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十五节:李坤的出现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5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17/8/20【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十五节:李坤的出现这天我开着车,路边一个身穿制服,带着墨镜,还带着帽子的交警示意我停靠一下。 [ . 我习惯性的减速,急促的将车歪歪的靠在路边。我心想我刚刚可能走神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似乎没有违章,难道这是在例行检查吗?我四处张望了一下,似乎这个交警只懒了我一辆车。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交警从后面走来,他连走带跑,似乎是跑的有些累,他透过窗户看着我,我没仔细看,心想着没什么事,等他过来再说吧。只见这个交警越走越近,反倒步伐越发的不着急了,他似乎在捉摸着要和我说什么,或者他拦错人了?看他犹犹豫豫的样子,我居然有些不耐烦了。

我要下了窗户,探头过去:“警官,有什么事啊?”

见我在叫他,那个警官一怔。这时候他眼睁睁的看着我,似乎认识我的似的。

他走向我,我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上下打量着他,这是标准的交警制服,应该没什么问题。

“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见我愁眉苦脸的,他开口说话到。

这熟悉的声音,莫非,他是?我开口说:“李坤?”

李坤走到我跟前说:“廖哥,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李坤熟练的将眼睛摘了下来,露出了黑黝黝的面庞,见我怔怔的看着他,他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现在是交警了?不错嘛小伙子!”我拍了拍李坤的肩膀,他还是那么健硕,只是风吹日晒的,已经不比当日所见的白皙奶油小生,而这臂膀也一样结实有力。除了黝黑,他的面容还显出一丝丝倦意,是啊,在交警这个岗位上,哪有不辛苦的。我朝他笑笑。

“廖哥,你就不要拿我打趣了。自从我爸进去之后,我一直想办法托关系,可是你知道人走茶凉,没有我爸在的日子,还有多少人看我的面子,好在这个公安局局长和我爸关系不错,他给我安排到这里来了,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队长。”

李坤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现状。

“有什么事吗?”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样廖哥,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约你见个面。”李坤紧张的提到,眼睛不时的瞥向两边。

“这么小的事你打电话就好了,干嘛劳师动众的在这里……”还没等我说完,李坤赶忙说:“这会儿不方便,你先走,晚上我在旁边的绿苑酒店3包厢等你……”

一路上我脑海里全部都是李坤仨兄弟色眯眯的侵犯着几个丰臀肥乳女人的样子,她们带着项圈,在几个男人胯下备受凌辱的样子。我突然间猛感一下子回到了过去,那个疯癫猖狂的几星期中。我的内心极为忐忑,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孙丽丽、李琴、曾丽萍高潮的样子,还有她们被凌辱时那粉红的外翻的小穴,那洁白的肥乳,丰硕的美臀,还有那娇嗔似的呻吟,还有那如泉水般外涌的爱液。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随着李强的落马,成为了过往云烟。李强的三位公子从玩世不恭的官二代变成了如今道貌岸然的公安交警。在这里遇见李坤,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风水轮流转,此时的破败如何让人能联系起当日的放荡不羁呢?我暗地里笑笑,笑自己太傻,也笑命运的多变,当时这重大的棋子终究是放错了位置,可是如今这李氏兄弟的重新出现,不免令我万分的尴尬。我曾一度在内心打着退堂鼓,不明李坤的那份小心与谨慎是出自何以,思来想去,似乎只能硬着头皮去了,之前更为艰难的场景都曾应付过来,更何况这一小小的饭局呢?

晚上,我换上一套干净整洁的衬衣,配上笔挺的西装裤,按时按点的来到了绿苑酒店。这里格调雅致,灯光昏沉,偶尔能够听到一丝丝美丽的小提琴曲,确实是一个非常适合谈天说话的地方。而距离门口不久,我就看到了仨兄弟在门口迎接。我见他们颔首带笑,心中不免觉得讶异,但是嘴上还是带着标志性的微笑,我和他们握了握手便被请进了3号包厢。

