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十九节:曾秀萍的臣服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5: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18/2/8李强市长被双规之后,有一件悬而未决的事情就是张全贵行贿桉。 [ .

张全贵的情人曾丽萍作为直接关系人在外躲避多时,然而因为姐姐曾秀萍将这件事一压再压,李强是被双规了,但是张全贵的受贿金额一直没有确定数据,因为按照先前所知的信息,张全贵的行贿金额不少于500万,依据现有法律规定,超过50万元已经属于特别重大的行贿桉件,而张全贵的涉桉金额已经超出10倍之多,一方面这是便于给李强定死罪,而另一方面曾秀萍又想着帮张全贵降低行贿金额以便早日出狱,可是这两端激烈地冲突着。

曾秀萍考虑着自己丈夫乔启康的仕途,另一面又在意着自己妹妹的幸福,一是陷入了两难。

这一天,我送乔书记下班回家,因为天晚乔书记留我在他家吃饭。

冬日里寒冷的风直钻衣领,忽的乔书记家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曾秀萍久违的笑容,她见到跟在乔书记身后的我,不禁莞尔一笑,好似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

我被曾秀萍这么一望心不禁一暖,彷佛门外已经不再那么寒冷,身体里缓缓地扰动着一丝丝温暖。

许久没有见到于丽婷了,她愈发的美丽了,只是在家里她的丰满的乳房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在公公乔启康的“耕耘”

下,这朵娇花也愈发的美丽。

于丽婷见我来了,居然也格外的亲切:“廖峰来了啊,快坐吧,饭刚做好!”

而这时候曾秀萍的笑容却澹了下去,她望着乔启康说道:“启康,快吃饭吧!”

曾秀萍希望能够得到乔启康的回复,然而乔启康并没有回应,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曾秀萍说的话一样。

他径直走进房间去看自己的小孙子了。

曾秀萍双手紧紧抓着餐椅靠背,她在努力抑制自己内心的愤怒,然而几秒之后,曾秀萍缓缓地将手松开了。

眼看着眼前局势不妙,我几乎涌出一种要离开的想法。

“小峰,你先坐吧!我们先吃!”

曾秀萍突然间抬头对我微笑说道。

这时候曾秀萍的笑容突然间恢复到了方才见面时候的热情,我善意的回着微笑:“曾姐,我没事的,等等乔书记吧!毕竟我是客人。”

我礼貌性的回复到。

“好了,你跟我们见外什么啊,都是自家人!”

曾秀萍说着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让我坐了下来。

而这时,乔启康正好从房间里出来。

他高兴的抱着怀里的孩子,看见曾秀萍拉着我的手,眼睛很快转移到怀里的孩子身上:“是啊小峰,都是自己人了,不要见外了!”

这时候于丽婷赶忙上前将孩子接过。

“这么大年纪了,对孙子怎么这么宠呢?别把孩子吓着了!”

曾秀萍调侃乔启康道。

“都是我们老乔家的血脉,自家孩子怎么会被吓着呢?”

乔启康意味深长的看着接过孩子的于丽婷,于丽婷羞涩的将头埋在了怀里。

“好了好了,今天难得小峰来了,我们赶快来吃饭吧!”

曾秀萍说道。

“对了小峰,丽萍最近和你联系了吗?”

曾秀萍夹起一筷子菜后顿了顿说道。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小年快乐曾秀萍是知道丽萍一直在我家住着的,她这样的问话无非是要起一个头。

“我最近没怎么联系丽萍姐,不过她蛮关心张全贵的!”

我说。

“张全贵?是和李强有关系的那个人吗?”

乔启康敏感的应道。

“百川汇金中心的老板!”

我说。

“丽萍和他有啥关系?”

乔启康问道。

“他们是合作伙伴!”

我回道。

“呵!『合作伙伴』?他们那有什么好合作的?”

乔启康说道。

“你现在就别说这事了,现在张全贵一直被拘禁着,罪名也下不来,丽萍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你看看怎么办呢?”

曾秀萍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怎么办?能怎么办?你妹妹好好的人不找,偏偏找到李强得人,怪他倒霉?还是怪你倒霉?”

