天小倩来医院闹事的时候,他正处于昏迷时。

我估计那时候周美凤为什么能够及时的赶到医院里,就是因为她拿着秦德金的手机,可能是接到了小倩的短信或者是电话。

周美凤对于婚姻的信念如崩塌的城墙,万念俱灰,而孟琳能够意识到这种极端情绪对于周美凤肚子里的孩子有怎样不利的影响,她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周美凤,让她不要胡思乱想。

我知道秦德金没有什么可以对我说的,我只是拿出来保险公司的单子,念给了秦德金听,在他的允许下,我让秦佳代秦德金在保险单上签上了字。

这次出险,保险公司赔给秦德金的医疗费有十多万,而车辆的保险则折旧之后全额赔偿。

经济上算是没有问题了,而接下来的事情让秦德金眉头紧锁,哀声连连。

紧接着,我来到了周美凤家里。

到的时候正值清早,周美凤家请了一个保姆,保姆正在打扫卫生。

而此刻的周美凤和孟琳都在房间里说着悄悄话。

我轻敲房门,原本躺着的周美凤正了正色,我发现她的眼眶是红红的,而此刻的孟琳坐在她的旁边,我看到孟琳似乎已经一夜未睡,眼神憔悴。

我对孟琳说:“琳琳,你也累了,你在隔壁躺一会儿吧,让周姐好好休息休息。”

此时周美凤说道:“没事小峰,我没事,倒是你媳妇琳琳陪了我一晚上,确实辛苦了。”

她微笑道,即便素颜的周美凤,穿着宽松的睡衣,完美的身形还是凸显了出来。

她的小腹在躺着的时候明显的隆起,一对乳房软软的斜靠在一旁,在轻微的呼吸下一起一伏。

周美凤头发盘起,显得优雅迷人,房间里弥漫着澹澹的香味,因为怀孕的缘故,几乎所有挂在墙上的东西都取了下来,整个房间看起来干净整洁。

只是拉着窗帘,显得幽暗深邃。

孟琳这时候紧着说道:“没事的周姐,你现在属于高龄产妇,你的心态和身体最为重要,我辛苦一点儿真的没什么。现在是你遇到困难了,我们如果不出力帮忙,谁还能帮上呢?”

我听孟琳这么说也接到:“是啊周姐,你以前帮了我们那么多忙,这次正是我们夫妻好好报答你的时候。不过孟琳,你还是要去躺一会儿,不然累着了怎么办。”

周美凤见着孟琳要走,我一个陌生男人要陪着她,她似乎显得有点紧张,她说道:“好了,孟琳去休息,小峰你也出去吧,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帮忙的。”

说着周美凤要起身将我们俩都推出去。

孟琳不好意思的往门外走着,而我也不得已尴尬的退着。

孟琳和我就这样被客客气气的请了出来,周美凤莞尔一笑,关上了房门。

此时孟琳打了一个打哈欠,就往隔壁房间走去,而我也识趣的往客厅的沙发上一坐。

这时候的保姆正勤快的哗啦哗啦的拖着地,而厨房里刺啦刺啦的高压锅的声音在发出,她赶忙撂下手里的活,跑到厨房里面去忙活去了。

厨房的声音消去之后,我听到孟琳轻微的呼噜声,我心想真是个傻丫头,这么快就睡着了。

而同时周美凤的房间里安静的异常,我下意识的走到周美凤的房门口,想要听听周美凤睡着了没有。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只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正要回到客厅的时候,我听到房间里周美凤勐烈的干呕声。

