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十八节:乳环吊坠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5: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2017/12/2第三十八节乳环吊坠经过酒店一夜,浪女孙丽丽摇身一变变成了著名女企业家周美凤的女儿,也成了市委书记乔书记的地下情人,她从此改名换姓变成了秦佳。 [ . 而秦佳本人对此毫无所知,毕竟这对于乔启康和周美凤甚至孙丽丽本人而言,这一切都是只有你知我知的秘密。而这种淫乱又带着利益牵连的关系就这样确定下来了!孙丽丽还是会以浓妆艳抹妆容,作为周美凤的女儿与周美凤一起出席各种活动与交际,而秦佳本人则渐渐的淡出了周美凤的交际圈,自己去一个事业单位上班,而她本人也换了名字,改作秦嘉!她与孙丽丽在周美凤口中是亲姐妹的关系,啊然而这一切都还没有让这个涉世未深的秦嘉知道。

那一夜的“秦佳”带了太多周美凤的标签,加上有周美凤如影随行的加持,“秦佳”在乔启康眼中的光环简直无以复加的耀眼。那一夜醉死的“秦佳”白皙的爆乳,诱人多汁的蜜穴,娇嗔的声音,还有迷人纤细的双腿,给了醉意之中的乔启康无尽的遐想,他看到秦佳,似乎脑海里抑制不住的回想起那一夜的狂欢,不禁暗自吞吞唾沫,似乎还想找一个机会重温这种温存。然而周美凤非等闲之辈,既然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乔启康已然骑虎难下,更何况乔启康根本没有一种要下来的意思。

这一天,乔启康主动给秦佳打电话。然而这一幕都被周美凤看在眼里。周美凤看着工程的事情毫无进展,而这个色鬼却没完没了的要得寸进尺。她不禁暗暗捏了一把汗,莫非这步棋终究是走错了?秦佳有意无意的应付着乔启康的对话。

“佳佳,我是你乔叔叔啊,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叔叔请你吃饭!”乔启康说道。

“你好……乔……乔书记,你好!”秦佳有些紧张的说着。

“别这么见外,我已经不在办公室了,我在外面呢!你叫我乔叔,如果你愿意亲密一些,你叫我启康也可以的!”乔启康一副谄媚的说道。秦佳紧张的看着周美凤的反应,周美凤听到不禁白了一眼秦佳,内心无以言喻烦躁突然涌上周美凤心头。

“乔书记,你别开玩笑了,我是晚辈,开不起玩笑!”秦佳回到。

“好了好了,佳佳,晚上到市中心的万达广场来,我请你吃好吃的,你要什么和我说,我给你买!”乔启康说道。

“乔……”秦佳内心又惊又喜,想要拒绝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还没等秦佳回话,乔启康接着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佳佳,我晚上等你!”

说完,乔启康挂断了电话!

秦佳呆呆的拿着电话,她多么期待周美凤能够说些什么呢。她就好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在周美凤眼前一动不敢动。

“孙丽丽……”周美凤说道,她美目一瞟秦佳,“哦不,秦佳!”周美凤突然间在这时候从容了起来,这不禁让秦佳突然间不适应起来。

“妈……”秦佳回到!

周美凤抿抿笑容,她没想到孙丽丽如此之快的适应了这个角色。她甚至不知道孙丽丽以前是个如何的女孩,但是从孙丽丽的眉宇之间,她看到了一个面容精致,身材姣好的少女。她上下打量着孙丽丽,内心不禁暗喜,也惊诧到,孙丽丽居然还真有一丝像自己。也难怪在这么多人面前,周美凤介绍她是秦佳的时候,没有一个人露出异样之色。转而一想,周美凤对于那一夜鲁莽的将孙丽丽的肉体让给了色狼乔启康,内心居然有些愧疚。毕竟对周美凤而言,孙丽丽真的就是自己的肉替身。她只是没想到,乔启康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打通的领导。一个女人的肉体还真不足以让这个领导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乔启康真是不简单!

想到这里,周美凤不禁眉头再次一皱,她心想这件事真的太棘手了,然而她还是开口对孙丽丽说道:“秦佳,对不起,是妈不好,把你往火坑里推!”对于一个已婚女人来说,母亲这个词是多么的沉重,周美凤也不例外,她听到孙丽丽叫自己“妈妈”,内心最软的地方被触动了。她甚至想到了孙丽丽的母亲,她内心的愧疚之情更加的强烈了!

