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四十七节:审讯室性虐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5: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四十七章:审讯室性虐作者:willerection2018/11/23字数:10327身形丰腴的周美凤在层层迭起的高潮之后瘫软在床铺上,诱人的阴唇一张一合,点点白色的精液慢慢的流出。

周美凤面色赤红,喘着粗气,硕大的乳房因为过度高潮而越发的肿大,白皙的肉体诱人的抖动着,身上香汗淋漓,头发乱作一团,丝毫没有平日里那副傲人的模样。

想到今夜她如此的自恃清高,一种莫名的怒火夹杂着胜利的荣宠冲击着我的头脑,完美的肉体加之丰腴的肥臀更是激发我无比的兽性。

我挺着还未软去的鸡巴,双手掐住周美凤的脸颊,她忍不住疼而张开了玉口,我顺势挤开了周美凤紧闭的牙关,将湿粘半软的鸡巴插入了周美凤的玉口之中。

周美凤还没来得及喘气,只见硕大的鸡巴插入,不禁惊慌失措,急于挣脱。

我压住周美凤的头,深深的按向胯部,死死的将龟头抵住周美凤的喉咙,周美凤被我插的喘不过气来,一双无力的手拍打着我。

我稍稍松开,周美凤见得空喘气,呼的吐出了硕大的鸡巴,胡乱的大喘气。

而此时她的脸庞被憋得通红。

我不禁大笑道:“小母狗,你不是说大鸡吧爽吗?我的鸡巴够不够你爽……”

周美凤无力的喘着气,脸越发的红了……但是她没说话。

“就这样就不行了?那你怎么吃欧美壮男的鸡巴呢?”

我继续调侃道。

“你不是说男人都是玩物吗?那么你来玩玩……看看谁厉害……”

说着,我甩动着鸡巴,硕大的龟头在周美凤的面庞上拍出“啪啪啪啪”

的声音,周美凤休息足了,居然屏息不语。

我继续搓动着我的鸡巴,随着阵阵刺激,在周美凤娇媚的面庞上摩挲着。

一股精液的腥臭惹得周美凤微微皱眉,但是此时此刻,她赤裸着身子,刚才的那副傲气不禁烟消云散,高潮之后的沉默让她冷静了许多。

但是面部仍旧微红,大概是今天饮酒的缘故吧。

周美凤深吸一口气:“主人,今天放过我吧……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过一会儿秦嘉回来了,要是看我这样子……”

周美凤明显是压住了火气,今夜的境遇毕竟也是她不层想过,被一个曾经当小弟的男人征服,周美凤的内心五味杂陈。

“那……也行,把我的鸡巴舔干净……”

我说着,给了周美凤一个选择。

话毕,周美凤熟练的拿起硕大的鸡巴开始舔舐,熟女的手法果然不同,想来周美凤在这方面如此“训练有素”

必是下了一番苦工。

“明天你带我去你的新工地,新的公安大楼去……”

我临走前吩咐道。

“那里还没竣工呢,脏兮兮的去那干嘛……”

周美凤一脸不快的问道。

“怎么?这么快就不听话了?”

我问道。

“不不不……主人……我去就是了……”

周美凤半跪在床头,身上一双巨乳格外的惹眼。

回去的路上,孟琳一直沉默,今天的事似乎她有着欲言又止的感觉。

夜风很轻,似乎不想妨碍这份车里的安静。

“廖峰……孩子该上学了,我们过段时间把他接回来,自己带吧……”

孟琳说着。

“那好啊,好久没见,还怪想这小家伙呢!”

我回道。

“我们现在都闲了,也有时间带孩子,我想……”

孟琳迟疑着,“我想……我们要不要再要一个孩子?““当然了……孩子越多越好啊……”

我回到。

孟琳脸一红,她还是年轻的时候那般羞涩内敛,岁月似乎在她的脸上找不到痕迹,看着余光后视镜中她的样子,还能回想起那时候的清纯之感。

“你后悔吗?”

我看着后视镜问孟琳。

“后悔什么?”

“后悔嫁给我?”