乔启康显然有些怒气,毕竟曾秀萍的这一层关系让他很为难,一面是自己的小姨子,一面是自己的仕途。

他不禁轻叹一口气,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找一个理由让张全贵出来!”

曾秀萍说道。

“以什么罪判呢?”

乔启康问道。

“行贿……”

曾秀萍回道。

“五百万?”

乔启康说。

“那不行,五百万可是无期!不能超过50万”

曾秀萍回到。

“那李强收受的那么多钱摊谁名上?”

乔启康问道,曾秀萍突然间顿住了!她始终没想到,张全贵终究是难逃无期徒刑的命运。

“他还有偷税漏税,这些东西都拉进来,他整个公司都要完蛋!”,乔启康继续说道。

“那怎么办?”

曾秀萍问道。

“不判死罪都不错了!就按照法律该怎么判怎么判吧!”

乔启康说道。

曾秀萍突然一怔,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难道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有办法!”

乔启康说。

“什么?”

“保外就医!”

乔启康说道。

曾秀萍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居然露出了笑容:“也就是说所有罪名让张全贵承担,然后找个理由保外就医?你太聪明了启康!”

曾秀萍不禁拍手叫好。

“但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件事我们自家说说就好了!”

乔启康话说完,低头继续吃着饭了。

可能是突然间瞥见我在一旁,乔启康想起什么似的说:“秀萍,今天难得小峰来,你怎么忘记倒酒了呢?”

说着示意给我倒酒。

“乔书记,不要客气了,我一会儿还要开车回家呢!”

我推脱道,“曾姐,别倒了!一会儿喝完酒家都回不了!”

“小伙子喝点酒没事,顶多一会儿打的回家!”

乔启康说道。

我看着酒杯发呆,内心一直揣摩着乔启康言语之意。

突然间乔启康的话打断了我的出神:“来小廖,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家人,虽然我们认识时间并不长,但是我看你这小伙子很不错!来喝一杯!”

说着,乔启康端着满满一盅酒对我说道。

我赶忙端上眼前的白酒,恭恭敬敬的一饮而尽。

“谢谢乔书记赏识,我作为晚辈能够得到乔书记的优待真的受宠若惊。我敬乔书记一杯,乔书记您随意!”

说着我很快给乔启康回敬了一杯酒。

几杯酒下肚,乔启康很快就上头了,脸红彤彤的,而我也渐渐觉得浑身发热,脑袋有些混混沉沉的。

而这时候,曾秀萍主动的给我和乔启康斟满了酒。

很快,几杯酒之后,乔启康就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房间。

而我头脑昏沉不已,坐在沙发上歇息。

曾秀萍和于丽婷忙乎着收拾厨房。

我回头望去,看见曾秀萍背着我在擦拭着餐桌,脑海里居然浮现了曾秀萍那肥硕的丰臀在我鸡巴上上下摆动时候诱人的样子。

想着想着,我似乎能够看到那挂在曾秀萍胸前两颗硕大的乳房随着身体摆动的样子。

我感受着曾秀萍那高傲的乳房柔滑的触感,还有那私密的阴唇带来的柔滑,不禁下体微微勃起。

借着酒劲,这性冲动居然愈发的无可抑制,没一会儿居然已经打起了小帐篷。

我为了避免尴尬将身子转向一边,避免让眼前的两个女人看到。

心想着休息一会儿就准备收拾回去,但没曾想,越休息这股酒劲越发的强烈起来,我正疑惑着这是什么酒的时候。

曾秀萍端来一盘茶具,她按开了茶几上的烧水器,准备给我烧水。

而此时她坐在我身旁,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曾秀萍还是一如以往那样知性高傲,纤瘦却又凹凸有致,貌美且迷人。

她将头发盘起,显得更加的优雅,这似乎让我为方才闪过的不轨之想暗自自责,曾秀萍在事业上帮我实在太多,我怎么能够得寸进尺呢?“小廖,来喝点茶醒醒酒吧!”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小年快乐曾秀萍的声音如黑夜里的一丝清风,吹得我昏胀的头感到了一丝丝慰藉,我似乎是微笑着,但是什么都没说。

只是感觉面前飘过来一丝茶香,那是曾秀萍端着茶具优雅的在泡茶,耳旁响起开水倒入茶壶的声音“嘟嘟嘟嘟”,热水在灯光下飘出一缕水蒸气。

我记得第一次来曾秀萍家里,曾秀萍也是如此给我泡茶,那时候的曾秀萍在倾诉自己的婚姻之苦,而今的曾秀萍还是如那日那样优雅。

“曾丽萍的事我没帮上忙很抱歉!”

