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五节:孟琳的沦陷与复仇之路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3: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WILLERECTION2016/08/16字数:11248

经过几天的守株待兔,我始终没有找到曾丽萍,经过手术的王露需要好好调养1周左右才能拆线,而这种调养的状态要持续达数月之久。 [ .

为了让她好好休息,我自作主张让王露将服务会所的工作辞掉,转而投靠周美凤到满园酒楼旗下做一个吧台服务员,并且住在了公司的集体宿舍。

鉴于王露优质的外形,周美凤见过面之后对她十分满意,加之是由于我的推荐,周美凤对于王露便没有过多苛刻的要求。

这突然间与女儿失去了联系,似乎也让一直躲藏着的曾丽萍开始着急起来,加之我将王露的电话号码换掉,曾丽萍一直没办法与王露取得联系。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曾丽萍给我发来了恐吓短信:“廖峰,如果你今天下午四点前不将王露给我送回来,我把你所有的事情抖露给张全贵,我让你没办法在这个地方呆。”

当我看到这则短信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却是孟琳――我的结发妻子。

我驱车来到百川汇金中心,跑步如飞,奔到孟琳的办公室。

当我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的心跳简直要将我的耳朵震聋了。

我看到孟琳的办公桌前空无一人,而电话却放在了桌子上。

我着急的问着旁边的人:“孟琳不在吗?”

“在啊,刚刚去上厕所了!”

她桌子旁的李会计达到。

我稍稍松了口气,坐在了沙发上等着。

可是此时的心还是噗噗跳着。

突然,只听孟琳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我便没去理它,任它在桌子上响着。

不一会儿,电话停止了。

待机屏幕弹出一条短信:“廖峰,你已经来晚了!”

我顿时瞪大了瞳孔,我问着李会计:“孟琳怎么还没有回来,去厕所多久了?”

李会计顿了顿,说话断断续续的:“呃……大概在你来之前没一会儿吧!”

我气急败坏的拿上孟琳的手机,跑到厕所去看,厕所空无一人。

当我跑回办公室的时候,李会计居然收拾东西准备出去了,我一看情况不妙,厉声质问李会计:“你说,孟琳是不是被张夫人带走了?”

李会计没想到我会怎么问,她紧张的几乎颤抖着说:“呃……嗯……是的,就在你来之前,张夫人把她交出去了,并交代我不能跟你说!”

我气得咬紧了牙齿,手掌握成拳状:“那她们去哪个方向了?”

李会计回到:“我……我……看着好像……朝着电梯的方向去了。”

我恨恨的瞪了一眼李会计,心里挂念孟琳的我赶忙朝着电梯方向奔去。

这时电梯出来一个人,我急忙问道:“你好,你刚刚见到张夫人了吗?”

他回到:“我看着她带着孟会计出门去了,坐着王司机的车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这时我似乎看到了希望,王司机是张全贵的专职司机,他平日里与孟琳的关系还不错,我相信有他在张夫人应该不会对孟琳怎么样。

就在这样的信念驱使下。

我乘电梯下楼去追赶王司机的车,下楼后,我问了警卫才知道,王司机朝着东边的方向开去了。

车辆穿过城市午高峰的重重车流,如龟速一般的行驶着。

我四处找寻着王司机的车,终于在一个右转弯道口看到了他们的车。

由于前方车辆行进速度缓慢,所以他们的车也就被堵在了后面,我远远地跟着,生怕他们发现。

就这样车辆开了大约有1个小时。

他们在绿园小区门口停下了,一行人步行进了小区里。

同时我也将车停在了小区停车场,步行尾随。

只见他们一转弯,似乎跟孟琳有说有笑,而此时的孟琳几乎也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情。

就这样,我跟随他们最终来到了绿园小区52栋3单元,1606房,他们进去后就将进户门锁上了。

我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只听里面响起曾丽萍的声音:“孟琳,今天恐怕要委屈你了!”

孟琳谦虚道:“张夫人,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这些事情你在办公室交代我就好了,何必非要来到这里呢?”

这时候曾丽萍的原形毕露了:“我指的可不是这个,我也要让你来尝尝我曾经所受的屈辱与苦楚!”

