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四十五节:乳母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5: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四十五章:乳母2018/7/23此时,身在一旁的李琴眼见着自己苦心挽留的男人正汗流浃背的淫辱着这一个个身材高挑,体型曼妙的女人,不禁自己抚摸着涨奶的巨乳,一边按摩着阴蒂,而白皙的乳汁随着身体淌遍全身,眼看着这一母牛发骚的样子,我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将这个已经被完全开发完毕的乳牛,连同其他已经在孕期或者哺乳期的乳牛,开始进入贡献她们自我价值的产奶计划。 [ .

而此刻胯下忘我高潮的芙若拉,安娜还有露比,既然是周美凤送我的礼物,我也就大大方方的给她们受精,一同作为这个计划中。

而这时我的脑海里已经定好第一批人选了,一是已经生完孩子的刘倩,还有就是即将分娩的李琴,再有就是圈养在家里的王露和曾丽萍。

我脑海里一直还惦念的人则是周美凤,这个让人又爱又敬畏的女人,如果能够淫辱她,并且把她拿下作为母牛产奶,那再刺激不过了!我思索着,胯下呻吟的芙若拉,撑着浑圆的阴道口贪婪的吞没着我的大鸡吧,她浑身也因为剧烈的运动和频繁的高潮冒出丝丝汗珠。

两瓣白皙且浑圆的肥臀中的一张阴唇一张一缩,且阵阵涌动出晶莹的爱液,紧致的肉壁被阵阵抽插运动摩挲的发红,两瓣如花瓣的阴唇在揉臀之间犹如美丽的红唇吞噬着大鸡吧,抵入深处的龟头感受着这异域少女异常紧致且润滑曲折的阴道,不断地刺激着龟头的肉刺和腔体,还有因为阴道高潮阵阵压缩阴茎的紧迫感,加之少女青涩爱液的润滑,都给这次性爱无比舒爽与柔美的景象,还有那令人血脉膨胀的视觉冲击,那白皙的肥乳的晃动,胯下这个小母狗可谓人间极品,令人爱不释手。

我双手抚摸着芙若拉的乳房,轻巧且自然,柔软又挺拔,配之以芙若拉青涩的面容还有高挑的鼻梁,忍不住让我想起清纯的秦嘉,她那婉儿羞涩的样子,而胸前的肥乳又媲美王露的迷人奶子,抚摸起来手感触感俱佳。

不一会儿,芙若拉在我胯下被操的失去了力气,她喘着粗气起身,换了露比张着小穴坐了下来。

就这样,一整夜三个女人轮番上阵,加上酒精的催眠,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几个人都瘫软在了床上。

而我的脑海里则想象着众多女人挺着大肚子,被圈养在铁笼里,每天定期挤奶喂食的乖巧样子。

每个人每天的任务完成后,才可以享受一次性爱奖赏。

而这一幕是经过了生育,催乳,产奶等漫长工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培养,想到终于修成正果,不免内心颇感欣慰。

半睡半醒中,我抓住了李琴的巨乳,不经意的吮吸过去,甘甜的母乳咕咚咕咚的饮了下去,营养胜过任何一样早餐,我贪婪的享受着彷若辛苦劳作后的所得,肆无忌惮的享受着这属于我自己的甘甜乳汁,滋补着自己的肠胃与身体,满足着自己的贪妄与私利。

双乳乳汁一饮而尽,李琴的乳房变得柔软平坦,宛如一块果冻,如流水一般垂着,而这时的乳头也已经变得宛若小枣一般大,泛着迷人的熟女之色――紫褐色。

第二天,周美凤殷勤的准备了早餐,而一觉醒来,几个外国鸡走得无影无踪。

“怎样小廖,对姐姐昨晚的安排满意吗?”

周美凤道。

“当然满意周姐,外国女人还是很新鲜的!!”

我说道,“不过周姐,你昨天说送我是真的吗?”