孟琳的目光也落在了汽车的后视镜上,一双明眸似乎闪着泪光,她发现我在看她,双目突然间垂了下去:“怎么会……我知道你爱我……”

话语虽然肯定,但是却透露着迟疑。

是啊,今夜我们最好的朋友也成了我自己的性奴,而这一切都在冷静的孟琳的耳畔响着,彷若在她的眼前演着。

似乎男人都是这么的不堪,这么的经不起诱惑,这么的热衷于探索,这么与妒忌,在这份温热的柔情下,又何足挂齿呢?孟琳笑着,备受宠爱的笑着……第二天下午,周美凤和我如约来到了梨花区的公安大楼。

这时候大楼已经主体完工,外装修也即将完成。

周美凤穿着一身优雅的西装,一身紧致的白色衬衣熨烫的极为凭证,将硕大的乳房衬托的圆润迷人。

而下身是一贯包臀短裙。

“周总……”

一旁的工人看见如此娇艳的女老总走过,不禁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周美凤的乳沟,却也不忘给周美凤打了声招呼。

周美凤一举一动都宛若舞台上走步的模特,双乳在走路中是不是上下抖动着,而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在筹备着如何淫辱周美凤,特别是在这些对着周美凤意淫已久,垂涎欲滴且禁欲已久的男人眼前。

如此绝世玩物被我独占时,那种感觉是无法比拟的。

工人个个被晒得黝黑,有的光着膀子,有的赤着腿,有的坐在一旁休息,有的正在干活,看到周美凤来时,不管认识与否都投去了羡艳垂涎的目光。

被这么多男人盯着,周美凤也丝毫不觉得畏惧,径直朝着办公区走去。

迎上来的是工地的项目经理,他带着周美凤和我大致浏览了工地的概况。

负一,负二,负三楼是派出所的审问室,这里是隔间重重的房屋,越往下原发的安静,墙壁上都铺着吸音材料,走在这里,听不见回声也听不见脚步声,每一个房间都有一个封闭的门,门打开是一间窄小的房子,有手铐、电棒、审问椅等……我拿起了一根电棒,意味深长的看着周美凤,周美凤脸一红,转过了身去。

我用硬硬的电棒抵住周美凤的臀部,周美凤下意识的躲开了……紧接的是第二层,这是接警大厅。

第三层是办公室,也有两间会议室,第四层第五层都是领导办公室,而第六第七层则是室内体育场和一个超大的会议室,还有活动室,图书室等等,各项设施可谓一应俱全。

登上房顶之后发现,这里有一个小型花园还有一个游泳池――这是专门为领导准备的。

项目经理一脸谄媚的笑着,似乎想要得到周美凤的认可似的,而周美凤只是看看,却什么也没说。

“走吧……”

说着,项目经理带着我们下楼了。

而转手间,项目经理捏了一把周美凤的大腿,周美凤本能的一躲闪,面部居然羞得通红。

“周总对这一切都还满意吧?”

项目经理说着,这时候周美凤本身有些愠怒,但是碍于面子还是不便表露。

可是对于项目经理一味讨好的姿态也是极为厌恶,周美凤沉默着什么都没说。

而楼道之中,响彻着三个人下楼的脚步声。

周美凤一袭长发披肩,优雅曼妙,紧身的包臀裙将身形包裹的极为匀称,一双巨乳呼之欲出,周美凤可谓为今天的参观盛装打扮了一番。

可没想到被这个项目经理揩了油。

周美凤下意识的在下楼梯的时候掩了掩胸口,在快到出口的时候转身对项目经理说:“你先忙吧,我和我的朋友再看看!”

“周总,你看一会儿就下班了,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项目经理一脸谄媚地笑着。

“不用了,你如果下班了就先走吧,我到时候自己走!”