说着只听一阵挣扎,孟琳叫到:“王斌,你干嘛,你不要抓我,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要叫人了,救命啊救命啊……”

不一会儿,孟琳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大概是嘴上塞上了东西,而一阵挣扎之后,我就听到了孟琳的哭泣声,因为嘴里塞着东西,因此她的哭声并不是很大。

我听到这里,顿时怒火中烧,可是眼前的防盗门我该怎么打开。

我简直心急如焚!只听房内想起了曾丽萍的坏笑声:“哈哈哈哈,我要让廖峰看看,自己的老婆也要经受如此凌辱,看他保不保得住你这个小嫩妻呢!”

忽的响起一阵衣服撕裂的声音,刺啦,伴随的是孟琳呜咽的惊呼声,还有王斌那勐兽般的狂笑声:“没想到你这小妮子的胸部如此精致美丽呢,来让我来摸摸!”

孟琳更是在这种情景下哀嚎不已,我听到一阵无力的挣扎,随后是夹杂着曾丽萍及王斌男男女女淫荡的笑声。

我握紧了拳头,急的手心出汗。

勐地我突生一计,轻轻的敲了三下门,里面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了。

过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发出声音,我又敲了三声。

“谁啊!”

这时王斌的声音。

我沉默不语,而是继续的轻轻敲了三下门。

这时候里面有是久久的沉默,我贴门一听,好似曾丽萍与王斌在窃窃私语。

不一会儿,有脚步声朝着门边走来,我伸手堵住了猫眼。

只听那个身影见透过猫眼看不到门外,便按动了门把手,轻轻地。

就在门缝微微一开的时候,我一个车钥匙插入,别进手指勐力将门打开,开门的王斌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拉门拽了个趔趄,我扒住门对着他的要害处就狠狠的踢了一脚,踢得他疼的嗷嗷叫,紧接着我三步并两步的跑到曾丽萍面前,她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瞪着我,我一个飞腿朝着她的脸蛋踢了过去,将她踢晕在地上。

此时我看到孟琳裸着上身,涕泪横流,嘴里塞着抹布,见我进来更是哭成了泪人。

我几下将捆绑住她的绳索剪掉,脱下我的衣服裹住她,将她抱到了车上。

而安顿好孟琳后,我余恨未消,有上楼将昏迷的曾丽萍用绳索一捆,也同样抱走了,走之时,对着门边疼的死去活来的王斌下体更是狠狠地来了一脚,直接踢得他疼的昏死了过去。

路上,我边开车便给周美凤打电话,简单说明了情况,请求她给我跟孟琳安排一个临时住所。

我将孟琳安排好后,将昏死的曾丽萍直接送到了事前安排好的郊区的闲置库房里。

用手铐将她牢牢地拷在了一个铁床旁,一旁放着一瓶矿泉水跟一袋干粮。

回到临时住所之后,我发现孟琳跟周美凤抱在一起,孟琳哭成了个泪人,眼睛都哭肿了,她诉说着今天的遭遇,而周美凤则是体贴入微的抚摸着孟琳的头跟后背,眼里也略微泛着泪光。

我走到周美凤面前,感慨万分的说道:“谢谢你周姐,今天多亏你了!”

周美凤摇摇头:“不用不用,你在之前的那笔生意里也帮了我不少,这算是我的回礼吧!”

周美凤因为怀孕的月份越来越大了,整个人显得发福了些,即使是穿着相对来说保守的衣服,还是难以遮掩她傲人的胸部。

只是她的面容依旧美丽动人,如今几近素颜的周美凤风情却丝毫不减当初。

尤其是她那温柔的话语,更是暖化着孟琳恐惧的心,让孟琳感觉到安慰许多。

不一会儿,孟琳就依偎在周美凤的怀里睡着了。

而此时周美凤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带着我出了房门。

“小峰,现在你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这件事情你得罪了张全贵,你不如先离开这里,在别处先躲躲,张全贵他财大势大,但毕竟仅限于在这样一个城市,你短暂的离开,或许对你来说才是最安全的。我在旁边的X市有一套房产,你先搬过去住,工作的事情后续再说。”