周美凤眉头微皱说道:“小廖,送你当然是可以,但是这些女人都是我们酒店的招牌,你常来便是了,这些人给你准备着!更何况,小廖怎么能稀罕这些大众鸡呢,我要送肯定给你送好的!这些你就凑合玩玩算了!”

周美凤故意推脱着。

我的脑海里回荡的是昨夜那些丰满的肉体在胯下淫乱忘我的样子,品之回味良久,而我的眼光还是落在了周美凤身上:“周姐,怎么突然间对我这么好了?

是不是有什么事托我啊?”

周美凤白了我一眼说道:“廖峰,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吗?”

“周姐,你有什么事尽管说,我廖峰一定尽全力给你办到!”

我说着。

周美凤意味深长的笑着,她长叹一口气说道:“像你这样的小伙子真的难见了,情商高又勤快肯学,如果我年轻2岁,你肯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周美凤突如其来的“表白”

让我脸颊一红,居然有些手足无措了:“周姐就算是现在也是让很多年轻小伙热血沸腾的熟女啊,你不知道现在年轻人都喜欢熟女吗?”

听我这么说,本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周美凤突然间脸一红,露出了少许羞涩之情。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吃完了你们转转看,晚一点我就送你们回去了!”

周美凤打马虎眼一般的结束了这段对话。

周美凤的款待似乎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而从周美凤的神情之间,似乎她也对自己的安排颇为满意。

周美凤眉间带笑,眼角轻扬,腮边泛红,气色可谓异常的好,而配之风韵十足的大波浪长发,迷人的浓妆,颇有一些欧美大明星的感觉。

“周姐,你把昨天录制的视频给我吧!”

临走前,我想起了这件事。

“怎么,你还想回去回味一下吗?”

周美凤嘴角的笑容更加美丽了。

“春宵值千金,这么难忘的一夜,多多温习也是应该的!”

我回到。

“好,那你等一会儿!”

说着,周美凤安排一个服务员去房间里把内存卡退了出来。

周美凤漫步轻盈,彷若醉酒了一般走过来,将卡轻轻的放在我手中。

“廖峰,抽空带你去别的地方玩玩,这个地方不好玩,带你开开眼界!”

周美凤说道。

“谢谢你周姐,我看你也忙,多有打搅,回头我请你,怎么能次次让你请我呢!”

我回到。

就这样,我们告别了周美凤,坐上了回去的车。

李琴在车后沉默不语,她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也许她是在想,怎样才能像周美凤这样的女人这样妩媚动人,如此勾人心魄。

李琴万万没想到,女人以孩子作为筹码的日子在廖峰身上似乎起不到作用,或者最起码自己没有看到有一丝丝牵绊。

或许连李琴自己也不清楚,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毕竟婚前自己已经和那么多男人上过床,想到这里,李琴不禁脸一红,她无法想象以前自己是多么的单纯,这一年多,彷若将她一辈子会碰到的男人都碰遍了,而今这个自己甘愿倒贴的人却对自己不屑一顾了,她如何内心能不纠结。

想来自己也应该是平平顺顺结婚生子,做好贤妻良母,而今丈夫张能的背叛,自己又弄得不人不鬼,心里可谓百感交集。

肚子里的孩子即将临产,而自己却没脸没皮的用淫辱自己的方式勾住一个能依靠的男人,却不曾想这种牺牲自己的方法是多么的愚蠢与下贱。

心里极大的反差让李琴内心波动不已,昨夜的狂欢让她疲倦不堪,周美凤的神情在自己脑海里不断浮现,车快速的在高速上跑着,只听“扑通”

一声,车颠了起来。

勐然间,一股阵痛从子宫里传来,李琴心一紧,莫非?“廖峰,我肚子开始疼了!”

李琴眉头纠在一起,额间已经渗出了点点汗珠。

“好,那我们赶快去医院!”

