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四十三节:李琴的心结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5: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18/5/19李君不禁缓缓的用双手拨开双唇,中指食指轻轻探入,这是淹没手指的是粘滑的爱液与温热柔软的阴唇。 [ .

指尖的触感让李君回味着阵阵酥麻苏爽之感,她脑海里涌现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淫乱场景,想象着胀红的鸡巴插入阴道带来的苏爽之感,她用指尖生硬的抠着阴唇,然而这种女人与生俱来的敏感点她找到了,她如吸食毒品一般沉醉其中不可自拔,她几乎没想到自己的阴唇阴道居然如此柔滑紧致,柔软而富有弹性,温润且敏感,弹滑又充满未知。

李君的两颊洋溢着一个初尝禁果的少女之红,也散发着一个成熟女人应有的风韵绰约。

飞机开始降落了,李君的身体随着跳蛋及飞机的抖动而在卫生间里被颠的七荤八素,这让本身沉浸在性爱高潮与幻想中的李君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穿上丝袜拉下短裙,出去与其他空姐同坐。

脸上的红晕却久久无法澹去。

飞机降落后,我跟着人群下了飞机。

而这时候已经四点将近五点。

我在抵达出口等了一会儿,穿着便装的李君提着一个小包娇羞的几步快跑挽住我的手。

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开往了宾馆。

“明天不用上班!”

李君自顾自的说着,我没有答话。

“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李君紧接着又问了句话。

“这么晚了,先去宾馆休息会儿!”

我说。

李君和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宾馆办了手续,我的脑海里还设想着如何进一步蹂躏这个风骚至极的肥乳萝莉少女时,李琴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迅速的按了静音键,转身让李君先进房间,一面推脱着饿了要去吃早饭。

李君带着甜美羞红的笑容转过身进了楼梯,而我疾步走出酒店,接听了电话。

“廖峰,你还爱我吗?”

电话里传来李琴似乎哭过的带着鼻音的声音。

“你怎么了?你喝醉酒了吧?”

我莫名其妙的回到。

“我肚子里是你的孩子”

李琴弱弱的说着。

“然后呢?”

我回道。

“我爱你!”

李琴几乎哽咽的说着,“我好想你,你可以来找我吗?我想在孩子出生之前见见你!”

“我现在和你的骚妹妹在一起,她的骚逼等我操烂呢!”

我狠狠地说道。

地nl布④∨④∨④∨.сΜ“……”

电话那头传来李琴哽咽的哭声,可是她还是尽可能的抑制自己的情绪。

“你的骚逼也痒了吗?直说就好了!”

我继续说道,“我可以把你操到生出孩子,怎么样?满足你的一切淫欲!小骚琴?”

“廖峰,你别这样,我只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我们好好相处好吗?我好孤单……”

李琴压了压内心的悲伤,继续说道。

“你的老公张能不是陪着你吗?还有你依依不舍的婆婆!”

我说道。

“廖峰……我这么长时间才发现,我真正爱的人是你,我不求你为我做什么,不用名分,不用地位,我只要一个家,我的孩子能有一个亲生父亲,我就满足了!”

李琴继续说着。

“你直说你想要男人操不就行了吗?说这么煽情干什么?”

我对李琴的矫情有些不耐烦了!“廖峰,我想见你!”

李琴这时候的语气肯定了许多。

“你叫我什么?”

我问道。

“……主人!”

李琴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现在更喜欢你妹妹紧致的小穴!和丰满的奶子!”

我故意挑逗道。

“主人,是我对不起你,我会让你满意的!”

李琴语气低沉道。

见我许久没有说话,李琴接着说道:“主人,我的身体任你蹂躏,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我一辈子是你的奴隶,无怨无悔!”

“晚上等我回去再说!”

