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十三节:不伦之恋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17/5/30曾秀萍的手支撑在地上,她准备起身却未起来,一双硕乳挺在胸前不住地诱惑着已经在自己体内射精的儿子乔辉的视神经,而此时此刻,乔辉的粗大的、年轻的鸡巴,正在自己母亲――曾秀萍的小穴之,中再一次从射精的疲软下再次勃起了。 [ . 曾秀萍的脑海是极为混乱的,她不敢想象儿子对于乔启康的举止行为都看在眼里却云淡风轻,可是她怎能容忍如此不堪的事实暴露在眼前,身为母亲的曾秀萍用自己的阴道取悦着自己的儿子时,甚至内心有一丝丝的被凌辱的快感,还有一丝丝逾越人伦的快感,性欲与道德在内心碰撞,曾秀萍内心忐忑不已,她生怕眼前的一切葬送在自己的淫欲之下,她生怕自己苦心经营大半生的名誉,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声望被眼前的亲生儿子葬送,她努力的挣脱着。

“好了儿子,你别胡思乱想了,妈妈累了,妈妈需要休息,你快去洗澡吧,收拾收拾睡觉去……”曾秀萍的眼睛不敢直视乔辉,然而此时此刻,她已然感觉到乔辉的肉棒开始在自己的体内重新勃起了。曾秀萍内心极为惶恐,一阵渐渐淡去的高潮让曾秀萍无比的清醒,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意识到身为母亲的赤裸着身体,下体含着自己儿子的阴茎,淫水泛滥的样子极为羞耻。她轻轻地推开抓住自己肥臀的儿子,糊里糊涂的说着一些不清不楚的话。

“妈,我的鸡巴又硬了,你帮我解决一下,不然我很难受。”此时此刻的乔辉俨然成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子一般,醉酒令他的神情有些恍惚。

“够了,乔辉,我是你妈妈,你的性欲让你媳妇给你解决!”曾秀萍瞪大了眼睛看着乔辉,她内心的愤恨与不齿开始渐渐膨胀,以至于刚刚淡去性高潮的潮红转变成了羞红与愤怒之时的红晕。曾秀萍挣脱着,似乎此时此刻她恢复了一个自信女人的神态,纵使她下体淫液横流,浑身被乔辉抓出道道红印,阴唇间渗出点点儿子浓烈的精液,时不时地还伴有阴道痉挛的高潮。但是此时此刻的曾秀萍已经无暇顾及这一切了,她挣脱着,但是跨部却狠狠地被乔辉抓着。

“妈妈,你以为有这么简单吗?你爽够了要让你儿子独自忍受这种痛苦吗?

我要你为我生儿子,生许许多多的儿子,我要把我的精液灌满你的子宫,灌满你的小穴里……”说着,乔辉开始猛烈的抽动着自己的鸡巴,在自己母亲的阴道里疯狂的抽插,粗大的阴茎再次将曾秀萍冷却的性欲之火点燃。曾秀萍的抵抗之力犹如被燎原之火焚尽,撑起的胳膊很快瘫软了下来,她被迫或主动的享受着自己儿子粗大的鸡巴在体内抽插带来的阵阵快感。应该说,儿子的大肉棒给了曾秀萍长久以来没有在乔启康身上体验到的快感,在这虎狼之年,她能受到儿子的“青睐”,对于任何一个中年女人来说,这都是无尽的恩赐,这是性爱的第二春,何尝不美妙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曾秀萍的肥乳在弹跳着,浑身都随着儿子下体巨大的推送里在弹跳着,她头发散乱,语无伦次的呻吟着,下体淫液泛滥,只见那硕大的发红的龟头在曾秀萍紧致的肉穴之中来回抽插着,经过了一夜的性爱,曾秀萍的小穴早就被摩擦的发红,从原先的粉红变成了现在的玫红,仿若一个少女的私处一样,紧紧的抓着儿子乔启康年轻挺拔弹力十足的巨大肉棒,小穴的快速抽插给曾秀萍传来了阵阵快感。一阵阵浓烈的阴道痉挛让曾秀萍醉生梦死无以子持,她开始揉搓着自己的肥厚的阴蒂,源源不断的给身体不住的刺激。之前射入阴道的精液不住地刺激着曾秀萍的子宫,而乔辉的肉棒也次次直抵曾秀萍的花心,这让曾秀萍仿若忽生忽死,高潮迭起。