我和出租车司机说道。

而这时候,李琴因为阵痛无力的依靠在我的肩膀上,泪水汗珠混杂在一起,浸在我的衬衣上。

李琴喘着粗气,这不禁让我想起照顾孟琳生孩子的场景,我和李琴十指相扣,相对无言,直到医院下车,护士把李琴抬到担架上推进了产房。

我怔怔的站在那里,彷若孟琳生孩子时候的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

“孟琳!”

出其不意的,孟琳也过来了!我的脑海突然间清晰起来。

“李琴怎么样了!”

孟琳问道。

“她刚进去,刚进产房!”

我说。

孟琳拉着我,这时我才感到孟琳的手如此的温热,而我的手如此的冰凉。

我和孟琳在产房前等待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产房那亮起的灯。

“啊啊啊啊……”

产房里响起了产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许久许久无法停息,这种凄惨的喊叫声回荡在空空的走廊里。

孟琳突然间说道:“峰,你喜欢孩子吗?”

“当然,孩子多可爱!”

我回到。

但是内心里,对于养育孩子还有看着女人生孩子,似乎有种深深的敬畏与恐惧。

孟琳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那这个孩子是你的吗?”

我顿了顿,看着孟琳,她依靠在我的肩上,眼睛直直的看着产房大门,安静的看着。

“峰,我没能给你生很多孩子,你是不是很遗憾?”

孟琳说着。

“怎么了孟琳?”

我疑惑的问道。

“我发现你变了,或者是我发现的晚了,其实你找那么多女人,只是为了生孩子对吗?”

孟琳开始质问道,还没等我开口,孟琳接着说,“其实我也了解,男人都是一样的,花心又多情,只要能守着家,守着我和孩子,我能接受。所以你一给我发微信我就来了,如果这是你的孩子,我也替你高兴,如果不是,那就当为朋友帮忙了吧!”

“其实我也可以接受王露,多好的女孩,我们相处的也很好,我爱你所以我也不介意和她共享你,李琴是个可怜的女人,你爱她也好,不爱也好,她为你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来照顾她!”,孟琳把长久以来堆积在内心的苦涩一股脑的倾诉给我了,而我突然间彷若开阔了许多。

我搂着孟琳,轻轻地听着她碎碎念。

“曾丽萍也不是什么保姆,我知道的,男人都喜欢爆乳肥臀,廖峰,我有的时候在笑我自己,多么愚蠢,多么懦弱,把自己的男人让了出去,在外面沾花惹草。我生怕哪一天我老了,丑了,你把我抛弃了,那我死的心都有了!”

孟琳说着,不禁有些哽咽。

“你以为我傻吗?家里有这么多女人,我还安心地让你们在一起,我是人老珠黄不中看了,所以廖峰,我还是要问你一句话!”

孟琳说着,可是我突然间打断了她。

“琳,你放心,我一辈子不抛弃你,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一辈子都是正牌妻子!”

我紧紧地搂着孟琳,亲吻着孟琳的额头。

孟琳哽咽了,她抑制住内心的苦涩与伤感,抽泣着,她带着重重的鼻音,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侧过脸去,轻轻的擦拭着。

“李琴家属在吗?”

护士从产房出来叫到。

“在”

孟琳突然站了起来。

“你是?”

护士问道。

“我是她姐姐!”

孟琳说着。

“姐姐不行,她老公来了吗?”

护士问。

“他在路上了”

孟琳看看我,回护士道。

“老婆生孩子居然还不到,什么人嘛,那等他到了叫我。”

护士气愤的说着。

“护士,李琴怎么样了?”

孟琳着急的问着。

“还早着呢,肚子才开始疼,晚上生不了的话那就等到明天吧,赶紧把她家属叫过来,让你们签字你们愿意吗?出了什么事你们能担着吗?”