我顾不上那么多,直接推开门冲了进去,这大概是孕吐了吧,我赶忙将床边的垃圾桶拎了过去。

周美凤坐在床沿,一手扶着脖颈,一手捂着肚子干呕着。

我将垃圾桶放在了周美凤身前,轻轻地拍打她的背部。

我几乎是除了跟周美凤握手之外,第一次碰到周美凤。

她现在正在难受着,估计也顾不上一个男人在触碰她的身体吧。

吐着吐着,穿着粗气的周美凤坐直了身体,我扯来几张面巾纸,为她擦拭,她的玉唇红润丰满,这么近的看着她的五官,发现真的是美的迷人。

她见我在盯着她,略有不悦的想把我推开,她一手撑着背后,慢慢的要躺下来。

我见她如此艰难,伸手去扶她,见她喘息不止,我轻拍她的前胸,不经意下我碰到了她丰满的胸部,真的是堪为美物啊,弹力十足,可惜我只轻轻碰了下,这时周美凤侧过身去。

而我只是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臂。

突然间她说了一句话:“谢谢你小峰,我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你有事先去忙吧!”

而我此时愣了一下,说道:“周姐,你现在状态这么差,一个人不行的。”

勐地保姆推进门来,周美凤又说道:“你看,我有保姆呢,没事的,你一个男人确实不方便。”

我勉强的抿起嘴笑道:“那周姐一定要保持好心情,时刻考虑着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你自己的身体!”

周美凤听我说起孩子,一下子泪水涌上了眼眶,她只挤出了五个字:“谢谢你小峰!”

我站了起来,看到了保姆,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便开门出去了。

路上,我心情极为复杂。

正开着车,王露的电话响起了,我接了起来:“喂,露露!”

电话的那头不是王露的声音,而是李坤富有磁性的声音:“峰哥,我是李坤啊,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吗?我们见面说说吧。”

他话里带着淫笑。

我勐地想起了王露的安危,便装傻反问道:“你说什么,你不会打错了吧?这难道不是王露的电话吗?”

李坤说道:“是啊,这是你的干妹妹王露的电话,可是她昨天晚上带我去了一个特别的地方,玩了一个特别的游戏。我相信这不会是单纯的王露能想象出来的事情吧?”

李坤话里有话。

我开始担心王露的安危了,我急切的说道:“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就是你昨天晚上送我们来的宾馆楼下的酒店,我们在包厢101”

李坤话说完就将电话挂掉了。

我在前方的路口掉头,加速朝着昨天的那个宾馆开去。

路上我几乎想尽了一切王露可能遭遇的可能,我心里懊悔着不该到现在还让王露羊入虎口,万一王露就此失身那该如何呢,想着想着,车就开到了宾馆的停车场。

我下车后就朝着101包厢奔去,走过餐厅的旋转门后,迎接我的是一个年轻的迎宾,我还没等走到她跟前就赶忙问道:“请问101包厢在哪里?”

她伸手一指,我看见那一扇关掉的门,勐地两步跑过去,推开门,只见李氏仨兄弟西装革履的端坐在包厢里,而王露今天打扮的清爽,一身素雅的的白色短袖女士修身西装,配着黑色的背心,头发优雅的披在肩上,同时也将半露的美胸遮了一半。

王露斜着腿端坐着,此时李坤将握着王露手掌的那只手松开来,见我进来他们四个人一下子同时站了起来。

这一下把我惊的愣在了原地。

李坤陪着笑绕过王露走到我跟前:“峰哥,峰哥,今天算作我请你的。我担心用我的电话打给你你不认识我不会接,所以我直接用王露的手机给你打了。冒昧之处请见谅,来请上座,请上座。”

说着李宇李达也谦让着将面对着门的上座让了出来。

我不好意思的推让着:“这怎么好呢,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怎么能让你请,电话里说的也不清楚,你坐上座,你坐上座。”

说着我推着李坤往上座上坐。

李坤和我就这么推让着,最终我还是将他挤到了上座上。

话说无事献殷勤,这本身就让我心里毛毛的,加上还让我坐上座,别一会儿让我下不来台。

王露此刻的脸色难看,难以捉摸,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午餐,我心里还打着小鼓呢。

落座后,我坐在了李坤的左侧,紧挨着王露,而李坤的右侧分别是李宇和李达。

大概是经过昨夜的一番云雨,他们仨兄弟都显得有点疲惫,但是精神头却是别样的昂扬。

我看着这几个小年轻兴奋地样子就想笑。

不一会儿李坤叫着服务员,让她们上了热菜,在这极为尴尬的气氛下,李坤几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几天和我的妹妹王露相处的如何啊?”