周美凤冷静地说着。

“那多不合适,工地上太危险,你们在这里我很不放心……”

项目经理继续说着。

“来,给我拿两个安全帽……你走吧……”

周美凤毅然地说着。

项目经理见碰了一鼻子灰,再说无益,于是识趣地拿了两个安全帽给我们,后乖乖的走了。

走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周美凤的领口……周美凤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看着项目经理远去的背影。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想必是你的魅力太大了吧。

“男人都是一样,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周美凤要牙切齿的说着。

“女人不也是这样享受着吗,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说着,我的手摸到了周美凤的丰臀上,周美凤身体不自主的一颤,一股芳香飘过,沁人心脾。

而此时此刻,插入周美凤后庭和淫穴之中的肛塞与跳蛋已经开始发挥了它的作用,从超短的短裙探入,周美凤的阴户已经洇湿一片,而此时显露在周美凤脸颊上的红晕也越发的明显了。

抖动着。

波浪卷的头发落在胸前,显得美丽的胸部若隐若现的。

而此时此刻溢出来的乳汁已经打湿了周美凤的白色衬衣,将本身不太厚的衣服粘的透明起来,硕大的奶子在紧致的衬衣包裹下,越发的迷人与诱惑。

不知道与秦德金离婚的这么长的日子里,这个如狼似虎的女人是如何发泄自己的性欲,而今面对我的挑逗,周美凤彷若是开闸了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我的额头抵着周美凤的柔滑的面颊,我发现她现在的体温已经急剧上升。

胯下的跳蛋无形之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如此封闭的场所,更显得这份挑逗异常的刺激与令人兴奋。

回响着在周美凤家里将这个淫荡的女人征服的成就感,我不禁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胯下的巨物随着一点点的挑逗的进展,变得越来越坚硬。

我几乎从未想过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如此一个强势的商场女老总玩弄于股掌之间。

而今她如此服服帖帖的犹如一只小猫一般任由我玩弄自己的身体,蹂躏自己的乳房,更是让我瞬间体验了天堂一般的享受。

在爱欲的勐烈冲击下,我也渐渐融入这份暖意的暧昧之中。

或许,周美凤本来就是淫荡至极的女人,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又身材火辣,面容姣好,包养一两个小白脸不在话下。

与多个老总维持情人关系更是不在话下。

如此风韵的女人如何可以在秦德金胯下安分守己这么多年,加上这份矜持在那一夜瞬间崩塌,不得不让我轻视这样一个女人。

此时此刻,我掌握着这只狗奴的奶子,心理愈发的想要让这平时傲气十足的女人彻彻底底的臣服在我的胯下,并竭尽全力的蹂躏她……乳汁哗哗的溢出,周美凤显然已经被挑逗的无力挣扎了。

我伸手探入周美凤的裙下,黏煳煳的爱液浸润了大片的丝袜。

我特意将周美凤贴身的丝袜用力往上提,丝袜紧紧地绷注周美凤的私处,将周美凤的胯下拉成了骆驼趾,两瓣丰满的阴唇被丝袜拉扯的分开一道小缝,混杂着粘滑的爱液,这触感犹如少女的馒头逼一般诱人,我来回拉扯着丝袜,周美凤一面被丝袜的压迫刺激着,一面被体内的跳蛋挑逗着,不经意居然高潮了……她双腿一软,下半身不自主的抽搐着,一股浓烈的淫液涌出,打湿了大片丝袜,周美凤喘着粗气醉眼迷离的看着我,而身体还不住的颤抖着。

“还没进入前戏就不行了?骚母狗……今晚上要好好折磨折磨你……”

我见周美凤轻而易举的进入了高潮,凌辱她的性质越发的高涨了。

“求求你……主人……不要这样,我快受不了了……”

周美凤对于自己的角色切换的很快,这几乎是我难以想象的。这是故作演戏还是真情流露,我不禁画了个问号。

我没有回答周美凤的话,而是径直伸手探入周美凤的胯下,摸到了周美凤已经勃起的阴蒂。

我勐地按了下去然后用力的揉捏,只觉周美凤身体一颤,开始胡乱的抖动起来,一阵高潮才落,第二次高潮迅速的启动了前奏,我一面揉捏着阴蒂,一面伸手探入周美凤的下体,触摸她嫩滑的g点。

果不其然,没多会刺激,周美凤就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她浑身瘫软,几乎站不住,双手被铐住的周美凤脚底支撑不住,突然间身子一歪,被两个手铐死死的拉住,不禁疼的“啊”