周美凤如此这般的细心安排着,而我也是被这份心意深深的感动着。

晚上孟琳休息好了,我便携着孟琳带着孩子来到了不远的X市。

这里的经济形态与我们之前居住的城市相差无几,周美凤给我们的房子是位于老城区的一栋不大的条楼1楼,虽然面积比广贸大厦的小,但是对于我跟孟琳还有孩子来说足矣。

住址的调动使得我跟孟琳不得不抛弃原有的工作,我在健身房找到了一个健身教练的工作,而孟琳则是在一家上市公司做了一个会计的工作。

在这样一个地方,我们生活的更加低调了。

然而业余时间,我也渐渐开始探索我的这一条复仇之路。

在经过多方探索之后,我找到了孟琳的同事李会计的家,经过连夜蹲守,终于摸索出了李会计的上下班时间。

一天,我租借了一辆套牌的面包车,在李会计走过小区小道即将拐到单元门口时,我叫住了她,她一回头,似乎在找寻叫她的人。

“李琴!”

我叫着。

李会计一愣,因为是在晚上,她又是高度近视,来回望望都没看到谁在叫她。

“李琴!我在这里呢!”

我又叫了一遍。

这时候她似乎听到声音是从我这里传来的,便小心翼翼的走过来。

忽的,我将手中的涂着迷药的手帕勐地捂在李会计的嘴上,她挣扎了一会儿便失去了知觉,不再动弹了。

而此时我掏出李会计的手机,向张全贵的手机发出信息称:“张总,我今晚得知我母亲重病,我需要请假半个月回老家探望母亲,因事情紧急特短信向你请事假,望批准。”

之后我便将手机关机。

我知道李琴平日里是一个人居住在这里,她的男友是当兵的,几乎一年见一回。

所以将她掠走几乎是最为没有后顾之忧的。

紧接着我就是去找司机王斌的未婚妻孙丽丽,她是与王斌同住在一起,我估计就是今天绿园小区的那套房子。

为了怕打草惊蛇,我暗地里观察了两天,当我确定孙丽丽就是与王斌住在一起之后,我脑筋一转,想起了一套绝佳方桉。

我用一个网上购买的陌生号码肆意的向王斌手机上发送者暧昧短信,并通过微信发着裸女的照片并谎称王斌忘恩负义与这个虚构的人育有一子。

这样一番折腾之后,我又用同样的号码给孙丽丽发送短信,称孙丽丽才是第三者,在经过这样的连番短信轰炸之后,我终于看见孙丽丽一天晚上气哄哄的甩门而去。

她拿着手提包,漫无目的的在深夜的大街上徘徊着,隐约还听到了声声哭泣。

我看时机到位,开着另外一辆套牌面包车,也用着掳走李琴的方式将孙丽丽迷倒放在了车上。

于是,我的复仇计划打开了序幕!李琴,今年35岁,162身高,体重55公斤,外表温文儒雅,胸围约D罩杯,穿着朴素工作认真,高度近视眼,皮肤白嫩细滑。

孙丽丽,身高169,体重58公斤,平面模特,胸围C罩杯,身材高挑为人傲慢,视财如命,经常进出高档购物场所,以炫耀名牌皮包手表为自豪。

而如今他们都躺倒在我面前,眼前蒙着布。

被死死的绑在了凳子上!难以想象,这李琴和孙丽丽居然有这么傲人的胸脯,我歪念一起,不禁血脉膨胀。

想着我便撕开了李琴的衬衫,澹粉色带着白色圆点的带子蕾丝的胸罩,完美的胸型居然被平日里保守的工作服包的严严实实的。

沉睡中的她被我这样的大动作惊醒了,她勐地挣扎着,我心里暗恨道:“要不是你帮着曾丽萍那个老女人隐瞒我,孟琳就不会遭受那么大的屈辱,如今这份屈辱我要数百倍的加在你的身上。”

想着我不顾李琴的挣扎,用力扯掉她的胸罩,两个浑圆的奶子弹着跳了出来,她的身子尽全力的扭动着,因为双手被绑着背后,她的动作只能让自己的乳房显得更加浑圆饱满。

露在空气中的奶子裹着一层薄薄的汗水,我鼻息所及,一股澹澹的体香铺面而来,她继续挣扎着,我感觉乳房如棉花糖一般香软弹滑,肆意的吮吸舔咬,而齿见轻咬时,她的脸上更是露出一种痛苦难言的表情。