“没事的妈,这是我和廖峰沟通好的,这是我自愿的,我愿意为你也愿意为我未来的幸福这样做!”孙丽丽说道,“妈,我就是秦佳,你把我当成你的女儿吧!”周美凤突然间愣住了,这个女孩真的太聪明太有心机,居然句句如针扎向周美凤的内心。周美凤突然间如骨鲠在喉,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你认为你跟着乔启康会给你带来幸福吗?”周美凤问道。

“最起码廖峰是这么认为的!”孙丽丽说。

周美凤突然心生疑虑:“你和廖峰是什么关系,你这么相信他?”

孙丽丽突然间意识到话说错了:“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廖峰提点我之后,我想通了,天下的男人都一样,如果有人愿意为你做你想做的事情,为你买你想买的东西,你为他献身,那也是天经地义,不过是一笔买卖而已!”

周美凤瞪大了眼睛,她内心想到:“我真是太小看孙丽丽这个小姑娘了!”

“你甘愿这样一直作践自己吗?”周美凤反问道。

“这哪是作践自己呢,你没听到吗,乔启康要给我买包,要请我吃饭,我开心还来不及,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呢!”说着,孙丽丽转身而过,嘴角一瘪,险些落下泪来。她深呼一口气,紧接着对周美凤说:“妈,你就别操心了,既然今天乔启康约我,我一定想办法给你把工程的事敲定下来!”

周美凤内心感慨,不知眼前如此聪慧的女子是好还是不好。她眉头紧锁,什么话都没说。

孙丽丽收拾收拾,出了门。

周美凤拿起了手机,将电话打给了我:“廖峰,孙丽丽到底是什么来头?”

“周姐,你放心吧,她是我的……”我突然间被周美凤问住了,“她是我的好妹妹!”

“那你就忍心这么害她吗?”周美凤突然间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来指责我。

我一愣,笑道:“周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更何况我这不是再帮你吗,弟弟我什么时候坑过你了?”-“经过起诉无门,又被派出所的民警凌辱了大半个月,孙丽丽可谓被击溃了心理防线。任何一个女人如果在这时候被拯救出来,有所希望的时候她都会竭力去争取。因为对于孙丽丽而言,攀上乔启康就是攀上了救命稻草。她不可能在这时候来捅破窗户纸,于己于他人都是极为不利的事。如今她的高枝是乔启康,还未稳的时候她是不会轻易推翻一切的。孙丽丽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懂得如何利用男人来满足自己的要求!”我心想着继续喝周美凤说道:“所以周姐你放心!有我在你放一百个心!”

我一面安慰着周美凤,一面暗自打算,为防止孙丽丽有异动,我还是要打一个预防针。孙丽丽如此有野心的女人,论才智不输曾丽萍,如果她向乔启康透露任何一丝,都可能会让我和周美凤前功尽弃!我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暗自琢磨下策。

得知孙丽丽会和乔启康今夜去约会,我立马驱车准备去万达广场。

突然间电话响起,一个陌生的电话,我接起:“你好廖总……”

我心生狐疑,谁会这样称呼我:“你是谁,你打错了吧?”

“没有没有,廖总,你不记得我了吗?那天的人体彩绘……”对方继续说道!

我想起了前些日子我带王露和曾丽萍去站台了健身会馆活动的现场。那么这电话就是那天的主办方张林盛老板的电话。

“哦,是张总啊,你叫我小廖就可以的,别这么见外!”我回到。

“我还是叫你廖总吧,哈哈,是这样的,有一个好生意和你说!”张林盛兴奋地说道。

“不会还是人体彩绘吧?她们可不缺钱,那天不过是友情出演而已!”我回到。毕竟这样的场所去太多,毕竟还是不好的。

“是这样的,这是一个高端的珠宝展,内部的,一共就十几位老板,都是大财主,做人体模特。我想请廖总按照那天彩绘展的创意针对这次珠宝展再次请那两位美女出来,这次的报酬是六位数的!”张林盛神秘兮兮的说着。

我内心一怔,莫非这是开了一条财路吗,不过我还是故作淡定的说:“她们是我的好朋友,可不是路边随随便便的三流模特,你说多少钱都不会去的!”