“呲呲呲呲”伴随着最后几下猛烈的撞击,乔辉又一次的将浓浓的精液射入母亲曾秀萍那花心绽开的子宫之中,汩汩中花心,滴滴入子宫。曾秀萍喘着粗气,仿佛大难不死一般的庆幸,她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热热的浓精流入,点点滋润着自己的子宫与身体,她感受到儿子浓烈的爱,这似乎让她下定决心一般。可是眼睛一闭,一行热泪划过,滴落在了地面上,此时此刻,曾秀萍的内心矛盾不堪。

这一夜,已然酩酊大醉的乔辉疯狂的几次射精之后,耗尽了所有力气,躺在母亲曾秀萍的怀里呼呼大睡了起来。曾秀萍搂着怀里的乔辉,就好像他还小一般,作为母亲的曾秀萍,总想着为孩子做些弥补,而这一步错步步错。她的高潮随着儿子射在体内的精液的冷却而渐渐的恢复了平静。乔辉疲软的鸡巴顺着母亲曾秀萍湿润的阴道滑了出来,带出了丝丝粘稠的精液……房间里,乔启康疯狂的捏着儿媳于丽婷的肥乳,贪婪且愤怒的吮吸着于丽婷的母乳,于丽婷痛苦并幸福着。公公粗大且青筋暴起的巨大鸡巴在于丽婷紧致的小穴中疯狂的抽插,因为力道过大,于丽婷的小穴居然被抽插的外翻了起来,层层红肿的肉壁堆叠在阴户外,仿若一朵盛开的花朵。而被乔启康猛力捏着的巨乳也因为乳汁的流尽而显得疲软而发红。此时此刻,在公公乔启康的脸上,满是因儿子与老婆的不论性爱而产生的愤怒之情。可是,乔启康全然忘却了自己身为一家之主的身份,还有那淫妻的癖好。他满眼都是胯下淫荡呻吟的儿媳于丽婷的浪样,他已然将于丽婷视作自己的性爱玩具,而此时此刻,他在用这个性爱玩具来发泄内心的愤怒。对于乔启康而言,他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来处理。此时,于丽婷忘情的在乔启康的阳具上扭动着自己的丰臀,这时的于丽婷可谓风骚至极,被公公极度宠幸的儿媳疯狂的占有这个老男人的身体与鸡巴。

此时的我仍未从曾秀萍的余温下退去,看到眼前如此香艳的场景,加上酒劲上头,更是将头脑冲的混沌。乔启康根本无法承受风骚的儿媳一阵阵的温柔攻势,就如儿子几次在母亲曾秀萍的暖穴中射精一般,乔启康也在于丽婷的小穴中射了三回,这可谓是乔启康的极限了。此时此刻,于丽婷的小穴被乔启康的精液刺激的高潮正酣,何曾料想这时候公公已然缴械投降,希望落空的于丽婷翻弄着昏睡过去的乔启康的软趴趴的鸡巴,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于丽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一把从后面抱住于丽婷,于丽婷惊诧的一转头,我将于丽婷的头按下我的下体说道:“小骚货,你是不是再找大鸡吧?这里大爷赏你一根!”于丽婷见方才将婆婆插得死去活来的大鸡吧现如今落入自己怀里,加上情欲正旺,这可谓机不可失啊,想着于丽婷一把握住了我的大鸡吧。大鸡吧比在于丽婷的秀气的面庞上,几乎比于丽婷的脸都要长一些,于丽婷眼睛瞪得浑圆,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她抚摸着我健硕的臀部,一边抓着我的大鸡吧开始忘我的吮吸了起来。