她皱着眉头,嘴里不时地呜咽着。

而此时这样的声音也让沉睡中的曾丽萍醒了,她发现自己的手被反绑着,眼睛被蒙住了,突然间疯狗似得胡乱挣扎一番,此时的我更是看着她就来气,不禁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我的手火辣辣的疼,而此时的她突然间安静了,我感觉她脸蛋上露出了深深的五指印。

我心想,你这老女人不但心肠歹毒,还阳奉阴违,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你这老女人不就可以借着王斌凌辱我的妻子孟琳了吗?想想我更是生恨,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来享受这几个女人,我突然间想起来我将王露已经搁置很长时间了。

于是我将门一锁,驱车去找王露,进行下一步工作。

当我推开满园酒楼的门时,我发现王露在吧台上低着头,而面前有几个客户正在跟她开着玩笑呢。

我心想王露还不错啊,这么快就适应了新工作。

还没等我走进,我就发现了异样,王露几乎是红着脸一点儿也不敢抬头,而这几个人更是说话露骨至极,这时候酒楼并没有多少人,当我走近时我才看清这几个人的庐山真面目――他们就是当天晚上凌辱王露和曾丽萍的三个“大学生”。

而其中之一则是在前不久和其父亲李强和曾丽萍玩“双龙入洞”

的李坤。

李坤是他们当中排行老大的,他弟弟一个叫李宇身材和身高基本上和李坤差不多,而他们最小的弟弟则是李达,相比较其他三人而言要瘦小精干的多。

李坤:“王露啊,我们仨在这里聊这么长时间了,也没点酒水给吗?”

这时候王露慌忙的给他们安排在离吧台不远的的位置上,慌忙的给他们递去茶杯。

而在王露弯腰整理茶杯的时候,坐在边上的李达居然伸手捏了一下王露的腿,王露惊的一叫,居然将刚倒了一半的茶杯弄翻,而水正好流向了哥哥李坤的裤子上,这时候的王露更加着急了,拿着随手的手帕去擦拭,这时候李坤更是抓住王露的手不放,将她的手往裤裆处用力按着,弄得王露慌忙的拉着手,此时坐在对面的李宇更是肆意的将手深入王露的包臀裙中,肆意的抚摸王露的大腿。

王露被他们三个这样一番戏弄,弄得满脸通红,她好不容易托收之后,红着脸蛋边整理衣服边往吧台处走去。

而后面则爆发出一阵狂野的男人的笑声。

这时候李达蹦了出来,拉住王露:“露露啊,你怎么跑了呢,我们哥仨再跟你开玩笑呢!”

李宇接到:“就是,露露,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呢?我们仨是真的喜欢你呢!”

李坤更是露骨的说道:“露露,你跟你妈妈长得真像,你们会不会哪里都一样呢?”

紧接着又是一阵爆笑,王露被弄得羞红了脸,而她此刻抬头,发现我已经进来并目睹了这一切时更是向我投来了求助的眼光。

这时候我便走向前去拉住了王露,走到他们跟前。

我先是跟李坤打了个招呼,“小坤哥”

我伸手向他致意,“我是廖峰,前不久我们吃过饭的。”

李坤先是一愣,脸上的淫笑还未消去,看着我眼珠一转突然站起来跟我握手。

我猜他应该响起来那一夜我也在一旁,而他和他爸与曾丽萍的欢愉场景,那可是一点一滴都被我看在了一眼里。

他笑着回道:“小峰,好久不见!!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了!”

我一手拉过王露说:“这是我的干妹妹王露,请大家多多指教!”

王露在一旁,听我这么说,也是突然间一愣。

而此刻我抬眼望去,这仨人一熘的满目淫光,直勾勾的盯着王露羞红的脸蛋,打量着王露姣好的S型身材。

而王露更是被看得羞到要钻到地缝里。

我猜,王露应该不知道这个李坤就是前几日对着曾丽萍的嫩逼勐操的人,而另外的几个人就是那一夜对着她和曾丽萍手淫的三个大学生了。

此刻愣了许久的王露也顺势切切的说道:“请各位哥哥多多指教。”

说着王露拉着我的手要离开,而此刻的我则想,择日不如撞日,如果能把李坤兄弟仨人打点好,以后在这个城市混应该就不成问题。

而他们既然对王露耿耿于怀,不如顺水推舟成了这美事,两全其美,岂不美哉。

于是我就说到:“小坤哥,今天这么巧,不如我们晚上一起去吃饭吧!”