“别这样廖总,帮帮小弟!”张林盛说道。

“不去不去,我这还有事呢,我挂了啊!”我回到。因为转念一想,如果再出现上次那种失控的情况,甚至贞洁不保,成了那些老板的性玩物,那岂不是吃了大亏?

“别别别廖总,再加点再给加点!一个人给二十万,两个人四十万,三个人六十万……”张林盛着急的说着。

“好了好了张总,你别说了,好像我这里是有多少模特一样的!”我回到,内心琢磨着继续说道,“我回去和她们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开始呢?”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时间就是今天晚上!”张全胜说道。

我突然间有些生气:“张总,这时间太紧张了吧?你这会儿才和我说,我怎么赶得上?”

“拜托了廖总,这件事十万火急,如果真的办成了,我再给你个人考虑一些!”

张林盛说。

“你能保证她们俩安全吗?”我问道。

“人头担保,呵呵呵!”张林盛嘻嘻哈哈的说道。

“你给我准备一些珠宝样品,我现在就去准备!”说着我掉头回去,开向张林盛所说的公司所在地。

路上,我一直琢磨着如何为王露和曾丽萍打扮。这对于我来说几乎是一个大难题,这么短的时间里突然间让孟琳给她们俩画彩妆显然是来不及了,如果仅仅用珠宝装饰,又显得太普通。既然张林盛开了20万元的高价,这莫不是一个卖肉买卖吧?回想起前阵子双飞彩绘的王露和曾丽萍母女,内心不禁一阵激动,这时候的珠宝展,我突然间有了主意!想着,我不禁加速了油门。

到了张林盛所说的珠宝店之后,我选了一些精致的华丽的水晶吊坠、珍珠项链、铂金项链、黄金挂饰、白玉耳环等金银首饰,便赶回了家中。在家里,曾丽萍真空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着,而王露则独自在玩着手机。

我放下了手中的珠宝盒,走到厨房里,反手伸到曾丽萍的乳前揉捏着:“骚货是不是想主人的鸡巴了?今天穿的这么性感?”曾丽萍的全背几乎是裸露着的。

我食指中指并作一起,探了探曾丽萍的阴户,居然已经湿漉漉了!我探手进入,曾丽萍娇嗔一声:“主人是不是嫌我老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蹂躏我了,我的小穴好痒好痒!”我将湿漉漉的手指插入曾丽萍的口中,她乖乖的用舌尖吮干净了自己的淫液,一面继续认真的切着菜。

我揉捏着曾丽萍肥硕的臀部说道:“今晚上就如你所愿,收拾收拾,我带你们去站台!”

“又是人体彩绘吗?”曾丽萍说着。

“时间来不及了,珠宝展,你们女人最喜欢的珠宝,带满身让肥头大耳的老板观赏!”我说道。

曾丽萍一愣,她放下手中的菜刀,洗洗手又惊又喜的来到了客厅:“露露,快来快来,主人给我们带来好东西了!”

我解开曾丽萍的围巾,一个完美的中年女人韵味十足的身体展露在我眼前。

两颗硕大的奶子垂在眼前,我一面欣赏,一面斟酌着如何将眼前的这些珠宝挂在曾丽萍的身上。我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缺些感觉。我让王露也将衣服脱掉,而这一幕突然间激发我的创意。曾丽萍的乳尖有两个乳环,我将两串带穗的硕大耳坠挂在了曾丽萍的左右乳上,然后用四五串珍珠项链串成一串,围绕着曾丽萍硕大的奶子缠了两周,将曾丽萍两颗硕乳绷的紧致挺拔。然后在曾丽萍的脖颈上带上富贵华丽的水晶吊坠项链。左右耳带着美丽的白玉耳环吊坠。头上发饰一盘,带上高贵的水晶冠头饰。在她勃起的阴蒂上,扣上一个铂金材质镶嵌3克拉的钻石戒指,左右各围绕一条带吊坠的珍珠项链,宛若两条银色的泉水从私处分流而出,围绕双臀缠绕到肩颈的项链上。披在曾丽萍身上的依旧是上次彩绘时候用的轻薄白纱。

相比较王露身上,我用的东西就显得简单的多。在王露的双乳上,我用磁铁式的耳钉固定住了两个耳坠,精致的落在王露挺拔的肥乳上。王露面容一红,羞涩的低下了头。而脖子上则是带了粉色的水晶项链带钻石吊坠,直垂落双乳间,既富贵又精致。腰间我为王露准备了带长流苏的铂金项链,一直缠绕到王露臀部,犹如一件由铂金项链围绕而成的包臀短裙,在白纱的掩饰下,王露的阴户若隐若现迷人至极。