推开包厢门,还未落坐,我就看到左前方端坐着一位美女,她穿着深V的浅色无袖纱织上衣,配之以包黑色的紧身臀短裙,丰硕的乳房被挤的浑圆,唇红齿白,笑容带媚,一头秀美的头发盘着,犹如一位画上的美人一般。见我进来,这位美女猛地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给我弯了个腰,带着羞涩又甜美的笑容。我一下子被弄得极为尴尬,我会回头看着跟在我身后的仨兄弟。

“我……我这不是走错了吧?”我笑着问道。

“没有李哥,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哦不……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月,是我的好朋友……”李坤急忙为我介绍到。

“你好!”张月还是标志性的笑容,优雅的犹如一位空姐。

“你好!”我礼貌性的回了一句。

紧接着,李坤拉着我要坐在张月的旁边,我赶忙推辞,这个房间密不透风,但是却精致的点缀着古典名画还有一些陶瓷摆件,不知道是房间本身就有的香味还是张月喷的香水,推搡之间,盛情难却,加之佳人相伴,最后只得落座张月的身旁。而这一坐,这股香味就更加的浓厚了,原来是张月喷的香水,我仿佛一下做落入一个花园之中,贪婪的吮吸着这股迷人的芬芳。

仨兄弟落座之后,李坤先开口:“廖哥,好久没有联系你了,前两天我在健身馆的活动上看到你了,果然还是美人相拥,艳福不浅啊!”伴着仨兄弟的哈哈声,我只得尴尬的一笑。我心想,看来是前两天玩大了,我居然没注意李坤也在现场。

“让你们见笑了,有美人相伴,我也只是为了活跃活跃气氛?哈哈哈哈哈!”

我为了缓解气氛,尴尬的为自己解围。

“小弟知道廖哥的品味,这不介绍一位新朋友给你认识……”李坤说道。

我瞥见一旁的张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莫名的脊背发凉,坐立难安,这莫不是李坤下的套?他故意找一个美女过来,这其中莫非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

“好了,不开玩笑了,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我对着仨兄弟开门见山的说道。

只见浮现在李坤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淡去了:“廖哥,你应该能猜到是什么事。”

李坤抿了抿嘴,似乎在构思着要说什么,他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的问他。这个饭局明显是李坤精心准备的。

“廖哥,听说你现在是市委书记乔启康的专职司机?”李坤犹豫了一会终于说了出来。

我只是笑笑没有说话,李坤见我不答话,生怕自己的话头说的太提前了,于是抿了抿嘴,没有再说话。

紧接着,二弟李宇说话了:“廖哥,这是我们的好友张月,还是个单身呢,她是汽车模特,经常参加国内外各大车展,今天她正好也在,我们就一起请过来和你认识认识了!”我转头看了看张月,她鼻梁高挺,眼影浓重,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而唯独是一双豪乳耸动胸前呼之欲出。我理解性的和张月敬了一杯酒。

她朱唇轻轻的抿了一口,嘴角标志性的露出了笑容。

因为身份特殊,李坤三兄弟目前都是在公安系统,可是李坤的问话让我陷入了沉思,他会不会是知道自己父亲被双规的原因,特来通过我来报复乔启康?或者是干脆使一个美人计,直接把我干掉。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真是后者,他没必要亲自出面将美女介绍给我,这不是明摆着把自己也装进去了吗?他们的父亲已经因为受贿栽了跟头,难道这三兄弟没吸取教训,或者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今天没头没脑的三个人同时请我吃饭,还叫了一个爆乳美女,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正在我沉思的时候,李达递过来一个诡异的笑容,我疑惑的看着他,他突然间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不禁弄得我更加纳闷,这是玩的哪一出,想必李达也是知道今天这顿饭的意义,但是他满心透露的是欢喜,而非是任何一种阴谋下的紧张与拘束。他的眼神不断地转向我身旁的张月,而张月也显得很拘谨,她居然没坐一会儿,脸红了起来,她不断的换着坐姿……二郎腿时而左腿在上,时而右腿在上。我关切的问了一句:“张小姐是不是觉得不舒服?”