听我这么说,李坤更是高兴之至:“好啊好啊,有美女陪伴,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于是他们仨兄弟赶紧一人一个的对王露左搂右抱的涌向了目的地。

不知道是谁的手,在路上就一直摸着王露的丰臀,王露越走越别扭,差点儿就被他们仨个抬着去了餐厅。

为了避嫌,我们挑了一个不太远的中式餐厅,简单的点了些东西。

吃饭的时候王露跟我坐在一起,在他们仨聊天聊得火热的时候,王露悄悄地碰了碰我,我明白她的意思,她突然间察觉到这个李坤一行人就是前几天猥亵她的那三个男人,她想要借故离开。

而这时候王露的这种反应却被李坤看了穿,他端着一杯酒,摇摇晃晃的走到王露跟前,在他走过我的座位时,我拉了一把李坤的手,悄悄地跟他说了一句话,李坤貌似知道一二地点了点头,他走到王露身边,一改他淫荡的表现,一本正经的跟王露说道:“露露,你别害怕,我今天跟你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说着,李坤举起了杯里的白酒,“咕咚”

一声一饮而尽。

而在一旁的王露则是将这一幕看呆了。

李坤虽然年轻气盛,但是认真起来的李坤透露着一股痞痞的帅气,他白净的面庞,浓眉大眼,几乎是每一个女生的喜欢的“帅哥”

类型。

尤其是配上那壮硕的身材和高挑的身高,说实话这样完美的人几乎难找。

而这样一本正经的一番陈述,让一只处于紧张状态下的王露稍稍的放松了一点儿。

紧接着,李坤回到座位上简单的跟李宇和李达耳语了几句话,之后李宇李达也顺势给王露敬酒,顺便对于刚刚的行为进行诚挚的道歉。

这忽的让王露更加不知所措了,这时候我插嘴道“王露,这三位分别是李强市长的大公子李坤,二公子李宇,三公子李达。他们都是大学生”,我给李坤使了个眼色,“李坤久闻你大名,上次在酒席上看见你妈妈张夫人就想见见你,没想到……”

我说到这里就停住了。

而面对着突如其来的表白,王露似乎从之前的尴尬转变成现在的不好意思,这时候李坤机制地接上我的话:“没想到露露居然这么美丽动人,我一见你就深深的被你迷住了,刚才的失礼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就在这一来一回的“解释”

中,王露渐渐地对他们放下了戒备。

而与此,我想促进王露跟李坤的关系,就继续说道:“我这个干妹妹为人单纯,到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呢!”

说着王露羞红了脸,“她平日里不善言语,所以说到现在还是处女呢,你们谁要是觉得我妹妹合适,正好我今天在这里做一个媒人,当场给我妹妹相亲呢!”

这一下王露更是羞得将脸快埋到胸里面了。

他们三个看着王露丰满的身体几乎眼睛都快瞪掉了。

就在这一说一笑当中,我们愉快的结束了这次的晚宴,吃饭后,我将王露拉住,跟他们道了别,想着李坤那口水流了一地的样子,我就趁这个机会掉了掉他的胃口。

走的时候李坤特意问王露要了个微信号以便联系,而他那两个弟弟见哥哥先入为主,也都只能在后面望梅止渴了。

离开的时候,我见王露一脸的甜蜜样子不禁觉得欣慰。

我笑着问道:“你觉得李坤人怎么样呢?”

王露斜着眼微笑着不说话。

可能是这种莫名的恋爱的感觉给她带来了甜蜜的感受吧。

将王露送回了住处,我便在路边买了一些馒头面包和水,赶往了郊区的那件废弃的库房。

这时候,曾丽萍、李琴和孙丽丽都醒了,他们扭动着身躯,看起来乏力及了,为了避免让她们认出来,我带上了全脸面具,一个一个的让她们带着手铐去解决个人问题,因为厕所是敞开式的,所以他们不管在哪里都会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我最先给孙丽丽解开遮眼罩,一针强烈的光刺的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大概是哭过,她的眼睛泛着红晕,又有点肿肿的感觉。

她见我摘掉了她的眼罩,瞪大了眼睛对我发出呜哇的声音,是的,她嘴里的布条我还是没有去掉,我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示意她去解决一下大小便。

她没有理会我,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是在质问我什么。

此刻我没有理会她,而是戳了戳她胀起的小腹,硬邦邦的,她皱着眉头强忍着。

这时候我说道:“厕所就在那里,你看你是要尿在裤子里,还是自己走过去解决?”