如此装饰之后,我准备两个面罩分别递给了王露和曾丽萍,我看看表,距离和张林盛谈的时候差不多了,我让她们穿上外套,驱车赶往了珠宝展所在地。

这是一个私人会所,非常隐秘,我带着王露还有曾丽萍走在张林盛之后。张林盛嘴角带笑,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之感显露无疑。

“你高兴什么呢张总?”我问张林盛道。

“廖总,你不知道,我从第一次想到你的时候就在笑,这真是绝妙的创意,我保证今天的展出会非常棒的!”张林盛高兴的说道。

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展厅所在地。要说这是一个展厅,不如说这是一个超大的客厅,客厅四周都摆放着柔软的皮质沙发,中间则是一个不足六十公分高的玻璃走道,直通正面的背景墙,有点小型舞台的意思,和KTV的格局有些像,但是又大得多,明亮的多,雅致的多。

曾丽萍和王露先在卫生间准备了一番之后,等待着观众的进入。因为房间比较小的缘故,穿着衣服的王露和曾丽萍只能在一旁的小沙发上坐着等待。不一会儿,时间快到了,人员便陆陆续续的进来了。清一色的全部都是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他们朝着曾丽萍和王露投去羡艳的目光。曾丽萍下意识的整了整自己的衣装,甚至还有些看不上眼前这些对她们评头论足的老男人。

这时候,张林盛走过来,示意曾丽萍和王露可以开始准备了!安排好王露和曾丽萍之后,张林盛与我坐在了一边,轻声对我说:“廖总,今天你就充当这里的老板之一,这次的活动还和上次一样,结束的时候有购买回馈,买的最多的老板可以与两位模特拍照!”我没有对话,而只是斜眼看了笑嘻嘻的张林盛。

“对了廖总,你一会尽管拍,拍到最后我们来买单……”张林盛小声的对我说着。

不一会儿,舞台那头,聚光灯打的地方,曾丽萍穿着白纱,挺着一双由白珍珠围绕而成的精致奶罩,踩着优雅的高跟鞋甩着双乳乳尖的乳坠。我当的一下咋下了订购锤,拍下了曾丽萍胸口的两串珍珠项链,价值16万。张林盛报价的时候我几乎惊呆了,这两串珍珠项链居然一口价订到16万,难怪张林盛可以将辛苦费订到20万。看来今晚是土豪大佬的私人拍卖会啊!

见我第一次就拍下了两串珍珠项链,一旁的其他老板突然间将目光转向我这边。他们原本惊诧于曾丽萍那出格的装扮与性感的身形,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时候发现他们垂涎已久的珍珠乳罩已经落在我手里,突然间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这时候曾丽萍转身换了两串长流苏铂金项链,正好用银白色的流苏盖住了硕大的奶子。当曾丽萍二度出台时,一旁的老板莫得按下了订购锤。“八万八!”

张林盛喊价道。这种不由你讨价还价的方式,还以由高就低的定价方式居然让几位老板很快的接受,相对我第一锤的16万,这里的8万8几乎不值一提。而这位老板也因为自己拍的了而欣喜若狂。

紧接着,曾丽萍回去换装扮。这时候出现的是王露。王露走路的力度丝毫不逊于母亲曾丽萍,也因此,在走路的时候,一双豪乳甩着两个吊坠几乎镇住了全场。经过第一次的阵仗,王露对于这种小规模的展示似乎丝毫不畏惧。也因此,她的一双豪乳甩的自信与漂亮。不出意料,第一锤还是我,我定了缠绕在王露臀部的铂金项链3条。张林盛报价“12万!”一旁的老板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

我内心暗道:“这谱摆的大,大道内心居然有些没底。”我暗自嘲讽自己没出息,一面拿着眼前的这三串铂金项链,不自觉地抿抿嘴。

转而,王露穿上了更为华贵的黄金流苏长吊坠,仿若为她量身定做的黄金包臀裙一般。这一拍则让给了那些老板们。“六万八千元!”张林盛依旧报出了比第一拍还低的价格。

这时候,变成曾丽萍出场了。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一局拍的是这位模特身上的水晶吊坠而乳尖的金镶羊脂玉戒指。大家的抢拍权是一样的!”张林盛解释道。