护士说道。

说着我赶紧给张能打电话,孟琳看着产房的门关了,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着我。

直到张能过来,我和孟琳都没有再说话。

告别了张能之后,我拉着孟琳回了家。

“周美凤都把一切告诉了我,包括刘倩的事情。”

孟琳说着,“廖峰,我真的不怪你,我不是小肚鸡肠的女人,我爱你,我希望你能把秘密都告诉我,如果你认为我做的不好,你和我说,我可以改,如果你要我生孩子,我也愿意。”

打开房门后,曾丽萍与王露一如往常的穿着露胸围裙,裸露着肥臀与美背收拾家里,洗衣做饭。

见我回来都恭恭敬敬的等着。

孟琳的脸从刚才的羞红转为镇定,继而拉着我进了卧室。

孟琳慌乱的帮我解开衣服,一边隔着衣服抚摸我的鸡巴,她喘着粗气,一遍亲吻着我。

突如其来的主动出击让我应接不暇,我抚摸着孟琳的肥乳,深情的捏着揉搓着。

“我是你的女人,峰,尽情的蹂躏我,我是你的玩具,尽情的玩我……峰……”

孟琳羞红的脸配上今天精心打扮的妆容,居然显得妩媚不已。

荷尔蒙的冲击让她近乎忘却了所有,而急于丈夫宠爱的女人在这时候也不得已将自己的自尊与自信放在了情欲之后。

可是往往如此,能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即便是经过了一夜的疯狂性交,在现在孟琳的极端挑逗下,下体还是快速的充血着。

我疲惫的躺在床上,任由孟琳撕开我的衣服,掏出硕大的鸡巴贪婪的吮吸着。

混杂着其他女人体液的鸡巴散发着澹澹的骚臭味,孟琳也无所畏惧的吮吸着,润滑的唾液顺着鸡巴流了下来,打湿了我的西裤,孟琳的玉口含入的时候,一阵阵温润的触感如风传来,她温柔又冲动,柔美又迷人。

我放松的躺着,全身心的享受着孟琳给我带来的无尽快感,孟琳自己解着自己的衣服,脱去了自己的裤子。

她穿着性感迷人的高腰连体内衣。

束腰将小腹上的赘肉束缚的没有了踪影,而胸前的巨乳呼之欲出,显然,身材变好的孟琳更加自信了,这种连体内衣,她之前从没有穿过。

孟琳趴着爬到了我胸前,娇滴滴的倚在我的胸肌上,抚摸着我的乳头,舔舐着它。

另一只手不住地套弄着我的大鸡吧,这时候的鸡巴已经红肿的发紫,正亟待扛枪入洞呢。

我抚摸着孟琳的美腿隔着肉色的丝袜揉搓着孟琳的阴蒂,孟琳娇嗔不已,我抚摸孟琳的腹部,紧接着滑到孟琳的胸前,这一系列动作,犹如让孟琳触电一般颤抖。

大概是太久没有性爱了吧,孟琳已经敏感到触摸一下都能兴奋不已的程度了。

我翻过身来,死死的将孟琳压在身体下,褪去了裤子,挺着硕大的鸡巴隔着丝袜顶着孟琳的私处,孟琳身体一颤,眼睛怔怔的望着我。

她羞红的脸,发现我在看她时,她羞涩的将视线挪开了。

顶着的鸡巴越来越深,孟琳感到了它强大的冲击力,身体却不自觉的迎合着,可是丝袜的弹力限制了巨龙入洞,我又将鸡巴提起,再次用力抵下,孟琳的阴蒂被丝袜强烈的牵引,居然开始兴奋起来,她喘着粗气,不住地揉搓着我的鸡巴。

而这时候孟琳的淫液已经随着丝袜渗透了出来。

“不要折磨我了峰,我等不及了!”

孟琳说道。

“老公的鸡巴迟早是你的,你着急什么?”