张月猛地一瞥我,仿佛吓了一跳,眼睛瞪的浑圆,眼前一缕头发滑落,轻轻地拂过她白皙的肌肤,还有那略显得发红的脸颊。我猛然间觉得张月的面庞很熟悉,似乎从哪里见过一样,我问道:“张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啊,看你很眼熟。”

张月听我这么问,有些手足无措,她紧张的看着李坤三兄弟,猛然间露出一丝尴尬的微笑说道:“哦,可能我经常出席车展上,所以你才会觉得眼熟吧。”

我心里琢磨,其实我几乎不去看车展,但是既然张月如此搪塞过去,我也没多加细问。酒席终究要进展下去的,我礼节性的又敬了李坤仨兄弟。

在交谈中我了解到,李坤现在是交警大队的队长,李宇则是公安局的清泉派出所所长,李达是公安局新区派出所的刑警队队长,这几个职务几乎都是极为吃香的岗位。话聊到这里,场面似乎也不那么尴尬,我突然间想到,就单单他们仨的职务,今天这种阵仗,似乎并不如我之前料想的那么糟糕。

不一会儿,李坤举酒走到我身旁说道:“廖哥,刚刚是我失礼,我在这里向你赔罪,今天是老友长时间没有相聚,所以特邀请张月小姐和我们一起参加晚宴,我爸在岗的时候也帮助你和张夫人不少忙,我也一直把你当成亲哥哥一想相待,你还特地将自己的妹妹王露介绍给我认识,可惜我们有缘无分……不过话说这么多,今天请你来还是有事相求。”李坤老练的样子突然间让我非常的不习惯,我看着他一点点的把话说完,“廖哥,你在书记家谋事我是知道的,你如果有什么难处尽管向小弟开口,我们仨一定为廖哥赴汤蹈火去办,只是乔书记和我父亲一直都是好友,但是自从我父亲入狱之后,我始终没能够和乔书记见上面,你知道的,我爸入狱我们家简直乱成了一锅粥,我明白乔书记为明哲保身,我们也不好为难乔伯伯,但是我们找他终归是能帮上忙的,最起码能够让我爸有个好归宿,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风头早就过了,我还想请你帮帮忙……”李坤越说越激动,我之前的担忧消失了,而新的石头又悬在了心口。

只见李坤说完,仨兄弟一起起身给我敬酒。我赶忙说道:“你们仨太抬举我了,我只是一个司机,哪有做这些决定的事情,你父亲和乔书记是老朋友,乔书记没有理由不帮你父亲的……”

“你难道不知道吗?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为人开脱罪名,我父亲刚入狱的时候,我们吃了多少闭门羹,我母亲又没有能力去说服,只得我们仨兄弟如过上的蚂蚁一样着急。现在尘埃落定,风头已过,我们这时候如果还不出手,就只能让我爸一辈子待在监狱里面了。他身体不好,受不了这样的!我宁愿他回老家享清福,不要在监狱里面受罪。”李坤很着急,语速说的很快。

我安慰李坤道:“你放心小李,我会找机会和书记说的,你们也不容易,不用这么大张旗鼓的设宴请酒,怪见外的!”

听我这么说,李坤仨兄弟仿佛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但是这个重担就沉沉的压在了我的心头。我心中思虑良久,久久没有头绪,但是目前李强的这个身份,真的是极为敏感,更何况李坤他们并不知道李强落马的真正原因,似乎这才是整件事情不幸中的万幸。

“廖哥你知道吗?”在一片交谈声中,李坤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瞬时沉默,李坤似乎酝酿了许久,他说道“之前在库房的那个高挑的女生,姓什么来着,胸很大的那个……”我一听瞬间酒意醒了九分,我瞪圆了眼睛,嘴角的笑容渐渐的淡去,而我发现此时身旁的张月也是一震,我心想身旁还有女人在,李坤怎么说出这件陈年往事呢?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我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打断李坤的话。

“哪是过去的事,分明就是现在的事?”李达没头没脑的说着。

“谁啊,你们说的是那个很年轻,腿很长,奶子很大的那个女的吗?”李宇这时候已经有些醉意了,他继续说道,“她呀,风骚的不得了,小穴的水很多,平日里那副高傲的样子,暗地里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插。表面上一副生气的样子,内心里享受的不得了。那对奶子呢,也是越捏越大,越捏越离不开男人了!哈哈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啊张月,哈哈哈哈哈!”