地一声叫了出来。

周美凤双颊绯红,疲软的靠在墙壁边,身上被汗水和乳液浸透。

她无力的将肩膀与头靠在了背后的墙壁,似乎想要终结这一分一直以来都十分耻辱的性爱关系。

但是周美凤此时此刻仍旧保持沉默。

而我仍旧意犹未尽的吮吸着周美凤的乳头,甘甜的乳汁又打开了阀门,汩汩灌入我的身体。

经过了几番“战斗不禁觉得有丝丝口渴,而周美凤的美乳正好缓解这种饥渴。我抬头一望,只见周美凤唇纹深陷,干瘪的有些发白。想来她也是出了很多汗,有些虚脱了。“喝点水吧母狗……”

周美凤眼睛一亮,似乎在这间尚未施工完毕的房间里找寻着水源。

可是四下什么都没有,她疑惑的盯着我,似乎在问我什么,嘴角似乎也勉强不出笑容了。

“看来这条母狗还没有被驯化。”

我内心琢磨着,并疑惑的看着周美凤继续说道,“切已经超出了自己的一切预想――已经完全失控了,而之前建立在优越感与运筹帷幄掌握全局的性爱快感已经消失殆尽。

残留内心的大概只有悔恨,恶心,与耻辱……周美凤大概知道,工地上的民工时不时拿着她的照片自慰,而项目经理更是把周美凤当成自己最大的淫辱对象,他恨不能在一个角落里将周美凤淫辱一番而死而后已。

也难怪他今天会不顾一切的揩周美凤的油。

而作为众人女人的周美凤更是把男人当成玩物,竭尽可能的满足男人,然后转而将男人纳为囊中之物,转奴为主,大抵是如此,周美凤的性高潮才显得那么的轻而易举,她的臣服才显得那么的突然,她的只言片语才显得那么的熟稔无暇。

以上的这一切,加上周美凤的美貌与身材,几乎没有男人不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然而对于我……周美凤把算盘打反了……此时此刻,周美凤内心不知也在盘算着什么,口交居然迟疑了片刻。

我捏住周美凤的脸,她仰视望我,眼角的泪还未干,我径直给了她一巴掌。

硕大的掌印瞬间在周美凤的脸上显露了出来,火辣辣的疼痛不禁让周美凤彻底崩溃了,她嚎啕大哭起来,如失去主意的少女一般哭了起来,她无力的侧脸贴着墙面哭喊道:“别打我,别打我……我听你就是了,我听你的话就是了……”

抽泣声越发的大声,而对于此,我径直对着她的大奶子又打了下去,“啪啪啪啪啪啪啪……”

周美凤从嚎啕大哭到疯狂挣扎,到胡乱摇头再到最后的安静如斯,头发昏乱作一团,两个奶子被打的红肿起来。

“狗奴如果不够乖呢,那就达到她乖为止,服从主人的姿态不能是装的,必须是由内而外自发的。你知道我不止你一个狗奴,但是你是我遇见最不乖的狗奴,今晚让你彻底服从于我……”

我捏着周美凤的下巴轻轻地念道。

周美凤恍若看陌生人一般的看着我,实然,对于周美凤这样的女人,软招毕竟是不奏效的。

她眼睛瞪得浑圆,泪水也终究干掉了。

经过高潮、撕扯、挣扎、哭泣,周美凤终究失去了她所有的力气……我退去了她的丝袜,粘滑的爱液拉丝而出,体内的跳蛋也随之滑落,嫩滑的私处隐隐抖动,我提了一根电棒,生生的插入周美凤的私处,打开了开关。

周美凤的爱欲突然间被电击醒,她浑身抖动着,惊恐的尖叫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见周美凤疯狂的挣扎着,浑身不自觉的勐烈抖动着,她脸色苍白,巨乳摇晃着。

我见状立即停止了电棒的按钮,她见电击听了,舒缓了一口气,没多会儿,我又按动了开关,周美凤如一个玩偶一般又开始肆意抖动起来,经过几个来回,一阵晶莹的液体喷涌而出,周美凤达到了第四次高潮……此时我转动着电棒,周美凤喘着粗气,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下体还是能够感受到电棒的刺激,仍旧不停地涌出晶莹的爱液。

“骚狗奴很有潜质啊,高潮了这么多次小穴还这么多水……是不是等着主人的鸡巴呢……”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做了……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