此时,我双手捏住于丽婷的双乳乳头,乳汁呲呲的顺着拇指和食指的缝隙滴落在地面上。我慢慢的加重了力道,没想到在疼痛下的于丽婷呻吟的更加的厉害了。她紧紧地含着我的大鸡吧,几乎不能容忍任何空隙,以至于我的鸡巴在于丽婷的嘴中显得干涩无味,连抽插都显得费劲。反倒是于丽婷这无以伦比的丰乳更加的令我着迷,我一面捏着于丽婷的乳头,一面用无名指挑逗着乳尖,于丽婷在我的挑逗下唾液不断的分泌,她舔吮着我的龟头,即便快感微乎其微,但是仍旧给我无尽的感官体验。

不一会儿,在频繁的刺激与揉捏下,于丽婷的肥乳已经被捏出了一个红枣大小的乳头,乳汁顺着乳头哗哗的流出来,仿佛两个自动出奶的奶嘴一般。我抽出了大鸡吧,在于丽婷的肥乳上轻轻拍打着。因为年轻的缘故,再加上涨奶,于丽婷的肥乳虽然大,但是很软很挺拔,这大小几乎是我一手无法掌握的。鸡巴在于丽婷的肥乳上拍打出“啪啪”的撞击声,此刻的于丽婷双颊绯红,眼神迷离。我双手捏住于丽婷的肥乳,紧紧的夹着我的大鸡吧,混杂着乳汁,上下抽插着鸡巴。

柔软的乳房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鸡巴,我感受到了不同的温暖与柔滑,于丽婷的胀大的乳头发着粉红色的红晕,那形状与颜色都极为迷人可餐。我感受着一个初为母亲的女人的肥乳,一个身材曼妙的美少妇,一对胀满肥乳的奶子,还有一个风骚至极嗷嗷待操的粉色美穴。

于丽婷半跪着,以至于她的乳房能够完整的被我把玩着。我的鸡巴深深顶入两颗肥乳之间的时候,龟头已然可以撑到于丽婷的下颚。对于初见如此粗大的鸡巴的于丽婷来说,这几乎是极为难得的,视觉的冲击让于丽婷喘息的上气不接下气,想必她已经极为期待我这硕大的鸡巴捅入她那幽深柔滑弹力十足的嫩穴之中。

此时此刻,我从乔启康的书房之中找来了两个鱼尾夹,于丽婷挺着的一双硕乳远远望去格外的惹眼。我将鱼尾夹夹在了半跪在地上的于丽婷的肥乳上,原本在乳头上滴答滴答的乳汁犹如上了两个阀门一般戛然而止。而与此同时,于丽婷疼的尖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丽婷的尖叫将原本在门外被儿子爆操到昏厥的曾秀萍惊醒了,她忙拉开压在身上的睡死过去的乔辉,踉跄的走到门前推门而入时发现她的儿媳于丽婷已然成了我的掌中玩物时,突然莫名的妒火中烧。她一把拉开了于丽婷,一巴掌扇在了于丽婷娇嫩的脸上:“你这个骚货,不但勾引了我老公,你现在还要勾引小廖吗?贱女人你要把我们家折腾到什么程度你才甘心?”

曾秀萍转身看到我胯下挺立的鸡巴,不觉脸一红,又瞪着眼睛狠狠地看着儿媳于丽婷。于丽婷被婆婆莫名的巴掌扇的蒙了,傻傻的立在那里,任凭两个鱼尾夹死死的咬住她的乳头。这时候的曾秀萍想必是气急败坏,在她心目中于丽婷才是导致儿子与自己的不伦恋、乔启康的公媳恋,导致乔家濒临破败的红颜祸水。

尤其是方才宝贝儿子的诉苦,更是让作为母亲的曾秀萍,对这个才生下孩子不久的儿媳于丽婷有更深的不满。

想到这里,我说道:“曾姐,这个骚货让我来收拾吧,我保证把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听我说这句话,曾秀萍似乎有些惊讶。她转身看了看我,我看到曾秀萍窈窕的身影,全然不像一个四十多岁女人的身材,她姣好的容颜丰硕的乳房,浓密的阴丛,更像一个风韵十足的少妇,或者是初入洞房的新娘一般动人、迷人。