张月可能是醉了,头一趴,用手枕着仿若已经深醉不省人事一般。

“你看那骚样,说起她,她就装睡……”李宇没头没脑的补充了这么一句话,他想继续往下说却被哥哥李坤制止了。

“说什么呢李宇,你是喝多了吧?我和廖哥说的是库房里那个淫水荡漾的女人,那个叫……孙……孙什么来着的!”,李坤说。

“孙丽丽”不知道是谁补充了一句。

“对,孙丽丽,前段时间还来派出所报警来着,哈哈哈,他不知道廖哥的关系网有多强大,想报警,简直难如上青天。”李坤哈哈大笑,显然他也有些醉意了,但是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全然没有任何顾忌,也丝毫不在意身旁已经撑不住的美人张月了。

李坤继续说着:“廖哥,孙丽丽来清泉派出所报案的时候,我弟弟李宇接待的,她看到孙丽丽就想起了库房的香艳场景,孙丽丽也吓傻了,哈哈哈,她没想到派出所所长是李宇。李宇把她请到暗房审讯室好好地教训了三天三夜,可算把她教训老实了。不过这终究是廖哥的女人,我们兄弟不敢动……”李宇抽了一根烟,自己点了起来,他继续说道,“这女人真是够顽劣,不过女人终究有女人的弱点,谁愿意把自己被男人爆操的样子暴露在网上呢?”说着李坤打开了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那是在库房里,几个男人爆操孙丽丽小穴时候的场景,孙丽丽的小穴灌满了男人们的精液,双腿不住的抽搐,她显然已经达到了此生最为性福的高潮,几个壮男讲她的小穴喂得饱饱的。我警惕的看着一旁的张月,她还是趴在桌子上,没有动弹,但是呼吸的一起一伏,让她的香肩稍稍耸动着。

紧接着,李坤播放了第二段视频,这是孙丽丽在派出所里面被几名精壮的警员凌辱的画面。孙丽丽的双腿分开近90度分别绑在两个审讯桌上,双手靠着手铐,胯下的秘密丛林里透露着一丝丝红色的小穴肉色,而小穴里插着一根粗壮的电动肉棒,孙丽丽浑身抽搐,三个警员抚摸着孙丽丽的肥乳,一人抓着一个乳房蹭着他们已经勃起的粗大的鸡巴,另一个则单刀直入,将硕大的鸡巴插入孙丽丽的玉口之中,咕噜噜的让孙丽丽为她们口交。这样的场景来回交替了约50多次,有的时候是躺着的,有的时候是悬空着的,有的时候是站着的。到了第三天,孙丽丽终于忍受不住,她主动要求警员拿粗大的鸡巴来爆操她,经过三天三夜的蹂躏,孙丽丽面容憔悴,眼角带泪,但是她的神情中透露着无尽的欲望,她开始主动的为警员口交,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她的嘴里、胃里灌满了一个个精壮的民警的精液。

“这小骚货终于露出了本性啊!”一个警员说道。

“没想到这辈子也能操到这么美的乳房,这么高挑美丽的女人,真是死了也值啊!”另一个随声附和道。

“只可惜所长说不能插逼,不然爽这一次这一辈子都值了!”

“想什么呢,能让你玩乳房,能口交都已经不错了,这么极品的女人,见都难得见一面呢!”

“喂喂喂,你们赶紧的,外面还有兄弟等着呢……”

他们个个挺着硕大的鸡巴,从里到外排队等着孙丽丽口交,孙丽丽一股股的吞着年轻的精壮的精液,双手还不停地为他门口交,胯下的电动肉棒剧烈的震动着,孙丽丽兴奋的直晃动自己的身体,一双硕大的乳房有节奏的来回摆动着。这时候的孙丽丽,已然和我之前遇见的高傲的孙丽丽判若两人。在数十人的轮番“攻击下”孙丽丽傲挺的双乳被蹂躏的发红,浑身沾满了乳白的精液,脸上,唇齿间,已然没有一处空白,仿佛是做了一个全套的精子面膜。在最后,一个警员抽动了插在孙丽丽小穴中的电动肉棒,刺激着孙丽丽的阴蒂,终于孙丽丽最后的防线被攻破,一阵粘滑的阴喷射而出,孙丽丽浑身抽搐躺倒在审讯座椅之上,两胯之间如泉水一般滴滴答答的涌出激情的爱液,混杂着民警门浓稠的精子。