我回道。

孟琳不自禁的褪着丝袜,而我还是隔着丝袜在孟琳的阴道口顶着,孟琳感受到鸡巴顶着鸡巴越来越深,丝袜的弹性也渐渐开始松弛,随着大鸡吧被捅入孟琳的柔滑的阴道中。

随着探入的深度增加,孟琳感受着丝袜与阴茎的冲击,摩挲居然感受到了丝丝快感,粘滑的淫液润滑了丝袜的触感,我加快了探入的频率,孟琳犹如初次性爱的处女一般兴奋的看着巨大的阴茎一点点没入阴道的视觉冲击。

而这时候,我加快了刺激力度,开始一边隔着丝袜冲击,一边隔着丝袜揉搓着孟琳的阴蒂,孟琳开始浑身抖动着享受着这新鲜的性爱方法。

当我抽出鸡巴的时候,越发的发现被捅入阴道的丝袜已经越发的稀疏,也随着被捅入阴道而变了形。

我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深入,而一阵阵带出的淫液也不断的侵蚀着丝袜。

我抱着孟琳的肥乳,就好像真的操入孟琳的骚逼一样开始打桩式的冲击着,丝袜越发的紧绷,也越来越稀疏,孔洞越来越宽,有的线也随着一次次勐烈的撞击开始断裂,我就好像套了一个丝质的避孕套,随着淫液分泌越来越多,也发出了阵阵的撞击声“啪啪啪啪啪啪”,孟琳炽热的身体感受着非同寻常的性爱体验,而这种疯狂的冲击刺激下,我也越发加大了撞击力度“啪啪啪啪啪啪啪”

肉碰肉的声音在房间里响彻,伴随着的是孟琳肆无忌惮的淫叫声,孟琳硕大的乳房很快的脱离了束身衣的支撑,如两个弹跳球一般弹跳而出,粉红的乳头随着硕大的乳房在我眼前上下疯狂的跳动着。

而隔着丝袜的摩擦,起初龟头因为有强烈的刺激感而微微发痛,但是之后随着淫液的溢出,加之龟头渐渐麻木,淫液的润滑使得龟头开始渐渐感觉到快感,一股温热的摩擦感不断的刺激着龟头。

就这样,一阵阵酥麻的刺激下,我用力一顶,“刺熘”

只觉丝袜顶破了一个洞,一阵柔滑温热的包裹感围绕着龟头,孟琳感到了龟头滑入阴道的刺激,不禁紧紧地夹住了期盼已久的鸡巴,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柔滑紧致,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啪啪啪啪啪”

丝袜的破洞越来越大,整个龟头渐渐探入,其后是半只鸡巴,然后是整只鸡巴深深的抵住了子宫口。

在漫长的刺激下,突如其来的宫口冲击让孟琳一下子达到了高潮,她喷涌而出的淫液打在我的胸肌腹肌上,然后是阵阵阴道痉挛,无力的瘫软在了床上。

孟琳深情的拥抱着我,而我坚硬的鸡巴还深深的插在她体内。

“峰,射在我身体里,我要给你生孩子!”

孟琳红着脸要求着。

我将头埋在孟琳的乳房里,贪婪的吮吸着孟琳的体香,感受着乳房的柔软与弹滑,似乎不舍,又依恋不已。

“啪啪啪啪啪啪”

房间里再次响起勐烈的打桩声,孟琳感受到高潮之后的层层迭起的刺激,淫液疯狂的喷射着,直至痉挛到喘着粗气无力挣扎。

而小穴最后也被插的发红且外翻,汩汩淫液缓缓流出。

我把王露叫了进来,让她舔舐尽我龟头上的淫液还有孟琳身体上的潮吹液体,而此时看见王露丰腴的肥臀,不禁再次激起我的兽欲,我犹如野狼一般将噘起屁股为孟琳服务的王露从后爆操,王露一下适应不来,干燥的小穴不一会儿就被淫液浸润,开始疯狂的享受起这份突如其来的性爱之礼。

“小骚狗,你妈妈呢,让她一起进来让我操!”

我对着王露说着。

“我妈妈,妈妈她……啊啊啊……啊啊啊……”

王露感受着阵阵刺激,疯狂的被粗大的肉棒抽插着,还在一字一句地说着:“妈妈她怀孕了……不能……”

“这母狗终于怀上了,那你呢,小骚狗,你的肚子没反应吗?我今天让你也怀上吧!”