说着我赶忙挂断了电话。

我买了些包子豆浆,回到了宾馆。

李君连制服也没脱,一张稚嫩的脸旁颇有一丝丝李琴的模样。

S型的身材完好的显露着,她轻盈的睡着,就彷若一个芭比娃娃一般迷人。

一双豪乳被衬衣一挤,已经呼之欲出。

我轻轻的嗅着李君身上的香气,看着她柔美可爱的面庞发呆了许久。

许久未来的困意突然袭来,我居然也稍稍有些累了。

此时时候尚早,我在一旁的床上躺着,任由软绵绵的棉被包裹住我的背部和双颊。

我回味着李琴与李君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居然睡了过去。

宾馆的小憩一觉居然到了中午,卫生间传来淅淅沥沥李君洗澡的声音。

而眼前的阳光强的刺眼,一阵暖意让人昏昏欲睡,但是又是这种让人汗流浃背的烈阳让人难受不已。

我起身脱去了上衣,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又贪婪的躺在床上。

似乎一觉过去,一切愁容都消散不少。

地nl布④∨④∨④∨.сΜ我伸着懒腰,享受这种甜美浪漫的休闲时光。

而此刻胯下早已一柱擎天,我回想着午时做的春梦,及侮辱之能事尽情的淫辱即将分娩的爆乳熟妇李琴,我幻想着四溢凌辱她已经穿环的乳头,还在她的舌尖鼻尖也穿环,幻想着她穿着丝袜淫水连连的样子,母乳四溢渴求我将大鸡吧插入她的体内,感受那已稍显宽松的阴道,直刺宫口,甚至将龟头抵到亲儿子的头部,白领欲女在胯下疯狂的高潮的淫荡样子,想想就极为兴奋。

更为甚者是在李琴的窝囊丈夫张能面前淫辱李琴等等……当我还沉浸在对李琴的无尽淫辱幻想之时,李君起来了,我听到一遍OO@@的收拾。

李君起床后,下意识的去翻我的手机。

她看到了李琴前不久给我打的电话,突然妒火中烧,嘴里嘟囔着:“老姐都有一个男人了还要和我抢!”

而后李君开始翻看我的手机相册,而最新的录像就是昨夜在飞机上与我交欢的视频。

李君点开了,视频里自己认真吮吸大鸡吧的样子甚是好笑,她不禁红透了脸颊,女人对于初次交欢总是记忆深刻,尤其是第一个男人给自己无与伦比的性爱体验之时,她会渐渐迷恋这种感觉。

李君看着视频,不禁出神了。

她呆呆的坐着,整洁的白衬衫印着脖颈澹澹的羞红。

李君不知思考着什么,嘴角带着笑容,眼神远望,痴痴地坐着很久。

直到我被卫生间的冲凉声惊醒。

我看看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李君这时候才刚刚走进浴室,而脱在地上的蕾丝内裤和黑色丝袜中间沾染着澹澹的透明液体。

想来李君这个骚萝莉开始发情了,我隔着宾馆半透明的磨砂玻璃看见李君曼妙的身姿,还有那在胸前摇曳的巨乳,不禁胯下难耐的兴奋,不一会儿就支起了帐篷。

我脑海里正萦绕着继续淫辱李君的想法,电话突然间又响起来了,还是李琴。

“小母狗,这么迫不及待?”

我接起了电话,同时我听到浴室里的水声似乎也渐渐小了下去。

“廖峰,你不要这样好吗?”

似乎是哭过了一样,李琴带着澹澹的鼻音说着。

“小母狗有什么资格这样叫我?”

我有些生气,这个女人磨磨唧唧的样子真的惹人烦!“主人……”

李琴有些磕绊地说着,“我要你……你……”

李琴不知道怎么接下这样的开头了!“要什么?”

我问。

“要你……用……用……大……大鸡吧……插……我的小穴!蹂躏我的……奶子!”

我似乎能感受到李琴是红着脸说出这样的话的。

“我现在不喜欢孕妇了,要么你把孩子打掉!要么你就过你自己的生活吧,我放了你!”

我回道。

“主人,你不能这样,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李琴已经快哭出来了!“谁知道小贱种是谁的,你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地nl布④∨④∨④∨.сΜ我的声音突然间打了起来。

似乎这时候的我,并没有准备好接纳一个让我感觉是一个累赘的孩子,更何况我并不想这么快被一个女人和孩子牵绊!孟琳不可能,李琴更不配!“我还有一个月就生了!真的没办法!”

李琴说着。

“那就跟着张能等到孩子生出来再说吧!”

我回道。

“主人,我想你,我想见你!”