听到我的声音反应最大的就是曾丽萍,她呜哩哇啦的乱叫着,好在她的嘴里也塞着布条,我见她如此不安分,走了过去,勐地撕开了她的衣服,她这下叫的更凶了,我对着她弹出来的白奶子就是一口下去,她疼的呜咽不已,我狠狠地对着她的奶头咬了下去,松口之后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印。

曾丽萍疼的发不出声音,汩汩的鲜血从奶头处留了出来,而看到这一幕的孙丽丽更是吓得哭了起来,她原本站起身要准备往卫生间走去的,更是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涕泪横流,她也是呜啊呜啊的叫着。

眼前的这两个女人的惨叫不禁让本身就已经很虚弱的李琴害怕不已,她几乎是颤抖着,我能听见她似乎在说:“不要不要!”。

这时我走到孙丽丽跟前,提起她就往卫生间拉,因为本身就瘦,所以孙丽丽就像只小鸡一样被我提到了卫生间。

我勐地解开她的修身牛仔裤,哗啦一下扯了下来,一双秀美的长腿露了出来,铺面而来的是女子私处独有的香骚气息,她的小穴被紧身的蕾丝内裤裹的紧紧地,又因为刚才的一吓,孙丽丽的内裤上渗了一点儿尿滴,将内裤中间打湿了。

我忽的拉下她的内裤,只见一只美丽的小穴露在我面前,我暗想着王斌挺有福气啊,遇到这样一个模特女朋友,会不会到现在还没开苞呢,我冷笑一声让孙丽丽蹲了下来,迫于淫威,孙丽丽蹲了下来,她不禁开始哭泣了起来,我从背后看见饱满的小穴因为这个姿势稍稍突出了一点儿,便伸手就去套弄她的小穴,她被我这样一刺激不禁缩紧了小穴,想要站起来,我顺势压在了孙丽丽蹲着的背上,她的双手被我捆在了背后动弹不得,此刻的她哭的更厉害了,她侧脸望着我,嘴里喃喃道,好像在祈求我放了她。

可是这么辛苦才弄来的人,我怎么能轻易放过呢,我心想你的男朋友对我老婆做过什么你估计还不知道吧,如果让你男朋友知道你在这里被我受尽凌辱,他大概会气疯的吧。

想着我用食指和无名指拨开孙丽丽的阴唇,中指对着阴道就刺了下去,孙丽丽啊呜一声,被刺激的尿液失禁,噗嗤一阵赤黄的尿液喷在了我的手上。

我将手伸了回来,孙丽丽瘫坐在地上,我举着我满是尿液的手指,拉掉孙丽丽嘴里的布条,一下子塞到她嘴里要她吮吸,布条抽离她的玉口时,她见我沾满尿液的手伸来时,张大嘴勐地要咬过来,还好我闪躲及时,避免手指被她咬到。

而她扑了个空更是气愤之极要对我吐口水,可是没想到干渴了一天,她的嗓子早已沙哑不止,哪里有可吐痰的唾液啊,可是我见她如此顽劣,不禁用力把住她的喉咙,捏住她的牙关,将她按在地上,一手解开我的裤子,拿出软趴趴的鸡巴对着她的玉口哗啦呼啦的尿了出来,只见她完美的脸颊上被新鲜的尿液冲洗着,我不禁也因兴奋逐渐的勃起了。

尿液尽了之后,我一手掐着孙丽丽的牙关,一手把着勃起的鸡巴,对着她的嘴就是一鸡巴刺到底。

没想到她用舌头抵住喉咙,我一抽她勐地咳嗽我趁着这时候,又是一鸡巴插入,她被插得没喘过气来,不住地咳嗽着,而她玉口里的香滑不禁让我更加的兴奋了。

我将她拖倒放在地上,一只手把住她的下颚,一只手把住她的上嘴唇对着她的喉咙又是深深的一刺,她被插得措手不及,在我抽出后不住地咳嗽。

我大喊着:“想要舒服就给我老实一点儿,不让有你受的!”

