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十二节:曾秀萍的彻底沦陷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17/5/13“启康,多吃点儿”曾秀萍说着,她给乔启康的碗里夹着菜和肉。 [ . 但是很显然乔启康无心吃饭,曾秀萍难得的一次主动遭遇到了乔启康的冷遇,她吸了吸气,稳了稳情绪,她意识到她需要放下架子,因为她知道维护这个家庭是自己的最大职责与任务。

“启康……不舒服吗?”曾秀萍还是耐着性子和乔启康说话,要是换作平常,她大概也不会这么柔言细语的和自己的丈夫说话。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大概全然是丈夫挺着大鸡吧抽插着自己娇嫩儿媳的样子。她几乎是又气又悲,又恨又痛,然而我看到曾秀萍的一只手拿着筷子,另外一只手藏在桌子下面,紧紧地握住,汗渍浸润了曾秀萍的拳头,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及时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很享受自己被别的男人,疯狂的被别的男人在丈夫面前抽插到高潮频起,但是她试图在日后的维系家庭上来让自己淡忘去这种羞辱的情感,也试图回归家庭回归正常的夫妻生活。她最大的急单大概是丈夫对于自己不洁的判断吧!

“乔辉今天不回来了吗?”乔启康突然地问话让场面一度很尴尬,因为刚才曾秀萍已经问过了。

“我刚刚打电话,乔辉说晚上有应酬!”于丽婷此时已经喂好奶了,一大半白皙的乳房裸露着,她用湿巾轻轻擦拭被孩子吸得发红的乳晕,慢悠悠的将哺乳胸罩戴好并穿好了衣服。

“丽婷,孩子喂好了就赶快去吃饭吧。”这时候曾秀萍看到于丽婷旁若无人的一边抱着孩子一遍收拾着自己,她估计到此时还有另外两个大男人在场,于是转身去给于丽婷帮忙。并将睡着的孩子抱了起来走向了卧室。

于丽婷走近的时候,乔启康殷勤的给她递上了筷子,并将眼光直直的盯在了于丽婷半露出的丰乳上。即使被自己的丈夫冷落,如今受到了公公的额外的恩宠,对于新婚不久的于丽婷来说,她似乎也是幸福的。因为她的面容上闪烁着少女一般羞涩的红晕。相对应的则是年近中旬乔启康被于丽婷这样的鲜嫩欲滴的少女滋润着,面容也显有红光,更加的显得年轻。加之儿媳妇为自己孕育了一胎儿子,内心的欣喜之情无以言表,仿若枯木逢春而又锦上添花。无疑,于丽婷对于乔启康而言简直是在家庭伦理外衣下的“小娇妻”,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很“懂事”的小娇妻,因为于丽婷将自己的妹妹于丽娟也一并拱手相让于乔启康。

这时候乔启康与曾秀萍似乎就隔着薄薄的一层窗户纸,而对于曾秀萍来说,自己丈夫的一言一行,都在是如此的惹眼与不堪。多年工作雷厉风行的曾秀萍看着眼前的一切竟默然的吃了哑巴亏――她不知道如何去捅破他们夫妻双方的这层窗户纸。退一步来说,曾秀萍似乎从未想过去捅破它。她宁愿相信自己的婚姻是幸福完美的,即便丈夫已金屋藏二娇,更即便是自己的儿媳居然成了老公的情人。

“秀萍……”乔启康在餐桌上喊着曾秀萍的名字。只见房间里没有回应,不一会儿乔启康继续喊道:“秀萍……出来一下!”

过了一会儿,只见曾秀萍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显然她对于丈夫刚回来对自己的冷落很失望,眼神里透露着小女人的哀怨与不满。乔启康斜眼看到曾秀萍不高兴,居然破例笑了出来:“哈哈,瞧你那小样,你来我和你说个事!”曾秀萍对于乔启康这种态度180°大转变表示很好奇,但同时因为乔启康的这种神秘兮兮的感觉不禁让她气稍稍的缓解了一些。

曾秀萍挑了挑眉,嘟囔着:“老夫老妻了,有什么秘密要当着孩子的面说?