我说道。

“你没听启康说嘛,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别说这些见外的话!”

曾秀萍说道。

灯光下,我看见曾秀萍优雅而知性的脸,她微笑着看着我,略带些羞涩。

“乔辉没回来吗?”

我问道。

“他出差了,家里就我和启康,还有丽婷在!”

曾秀萍说着给我倒上了已经泡好的茶。

我看着曾秀萍,眼皮重重的,居然抬不起来。

“你累了,好好休息吧!”

曾秀萍说着,给我盖上了一张毛毯。

当我半夜醒来的时候,我看了看表,是凌晨3点多。

曾秀萍与乔启康的房间已想起了呼声。

而一片黑暗中,我感觉自己平整的躺在沙发上,还枕了一个枕头。

回想前夜的醉酒,还有醉酒后的反应,加上酒后那些淫梦,回想之余不禁让我再次兴奋起来。

我悄悄起身,走到曾秀萍的房门口,悄悄推开房门,我看见曾秀萍与乔启康都已经呼呼大睡了。

我走到曾秀平身旁,隔着睡衣将手轻轻地放在曾秀萍的乳房上,这是我渴求已久的熟女的巨乳,我感受着巨乳的温暖和柔软。

见曾秀萍没有反应,我开始揉捏起来,曾秀萍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启康,讨厌!”

曾秀萍以为是乔启康,呼呼的呓语着。

我拨开曾秀萍的睡意,探手去抚摸曾秀萍的巨乳,曾秀萍的反应越来越剧烈,呼吸也变得愈发急促起来。

她开始夹着双腿,我的另一只手循着曾秀萍平坦的小腹探入她的私处。

曾秀萍没有穿内裤,隔着睡裤就是柔软的阴户,我同样拨开衣服,伸手去探寻曾秀萍柔软的阴户。

当我的手指触碰到曾秀萍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大概是酒的后劲还没消退吧,没多久曾秀萍的阴户就已经被淫液浸满了。

曾秀萍开始叫着乔启康的声音,而一旁的乔启康雷打不动的呼呼大睡,对于曾秀萍被侵犯的事一丝反应都没有。

为了让曾秀萍安静下来,我脱下裤子,将勃起的大鸡吧插入曾秀萍的嘴里,她开始呜呜叫着,随着我挑弄她的阴蒂,她的呜呜声渐渐变成单纯的喘息声。

曾秀萍温软的玉口含着我的鸡巴,我感觉前所未有的性冲动在集聚着。

我脱下了曾秀萍的睡裤,轻轻抬起曾秀萍的双腿,抽出插在曾秀萍阴户里的手,放在了曾秀萍的口中。

而那个含苞待放的阴唇亟待着我硕大的鸡巴到访。

我将鸡巴往曾秀萍阴唇上一放,沾染唾液与爱液的鸡巴顺势就划入了阴道口,曾秀萍浑身颤抖着,随着我鸡巴的插入,曾秀萍的身体从颤抖变成僵直,有转变为颤抖。

这是我第三次操曾秀萍,这个平日里高傲极了的女强人,在此时此刻,居然也成了男人胯下的玩物,任由性爱的快感主宰者自己。

“啪啪啪啪啪……”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小年快乐我加快了鸡巴的抽插速度,而此时我的臀部稍稍下沉,鸡巴紧紧抵住曾秀萍的G点,我轻轻地摆动着臀部,曾秀萍开始颤抖起来,我不住地顶着搅动着,曾秀萍抖动的越发的厉害,淫液有如泉水一般涌出,浸湿了我的大腿。