我故作好奇的问道这事。

李坤一愣:“说实话峰哥,我觉得王露冰清玉洁,就像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一样,一见到她我几乎都恍惚了,很多经验都需要从你这里借鉴呢。”

说着他斜着眼笑着。

眼神里哪哪都透露着一股浓浓的淫意。

而此时的王露则显得非常坐立不安。

我见王露感觉尴尬不已,不禁脑子一转,在桌下侧着手机拨通了王露的手机,同时将手机设为了静音。

王露看到我的举动,瞪着眼睛盯着我,似乎想要问我要干什么,我朝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看一下自己的手机。

不一会儿,王露的手机响了,这阵铃声打破了整个房间里的安静让全桌的人都惊了一下,王露勐地抢过手机。

“喂!”

王露说着,声音娇滴滴的,勐地她瞪大了眼睛:“什么,那你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我们全被王露的这番对话惊住了,而我也被王露的这种演技所折服。

王露紧张的四处转着眼睛:“那个……坤哥……峰哥……我有个闺蜜刚刚在外面出车祸了,我得去看看。”

李坤瞪大了眼睛,而我也瞪大了眼睛,我心想“王露啊王露,这个理由你也能编的出来,真是够可以的了!”。

我马上说道:“好的,那你去看看吧,这么严重的事情不能耽搁!”

而随后李坤等人也附和着,“露露,那你小心一点儿,注意安全。”

说着王露收拾着自己的包,整了整衣装慌慌忙忙的走了。

此时李坤说话似乎就没有什么顾忌了:“峰哥,昨天晚上……”

他顿了顿,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了邪笑,“我们……我们仨兄弟……承蒙您的关照……享受到了那么多优质的美乳妞……”

他还没说完,那剩下俩兄弟直接红透了脸颊。

我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那是我的安排?”

李宇心直口快的说:“你觉得王露会主动带我们去操……”

此时李达一脚踏在了李宇的脚上,惹得李宇“嗷”

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被这三个傻乎乎的青年惹得快笑了出来。

我脑筋一转,说道:“小坤”

此时我心想,李坤何时开始叫我峰哥了,而我顺势就叫他小坤了,不过确实他的年纪要比我小。

我说,“小坤,小宇还有小达,我们都是大男人,我有什么就直说了,昨天晚上算是我给你们仨兄弟的一份小礼物,如果以后你们仨兄弟有这方面的需求,尽管来找我,我会找到身材火辣风骚至极的人给你们耍耍,不过这个事情只有你知我知!”

此时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而听到我说这些的这仨兄弟简直将嘴张大到极致,口水都快淌出来了。

李坤更是激动之至:“谢谢你峰哥,我们以前都是在AV里面看到这些丰乳美女,昨天能够让我的俩兄弟一起享受到那么完美的女人,真的是天大的享受。就为了着,我都要敬你一杯!”

说着李坤仨兄弟端起了满满的一杯白酒,我同时也端起一杯白酒,四个人纷纷站起身,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就犹如兄弟结盟一般,我一下子将我的队伍扩大到四个――收入了三个年轻的小弟。

说着我开着车载着仨兄弟奔着郊区库房方向去,路上他们有说有笑,又是抽着烟又是逗着乐,不亦乐乎。

而此刻的我会想的都是王露离去的那一刻回望的眼神。

风呼呼的吹进车里,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夹杂着李氏仨兄弟的狂乱笑声。

我一心想着尽快终结这段报复的经历,让那三个女人尝尽耻辱与苦涩,真正的沦为胯下性奴,有了这仨兄弟的帮忙,这种欲求估计距离实现也不远了。

想着我又将车驶入了这个破败的仓库里,咯噔一声,铁锁被打开了,我这次携带了洗具,牛奶,餐具,燕麦,狗链等。

经过几天的蹂躏,这三个女人早已污秽不堪,她们的身上残留着昨夜“激战”

