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十七节:「秦佳」的献身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5:0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三十七节:“秦佳”的献身周美凤有一个女儿17岁名秦佳,自从周美凤离婚之后一直都在周美凤的身边帮忙。 [ . 秦佳身材姣好,面目清秀,单身母亲的周美凤不得已时时挂念着自己的孩子。为了新区的项目,周美凤绞尽脑汁,想要通过乔启康的关系拿下这个项目。

作为商界极负盛名的周美凤,面对乔启康这样难缠的领导,可谓是心急如焚。自从上次与乔启康的酒席不欢而散之后,周美凤一直都耿耿于怀,闷闷不乐的,方磊时不时的会给周美凤打电话,这无形之间给了周美凤极大的压力。面对乔启康欲语还休的样子,周美凤显然是心知肚明的。一者她不可能为了自己的项目而牺牲自己的名节,再者在未得到乔启康的肯定前,她不可能同意这样的事情。现在乔启康的周美凤一直都摸不透,她会不会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玩偶在戏耍?

“千万不要被利欲冲昏了头脑,变成他人手中的玩物!”周美凤暗自沉了沉气,虽然这个项目很棘手,但是周美凤自信自己拖得住乔启康,乔启康既然青睐自己这方,如果短时间周美凤自己不松口,想必乔启康也不会轻易放弃的。想到这里,周美凤本该舒展愁眉的,但却又不得不更加紧锁着眉头。因为这件事情正巧遇到了瓶颈,乔启康摸不透周美凤的心,而周美凤也处于很被动的境地,任何一种退让都会是功亏一篑,可是如若一丝不让的话,这种瓶颈僵持不了多久,万一乔启康转手将项目让给他人,那岂不是更加的前功尽弃?想到这里,周美凤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着急,她晓得这时候如果不请我帮忙,怕是没有更好的路子可以走了。

这时候,周美凤一通电话打到我这里,邀约晚上吃饭。电话里,周美凤说道:“廖峰,我想和秦佳一起再请一次乔书记出来吃饭,你能不能帮我邀约?”

“当然可以周姐,但是这种场合下,你为什么非要叫上秦佳呢?”我问道。

“我……”周美凤突然察觉到语境有异,突然间到嘴边的话止住了。

这时候我突然间灵机一动,对周美凤说:“对了,年轻的秦佳,和乔书记见面,也是开阔视野,增长见识,我觉得不错,我马上和乔书记说!”

“廖峰……你是不是觉得不妥啊?”周美凤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决定会不会有些唐突。有点想要收回的意思。

“周姐,你的想法很棒,是我刚刚没转过弯来,既然你与乔书记已经见过多次面了,如果让秦佳一起出场,这更是增加了一个砝码,我再多帮你说说话,对你们拿下这个工程肯定相当有利的!”我对周美凤说道。

“其实刚刚我给你打电话也是这个意思!那我和秦佳说一下,你如果安排好了给我打个电话好了!”周美凤似乎被说通了,这样回答道-“这样吧周姐,你也别提前和秦佳说,我来沟通,我沟通好了直接给秦佳和你打电话好了!”我回道。周美凤欣然应允之后,我就赶往乔启康的办公室。

路上我斟酌着要和乔书记说的话,快走到乔启康办公室的时候,我发现乔书记办公室的门紧锁着。印象里他应该没有出去啊。我心里疑惑着,一面敲着乔启康的办公室门“咚咚咚!”

只见没有人开门。我继续敲到“咚咚咚!”

“进来!”乔启康说道。

等了一会儿,我拉开了门把手,轻轻一推,门没锁。乔书记正望着手中的工程预算书发呆。

“乔书记!”我说道。

“有什么事吗?”乔启康回过神来,愁容满面,慢悠悠的说着。

“梨花新区办公楼的项目还没着落吗?”我问道。

一听我说到这个项目,乔启康下垂的眼睛转而望向我,勉强的笑笑说:“看起来是小事,还挺棘手啊!”

乔启康顿了顿,疑惑的看着我说道:“难道你有什么人选可以推荐吗?”