“廖哥你看,这个女人多么的风骚,让我们清泉派出所的民警『大费周章』用了三天三夜把她办妥帖了,不过我们还是问你的意思,想把她作为礼物奉献给你。”李坤殷勤的说着。

“千万别千万别,这个女人还是你们留着吧,既然清泉派出所已经调教好了,你们慢慢享用好了!”我生怕将这个烫手的山芋再次留在身边,赶忙抛了出去,“这里还有个女孩在呢,你们这样多不好!”李坤见我是如此反应,不禁带有埋怨的看了看弟弟李宇。而此时此刻,李宇的内心几乎是极为欣喜的。他恨不能身边有一个孙丽丽这样的情人,以解他燃眉之急。而此时此刻,既然孙丽丽已然对我没有威胁,我除了要感谢李坤三兄弟这样的挡箭牌,更要将这个“公共精盆”

赶紧脱手出去,否则他们是时刻刻想着孙丽丽还是我的人,我身边如果永远挂着这样一个炸弹,那岂不是非常的麻烦,因此做一个顺水人情,还是将孙丽丽“还”

给李宇吧。

我见张月醉的不行,抬手去拍她的背。李宇见状赶忙过来帮忙搀扶。而这时候,张月抬起了头,她的脸涨得通红,举起茶杯的手在颤抖着,她的眼神不敢瞟我,只是故作镇定的喝着茶水。

“这么晚了,要不我先送张月小姐回家?”我说道。张月没有说话,她只是看了看李坤三兄弟。

李坤的回答打破了沉寂:“今天也喝得差不多了,张月本来是特地叫过来陪廖哥的,没想到这么不争气,自己先喝醉了。那就劳烦廖哥将张小姐送回去吧。”

李宇本能的想插嘴,但是被李坤的眼神怼了回去。

告别了李氏三兄弟,我叫了一辆车带上张月。

“你家在哪里呢?”我问道。

“廖峰,我现在还不想回家,你带我去散散步好吗?”张月说道,她的眼神里透露着悲伤之感。

我内心疑惑,张月怎么突然间叫上了我的名字?“张……张小姐……你喝醉了吧?如果你不想回家,我先送你去酒店好了!”我说道。

张月小鸟依人一般的倚靠着我,她的小巧的手抚摸着我的胸肌,而那柔软的乳房则抵在了我的腰上。她浑身散发着独特的香味,还有那淡淡的酒香。我心想张月肯定没有喝醉。

“师傅,在前面右拐,我要下车!”张月和司机说道。

“你在这里下车干什么?这里连个酒店也没有!”我阻拦张月道。

“我难受,我想吐一下!”张月回到。

“那让车等一下吧!”我说。

“不了,我太难受了,让车先走,一会儿再叫车吧!”张月说。

我见拗不过张月,便和她一起下车了。张月下车后,一改颓唐的样子,拉着我跑进了一旁的巷子里。我还疑惑呢,没跑一会儿,我和她就来到了河边。

“你怎么回事啊?你根本就没有喝醉,干嘛在这里下车,还神秘兮兮的?”

我问道。

“廖峰,求求你帮帮我,李坤他们要害我!求你救救我,刚刚他们在跟踪我们的车,所以我只能不和你商量赶快下车。这里人迹罕至,他们暂时找不到的!”

张月说道。

“你到底是谁?”我问道。

“我……我就是……孙丽丽……”张月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纸巾,她一点点的擦掉脸上的妆容,果真,我说看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那么你今天根本就没有喝醉了,对了,你在酒桌上是故意装醉是吗?”我问道。

“是的,其实今天才是一场鸿门宴,他们想安排我在你身边,今天其实就是为了色诱你,以后在你的身边做卧底,将你的一切告诉给他们兄弟,但是没想到他们对我的凌辱给你带来了不快之感,因此李坤认定计划失败。但是我有命在身,我不得不按照他们的要求进展最后一步,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样的残花败柳,更不可能对我推心置腹,但是我发现除了你真的没有人能救我了。”孙丽丽俨然成为了一个侦探的角色,我听她说这么多,更无法确定她到底是敌是友。这莫不是李坤算计中的一个环节?