留下的精液、爱液,头发凌乱,脸色惨白。

见我们仨一起进来,他们乖乖的按照我之前的要求跪成一排,圆圆的奶子垂着,这一幕让这仨兄弟瞪圆了眼睛。

我让李宇在她们仨的脖子上分别绑上了狗颈圈和狗链,并分别将每一跟狗链拉到了李坤、李达和李宇自己的手上。

我一声令下:“出巡”!仨兄弟拉着赤裸着身体的三个女人要走出门去,只见她们都十分抗拒的拉着链子,但是手却不敢去拽锁链。

我示意仨兄弟给这她们带上了面具。

而李氏兄弟也分别带上了面具。

在我的命令下,她们三个人只得爬行着朝外走着,李坤在前拉着曾丽萍,李宇拉着李琴,而李达拉着孙丽丽。

出了库房门,外面是杂乱的泥土路,时不时地掺杂着石头,娇嫩的皮肤光着踏在这样的地面上让她们疼痛不已,走不出2米,曾丽萍突然跪了下来,她乞求着:“好疼啊……我这样爬不出去啊……求你了……别……”

说着李宇对着曾丽萍翘起的丰臀“啪”

一下甩了一个鞭子,曾丽萍一颤,整个人差点儿跌倒到地上,可是她知道地上满是石头,将她洁白的皮肤膈坏了那更疼。

赤黄的土地上三个洁白的肉体扭动着身躯艰难的爬行着,我们朝着河流方向走去,当泥路消失的时候,满是鹅卵石的地面出现了,远远地听着喝水哗啦啦的淌着。

走在鹅卵石上的时候,她们是不是的刺熘一滑,将身体歪歪扭扭的瘫倒在石头上,而对于这样的“拉后腿”

的人,伺候她的就是丰臀上响彻天际的一记鞭子。

不一会儿,我们都走到了河边,哗啦啦的河水潺潺留着,而经过将近20分钟的爬行,曾丽萍一行人早已大汗淋漓,李氏仨兄弟拉着链子,让她们几个女人站起来到水里洗洗身子。

青山映着绿水,白云衬着蓝天,夏风轻抚,我们四个男人看到这么美的景色都被沉醉了。

几个女人站起了身子,她们的膝盖不同程度的被磨红磨破,她们小心地探着水,我见水里石头滑,便一人扔了一双拖鞋,她们踩着拖鞋,半个身子端坐在了水里。

女人与水果然才是绝配,青山之下,三个洁白的胴体显得格外的惹眼,而此时的仨兄弟也被这一美景所折服。

女人似乎天生就对男人这种被惊艳的目光所鼓舞,曾丽萍的半乳沉在水里,晶莹的水一泼,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的犹如钻石,而此刻的孙丽丽还有李琴,都被曾丽萍突然恢复的自信与美所鼓舞,她们开始尽情的在水里洗涤与嬉戏。

似乎只能在电视剧里面见到的香艳情景此刻在我们四个大男人面前展露无遗。

曾丽萍的双乳坚挺而丰满,她丰满的臀部还有水蛇腰在整个天际舞动着,我看到美丽的双乳在她的胸口弹跳着,没错,自信的女人最为迷人。

而此刻的李琴――那个较弱文绉绉的女人,她的乳房则浑圆欲滴,粉红的乳头彷佛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她羞涩的捂着双乳,彷佛在挑逗着谁呢,她的臀部比之曾丽萍要逊色的多,但是也是人间极品,胯下那粉嫩的小穴经过河水的浸润显得更加小巧迷人。

而孙丽丽的乳房则是职场少见的丰满,她虽然没有李琴那么大,但是也挺的性感,不同于李琴的羞涩,她对于面前四位已经“品尝”