我爆操着丰乳肥臀的王露,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相比孟琳,对于怀孩子对于性交,似乎她们身上才可以得到最大的发泄,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孟琳往往会认为这是不爱她的表现,她的眼神看着,眼前自己的丈夫疯狂的操着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丝毫也不怜惜,除了疲惫,眼神里透露的居然是一丝丝羡慕之情。

几天之后,李琴出院了,她带着疲惫的身体,住进了张能家。

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李琴的婆婆高兴的不得了,在受着关爱下,圆满的坐着月子。

但唯独不高兴的只有张能,出生的孩子是A型血,但是李琴和张能都是型血。

但是他看着自己母亲欣慰的样子,心中的不快似乎也就烟消云散了。

作为李琴的朋友,孟琳时不时地去李琴家看李琴,而另一方面,她是去看自己的“孩子”,她心心念念的孩子,大概只能暂时寄托在李琴身上。

李琴一双豪乳,在涨奶之后宛若一个气球一般挺立着,看得孟琳羡慕不已。

“琴琴,你看看你的大奶子,多让人羡慕啊,峰要是看了,该有多喜欢呢!”

孟琳笑着说道。

“说什么呢琳姐,哪有用自己丈夫开闺蜜玩笑的!”

李琴尴尬的回着。

“琴,我都知道了,你就别隐藏了!”

孟琳说着,而此时李琴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住了。

“你看着孩子多逗,才这么小鸡鸡就这么大一坨,多像廖峰,多可爱啊……”

孟琳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考虑李琴的境地。

女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然而就在这明面上还风和日丽,暗地里则天雷滚滚躁动不安。

“琳姐,真是麻烦你了!”

李琴回到,她还是如此的安静,如此无争。

“别见外,这是我给你带来的吸奶器,吃不下记得吸出来,对乳房也好,对孩子也好!”

孟琳主动的为李琴演示吸奶器的用法。

李琴的奶胀的发疼,而孩子也不怎么吃奶,这吸奶器可谓是绝佳的礼品。

只见两个奶嘴对着李琴的硕乳,按动了电动开关,乳汁就如泉涌一般喷射而出,堪比奶牛的出奶量。

李琴的婆婆看着不禁偷笑。

“李琴还是身体好,这样我的孙子就饿不着了!”

说着,她用心的端来一碗清汤,让李琴喝下去。

月子里细心入微的照顾让李琴身体恢复的很快,而这丰富的母乳,则是又一印证。

孟琳眼睛一转,对李琴说:“我有一个朋友前段时间也刚生完孩子,奶水少的可怜,孩子天天喝奶粉,脸瘦瘦的,看着好可怜!”

李琴听出话里有话对孟琳说道:“琳姐,我这里正好奶水足,这样,我挤出来的奶,你给你朋友带去吧!”

“那怎么好呢,你家孩子都不够吃的,留着孩子吃吧!”

孟琳推脱道。

不一会儿,李琴的奶水就灌满了一个矿泉水瓶子,而硕大的乳房还不见软下,李琴红着脸,把刚挤好的奶递给了孟琳:“赶紧送去吧,晚了别坏了!”

孟琳紧赶慢赶的将奶水送给了周美凤,周美凤老友许久未见,竟热情的相拥。

“你和廖峰现在怎么样了?”

周美凤问。

“很好啊,如胶似漆!”

孟琳说着。

“不错啊,老夫老妻了!”

周美凤笑着调侃道。

“喏,这是我朋友才生孩子,奶水好得很,赶紧给孩子喂上!”

孟琳第一时间还是想到了周美凤。

“真是辛苦你了,这么大老远跑来送奶水!”

周美凤回到。

“客气啥啊,好久没来看你了,本身也应该来看看你的!”

孟琳说着,“你也是辛苦,家里乱成这样,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尽管说!”