“那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我已经答应李坤帮他的忙,他何必安排你在我身旁,再说我如何相信你呢?你不是还要去派出所报案说我强奸了你吗?”我说道。

“廖峰,我爱你!”孙丽丽突然间向我表白道。

“你开玩笑吧,你喜欢一个强奸过你的人,你做戏做得也太假了吧?”我满心不屑的说。

“我说真的,廖峰,自从上次我看到你如何贴心入微的照顾孟琳的时候我就发现,你是我值得托付终生的人!”孙丽丽说。

我笑道:“孙丽丽,你是不是喝酒喝傻了,你和我说这样的话不太合时宜吧?

就算你不会做卧底,但是这样坦白的讲,根本不能欺骗任何人,我已经对你没有任何信任了。如果你只是为了让我保护你而编造这些谎言真的没有意义。如果我能保护你,我自然会选择保护你,如果我保不住,那你说什么都没办法的。”

“求求你,我愿意在你身边,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只做一个性奴,但是求求你……”孙丽丽眼泪汪汪的说着。

“李坤仨兄弟把你调教的非常好啊,你的视频资料全部都在他们手中,你来缠我没有意义的,我看得出来李宇非常喜欢你,你应该找的主人是李宇,而不是我!”我回道。

“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廖峰,求求你,如果我没办法留在你身边,我要天天被那群饥渴的男人轮奸,我真的承受不住了。”孙丽丽说道。

“难道你以为你现在很干净吗?”我问道。

“是的,我是个『公共便池』我是荡妇……”孙丽丽无助的哭泣着,她浑身不住的抽泣着。

女人就是这样,泪水大概才是他们最为厉害的武器了。我搂着孙丽丽单薄的身体,她见我的此举,突然间靠在我的肩膀上无助的哭泣了起来。我想,一个女人最真实的情绪就是她展露无遗的无助的情绪,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装出来的。

我抚摸着孙丽丽,我们坐在了河边的石凳上。

夏夜的风带着清凉,杨柳轻抚,河水潺潺。月光倒映在碧波斑斓的河面上,我一面感受着夏夜的凉风,一面闻着孙丽丽身上独有的香水之味。我不知道她在派出所受到了其他更加残酷的凌辱,现在似乎也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你有什么目的?”我问道。

“我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为了留在你身边,什么都不做!”孙丽丽说道。

“怎么证明?”我说。

孙丽丽擦干了眼前的泪水,她脱去了自己的上衣,在凌晨一点的河畔,映着月色,一双豪乳出现在我眼前。对于这一切,我居然没有任何性趣。孙丽丽慢慢的爬下身来,她拉开了我的裤子拉链,去挑弄我的鸡巴。我体味着酒意带来的飘飘欲仙的轻巧,也享受着眼前这个被我侮辱过的女人给我口交带来的快感。

然而这个女人在我心中甚至不如一个街边的卖淫女,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尊严与耻辱。舔着脸对着曾经侮辱她的男人说爱他,她可以为任何一个男人――胖的、瘦的、老的、少的口交,可以将自己的小穴扒开给任何一个男人爆操。我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她被一群民警凌辱的画面,她奢享着年轻的肉棒给她带来的视觉冲击与性爱体验。小穴淫液不断,浑身因为连翻的高潮带来的阵阵抽搐而引发的抖动。这几乎是我接触过除了日本AV之外最为淫荡的女人了。而且是在现实生活中。

男人可能很抵触这样的女人,但是换言之,越是放荡没有自尊的女人,越能够轻易的扬起男人的性快感。因为居高临下的感觉给了男人无尽的自豪感,因为自豪感加成了性欲之中的快感。孙丽丽此举正应了这一现象,要说卖淫女,孙丽丽的身材和形象真的可谓数一数二的,更何况不需要经过自己调教,这已经是一个对自己表面上服服帖帖,百依百顺的标准丰乳性奴了。得此淫奴,夫复何求?