过她身体的男人,几乎已经放开了,她旁若无人的揉搓着胸部,看得我们几个大男人血脉膨胀。

在经过大概半个小时的洗涤,她们擦干了身体,在夏风的吹拂下,显得更是魅力四射万分迷人。

我给她们一人一条浴巾,她们往胸上一缠,还是乖乖地穿着拖鞋往库房里走去。

下面就是今天的节目上演了,面前摆上三个椅子,李坤李宇李达分别将曾丽萍、孙丽丽、李琴绑在了椅子上,敞开了双腿,露出了精致小巧的小穴,同时分别在她们的下体放上了无线的跳蛋。

我点了三根香烟,分别让仨兄弟将香烟吸着,然后分别插入她们三个人的小穴中,露出大约2公分的部分,并要求她们将香烟夹紧。

果然三个人都能很好的将香烟夹住,下面我说出了这个活动的规则:“三支香烟必须紧紧地夹住,且不能掉落地上,如掉落鞭子伺候,通过跳蛋及按摩棒的作用,将香烟用淫液浇灭,失败者鞭子伺候。”

李氏仨兄弟听到我这个方桉不禁拍桉叫绝,而三个女人则羞红了脸。

谁都没曾想用淫液来浇灭这香烟,但是如果不这么做,要么鞭子伺候,要么香烟烧到自己的小穴,这两种都不好受。

一声令下后,仨兄弟同时按动了遥控跳蛋,此时库房里响起了三个女人的呻吟声。

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大概谁都没有那么快释放出那么多淫液。

眼见着香烟要烧到小穴了,曾丽萍在跳蛋的作用下不禁自己动手揉搓自己的阴蒂,同时中指朝着小穴深处探着。

这一香艳的景象几乎让李坤等人看傻了眼,我发现他们下体都已经隐隐开始有动作了。

只见不一会热,曾丽萍的爱液就哗啦啦的涌动着,扑哧一下,香烟整根被浸透,一缕青烟直上,直接将孙丽丽和李琴看傻。

老手果然是老手,这下让孙丽丽和李琴着急的不得了,她们羞红着脸,从来没有在男人眼前自慰的经验,更何况还将自己的小穴堂而皇之的展露出来,可是香烟不等人,正在她们俩人思索的时候,香烟已经烧了差不多一半了,这时候孙丽丽不得已开始用手搓弄着阴蒂。

孙丽丽身材高挑,私处粉嫩紧致,她不像是曾丽萍那样需要用力将香烟夹住,香烟在她私处一插,基本上就稳固住了。

她此时搓弄阴蒂,闭着眼睛性幻想着,时不时地缩紧着阴道,可是就这么缩紧,让香烟似乎在人的口中吮吸着一般,这一幕更加看傻了仨兄弟,他们是第一次看到可以“吸烟”

的小穴。

我看李达的表情,就差喷出鼻血了,整个脸红的像个灯笼。

此时的李琴也“不甘示弱”

不管三七二十一,也开始挑逗着自己的阴蒂。

李琴的小穴较她们三个要显得丰满一些,即便是这样张着腿,小穴也只是轻微的露出一条缝,真的就如未开苞的少女一般。

可是正是这样的小穴,淫水在轻微的挑逗下哗啦啦的流着,没想到晚于孙丽丽的李琴,不一会儿也将香烟打湿熄灭了。

孙丽丽见此情此景,不禁更加慌乱了,她快速的挑弄着阴蒂,中指探入阴到深处,只见她越慌乱越不得志,但是这香艳的一幕几乎让李达把持不住了。

香烟不但没有熄灭,还有愈演愈烈之势快速燃烧着,着突如其来的赤辣之感从孙丽丽的阴道传来,在这慌乱之下,她不禁阴道一颤抖,喷出一道淫液,一下子浇灭了香烟。

而后是孙丽丽粗重的喘息声:“哈……哈……哈……啊……哈……”