害臊不啊?”女人是非常容易哄的,显然曾秀萍已经从刚刚满满的愤懑情绪之中解脱了大半。

“你来!”乔启康半带着催促,也带着丝丝的神秘感,嘴角带着笑,一边伸手招呼曾秀萍到自己身旁。见着曾秀萍半信半疑的走过来,乔启康遮了遮嘴,悄悄地在曾秀萍的而后嘟囔了几句。曾秀萍的眼珠先是落在了我的身上,看得我一怔,然后落在了于丽婷的身上。而后双颊一红,娇羞的微笑起来。

曾秀萍站起身,什么也没说,红着脸回到了房间里。而这时候乔启康似乎意犹未尽的转着眼珠子,嘴角的微笑还久久未淡去。

过了一会儿,曾秀萍拿出了两瓶特别包装的红酒。我心想,莫非刚才乔启康是让曾秀萍去取酒?

她打开了一瓶,给乔启康斟上了一杯,正准备给我斟酒的时候,我赶忙推脱掉道:“曾姐,我不能喝酒,一会儿还要开车回去呢。”

这时候乔启康说话了:“小廖,这么长时间没在一起喝酒了,今天简单小酌一下吧!”曾丽萍看了看乔启康,似乎在等待着乔启康的发话。

“那我的车……”还没等我说完,乔启康压着曾秀萍举着的酒瓶,就往我的酒杯里倒满了酒,他说道:“大男人的磨磨唧唧的跟个大姑娘一样,我这是给你喝好酒又不是害你,如果你今晚醉了,就在这睡别回去了!”听着乔启康说完,我和曾秀萍无意识的眼对眼,正尴尬的时候,曾秀萍也说道:“是啊小廖,既然乔书记盛情邀请,如果今晚真的醉了,干脆就在我家住一晚上。”

我心里想着,平日里酒量还可以,这些日子孟琳也不在家,在乔书记家过夜应该没什么大碍吧。想着我就答应了。

就这样,凭着平日里锻炼出来的酒量,我丝毫没有控制对于下肚红酒的数量,不知不觉已经饮尽三四杯。可谁知这红酒非但容易上头,而且上的极猛极快,不一会儿我居然感觉头脑昏沉发胀,浑身发热发红。我对于自己出现的这种尴尬的反应很难为情,生怕酒后做出些不礼貌的行为,尤其在于丽婷都在的场合里,一会儿可能乔辉也会回来,我脑海里嗡嗡的乱响,只有一种想要赶忙撤场的想法。

但是这时候乔启康似乎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劝酒灌我,咕咚咕咚,大量的红酒下肚,我已经感觉到手脚轻飘飘的,浑身不断的出汗,本身就不太厚的衣服渐渐地被汗水浸透,而头脑越来越昏沉越来越重。

可即便是如此,我仍旧可以听清乔启康与我的对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他的话。我感觉头很重,因此重心不稳,于是我将两个胳膊肘撑在了桌子上,生怕一个失衡摔倒在地上。此时此刻,似乎并没有达到一种醉酒的状态,而只是身体不受控制,浑身发热发痒难忍。乔启康仍在和我说着话,时而开心,时而急躁,时而欢喜,时而愤怒。我听见卫生间传来哗啦啦哗啦啦的水声,似乎是有人洗澡。

哗啦啦哗啦啦,这时候坐在我面前的人变成了曾秀萍。她湿着头发,卸了妆,眉宇之间透露着一种清纯质朴的美感,因为视野朦胧,我看不清她的样子,仿佛又像是于丽婷,我盯着眼前那双硕美的豪乳,竟出了神。

这时候乔启康走过来,他拉着于丽婷的手,走近了卧室。卧室的门并没有关,乔启康脱掉了于丽婷的浴袍,于是玉体横陈,一双硕乳挂在于丽婷的胸前,乔启康贪婪的吮吸着,汩汩的乳汁流入乔启康的舌尖,用甘醇滋润着这位中年男人的味蕾与身体。乔启康穿着平日里的西装和白衬衣,他的呼吸急促,任由于丽婷将手指在自己的衣服上游走。于丽婷为乔启康脱着外套,隔着裤子揉搓着乔启康的阳具。

此时此刻,曾秀萍才从卫生间里洗澡出来,带出一阵阵清香,她见我站在卧室门口,有些羞涩的借道而过。可是当她看见自己的丈夫在揉搓着儿媳妇的大乳房的时候,她愣住了。她本能的后退了几步,而这时候乔启康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在妻子面前蹂躏着自己的儿媳的样子。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的喝着于丽婷的乳汁。当乔启康看见曾秀萍的时候,他招呼着曾秀萍过去。奇怪的是,曾秀萍居然听话的过去了。她跪在了乔启康的胯下,褪去了乔启康的裤子,隔着内裤揉搓着乔启康的阳具。而乔启康在两个女人的服侍下,居然异常的兴奋,还没等到曾秀萍给他口交的时候,那鸡巴居然快快的软了下来。