说着孟琳开始帮着周美凤收拾家。

“你说你何德何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我什么时候有你这样的运气就好了!”

周美凤说着和孟琳一起收拾。

“你条件这么好,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哪像我,只能呆在廖峰身边!”

孟琳说道。

“我还羡慕你呢,要么我们换换!”

周美凤说道。

“换什么?”

孟琳收拾着,疑惑地抬头看着周美凤。

“换男人啊!”

周美凤自顾自的说着。

“说什么呢周姐,开什么玩笑呢!”

孟琳显得有些惊讶,但是与此同时孟琳也猜透了为什么周美凤使劲在孟琳耳边说廖峰的风流韵事,可没想到孟琳非但不介意,还糅合和孟琳与廖峰的关系。

“你试过欧美肌肉男吗?那话相当大,可刺激了!”

周美凤悄悄地和孟琳说着。

孟琳白了周美凤一眼:“你是咋了,发烧了?”

她摸了摸周美凤的头,心理却万般疑惑。

“我手里现在有两个,一个黑人一个白人,鸡巴很大很性感的!”

周美凤说道。

“你有两个男友喽?还是外国人?”

孟琳轻描澹写的说着。

“我把你当做好朋友,把最好的男人推荐给你呢!”

周美凤说着。

“谢谢美凤姐,我自己就这般姿色,廖峰能要我我都谢天谢地,欧美男人我是无福消受,你自己享用吧!”

说着孟琳不好意思的笑着。

周美凤见口头上说不管用,说着要拉孟琳去看她口中所言的欧美肌肉男。

孟琳甩开了周美凤的手,红着脸说:“周姐,不要了,玩笑开过了就没意思了!”

“你别不信,你看你老公都接受了我的礼物,还高兴的不得了呢!”

说着,周美凤按开了遥控器,将手里的内存卡插入播放器内,画面浮现了廖峰与三大欧美女人性交的画面,孟琳看着脸发红,廖峰硕大的鸡巴鲁莽的插入一个个娇羞的粉穴之中,他的肌肉浸满了汗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灵活的腰部带着臀部勐烈的撞击着外国鸡的阴户,刺激着她们的阴蒂。

还有她的好朋友李琴,在临产前还在千娇百媚的诱惑着自己的丈夫,眼前如此香艳的场景让孟琳看得脸红耳赤,喘着粗气。

只见廖峰疯狂的在几个女人前徘徊,恋恋不舍的流连在几个丰臀肥乳的女人身边,全身心的沉浸在荒淫的性交游戏之中。

周美凤漫不经心的挑着孟琳的心弦,嘴角扬着不屑一顾的微笑。

“这就是你一心一意付出的男人,多么的花心,多么的可笑!搞大女人的肚子,把女人当做生育机器,只想着自己快乐,那么我们女人为什么甘愿臣服在她们胯下,我们为什么不能找找自己的快乐呢?”

周美凤说着。

“你知道秦德金背叛我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吗?不过我已经想开了,男人把我们当成玩偶,那他们也是我们的玩偶,我为什么不去玩男人,只要我愿意,我可以玩欧美壮男,我还可以玩所有男人!”

周美凤说的眉飞色舞。

“周姐,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没办法接受自己出轨……”

孟琳说着。

“你的丈夫已经先行背叛你了,你怕什么呢?现在男女平等知道吗?享受快乐才是对的!去他妈的忠贞,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女人找男人就是淫贱!”

周美凤越说越来气。

“廖峰爱我,我也爱他!”

孟琳被周美凤的气场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廖峰爱所有人!”

“周姐,你别说了!”