李琴依依不饶的说着。

“那你凌晨1点,穿上丁字裤和比基尼站在机场地铁站,等我回去!”

我没耐心的说着。

“我……”

我还没等李琴说完,“嘟”

一声把电话挂掉了。

而这时候,浴室里的李君推门出来了。

“廖哥,你怎么了?”

李君赤裸着身子,身上的水珠还未擦干,一双巨乳挺在白皙的前胸,两颗分红的乳头宛如花苞,也像樱桃。

馒头小穴隐藏在阴毛深处,煞是迷人。

然而我看看之后,只是抿嘴一笑,将一旁的浴巾抓起来丢给她。

“快把毛巾围上把,别着凉了!”

我说着。

“廖哥,你还是忘不了我姐姐吗?她已经是有夫之妇了,难道我比不上我姐姐吗?”

李君对于我扔过去的浴巾接都不接,赤裸着身子就走了过来。

“廖哥”

说着,李君拿起我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我感受到了李君无以伦比的弹滑巨乳,加上洗澡后的芳香,一阵阵迷人至极的香气扑面而来。

晨光打在李君白皙的皮肤上,我看到了那紧致的皮肤,还有那一丝丝汗毛,乳晕的凸起,还有那凹凸有致的腰身。

难以形容这样一个女人赤裸站在我眼前是一种什么体会,我此刻真如饿狼扑食一般要将这可口的食物吞进肚子。

“我不要名分,我可以和我姐姐一样,只要廖哥爱我就可以!”

李君将我的手压在自己的乳房上,我似乎触到了李君的心跳。

“砰砰砰砰……”

我捧起李君的乳房,宛如乳酪一般鲜嫩弹滑,我贪婪的吮吸着,晨光之中彷如一种神之恩赐一般,贪婪的享受宛如盛宴一般的享受。

那股股香气洋溢整个房间,吸入鼻腔,存入肺中,久久难以忘怀。

而李君则有如待宰羔羊一般一动不动的让我蹂躏她的乳房与身体。

我一边抱着李君,一面脱着自己的裤子,拉链一拉,一根硬邦邦的鸡巴弹了出来。

李君见我武器亮出,不禁万分欣喜的用手去套弄着,而此时,李君如一只小鸽子一般,听话的被我掰开双腿,和粉嫩的阴唇,将残留有昨夜爱液与精液的鸡巴插入自己的身体。

李君浑身颤抖着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恩赐,双腿有如盘蛇一般绕在我的臀部,她贪婪的抚摸着我的胸肌腹肌,喘着粗气,一面抚摸一面揉捏着我的乳头。

同时另一只手忙不迭的去按压我的臀部。

地nl布④∨④∨④∨.сΜ“廖哥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舒服,大鸡吧插得我好爽……我好喜欢你的胸肌……还有你的臀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操我操我……我是你永远的飞机杯……操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经过几次极端的性体验,李君的性爱之门似乎突然间被打开了,一副乖乖女下的骚浪贱的模样显露无疑。

而不一会儿,李君下体就已经淫液泛滥,打湿了床单。

我挺着鸡巴阵阵刺激着李君的g点,她浑身颤抖的越发的厉害,嘴里的浪言浪语也越发的煳涂。

只觉一阵热热的液体涌出,李君身体紧紧夹着我的鸡巴,而双手五指深深的按压着我的臀部,将身体死死的锁住。

李君的阴道也阵阵痉挛,这是她轻而易举达到的性爱高潮。

李君不一会儿就瘫软在床上,喘着粗气,而我到浴室去洗了洗,想着与李琴的约定,准备收拾着回去了!“廖哥,你对我满意吗?”

见我收拾东西,李君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很骚!”

我说道!“和我姐姐比呢?”

她继续问道。

“你姐姐比你木讷多了!”

我回道。

只见李君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甜甜的睡去了。

离开宾馆后,我开始忙碌着工作上的事情。

我到这个城市为了与这边的客户前一个合同,事情办得很顺利。

我便慌忙的赶着下午的车去了机场,准备晚上回家。

一路上我的脑海里全都是爆乳孕妇李琴穿着比基尼独自在地铁站门口等我的样子。

我因为赶得匆忙,什么器具都没带,我正想如何蹂躏这个骚货呢。

这时候,电话突然间响了,是周美凤!!“你好周姐!”