我尴尬的笑笑说:“我哪有和这些大老板接触过啊!这个事情我还真心有余而力不足!”

“行了行了,开开玩笑!你去忙你的吧!”乔启康准备打发我走。

我转而抢话道:“对了乔书记,我听说满园酒楼的周总好像对这个项目有意向!”

一听起我我说到周美凤,乔启康似乎眼前一亮,眉头微微一松:“周总?那个周总?”

“周美凤!”我说道!

“你不是说你和这些大老板没有接触吗?”乔启康眉宇带笑的调侃我道,“怎么还勾搭上周美凤了?”

“乔书记开玩笑了,我之前和周总有业务往来,只是最近联系的时候她提到这个项目了!”我说道。

乔启康一听和周美凤的事情有眉目,突然间喜笑颜开起来:“你小子行啊,该不会把周总骗到手了吧?”乔启康借由开玩笑的话语,无形之间将内心的喜悦透露出来,他深知与周美凤之间的博弈急需一个突破口,而恰恰我可能是这个突破口中最为关键的人物。

“周总不是那样的人,我和她虽然关系还不错,但是我一直敬重她为姐姐!

没有非分之想!”我笑着说道。

“你说这话如果在我认识你前,我还信,现在……”乔启康憋着嘴,调侃试的摇摇头!

“这样吧,既然你和周总关系好,你又这样大力举荐,不如你晚上约约她,看她有没有时间,我也见见这个女强人!”乔启康说着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了!

我内心暗喜,送完乔启康后赶忙给周美凤打了电话。周美凤内心却暗流涌动,更是久久不能平静。话说这是打破周美凤与乔启康僵持局面的一场晚宴,但是事实上,今天的主角很可能从周美凤转变成她的亲女儿秦佳身上。想到这里,周美凤突然间内心开始打鼓,她甚至觉得自己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唐突。过了一会儿,周美凤给我将电话回了过来。

“廖峰,要么不叫秦佳了吧,她年纪还小,连男朋友都没有!”周美凤心不在焉的说着。

“说什么周姐,你想歪了吧,哈哈哈,没事的,我来和秦佳说,今晚的晚宴包在我身上,保准给你弄得风光,助你拿下工程!”我说道。

这时候手脚错乱的周美凤无意识的听从了我的建议,在电话那头只是呆呆的回了一句:“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说着我驱车去接秦佳,我把所有流程都在内心里走了个遍。接上秦佳之后,我带着她去了家里,让她沐浴更衣,休息休息,然后让王露带她去买衣服,我要求是性感又优雅,知性又清纯的装扮。而我为了今晚的晚宴,提前去了酒店预定酒桌,点好菜单。

紧接着我带着收拾利落的秦佳,联系到清泉区的派出所所长,为秦佳拍照做一张全新的身份证。用了这张新的身份证,办了一张手机卡,置办了一个新手机。

“廖哥,今天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眼前的秦佳宛如一个羞涩的新娘一般,她爆乳呼之欲出,一身迷人的银灰粉白相间的长裙,肩膀配之以粉色的荷叶边,发饰简单小巧,在身后一身顺滑的及腰长发,辅之以淡淡的玫瑰香香水,晶莹的唇彩,淡淡的腮红,配上那笔挺的鼻梁,闪烁的双眼,简直宛如天仙下凡一般。

“秦佳,今天可以说是你的翻身之日,廖哥只能帮你到这里,希望你今天晚上主动一些。商场如战场,周美凤做不到的事情你可以做到,因为你年轻,富有活力,美丽自信。你要记住,你就是秦佳,周美凤的唯一的女儿,你如果争气,今天晚上是你的鲤跃龙门,如果不争气,那只当我们几天白忙一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说道。

秦佳瞪着她浑圆的大眼睛摇摇头,一阵清风拂过,将秦佳青涩的面庞吹得愈发的红,愈发的迷人起来!