这时候,收到前几次拍卖的鼓舞和活动的奖励刺激,约五六个老板砸下了订购锤。而这时候,礼仪从曾丽萍的身上一条条的解开水晶项链及吊坠。“一万八千元!”张林盛继续报道。

就这样,随着拍卖进程的进展,我几乎拍的都是最贵的手势,前前后后约有五十多万。而此时,一旁的老总看着眼红,他知道拍的最高将有机会和两位模特合影。也因此,他一锤下来,要求买下今天展出的所有剩余珠宝。这一拍不禁让现场的其他老板目瞪口呆。

他嘴角带着笑,让张林盛为他将总金额算一下。初步估计,达到了一百八十多万元,成为了超出估计的一匹黑马。这时的我竟瞪大了眼睛,我看着曾丽萍的眼神,她似乎也呆住了。拉着王露的手,透着薄纱,一双巨乳展露无遗,金莹剔透的宝石缠绕在曾丽萍的身体上,为一副性感动人的躯体增加不少富贵之气。

眼看着活动接近尾声,张林盛看看我,不知道是笑还是哭,勉强的抿了一个嘴巴给我,以表示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就这样,他宣布了活动结果,这位老板成为今天拍卖会所有人当中拍卖金额最高的,可以和两位模特近距离合影。

只见这位身材魁梧,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费力的撑着膝盖占到了舞台上,曾丽萍倒也配合,拉着他的手。他一把拉过一旁的王露,搂在一旁,手不自觉的伸到了曾丽萍的肥乳上。曾丽萍本能的一躲,竟没躲开,那男人肥厚的手指轻轻的压在曾丽萍胸部的宝石上。探出头去嗅嗅曾丽萍身上的香味,一种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而此时,他楼主了一旁的王露,将手放在了王露的小蛮腰上。张林盛为她们拍了几张合影之后,在众人羡艳的目光下,这场香艳绝伦的珠宝秀告一段落。

王露和曾丽萍呆呆的坐在舞台旁,手里攥着张林盛给的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临走前,张林盛将我拍卖的所有东西都送给了我。

“张总,这不合适吧,我只是今天出来撑场面的!”我说道。

“廖总,你别客气了,这些东西作为我的心意,对你表示感谢!”张林盛说道。

走之后,王露和曾丽萍都将支票递给了我。我看着手里的支票,内心突然回想起今夜的一幕幕,心里暗道还好光线不好,而且王露和曾丽萍还带着面罩。应该没有什么疏漏,只是这钱来得突然来的快,不禁让人有些狐疑。正准备走的时候,张林盛突然间关上了门道:“廖总,你的我都满足了,那么我的部分应该考虑考虑吧?”

“你说什么?”我问道。

“这两个女人,是不是应该让我好好爽爽呢,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的时机!

钱也不是那么好挣的啊!”张林盛的面目居然在此刻暴露无遗。

“那没问题!”曾丽萍果真是头脑灵巧,思路清晰,她首先接下了张林盛的话。

“那么……”张林盛没想到曾丽萍会这样回答他。

“张总,那就开始吧……这里都是自己人……”说着,曾丽萍开始脱去了外套,露出了硕乳和完美的胴体。看得张林盛眼睛瞪得浑圆,她猫步似的走向张林盛,将硕大的乳房紧挨着张林盛。窈窕的身材加之魅惑的挑逗之举,居然反客为主让身为男人的张林盛瞬间不知所措了。

曾丽萍揉捏着自己的乳房,甩动着乳尖挂着的吊坠,这般诱惑岂非一般男人可以抵挡的?她隔着衣服抚摸着张林盛的身体,慢慢的探下手去抓张林盛的鸡巴,一摸方知这时候的张林盛已经勃起了。她熟练的拉下张林盛的裤子,掏出张林盛已经勃起的硕大的鸡巴。开始熟练的套弄起来,张林盛的脸涨得通红,因为一旁的我,还有王露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加之张林盛没想到这么香艳的女人居然如此主动,这种魅惑之感让他的情欲被冲昏了头脑。