我接起电话。

“廖峰,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啊!”

周美凤客套道。

“我在外地呢,这会儿准备坐飞机赶回去,等到了可能凌晨了!要吃饭也应该是我请,怎么能让周姐破费呢!”

我回道。

“你说啥呢,你帮姐姐这么多忙,我早该请你了,最近刚忙完,有时间。那等你回来吧!”

周美凤道。

“好的!”

我回道。

周美凤补充道:“晚上有人接吗,不如我让司机去去接你!”

我说道:“不用了,朋友在机场等我,我今晚找朋友喝酒!”

“这么晚还不消停!”

周美凤调侃道。

“年轻人玩玩无所谓的!”

我哈哈的说着。

“还是去接你吧,太晚了你也不方便,你那些狐朋狗友趁早算了吧!”

周美凤说道。

地nl布④∨④∨④∨.сΜ“真的不麻烦了周姐!”

还没等我说完,周美凤“嘭”

的挂断了电话。

突然间,脑海里淫辱李琴的念头烟消云散。

转而变成对周美凤那熟妇巨乳进行了无尽的意淫。

我幻想着揉捏周美凤巨乳的触感,鸡巴插入周美凤搔穴的弹滑紧致之感。

想着居然情不自禁的笑着,不过转念来,周美凤自始至终对我和孟琳都很照顾,这种淫辱她的想法也很快的澹去了。

突然间,我想起给李琴打电话。

在候机厅的广播声下,李琴接了电话。

“李琴,今晚我回不去了,你就别来了,以后再说吧!”

“主人,是我错了,我知错就改,我知道你就在机场,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在这里等你了!”

李琴回道。

“我和你说不清楚吗?今晚飞机延误我回不去,你先回家吧,挺着肚子不安全!”

我说到。

“主人,你的关心我心领了,但是我会等你回来,你不来我不走!!”

李琴回到。

我突然间怒火中烧,这个李琴分明是拿孩子在威胁我,但是在机场又不便发火。

我压着怒火挂断了电话。

这会儿紧接着登机,我匆忙收拾着,将手机调为飞行模式,登上了飞机!因为忙碌一天的缘故,飞机上我睡了一路。

到下飞机的时候还昏昏沉沉的。

打开手机之后发现周美凤给我打了五六个电话,而李琴则一个都没打。

我心想李琴可能回去了,出机场大厅的时候,我发现李琴怔怔的站在门口,她套着一件不合适的男士外套,领口隐隐约约能够看见硕大的乳房还有皮质的比基尼内衣。

我深吸一口气,几步跑过去拉住李琴的手,跑到没有人的角落里。

李琴迫不及待的隔着衣服抚摸我,亲吻我。

我伸手插入李琴的衣领,扯开李琴的外套,浑圆硕大的乳房被皮质比基尼紧紧地包裹着,李琴虽说是即将临产的孕妇,但是肚子并不大,相反乳房因为涨奶的缘故已经比平日里大了将近一倍。

而加上孩子的缘故,内分泌受到影响的李琴性欲出奇的强烈。

她迫不及待的掏出我的鸡巴贪婪的吮吸着。

许久没有性爱生活的李琴显得有些笨拙,但是她急切的内心是显露出无比的仓促。

她的口交技术并不好,但是正是这样笨拙,慌乱加上性欲冲头的鲁莽,给了今夜别样的情趣。

我捏着李琴的巨乳,乳汁隔着内衣哗哗的留着。

这时候,周美凤的电话又想起来了,我果断的按了静音,与李琴享受着别样的良宵吉时。

大概是肥乳的刺激,我渐渐感到了李琴口交技术的渐进,龟头已经出现阵阵酥麻之感,我闭着眼睛享受着李琴笨拙的口交技术。

今晨与李君交欢未射出的精液集聚一刻,对准李琴的喉腔,“吱吱吱吱”

的喷射而出。

正当我享受着李琴口交带来的射精高潮时,隔着树丛,我看到周美凤的身影经过,她似乎在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