只是她大腿内侧的白色精斑煞了风景,这是他儿子的浓精,这是方才欢愉之后的残余。眼前的两个美妇人,一个波涛汹涌面容稚嫩,一个身材窈窕性感成熟,我何曾想过二者并收,但是今夜的情景莫非不是最佳时机?想了想,我的眼睛落在了于丽婷的身上。

于丽婷学过舞蹈,因此她的身板很柔。我取来一张床单,将于丽婷的手反绑起来,其次双腿岔开呈一字形,分别绑在了床的两头,而此时此刻,于丽婷的美搔穴就在我面前一览无遗了。原本闭合的小穴在这样的姿势下呈现微微绽开的形状。我从厨房里取出一根洗净的苦瓜,在于丽婷湿漉漉的阴户前摩挲着,待将苦瓜湿润的差不多时,噗嗤一下捅入于丽婷的私处。于丽婷的下体被苦瓜撑出一个完美的圆形,四周的肉壁也都挤在一边,仿佛一张血盆大口正在一口吞噬整根苦瓜一般。然而此刻于丽婷的面部狰狞,不断地喘着粗气,仿佛生孩子一般痛苦。

她叫不出来,因为嘴巴已经塞上了自己的内裤,只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只见苦瓜头没入了一部分于丽婷便已是如此表情,我稍稍拔出一些,再往前推,于丽婷嘴里又发出“呜咽”的声音,而此时于丽婷的阴户四周已被撑到了极致,原本紧致的肉穴在苦瓜的入侵下仿若被怪兽践踏的村庄一般,翻天覆地而无宁日。我松开了苦瓜,随着重力的牵引,苦瓜随之落在地上,留给于丽婷的则是下体一个圆满的圆形和里面潮湿黏滑却泛着粉红色的晶莹之色的肉壁与花心,苦瓜头已经被染上了一层黏黏的爱液。这时候,于丽婷喘着粗气,而被鱼尾夹夹住的乳头也已经开始发情发紫。我将其中一个鱼尾夹松开,夹到了于丽婷勃起的阴蒂上,于丽婷瞬间如被触电一般颤抖着,仿若是阴道高潮一般,一阵淫液犹如潮水般涌出,滴滴答答落在了地面上。

我伸手探去,探入于丽婷黏滑诱人的私处,感受到阴道阵阵的痉挛带来的紧致感。

而此时,我再次拿起了苦瓜,对准了于丽婷的私处,又是猛力的推进,苦瓜四周的颗粒不断的刺激着于丽婷的私处,粗大的苦瓜将于丽婷的私处撑到了极致,我的每一次深入,都伴随着于丽婷的阴道高潮,她开始从抗拒慢慢的到享受这种异常的刺激,于是我开始大幅度的抽插苦瓜,慢慢从简单的抽插到旋转抽插,到摇摆抽插。苦瓜的颗粒简直堪比天生的自慰棒,于丽婷何曾享受如此粗大又如此充满颗粒感的阳具?没一会儿,于丽婷便因频繁的阴道高潮而瘫软下来了。苦瓜的拔出带出来一阵黏滑的液体,也包括方才乔启康在于丽婷体内射入的一次又一次的浓精。

只见在阵阵高潮之后,于丽婷的乳房开始不自觉的喷射出乳汁来,她喘息着,眼神迷离而恍惚,已经是高潮迭起下的虚脱状态了。此刻,我将于丽婷的双腿松绑,并解开了双手。我让她在地面上四肢着地爬行,而此举也是按照曾秀萍的意愿来羞辱于丽婷。于丽婷胸前挂着两坨硕大浑圆的奶子,四肢着地的时候,乳房悬挂着成了木瓜状,随着于丽婷爬行的步履蹒跚,那肥硕的臀部在有意无意的扭动着,两片臀肉之中的秘密森林忽隐忽现煞是迷人,她长发披肩颓丧着脸,身影在灯光下却如蛇形一般,白花花的乳房晃动着,白花花的肥臀扭动着,曼妙的身姿臣服的姿态令人犹生怜意,可是在曾秀萍心里,这恰恰是最为能够解恨的事情,怎可让这个小骚货轻易的免去这样的责罚。

而这时,曾秀萍从房间里拿出了扩肛器,口塞,皮鞭,贞操带……这一夜对于于丽婷的折磨恰恰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对于曾秀萍如何拥有这些性虐的工具,曾秀萍似乎也没有要说的意思,我看了看躺在地面上呼呼大睡的乔辉,似乎心里有了主意!