我伸手去拉开孙丽丽包臀裙后的拉链,孙丽丽的肥臀犹如一朵花苞一般划开一片白色的臀肉。孙丽丽站了起来,她全身只剩下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我见阴户外有一个突起物,一抚摸,居然是一个跳蛋。没想到李宇在孙丽丽进入包厢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这一切了,让一只发情的母狗来诱使我就范。

我抽出了孙丽丽小穴中的跳蛋。褪去了她所有的衣物。一个完美的胴体展现在月光下,丰臀肥乳,卷发披肩,面孔俊秀娇媚。一股晶莹的爱液顺着她纤细的大腿流了出来。而我的胯下耸立着硕大的鸡巴亟待插入她紧致的小穴。月光下,杨柳轻拂,孙丽丽的身形突然间圣洁了不少,可母狗终究是母狗,纵然她披着多么美丽的皮毛,今夜终究要让她露出本心。

“想要鸡巴吗?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我指了指一百米开外的一个河边的塑像,“你爬到那里,我就满足你的要求。”

孙丽丽听话的爬了下来,撅起了肥大的臀部,紧紧夹住那淫液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在彩砖铺设的步道上,孙丽丽艰难的向前爬行着。我拉着孙丽丽的头发,仿若牵着一只丰乳肥臀的母狗,走在月光洒满的夜晚中。孙丽丽每走一步,丰臀就扭动一下,我将跳蛋插入她的小穴之中,开始玩弄起那个万人期待插入的小肥厚逼中。孙丽丽先是一震,然后开始适应起来。雪白的肥臀夹着嫩穴在凌晨2点的河边缓慢的爬行着,我的酒意渐渐在晚风的吹拂下淡去了。但是性趣却丝毫没有减少。我不断的拍打着孙丽丽的肥臀,在跳蛋的刺激下,孙丽丽又开始不住地分泌着爱液,淫液顺着孙丽丽的大腿一点一滴的落在了河边的彩砖上。

我专门拿出手机拍摄着孙丽丽如此服服帖帖的样子。

“你男友看到你这样该多难受啊!”我说道。

“我是你的人,主人!”孙丽丽答到。

“如果我让你在你男友面前被我操你敢吗?”我问道。

孙丽丽犹豫了片刻。

“你敢吗?”我强调了一下。

“主人,按你的安排来办。”孙丽丽忐忑的说着。

“打开视频!”我指挥到,孙丽丽拿过自己在我手中的手机。用微信功能向自己的男友发去了一个视频邀请。

那头孙丽丽的男友在和朋友唱K,背景很嘈杂。他看见孙丽丽赤裸着身体突然加傻了一般。而这一幕恰好让他身旁的朋友看到了。

“哇,这奶子多正啊!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啊!”视频那头有人说道。

我抬起了硕大的鸡巴,孙丽丽背朝着我,脸朝着手机,噗嗤一下将硕大的鸡巴深深的连根没入。

“我和你男友谁的鸡巴大!”我说道。

“你的……嗯嗯嗯嗯呃嗯……啊啊啊啊啊……”孙丽丽随着肉棒的抽插开始呻吟了起来。孙丽丽的奶子随着身体的抖动开始上下起伏着。画面那头他男友气愤的将直播关掉了。在我的要求下孙丽丽再次拨通了视频要求。

“你个骚逼,我天天在家里操你还不够,你在外面找男人,你他妈想死吗?

你故意发给我什么意思?刺激吗?”孙丽丽的男友气急败坏。但是看到自己女友如此给他戴绿帽子,他突然间软了下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和孙丽丽身体交媾结合的位置,走神了。

“嗯嗯嗯嗯嗯……好棒……好棒……主人……啊啊啊啊啊……主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丽丽开始没头没尾的疯狂的呻吟着。

不知何时,孙丽丽电话那头的男友已经将视频关闭了,我一手抚摸着孙丽丽的肥乳,一手捏着孙丽丽肥厚的阴蒂,开始猛烈地抽插着孙丽丽的小穴。如此青春的女人,终究在我大鸡吧的抽查下抵达了今夜一层更比一层高的高潮。

今夜,我将信将疑的将孙丽丽纳入房中。不过我还是将她放在了郊区的库房中,这里长久没有人打扫,已经脏乱不堪。当我锁上门的时候,我似乎听到孙丽丽如释重负的叹气之声。

这一场与李氏仨兄弟的博弈,似乎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