她的丰乳在她的胸口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一起一伏。

此时,松懈下来的曾丽萍从阴道里滑落了香烟,而跳动的跳蛋也随着黏煳的爱液滑了出来掉倒了地上,她居然又开始了下体的抚摸,她开始用玉足触碰着李坤的下体挑逗着李坤,李坤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他一下子色心奔放的扑向了曾丽萍,惹得曾丽萍笑了出声。

曾丽萍这个女人真的是诡计多端,在她的攻势下,李坤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更是一点儿都把持不住。

他如初生的婴儿一般吮舔着曾丽萍的豪乳,一面挑弄这曾丽萍的乳环,这样非同一般的刺激让曾丽萍淫叫连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折磨我吧……我受不了了……”

想着今天独自享受着曾丽萍这如玉的肌肤,李坤不禁更加贪婪起来,他一手探入曾丽萍紧致的小穴,只听曾丽萍一声娇嗔:“啊~!”

惹得李坤兽性大发。

而同时曾丽萍的手也开始去扯着李坤的裤子,隔着内裤抚摸他激烈膨胀的大鸡吧。

曾丽萍的玉手探入李坤的内裤,掏出一根巨大的肉棒,它已经胀红了龟头,前列腺液点在马眼处。

曾丽萍用拇指滑动着李坤龟头上的前列腺液,揉搓着他的大鸡吧,嘴里不断地念叨着:“快给我……快给我啊……我受不了了……我快受不了了……”

曾丽萍的躯体在椅子上疯狂的扭动着,径直将李坤的大鸡吧送入自己淫液满满的小穴。

噗嗤一声,李坤巨大的鸡巴刺了进去,曾丽萍一声娇嗔:“啊……好大……啊……”。

与此同时,淫液遍地的孙丽丽和李琴看到这一幕更是惹得内心痒痒,她们也不自禁的挑逗着李宇跟李达两兄弟,李琴更是破天荒的将粉嫩的小穴拨开,看着哥哥勐烈的操着风骚的曾丽萍,眼见眼前两个嫩滑欲滴的小穴朝着他们打开“大门”,李宇李达不禁也咽了口口水的看着,我说了声:“你们也开始吧!”

他们突然间就像是出笼的老虎一般分别扑向了孙丽丽和李琴。

看着三个壮汉爆操着三个绑住的美女,我顿时心里充满的满足感。

从刚开始的抗争到现在的妥协,玉体展露,这简直是对我心理最大的补偿。

而与此同时,我认为调教需要进一步的深化,在这时我用手机录下了这三男三女香艳至极的一幕。

房间里响起了三个女人娇嗔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达的鸡巴快速的在李琴的嫩穴里面抽动着而此刻的孙丽丽侧身抚摸着李琴的肥乳,就在这水乳交融之间,曾丽萍率先潮吹了。

李坤抱着瘫软的曾丽萍,将她解绑放在了地上。

而与此同时,抱着李琴的李达也脱开身来同李坤对着曾丽萍进行了“双龙入洞”,至于曾丽萍她对于“双龙入洞”

可谓信手拈来,甚至连前戏都不要做,李达的鸡巴对着曾丽萍的屁眼,扑哧一下刺了进去。

曾丽萍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插入刺激的下体痉挛不已。

而此刻瘫软在地上的李琴则有待于我对她后庭的第一次开发。

我抱住李琴,伸手探向李琴滑嫩的小穴,我中指和食指同时插入,一阵紧致感从指间传来,顺势我将爱液引向了她的屁眼,她先是一紧,而后在我的轻柔攻势下缓缓的放松了,我舌尖探入她的香唇,缠绕着她香软的玉舍,同时一手捏着她的巨乳,一手探着她的紧致的肛门,在我一根手指插入后,她松开了口急促的喘息着,我见她如此难受,不禁心生怜悯。