我翻看着曾秀萍拿出的这些东西,其中有两只和牙签差不多粗细的透明针状物,这是用来刺激乳房的,我将之按压在于丽婷的乳头上,因为于丽婷的乳房已经被开发过了,乳头中间已经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孔洞,我顺着这个空洞,将透明的针旋进了于丽婷的乳头之中。起初于丽婷是极为抗拒的,然而她没料到的是,这种东西插入乳头非但没有痛感,反倒因为它带有的颗粒,在旋转的时候不断的刺激着奶头,在经过几次性爱高潮的时候,于丽婷居然有了快感。于是第二只针也很顺利的插入了于丽婷的另一只乳头之上。紧接着,我用两个轻质夹子分别夹住了于丽婷的乳头上的针状物,夹子后面分别连着两根线,这两根线是通向一个电池的。还没等于丽婷反应过来,我将电池的开关打开,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开始传遍于丽婷的乳头,受到微电击的刺激,于丽婷立马兴奋了起来,她的乳头又开始在这种微电击的刺激下膨胀起来,乳汁顺着针尖呲呲的冒出,犹如两个被塞住的泉眼一般,那场景简直淫荡至极。

“小骚货开始有反应了吗?这才刚刚开始,还有更爽的在后面。”我说道。

于丽婷被堵住了嘴巴,只得呜呜咽咽的哼着。

此时,我下意识的捏了捏于丽婷的乳房,正在快感中的于丽婷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捏,涨奶的痛感让她惊得呜咽一声,眉头紧皱的她显得美丽极了。这时,我将电池上另一个带电的架子夹在了于丽婷的阴蒂上,这可谓三点贯通,于丽婷感受到身体里有一股暖暖或者凉凉的血液从下体涌了上来,这就是微电击的作用。

不一会儿,于丽婷开始抖动起来,是的她又尝到了电击的快感,可以说经过了一夜的性爱,加上之后的连环刺激,于丽婷是经历了亢奋――疲软――亢奋的无线循环之中。曾秀萍的此举,无非是想彻底击垮于丽婷的防线,让儿媳今后彻底臣服于她,听命于她。

接下来,是致命的武器――跳蛋贞操带。这时一套皮质三角裤,裤子中间有一个突起的遥控跳蛋,随着阴户的紧致程度开始不同程度的震动,比如双腿分开的时候震动就小一些,双腿并拢或交叉的时候会强烈振动,这种强烈的震动几乎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承受的……而今这种极为炫酷的贞操带就要穿在于丽婷的身上。

于丽婷穿上后,本能的蜷了蜷身子,没想到正应验了着贞操带的功能,只听如电脑风扇一般的震动之声开始响起,于丽婷被惊得尖叫一声。她越是蜷缩,贞操带越是强烈震动,只见没一会儿,于丽婷开始浑身抖动,她突然间想起分开腿可能会让跳蛋停止跳动,于是她又开始劈叉成一字马,这时候贞操带停止跳动了,于丽婷如卸重负一般喘了口气,而此时从贞操带侧面流出来一股透明的爱液。实然,贞操带的震动让于丽婷瞬间达到了性爱高潮,劈叉时的于丽婷似乎还在回味着那种快感,可是内心却有一些担忧。想着,于丽婷已经有些累了,她想要转身,只听这时候贞操带上的跳蛋又开始震动起来了,于丽婷一转身,“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仿若一群蜜蜂呼啸而过,于丽婷刚站起来腿一软,扑腾一下做到了地上,她还没来得及劈成一字马,跳蛋继续在她阴户之中肆无忌惮的跳动着,于丽婷的身体又开始僵硬与抽搐起来,是的这又是一次性高潮,于丽婷猛一抬头我发现她的脸已经红透,眼神里透露着疲惫与无奈,而嘴角似乎有一丝丝满足的扬起。

对于一个美少妇而言,这种欲罢不能的高潮应该是上了瘾就无法抹去的吧?或者是于丽婷已经开始容忍这种不间歇迭起的澎湃高潮?