曾丽萍蹲下身来,啐了两口唾沫在自己的乳房处,对着张林盛的鸡巴就是一顿猛搓,搓的张林盛七荤八素,醉仙欲死。硕大的乳房将张林盛的鸡巴揉搓的通红,张林盛喘着粗气,他几乎不敢想眼前居然有如此动人的一双奶子在为自己服务。他内心还想着能够入洞穴之中双一番,但是没想到在曾丽萍一番熟练的蹂躏之下,张林盛的阳具早早的缴械投降,在曾丽萍的乳房之间射的干干净净。他无力的瘫软在一旁的沙发坐上。

曾丽萍踩着高跟鞋,到卫生间快快的冲洗擦净了身体。熟练的穿上了衣服,蹲下来亲吻了一下瘫软在地上的张林盛说道:“张总,你这下满意了吧,以后有什么赚钱的活别忘了通知我们廖总,我们一定让你满意!”

就这样,本该剑拔弩张的一幕轻轻松松的被曾丽萍化解了。正准备走的时候,曾丽萍习惯性的看了一下支票说:“张总,这支票的密码你还没填吗?”只见张林盛犹豫着,曾丽萍蹲下来,在瘫软的张林盛口袋一摸,摸出了一个密码器,熟练的操作,填上了两张票的密码。拉开门,转身就走了。

“不愧是百川汇金中心的老板娘,办事还是利索啊!”我调侃曾丽萍到。

这时候的曾丽萍宛如过去那个气质优雅,行事果断利索的老板娘。她看看我,又看了看支票说道:“主人,你这不是调侃我吗?”她深吸了口气,这时候突然间恢复成一个骚浪贱的母狗了!

我把她递给我的支票递了回去:“你去把这两张票入了吧!”

“不行主人,这是你的钱,你自己安排吧!”曾丽萍看看支票,犹豫了一番,对我说道。

对于曾丽萍而言,金钱可能意味着荣华富贵,但是曾经的老板娘,到现在的无名之徒的性奴,似乎她也有一些改变。对她来说,再多的钱也不会多,可能也见怪不怪了!

而唯独是一旁的王露一言不发!

“我去把这钱入了,你们想要买什么和我说!”我想起女人的天性,大概就是买买买吧!

她们谁也没说话,也没有拒绝。

我们来到一旁的商场,虽然她们没说话,但是一旦到了买衣服的地方,两个人就犹如疯了一般的。曾丽萍自顾自的就去转都市女人的衣服了,而王露的审美还停留在少女的阶段。

我们路过一家内衣店,里面情趣内衣琳琅满目,我拉着王露。王露转眼一看,突然间红透了双颊。此时的我脑筋一转,坏笑着拉着王露走了进去。导购将我们俩当成了情侣,于是推荐一套情趣内衣。这是一套比基尼式的透明内衣。

“美女,试试这一套吧,保证你男友会喜欢的!”导购对王露说道,“而且你的罩杯也够大,穿上绝对性感!”

“可以试试吗?”王露问道。

“当然可以”导购按照王露的罩杯选了一套给王露。王露稍有迟疑,我拉着她转身进了试衣间。

这时的王露脸颊几乎红透了,我对她说道:“脱掉衣服,穿上这套,我看看效果!”

王露一言不发,听话的脱掉了衣服,一双圆润的大奶子展露在我眼前。因为空间小,我和王露几乎身体挨着身体,我感受到王露身体的香气,我抚摸着她的奶子:“露露,你的奶子大了不少,是不是想要让我来揉揉啊!”-=щщщ.dīyībā剑hū.ì=-王露红着脸,没说话。而此时,我的手指探入了王露的小穴,双手手指探入,用力的撑开着王露的私处,经过刚才亲眼看见母亲与张林盛的挑逗,王露的下体已然湿漉漉的。

“美女,衣服试好了吗?”导购问道。

“还没有,稍等一下!”王露羞涩的回答。

“想不想要主人的大鸡吧?”我轻声说道。

“在这里不好吧……”王露欲拒还迎的说着。

“这里不更加刺激吗?”说着,我拉开了裤子拉链,将早就勃起的鸡巴顶住王露的阴户,下体一挺,没入了龟头。再一用力一根二十多公分犹如一根巨大黄瓜的鸡巴插入了王露的身体。我一边抬着王露的腿,一遍耸动下体,深深的将鸡巴插入王露湿漉漉的阴户之中。王露的身体被靠在试衣间的隔板上。因为我下体的撞击,发出阵阵碰撞声。但是因为商场的广播与音乐,这种撞击声外面几乎听不到。