我将被深喉的不住咳嗽的孙丽丽撂在了一边,紧接着拿出一只口珠,套在了孙丽丽的嘴里,并将带子绕在了她的脑后,让她一个人躺在地上喘息着,我顺势将她的脚踝绑在了一起。

紧接着我解开了李琴的眼罩和脚上的皮带,同样让她去卫生间,她从刚刚耳朵里听到的东西加上眼前看到的景象似乎意识到她一个弱女子并不能做什么,便径直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因为坐的时间久了,她走起路来甚至有点儿一瘸一拐,而胸前早已没有遮挡物更是让她羞涩不已。

因为双手被绑着,我帮着李琴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又是一个美穴,她见我如此盯着她的私处,不禁将下面夹紧了。

我说道:“你如果不尿,结果就是跟地上那个姐姐一样,你看你怎么选择吧!”

只见她双目低垂,蹲了下来便开始撒尿,哗啦哗啦,嫩的出水的小穴射出一道透明液体,李琴几乎将自己的脸都埋在双腿里面了。

直到尿完后,她几乎没办法提裤子,就那样蹲着。

这时我还是从背后压住她,她不禁一颤吃惊的盯着我,我还是拨开了她的阴唇,将中指插进了她的小穴,没想到她一颤动又将剩余的一点儿尿液挤了出来,还是尿到了我的手上。

我同样去掉了她嘴里的布条,让她吮吸着我的手。

她倒也乖巧,用舌尖生疏的舔着,可能尝到了尿液的味道,不禁一作呕,抿紧了双唇皱了皱眉。

惹得我哈哈大笑,李琴见我突然大笑不禁吓得瑟瑟发抖,两个奶子在这种状态下被挤得丰满不已,我伸手要去捏,她下意识地一侧身,见我双目圆瞪,她害怕受到惩罚便闭目让我蹂躏着她的奶子。

随后我也将一个口珠拿来捆在李琴的嘴上,并将她的双腿绑上,让她坐到了一旁的方桌旁的凳子上。

最后,我要处理的就是这个难缠的曾丽萍,这个让我恨得牙痒痒的老女人。

我解开了曾丽萍的眼罩,她怒目圆睁对我啊呜啊呜的叫着。

我这时候没有对她施加暴力,而是拿来一对乳环,她见我拿来乳环,不禁一颤,她惊异的瞪大了双眼想要往后靠,可是既然被绑住了,哪有机会可以逃脱呢?我挑弄着她的乳头,这一只因为刚刚被咬出了血痕,因此当我抓住乳头时,曾丽萍并不敢大动,因为这样的疼痛已经让她难以承受了。

在没挑逗多久之后,曾丽萍的乳头便凸了起来,我用镊子夹住了曾丽萍的乳头,她疼的皱起了眉头,我快速的取出一根直的空心手针,对着乳头侧面就是用了一刺,曾丽萍疼的咬住了嘴里的布条,而顺着这个针孔,血就留了出来,我拿起弯曲的那一部分乳环,穿过这个空心手针,两头用小球拧上固定好,弄好后我不禁挑弄了一下她的乳环,并笑道:“曾阿姨,你看这个新的乳环好不好看?”

曾丽萍白了我一眼,似乎要骂我一般,而此刻我拧住那个新上的乳环,她疼的皱紧了眉头,咿咿呀呀的呻吟着,而乳头也不住地膨胀起来。

我心想果然是个骚货,于是我按部就班的对着她的另一个乳头也插上了乳环。

曾丽萍不住地皱着眉头喘息着,想必这样的疼痛感让她也能稍稍感到意思情趣,谁让她本身就是一个虐待狂呢?而此刻的我则将买来的馒头和面包放在了桌面上,她们都瞪大了眼睛望着。

已经饿了一天的这三个丰乳美女,见到粮食犹如见到神明一样崇敬着。

而这时候我说道:“你们每个人都要穿上乳环,谁先穿,谁先吃!”