我手握着秦佳的手:“你会明白,你所要的自由可以依托周美凤,你的妈妈来实现,她也为你付出了很多。今天是和乔启康书记一起吃饭,你是周美凤最大的期待……”

秦佳的眼睛一怔,她似乎明白了,一行热泪划过脸庞,她直勾勾的盯着我,嘴唇微颤,欲语还休。寒风中,秦佳的神情愈发的坚毅起来。我从兜里掏出一张刚办好的身份证递给了秦佳,她低头接手而过,呆呆的看着身份证上“秦佳”二字,沉默良久,她抬头对我说:“我明白了,谢谢你廖峰!”秦佳搂住我,将头埋在我怀里,我感受着她迷人的香气,看着渐渐落去的夕阳发呆!-很快到了约定的时间,秦佳和我一路赶往酒店。而乔启康此时也已经快到了。

到了酒楼,大厅灯火辉煌,灿烂夺目,我和秦佳四目相对,秦佳娇羞的低头,将刚才的身份证直接揣到我兜里。我一愣皱眉看着她,还没等我说话,周美凤穿着高跟鞋走路进来。她一身干练的白色西服,拎着小巧的黑色挎包,更显得年轻了十岁。

周美凤看到我身旁的秦佳不禁一愣,她久久凝望,突然间露出了笑容,却饱含着愧疚。突然间,周美凤将定在秦佳面庞上的目光转移到我身上,对我礼貌性的抿嘴一笑。拉着秦佳的手,朝着包厢走去。

今天的秦佳更是异常的乖巧,她松开了周美凤拉她的手,将手挽过周美凤的手臂,紧紧的贴着周美凤,母女之间,似乎更显融洽。鉴于这次酒席特殊,我只是静静的在酒店大堂等待着。而我看着秦佳的背影,似乎她稍稍有些紧张,步履跟不上周美凤,甚至有些踉跄!但是在周美凤的带动下,秦佳也渐入状态。因为她明白今夜对她象征着什么,也明白作为女儿,有很多事情都是由不得自己的。

我独自一个人在大厅玩手机游戏打发时间,甚至没注意乔启康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见时间已过去大半,便走到他们的包房,看看究竟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包房门口,包房的门紧锁着,没有任何声音,很安静。我轻轻的按下把手,我发现包房的门是锁着的。于是我扫兴的转身回去了。

坐在大厅的时候,我设想了许许多多中情况,但是秦佳作为一个17岁的少女,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难免会有拘束紧张之感,想来这场酒席也应该由周美凤自己来把控,相信有了之前那么多场的铺垫,周美凤心里也大致有底了。

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周美凤红着脸出来了。她搀着醉醺醺的秦佳,和乔启康一同走向酒店电梯间。秦佳本身也轻巧,周美凤搀着轻松,而一旁的乔启康就好像父亲一样握着秦佳的手,他的脸也红扑扑的。客房是早就安排好的,秦佳被周美凤温柔的放在床上。一头秀美的头发散落在白色的床铺之上,在昏黄的灯光映衬下的白皙皮肤透着醉酒的红晕,显得格外迷人。胸前少女的酥胸摊做乳酪一般,让人忍不住上前亲吻。秦佳呼呼的喘着粗气,她拉着周美凤的手:“妈妈,妈妈,不要……不要……”

醉醺醺的秦佳在挣扎着,她明白周美凤狠心将自己作为棋子奉献给了乔启康。

内心苦楚难以言喻,周美凤在事业与亲情之间毅然决然的选择的事业,而就周美凤而言,自己这种做法也是为了女儿好,为了秦佳的大好前程,她不得已而为之。

这种扭曲且矛盾的价值观让周美凤内心挣扎不已,她被秦佳的苦苦哀求惹得满眼热泪,她抓着秦佳的手,满怀哭腔的说道:“佳佳,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会幸福的!”