不一会儿,外面来了另一拨客户。她们也在看内衣。导购忙着给她们介绍产品后,离开了试衣间门口。于是我开始大力的撞击王露的阴户,王露开始忍不住娇嗔起来。我一手揉捏着王露的大奶子,一手揉搓着王露的阴蒂,不知不觉间,淫液已经顺着大腿根部滴答在地板之上。

交媾的快感很快的传遍王露全身,我捏着王露肥厚的臀部,用力的撞击着王露的阴户。外面时不时的传来女客户与导购的交谈声,王露时而娇嗔,时而沉默,脸涨得通红,而下体却极为配合的迎合着我的撞击。“啪啪啪啪啪啪”随着淫液的流出,这种撞击声显得更加的清晰,肉与肉的撞击让王露慢慢的感受到了快感,但是又在公共场合下,王露担心一旁的导购员听到,又有意识的躲避着我的撞击。

粗大的鸡巴就这样若即若离的抽插着。

突然,门板上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紧接着又是一阵开门声。“怎么回事啊这个门一直都是关着的,有人吗?”外面是另一个要试衣服的客户的声音。

“啊~有!”王露娇嗔的声音突然间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

“在干嘛呢试这么长时间?”外面的人说着!

这时,我抽出了插在王露体内的鸡巴,湿漉漉的收了回去。而王露也开始穿上了这套为她而选择的性感情趣内衣。我们付款之后来到了男厕所。从厕所里面出来的清洁工疑惑的看着蹑手蹑脚的王露,说道:“这位美女,你走错了,这是男厕!”

王露佯装要离开,又被我拉了回来。我们迅速选择了一个隔间,我坐在马桶上,又开始与王露行云雨之事。“啪啪啪啪啪”,王露穿着刚买的性感内衣,一双美乳在身体的起伏下活跃的跳动着。我挑逗着王露的乳房,不一会儿又将刚刚熄灭的性爱之火点燃。我抚摸着王露硕大浑圆的奶子,犹如乳酪一般嫩滑的之感与弹力。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和性感的腰部。我掏出了两枚方才张林盛送的耳坠,隔着透明乳罩加载了王露的乳头至上,王露疼的眉头紧皱,这时候身体的甩动则带动了耳坠的甩动,乳房与耳坠的摩擦碰撞发出“嘀哩嘀哩”的声音。而这双美乳更犹如两个保龄球一般浑圆迷人,乳尖的耳坠点缀更是锦上添花。

“嘭!”有人开门的声音,我和王露停下了抽插的动作,只听一旁小便刺啦啦的声音。王露不禁更加红了脸。

“有大鸡巴插你还不够吗?你还要觊觎新鲜的鸡巴吗?”我故意用语言挑逗着王露,越是如此,越是激发王露内心淫荡的一面。

“我只喜欢主人的鸡巴,我爱你主人!”王露轻声说道。

“那你为我生孩子吧!”说着,我开始肆无忌惮的抱着王露的肥臀开始冲刺。

眼前那双诱惑人的美乳开始疯狂的甩动着。这种异动很明显惊动了外面小便的男人,只听那个男人在外面久久没有离去,而是一直在“欣赏着”我和王露交媾,肉体碰撞的声音。

王露红透了脸,她摇着头轻声说着:“不要,不要!”

然而越是如此,我越是兴奋,王露肥硕的阴户紧紧夹着我的鸡巴,这是属于我的女人,我要让她为我生儿育女。

“啪啪啪啪啪啪啪!”卫生间里开始响彻我抽插王露的声音。我见外面你的男人没有动静,眼角一撇,居然看见他用手机从卫生间挡板下方伸出手机来偷拍。

我示意王露看下面,同时更加猛烈的抽插着王露,王露内心被偷窥的羞愧感突然间爆发,紧紧的用双腿缠绕在我身上,我抱起王露,加速抽插,“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这种因为紧张带来的愈加强烈的紧致感给我龟头带来无尽的酥麻的感觉。

“呲呲,呲呲”我饱含着力量,将一股浓稠的精液射入王露的子宫深处。在射精的刺激下,王露也达到了高潮,阴户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鸡巴,而整个人瘫软在了我的身上!

我们坐了下来,那挡板下的手机,仿若被吓到一样,忽的将手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