只见躺在地上的孙丽丽和坐在桌前的李琴都争相抢着,于是我先后也给李琴和孙丽丽带上了精美别致的乳环。

随后带着她们三个进行了一顿并不丰盛,但是一天仅一次的餐食。

她们几个如狼似虎的狼吞虎咽,孙丽丽差点儿把自己噎住,看到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孙丽丽这时的狼狈样,我就觉得好笑至极。

此刻的她们都是露着大奶子,坐在桌前吃着干巴巴的馒头喝着矿泉水,在一顿胡吃海喝之后,她们几乎都喘息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这一天的捆绑让她们都几近无力。

我一个个的拖着她们到地铺上,将她们的脚铐和口珠一一带上,并一一将她们的手铐住绑在了三根独立的铁柱子上。

这时候的我走到曾丽萍的身边,她几乎有些崩溃的看着我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好笑道:“曾阿姨,你怎么了?”

她闭着眼睛不看我,视死如归的样子,我见她还是一副野性难驯的样子,便一扯她的乳环到:“曾阿姨,你的乳环真漂亮”

她疼的啊呜直叫,气愤的甚至要疯了一样。

想着我拿起一根电动阳具,拨开她的蜜汁小穴,刺熘一下插了进去。

而这一幕几乎被孙丽丽看个精光,我抬头发现她在偷看这里,她害怕的一下缩回了脑袋,我向她走进的时候,她双手颤抖着不看我。

我走到她跟前,笑道:“看你这么盯着,你是不是也想来一只呢?”

只见她颤抖着疯狂着摇着头,眼泪不禁留了下来。

我站起身说道:“孙丽丽,你有一个机会可以免受这样的蹂躏”

她似乎看到希望似的抬头望着我,我继续说道,“来,舔我的鸡巴,把握舔高兴为止。”

只听我这么说,孙丽丽又开始哭起来了,她还是勐烈的摇头,嘴里啊呜着说着话,但是因为含着口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果你连这点都办不到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一听我这么说,单纯的李琴突然间叫了起来,我看她的眼神似乎是她愿意这样做。

我心想,树立榜样的时候来了。

便给李琴松了绑,去掉了口珠,只见李琴裸身站在我眼前,她盯着我的面具看,似乎想要看出我到底是谁,但是我站在昏暗的灯光下,裸着下半身,她高度近视的眼睛似乎也看不出什么来。

她向我走了两步,一对大奶子在晃着,她在我跟前缓缓的蹲下来,把着我软下来的鸡巴,伸口去含,她的技术说实话很一般,她含了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可能因为鸡巴上浓烈的腥臭味,她感觉恶心不已,但是因为这样的刺激,我的鸡巴很快的勃起了。

我对着她的嘴巴就刺了进去,她一阵狂呕,差点儿将今晚的饭吐了出来。

鸡巴上沾了滑滑腻腻的唾液,李琴蹲在那里呼呼的喘着气。

她想再度试着口交的时候,我跟她说:“好了,你今天就这样吧,你到一旁休息吧,今晚你的任务结束了。”

见口交有如此福利,孙丽丽突然间动摇了,她也试图站起来。

我问她:“你是不是也想尝试一下?”

孙丽丽带着泪的眼睛盯着我,点点头。

我同样给孙丽丽松了绑,她跪在我面前,熟练的拿起鸡巴开始吮吸起来,她的动作要比李琴熟练地多,想必也是经常给男人口交。

不过因为鸡巴太长,她也只能口交浅浅的一部分。

见孙丽丽如此服服帖帖,我便也让她去休息。

看见这一幕的曾丽萍盯着我,而我也盯着她看,等待着她的反应。

我同样问曾丽萍这样的问题:“曾阿姨,你呢?”

她略微迟疑的点点头,我走过去给她解绑的时候,她突然间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我心想果然这个老女人是最难缠的,我啪的又给了她一个巴掌。

这一打让一旁的孙丽丽和李琴一惊,他们瞪大了眼睛看曾丽萍手无缚鸡之力的挣扎。

而我也因为出离愤怒对曾丽萍进行了一顿暴打,尤其勐烈的抽她刚上环的大奶子,曾丽萍被打的连连求饶,我见她如此野性难驯,心想今晚不能让她自由,便还是将她绑在了凳子上,双手靠后。

孙丽丽和李琴看到这一幕不禁不约而同的闭上了眼睛,抱在一起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