周美凤的泪哭花了妆容与发饰,而此时此刻站在一旁的乔启康醉意朦胧,似乎根本不懂得体会着母女煽情的一幕告白。言毕,周美凤甩手离开了房间,房间里留下醉死的乔启康与眼含热泪却无力挣扎的秦佳。

周美凤关掉房门,低头擦拭眼泪转身的时候正巧看到我走来。她嘴巴一嘟,转头指了指房间,示意事情已经办成。我掏了掏口袋里的身份证,上面是秦佳的样子,名字上写着的是“孙丽丽”!周美凤看着手里的孙丽丽的身份证,不经一怔,她愕然的看着我,我冲他无奈的微微笑-房间里的无线针孔摄像机拍摄着“秦佳”与乔启康的一举一动。在这千金春宵之夜,乔启康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醉酒,对于眼前这个被灌醉的少女竟无限的感慨。他大概想也没想到,周美凤居然势利到要将自己的女儿奉献给他来赢取这个工程的中标权。周美凤温婉的外表下,想来也是一颗极为狠毒的心。想到这里,乔启康不禁不屑的笑着。对乔启康而言,眼前瘫软的秦佳那可是与周美凤截然不同的韵味,他吃够了老女人的身体,这绝美的少女的体味,他除了自己的儿媳于丽婷,和于丽婷的妹妹于丽娟,这大概也算得上是第三个吧。无疑,少女的诱惑对于乔启康是更加强烈的。更何况今天这个少女还是亲自送上门的,以后也供自己享用得了。想到这里,乔启康不禁兴奋起来。

他从一旁的躺椅上踉跄的站起来,几步走到秦佳躺着的铺前。大概是酒臭味的靠近,让秦佳犯恶心,她一面努力挣扎着躲开,一面隐忍自己要呕吐的冲动。

这样一个尤物,哪能让她轻易的跑掉。乔启康上前一把抓住秦佳的纤细的胳膊,一双粗糙的手就伸向了秦佳那迷人的双乳深处。秦佳因为醉酒,她混沌的大脑让她无力去挣扎,苦苦叫嚷的玉唇也被乔启康随之而来的一吻给堵住了。此“秦佳”非彼“秦佳”,她拥有肥硕的巨乳,这给了乔启康极大的视觉冲击,他开始蛮狠的脱掉秦佳的衣服,另一只手急促的要去探索少女的阴部。秦佳的挣扎对于这个老男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乔启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也脱掉了秦佳的下半身衣物。一个完美的胴体呈现在镜头前。

秦佳胆怯的捂着双乳,将肥硕的奶子挤压的愈发的迷人。而下身的秘密丛林上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蛇腰,更是让这时候的乔启康兽性大发。他扑在秦佳白皙的身体上,疯狂的吮吸着秦佳的身体,蹂躏着秦佳的乳房与肥臀。他用力的扒开秦佳的双腿,老练的用舌头戏弄着秦佳的花蕊深处。起初秦佳还在无力的挣扎,可是直到乔启康发起舌攻之后,秦佳可谓是所有防线彻底崩溃了。今天装了一夜的清纯女孩在下体被侵入之时全线崩盘。秦佳的淫液如泉水一般涌动,甘甜的淫液滋润着在秦佳身体下贪婪吮吸的乔启康,他一手揉捏着秦佳的巨乳,一手按压着秦佳的阴蒂。少女的阴唇具有别样的香气,粉红的花朵被挑弄成了血红色,一张一弛的洞口似乎在呼唤着什么。

乔启康喘着粗气,他忙不迭的解开自己的领带,松开自己的皮带,拉下西裤拉链,一直布满青筋的硕大鸡巴展露在秦佳眼前。这时候的秦佳已然满面通红,虽谈她已经被情欲冲昏了头脑,但是她明白她今夜是纯情的秦佳,她有意识的躲着乔启康如巨兽一般的大阴茎。

“不要……不要啊……”秦佳无力的哭喊着。

“佳佳,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没事的我会轻点,我爱你……我爱你佳佳……”乔启康对秦佳转而异常的温柔。因为他知道,得到秦佳这样的女人可谓是绝大的礼物,他视秦佳如周美凤,乔启康眼中对于周美凤的一切性幻想都放在了秦佳身上。对周美凤的爱慕,敬重,臆想与淫念都带着一丝丝敬畏的成分。他看着秦佳,似乎就会想起周美凤,那双豪乳和那一个幽深迷人的处女之洞。

乔启康的阴茎一跳一跳的,龟头对着秦佳的淫液泛滥的骚穴,轻轻一送,插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