说着,孟琳红着脸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廖峰粗大的鸡巴一抽一插的在一副副美穴里徘徊。

孟琳红着脸,想看又不敢看,自己的丈夫在无度的荒淫着,上着无数女人的床,闲暇时间才能“临幸”

自己,这彷佛是一个宫斗剧中最残酷的处罚,而自己则是最悲惨的那个皇后。

“你没发现吗,你老公操着这些女人的时候,比和你做爱更加兴奋吗?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你的男人已经厌倦你了,厌倦你的外表,甚至嫌弃你的阴道过于松弛,嫌弃你的叫床声太小,嫌弃你的身材不好。你为什么放着你女人的风韵,让你的丈夫糟蹋你的青春呢?你多好的青春时光,为什么不好好享受?”

周美凤不停地怂恿着孟琳。

“周姐,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孟琳说道。

“女人是需要男人的滋养才会换发生机,没有性爱的女人就是凋谢的花,我给你介绍的人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你尽情享受就好了!你试过之后就会发现,男人才是女人手里的玩偶,千万不能再被他们打压了,你再迟一点,就要变成没人喜欢的残花败柳了!”

周美凤继续说着。

电视画面一转,转到了周美凤与欧美肌肉男的性交画面,周美凤白皙的肥乳丝毫不逊色与那些电视节目上的好莱坞女明星,私处也保养的异常的紧致,欧美肌肉男硕大的鸡巴几乎没有经过任何前戏的情况下直直的捅入周美凤的小穴之中,并且用粗糙的手指蛮狠的揉搓着周美凤嫩滑的阴蒂。

孟琳看到这一幕,想到了自己丈夫廖峰凌辱王露时候的样子,想到了自己在一旁看到他们疯狂的抵达性爱高潮时的羡慕之情。

画面中周美凤的阴道被撑的浑圆,彷佛瘦弱的腹部都被那硕大的鸡巴撑起了一个小包的样子。

淫液随着大鸡吧的阵阵抽插顺着大鸡吧流了出来。

那鸡巴大的超乎想象,几乎和一瓶矿泉水瓶一样粗大,但是周美凤的小穴轻而易举的承受了,“啪啪啪啪啪啪”

视频发出阵阵肉体的撞击声,周美凤被硕大的鸡巴冲击的高潮迭起。

更有甚者是经过一番激战之后,周美凤的小穴被另一只硕大的鸡巴插入,而露出的后庭被白人肌肉男蛮狠的插入,这几乎是孟琳无法想象的局面,她看得面红耳赤,两根硕大的鸡巴将周美凤的小穴插得肉瓣外翻,淫液四溢。

两个男人结实的肉体,肥厚的臀部在画面中晃动,富有磁性的呻吟还有那性感至极的肉体,富有撞击力的碰撞声,让一个保守不已的女人看得不禁面红耳赤无法自持。

周美凤搂着不得已闭眼蜷缩身体的孟琳,她轻轻的说着:“真的太爽了,我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的快感!”

“别说了周姐,我接受不了!”

孟琳害怕的说着。

“来孟琳,摸我,我快受不了了。”

说着,周美凤脱去了衣服,露出了美丽的乳房,白皙的胴体,还有那美丽的粉穴。

“我教你怎么让小穴这么紧致粉嫩!”

周美凤拨开了粉嫩的小穴,探入了手自慰着。

孟琳蜷缩在一旁不敢看。

而这时候周美凤主动出击,隔着裤子探入孟琳的小穴,没想到这样一折腾,孟琳也居然开始湿了。

“其实你是很想要的对不对?我们做个交易,你把廖峰借我一晚上,我给你两个欧美男人,保证让你爽飞!”

周美凤说着。

周美凤褪去了孟琳的裤子,吮吸着孟琳的阴蒂:“这就是廖峰鸡巴的味道吧,愚蠢的女人,你究竟为谁守身呢!”

孟琳被周美凤的挑弄弄得浴火焚身,但是她还是明白,周美凤要的终究是自己的男人。

如同自己之前感受到的一样,廖峰终究吸引了这么多女人,但是内心深处,孟琳始终还是深深爱着廖峰,即便他花心、多情,但是她还是要为廖峰守身如玉,而唯独今天周美凤的挑逗,她贪婪的享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