周美凤有气无力的说着。

这时候她已经无力的瘫软在墙边,我用钥匙解开了周美凤的手铐,她的双手被手铐拉出深深的两道红印子,而此时只得无力的躺在地上,摊开的双腿中间那泛红的小穴迷人异常。

我挺着硕大的鸡巴,在周美凤的阴道口摩挲着,沾染着晶莹的爱液,而这轻柔的挑逗,很快的燃起了周美凤的爱欲,她的过度充血的阴蒂在龟头的刺激下又变的硕大了,犹如一个枣核一般大小,而乳头也坚挺至极,堪比两颗硕大的红枣。

我贪婪的吮吸着周美凤的美乳,温情的抚摸着周美凤被打红的面颊,而此刻,细微的触动似乎让周美凤感到了一丝丝暖意,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丝微笑。

而此刻,硕大的鸡巴抵住周美凤的阴唇,慢慢推开周美凤的阴道,刺熘一下插入了周美凤的小穴之中。

紧致柔滑,过度充血的阴道充满了温润之感,犹如一个温暖的火炉,又无以言语的温柔乡。

粗大的鸡巴在周美凤的身体里自如的抽插着,周美凤瘫软做一团,无力的享受着这无尽凌辱之后的温柔待遇。

阴道的充血让这个中年女人,在第七次高潮之后,我轻而易举的打开了周美凤的后庭,硕大的鸡巴在紧致的后庭与小穴之间来回穿梭,我打开了跳蛋,放入了周美凤的小穴之中,强烈的震感加上我双插的快感,周美凤无法自持的达到了第八次高潮。

而此时,周美凤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浑身抽搐着,已经丧失了意志……我站起身,看着自己仍旧生机勃勃的鸡巴,不禁疑惑:“今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周美凤吗?”

她白皙的肥臀,还有那一头美丽的秀发这种致命的诱惑堪比任何一个AV女优,我看着周美凤的肥臀,拨开肉瓣,生生的插入硕大的鸡巴,我不顾周美凤安危的抽插着,即使是晕厥的周美凤,小穴依然紧致充满吸力,阵阵刺激环绕着龟头。

我拨弄着周美凤的阴蒂,不一会儿周美凤竟醒来,开始无力的呻吟着。

我啪的一巴掌拍在了周美凤的肥臀上:“骚狗居然给我装,看我H不死你……”

一夜的疯狂审讯室性交之后,周美凤在我家醒来。

孟琳给周美凤受伤的脸上敷着药膏,周美凤突然间醒来,有意识的躲开了孟琳。

“怎么了周姐?玩了一晚上我老公,我还没说啥呢,你到开始警惕我来了……”

孟琳故意说道。

周美凤突然间看到是孟琳,居然眼角一红,差点哭出来。

“没事的,周姐,很快就好了……”

说着,孟琳继续给周美凤敷着药膏。

“这是什么啊?”

周美凤闻到药膏味道不对,闻到。

“这是特质的修复膏,王露配的,保证今天就看不到印子,你可以正常去上班……”

孟琳继续说着。

“谢谢你孟琳!”

周美凤说道。

“我们都是一家人了,谢啥啊!”

孟琳说着。

“一家人?”

周美凤疑惑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是你家?”

“不然你以为呢?”

孟琳回到。

“昨天晚上……我……”

周美凤欲言又止,“廖峰在家吗?”

“不在,怎么,你昨晚没玩够啊?”

孟琳故意笑着说道。

“说什么呢孟琳,你……”

周美凤没想到孟琳对于这一切会如此的豁达,她内心疑惑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终究是白打了。

而今孟琳还能够如此对待自己,她如获至宝一般,但是言语哽在喉咙,却说不出只言片语。

或许对于周美凤而言,真正聪明的女人可能不是自己,而是如孟琳这样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子。

自己虽然深谙谋略,终究是败在自己的小聪明上。

而恰恰是孟琳这样的女人,贤良淑德,知书达理,却也无往不胜。

家庭幸福且美满,看似不需要用心经营,实则不显山露水,却终显得平凡朴素,令人叹服。

而此时此刻,赤裸着身子的周美凤,下体暗暗生疼,回想昨日,有泪有痛,居然还有一丝丝满足感让微笑挂在了嘴尖。

女人,大概是最容易满足的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