我用力一挺,将整根鸡巴插入曾秀萍的阴道内。

只觉曾秀萍阴道高潮后不住的一张一弛,紧紧地夹着我的大鸡吧。

此时,我抱起曾秀萍,让她趴在床上,用枕头垫起曾秀萍的丰臀,在窗外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我看到曾秀萍已经湿漉漉的阴唇,我挺起我精力满满的鸡巴,对准曾秀萍的丰臀,用力的插了进去。

已经经历第一次高潮的曾秀萍开始极为配合的迎合我的鸡巴,我一边玩弄曾秀萍的肥乳,一遍用力的操着曾秀萍的肥臀。

而一旁的乔启康只是突然间转了个方向,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我脑海里不断回响着前两次与曾秀萍的香艳性爱,越想越刺激,而这次如此光明正大的在乔书记床旁凌辱这个骚母狗,更是让我兴奋不已。

我用力的捏着曾秀萍的巨乳,曾秀萍疼的浑身发抖,我弯腰轻轻靠在曾秀萍耳旁:“曾姐,爽吗?”

“小廖?”

曾秀萍似乎有些惊讶,她摸了摸床旁,乔启康确实睡在他一旁。

她居然一愣,久久没有回应。

“做我的小母狗吧,我可以天天给你带来快感!”

我继续轻轻耳语道。

曾秀萍没有说话,而此刻在临近第三次高潮前,我拔出了插在曾秀萍体内的鸡巴。

“不要!”

曾秀萍说道。

“那你说!做我的母狗!!!”

我说道。

“廖峰!”

曾秀萍有些生气。

“来,母狗,来舔我的肉棒,在你老公面前舔我的大鸡吧,我就给你!”

我说。

曾秀萍坐了起来,她没有说话,而我的鸡巴就在曾秀萍的俊秀的脸旁。

“这个鸡巴和你老公的比怎么样?和你儿子比又如何?”

听到我说儿子,曾秀萍瞪大了眼睛。

“母狗,你究竟要多少男人才够?”

我继续说着,凌辱着眼前高傲的不可一世的社科联党组副书记。

“来,舔老公的大鸡吧!”

我将肉棒支到曾秀萍的脸跟前。

只见曾秀萍张开玉口,开始贪婪的吮吸了起来。

“母狗就是母狗!”

说着,我拍了拍曾秀萍的肥乳,那一双巨乳在空中前前后后的晃动着。

曾秀萍身后躺着的乔启康,在这时候已经默默的支起了下体……这时,我推开了曾秀萍,脱下她的所有衣物,抱起曾秀萍,将硕大的鸡巴整根没入曾秀萍的体内。

啪啪啪啪啪啪,房间里响彻着我爆操曾秀萍的声音。

“嘘,小声点!”

曾秀萍对我说道。

我只是笑笑,吻着曾秀萍的玉唇,继续大力的爆操着撞击着曾秀萍的私处。

余光发现,乔启康的下体已经完全直起来了,睡衣被顶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给我生个儿子吧,以后儿子长大了和我一起操你!”

曾秀萍红着脸低着头没有说话。

“没有说话就是默认了!”

我加速了抽插的力度,曾秀萍的肥乳在胸前疯狂的晃动着,而曾秀萍紧致的下体紧紧地包着我的大鸡吧。

温润的淫液顺着大腿落在乔启康家高档的木地板上,脚踩上去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整个房间响彻肉体碰撞的声音,眼前这个发丝凌乱的女人已经彻底在阴道高潮的刺激下失去了所有高傲,我终于放开精门,汩汩浓精直灌曾秀萍的子宫深处。

曾秀萍的身体无力的抖动着,她红着脸帮我舔干净鸡巴上的粘液与残留的精液。

她蹲下的时候,一道淫液带着精业滴落在了地面上。

而她意犹未尽的抚摸着阴唇,将精业混杂着淫液的液体放在嘴前,贪婪的吮吸着。

她眼神迷离的看着我,又娇滴滴的低着头,抱着我的腿说道:“以后我就是你的小母狗,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