这时候,耳旁又想起了贞操带上跳蛋“嗡嗡嗡”的响声,而此时此刻的于丽婷早已耗尽全部力气,瘫软在地上,而她被贞操带包裹着的阴户,正如断了开关的水管一般,呲呲呲呲的往外喷射着性高潮的爱液呢!

第二天,天似乎亮得很早,房间里充满了酒精味,于丽婷精神满满的起床开窗开始收拾起杂乱无章的房间。而乔辉也正常起床收拾洗漱。这时候乔启康躺在沙发上慵懒的看着报纸,此刻的一家似乎已然全部没有昨夜的爱欲横流与不伦之恋。

“爸,吃饭了!”于丽婷仍旧穿着性感的低胸T,两颗浑圆的乳房恢复了往日的弹性与饱满的样子。她嘴角带笑,优雅而甜蜜。看到曾秀萍走过来时,于丽婷有意识的提了提领子,略有胆怯的看了看这个威严的婆婆又赶忙回厨房收拾去了。

早餐吃的平淡,几乎没有什么过多的话语。我抬头看了看曾秀萍,她似乎对于我这意味深长的一望颇有成见,斜眼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大概知道,对于这个家有太多的形式主义,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暗流涌动。可是这看似平稳的家庭关系,也似乎是所有人拼尽全力所要保留住的最后的防线,对于他们而言生活的光鲜无一不是靠着家庭的稳定与和谐,纵使这种和谐与稳定都只是表面上的!

“小廖,送你曾姐去上班吧,我上午要见一位老板,她一会儿过来接我!”

乔启康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曾秀萍充满了警惕心。

“老板?启康,你可从来没有和哪个老板走过这么近啊?”前市长李强的落马让曾秀萍对于任何一个老板都充满了敌意,她生怕紧接着出事的官员会使自己的丈夫乔启康。

“哦,是梨花区的公安局办公楼,有一个包工头有意向,我先和她见一面!”

乔启康说道。

乔启康这么说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周美凤,只是这时候蒙在鼓里的是曾秀萍。只见没等曾秀萍反应过来,一身西装革履的乔启康已然健步如飞的走了出门。曾秀萍似乎还有什么话未说,见乔启康走后,竟将话咽了下去。

此时此刻,于丽婷方才喂完孩子出来,这时候坐在对面的乔辉看到于丽婷的手腕处又淤青不禁问道:“婷婷,你的手怎么了,都青了?”于丽婷猛然听到乔辉的问话不禁手一颤,曾秀萍听到外面有动静,厨房间收拾的动作居然也停了下来。

“可能是抱孩子晚上压的吧……”于丽婷终究编了一句谎言来敷衍乔辉。

然而乔辉眼睛久久的盯着那淤青,一言不发的继续吃着早餐。不过一会儿,乔辉也开门走了。

和曾秀萍出门后,她的神情一直很恍惚。想想昨夜发生的那些疯狂的事情,似乎她自己也觉得那就好像梦一般,这个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而参与当中的所有人都故意将自己伪装起来。而通过昨夜,这一切似乎都如明镜一般清晰,唯独是乔辉与乔启康父子这层纸未曾捅破了,但是两个男人之间,似乎是将这份秘密永久封存起来,或者自欺欺人的当做自己并不清楚的话,对于维护这个家来说,似乎要更好一些。

下午的时候,我抽空去了周美凤那里,听说这次的项目谈的还不错。会有四到五个施工单位去竞标,但是最终中标单位会是内定的,究竟是不是周美凤乔启康并没有给一个明确的答复。而作为交际名媛的周美凤而言,接触乔启康这样的中年男领导似乎是自己的强项。事情谈得很顺利,周美凤也识相的在第一时间给乔启康送去了自己的见面礼。想来这一路应该是顺风顺水吧。