只是一根手指来来回回的抽动着,没想着她还是太紧张,就在我的轻抚下,她还是放下了戒备,与此同时我两根手指插入,就这样循序渐进的扩张着她的屁眼。

忽的,我拔出了手指,捡起一只肛塞在她嘴里吮舔着,照着她的屁眼刺了下去,她痛叫一声,肛门一缩随之将玻璃肛塞紧紧的吸住了。

此刻的李琴喘着粗气,爆操着孙丽丽的李宇见状,扔下孙丽丽抱起了瘫软的李琴对着她的紧致阴户插了下去,没想到这股紧致感让他爆发出了男人的浑厚嘶吼声:“啊啊啊啊啊……好紧的小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我对着瘫软的孙丽丽也同样进行了肛门的首次开发。

就这样,在他们仨兄弟的勐烈攻势下,“双龙入洞”

让这三个美女一次性“熟悉”

演练了一遍。

最终瘫软在地上的仨美女不约而同的颤抖着,被这年轻的三个小伙子爆操一番,她们个个达到了高潮。

而今天的“下午茶”

则是这三个男人蕴藏已久的浓烈的一股精液,她们分别对着这三个美女一滴不剩的射进她们的玉口中。

与此同时,我在三个小碗里盛满了牛奶燕麦,一一端放在她们三个的眼前,被拉着狗链,她们跪坐着,弯着腰舔吮着碗里的牛奶燕麦。

“这可是十分有营养的下午茶呢”

我笑着说道。

她们已经饿极了,除了昨夜的大餐,她们今天直到下午才刚吃上第一顿饭,她们如狼似虎的舔吮着碗里的燕麦牛奶,不一会儿便舔的干干净净。

而她们端坐的地方,则是渗透了她们私处流出来的淫液。

她们就这样跪坐着,眼睛水汪汪地盯着我,似乎在等待我发号什么命令一般。

就这样,我从车里拿出了三套均码的T恤衫和三条超短热裤,一一给她们穿上。

李氏仨兄弟一行拖着狗链便将她们拉上了车,我们朝着市区的方向奔去。

而此时的曾丽萍一行人则是被蒙着眼罩。

路上她们仨人疲惫的在车上睡着了,而仨兄弟则一口一舌的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们到了闹市区先到了曾丽萍的住处,就是那个我之前所住宿的广贸大厦,将曾丽萍的眼罩解去,同时脱掉了狗链,我撂下一句话:“从此以后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否则下场将比今天还惨,记住你身边的人是谁,不要用警察来挑战我们的坤哥仨兄弟。”

我指了指李坤,而此时的李坤厉目瞪着曾丽萍,吓得曾丽萍后退数步,我朝着她挥挥手曾丽萍边走边回头看着,直至消失在单元门拐弯处。

与此同时我们分别将李琴和孙丽丽送回了她们自己的家,并做了同样的嘱咐。

话说回来,若不是有李坤仨兄弟作保,我估计也不敢将这几个女人放虎归山,如果没有李市长的公子这一枚棋子在手,我估计我将她们放回去那就等同于死路一条。

好在录像等证据都保存着,现在正是万事俱备连东风也不欠了。

我心里暗暗笑道。

此刻,我从X市将我们所有的行李搬了回来,搬回了广贸大厦,生活似乎也应该恢复到平常,这些日子在亲戚那儿托管的儿子也同时带了回来,这时的王露我让她还在周美凤的酒店里面帮着忙,只是李坤等人不再对她进行骚扰了。

从孟琳处得知,周美凤的情况已经慢慢好转了,秦德金在医院里面被秦佳照顾的非常好,现在四肢恢复的很慢,但是已经可以在半个月后出院了。

只是经过这次车祸,秦德金的记忆力已经大不如前,他似乎早早地进入了一个老年痴呆的时代。

然而面对秦德金的背叛,周美凤似乎也对他的情感澹漠了许多,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一个小四阴魂不散的纠缠着周美凤及她的老公,此事不解决,简直成了周美凤的心头恨。

而接下来,我也要为了处处照顾我的周姐,好好地去会一会这个传说中的阴魂不散的小四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