这些日子在周美凤家辛辛苦苦帮忙的孟琳不禁憔悴了许多,反而日见周美凤更加的丰腴迷人起来。周美凤一见我,居然异于平常的热情起来:“小廖,好久没见了!”我和周美凤礼节性的握了握手,眼光落在了周美凤傲人的木瓜巨乳上,她一身干练的衬衣加阔修身腿裤,显得窈窕且干练,双乳之间戴了一颗硕大的水头很好的翡翠吊坠,两颗乳房几乎要将整个翡翠吊坠吞没了一般。她化了浓妆,一改平日里家中颓废的产妇形象,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迷人乳香混杂的香水味。

这种精神面貌的周美凤,几乎难以想象这是一个不满一岁孩子的妈妈。

闲聊的时候,周美凤谈起了我做教练的健身房了。因为产后的缘故,周美凤身体丰腴,许多漂亮的衣服都穿不上了,她现在正巧有时间,想要去健身房锻炼锻炼。欣喜之余,我简单的给周美凤介绍了一下,简单的项目和收费。周美凤听后不禁噗嗤笑出声来:“小廖,你还改不掉保险推销员的角色啊?”惹得我和孟琳不得已尴尬的配笑着。

这一天,我带着孟琳回到了自己家。女主人不在的几日,家中被王露曾丽萍母子收拾的井井有条。孟琳推开房门后,看见王露和曾丽萍整齐划一的站在门口,不禁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多亏有你们,不然我不知道家里会被廖峰弄成什么样子!”孟琳笑着说道。

而此刻王露笑颜带媚,自觉地带孟琳入座休息,给孟琳按摩推拿。宛如一个按摩店俊俏的小服务生一般。

这时候,曾秀萍在浴室里已经将浴缸里的水放好,水温调好了。在服侍孟琳的王露已经开始给孟琳宽衣了。孟琳开始很抗拒,因为她本身就是很自立的女子,更不可能会习惯有人主动为她宽衣和放洗澡水呢。孟琳羞涩的捂了捂衣服,和王露说道,你们不要这样,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我自己来就好了。说着孟琳准备起身自己去洗。这时候王露居然屈膝跪在了孟琳面前,胸前的硕乳简直呼之欲出。

孟琳一看王露的决心如此之重,居然屈服了。

孟琳想必这些日子也累着了,赤身裸体的在浴缸里泡着,居然没多会儿开始闭目养神了。王露与曾秀萍都赤裸着身子,再给孟琳按摩着。远远望去,两个娇媚的女人仿佛在摆弄着身姿诱惑着这个家里唯一的一个男主人。

王露还是拿出她拿手的按摩精油来,房屋里突然间开始弥漫起诱惑人的味道,而此时此刻,在温水中被按摩的舒服之极的孟琳居然也开始享受起更深层的服务了。王露拿起了缩阴球,在润滑的作用下划入了孟琳的下体之中,孟琳的阴道一缩居然将缩阴球紧紧的夹在了小穴之中。而同时丰胸的精油也在熟练的打在了孟琳本身已经很大的乳房之上了。

不一会儿,孟琳的乳房已经被刺激的乳头勃起了,阴道口也被进进出出的缩阴球刺激的泛着粉红色。而与此同时曾丽萍与王露也互相揉搓着对方的硕乳,王露的乳房在几日未见之后,居然变得更加的肥硕了,而曾秀萍的乳房,一改往日的垂坠感,居然也在按摩的作用下显得坚挺一些,成了很标准的木瓜巨乳了。她们都知道,一个女人的胸是主人对于她们评价的最重要的标准,也因此,王露没在自己的身上下功夫。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孟琳王露和曾丽萍都已经洗好了,这时我脱尽了衣服,挺着半勃起的鸡巴,走进了三个裸体女人所在的房间里。经过前一夜的疯狂性爱,我的鸡巴上沾上了曾丽萍姐姐曾秀萍的爱液,这时候已经夹杂着汗液散发着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曾丽萍二话没说抓起鸡巴就送入了嘴里,她贪婪地吮吸着,而王露则一面抚摸着我的胸肌、腹肌、臀部,一面为我冲洗着。在鸡巴冲洗干净舔舐干之后,王露用气了她的增大增粗精油,涂抹在了我的鸡巴之上。这时候,就如第二天与王露的性爱一样,我感受到精油一种酥麻发胀的感觉,仿若在阵阵的激发着鸡巴内部的细胞,还有刺激着我的前列腺一般,前列腺液开始不住的分泌出来。王露用她富有弹力的肥乳夹住了我的大鸡吧,经过了几次的增大精油的涂抹,这时候我的鸡巴已经可以从乳房下侧顶到王露的鼻子处。王露伸出贪婪的舌头,忘情的吮吸着我的大龟头,用且不停地用肥乳给我做乳交。

“噗嗤噗嗤噗嗤”在润滑液还有前列腺液混杂的液体中,两颗硕乳不断地刺激着我勃起的巨大鸡巴。我也同时体会着王露的肥乳还有精油给我带来的阵阵快感。身在一旁的曾丽萍,不住地为自己自慰。

不一会儿,我们全部洗好之后。我躺在床上,挺着的鸡巴90度挺立着,王露和曾丽萍叉开腿,分别用阴户为我的鸡巴揉搓着,没一会儿王露和曾丽萍的小穴都已经湿漉漉的了,爱液粘粘的粘在了我的鸡巴之上。这时候孟琳从浴室出来,擦拭着未干的头发,她走上前推开了玩弄我鸡巴的王露还有曾丽萍。而是独自用阴户独占着几日未见的老公的鸡巴。

孟琳做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前所未有的紧致之感。我揉捏着孟琳的硕乳:“琳琳,是不是要一个我们自己的孩子?”孟琳默不作声,只是略带幸福的点了点头。其实我内心也很疑惑,为什么这几次和孟琳的同房,居然都没能怀上孩子,我们并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啊。胡思乱想的时候,孟琳已经开始在我的身体上起起落落了,下体传来的快感让我很快的抛弃了这些奇怪的想法。

“莫非孟琳背着我在吃避孕药?”

“难道孟琳生病了?”

“难道我的精子已经出问题了?”

快感下的我,仍旧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不过很快的,我又被迫的暂停了这些胡思乱想。“啪啪啪啪啪”几日不见,孟琳的小穴居然变得更加的富有吸力,我的鸡巴在她的体内居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突破层层肉壁,直捣花心,淫液横流,硕乳飞跳,这几乎是我所能想象到最好的姿态。为了不让我继续胡思乱想,我抱起了孟琳的肥臀,开始在孟琳下体疯狂的抽插。

“啪啪啪啪啪啪……”我的脑海里全部是这些日子里在我胯下疯狂淫叫的骚货们,王露、曾丽萍、孙丽丽、李琴、李君、刘倩、曾秀萍、于丽婷……她们个个肥臀硕乳,几乎个个都比孟琳更加的风骚更加能够撩动男人的心,有的可爱,有的成熟,有的高冷,有的稚嫩……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吸引人之处,而相比较而言,孟琳除了是我的结发妻子之外,似乎已然淡去了许许多多的优势感。如此而来,孟琳苦心让自己的上围增大,让自己在我面前更加的风骚,让她的小穴更加的紧致,加上她善良的心灵,是不是在防止作为这个丈夫的我忽然有一天离她而去?

我的心突然咯噔一下。然而此刻在我身上摆弄下体的孟琳还未停止,猛地,我感觉下体一阵电击似得快感传来,“呲呲”一阵浓精射入孟琳的紧致的小穴之中。可是这时候孟琳居然还没有停止下体的摆弄,这阵高潮居然如此持久,仿若要榨干我体内的所有精液。

“呲呲呲呲……”在一次射精之后,我二度、三度的抽动着鸡巴,将浓烈的精液汩汩的灌入了孟琳的小穴之中。而此刻,孟琳似乎很满足的抿了抿嘴,瘫软在我的身上。

黏滑的精液顺着我还未拔出的鸡巴缓缓的流了出来,流过阴囊,沾湿了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