乔启康脱掉了所有的衣裤,坐在了床沿,大腿上斜斜贴着软软的鸡巴,而这时候换作是于丽婷为乔启康口交。说也奇怪,乔启康的鸡巴在于丽婷的手中很快的勃起了,仿若恢复了生机一般。这时候跪在原地的曾秀萍失落极了,她不但有白天时给我看日记的时候那般失落,更有一种仿佛被丈夫当面打巴掌的耻辱与苦涩之感。她赤裸着身体,跪在地上,保持着刚刚给乔启康手淫的姿势,她浑身在颤抖,从背影上我可以看出曾秀萍在哭泣。纵使她喝了今天乔启康特别准备的红酒,她的情欲被催发出来,但是相比较这个又年轻又貌美又性感的儿媳来说,丈夫已经将自己打入了“冷宫”,因为乔启康认为曾秀萍甚至给自己口交自己都硬不起来。

自尊心在工作中无限膨胀的曾秀萍没想到今晚居然是乔启康给自己设的一个局,她几乎不能鼓起勇气穿起自己脱下来的浴袍,她红着脸,酒意未散。一双香肩在我面前展露无遗,可以确定的是乔启康今夜丝毫台阶也没有给曾秀萍设置。

而这一幕不禁看得我心生怜悯。

我走上前去抚摸着曾秀萍的肩膀,从上而下俯视着曾秀萍的肥乳。曾秀萍有意识的躲避着,她发现是我之后,惊得要重新穿起自己的衣服。我的头脑被酒意冲的昏沉,竟站不住,直挺挺地抱着曾秀萍躺在了地上。我的手抚摸着曾秀萍洗澡之后嫩滑的身体,不禁情欲膨胀,而我下体紧贴着曾秀萍的腰部,这使得我才发现,原来酒后我的鸡巴一直都是笔挺笔挺的。

我和曾秀萍都侧躺着,我从后面抓住了曾秀萍的硕乳,而此时此刻,乔启康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曾秀萍与乔启康四目相对,猛然间曾秀萍内心的愤恨似乎在这直视的时候蓦地消散了。她宛如报复乔启康一般,反手过来隔着裤子抓着我的大鸡吧。乔启康看得双目圆睁,他似乎要说什么,但是又压了下去。曾秀萍明白这是愤恨,因为乔启康在刺激着曾秀萍,而与此同时曾秀萍又在反击乔启康。

侧躺着的曾秀萍身材秀美而修长,硕大的乳房垂着,但是居然也有一种别致的优雅之感。我揉搓着曾秀萍的乳房,而曾秀萍此时此刻已经解开了我的裤腰带,半褪下我的裤子,一根较乔启康大将近一倍的大鸡吧紧紧地握在了曾秀萍的手中。

“骚货,你当着我的面撩男人……”乔启康怒骂道。显然这种责骂是乔启康另外一种兴奋的来源,他的鸡巴涨得通红,看见自己的妻子沉醉在与别的男人的肉体交欢中,乔启康莫名的激动与高兴。

曾秀萍没想到乔启康会这样说自己,突然间觉得自己在儿媳和我面前似乎都失了面子,她停住了揉搓我鸡巴的手,呆呆的愣着。而此时此刻,我方才被激发的性欲怎能如此戛然而止呢?想着我抽离了曾秀萍的手,起身挺着大鸡吧对准曾秀萍的玉口刺溜插了进去。曾秀萍没反应过来嘴里被塞得满满的,猛地不知道如何挣扎,竟楞的主动为我口交。想来这已经是第二次凌辱曾秀萍,我带着醉意丝毫没有顾忌到曾秀萍难受与否,将硕大的鸡巴快速的在曾秀萍嘴里进进出出,带出阵阵唾液顺着阴囊地落在了地面上。而此时此刻,我坚硬的鸡巴已经愈发的红胀了。此刻躺着的曾秀萍唇下也满是溢出的粘滑的唾液。我将液体在曾秀萍的乳房处抹了抹,夹起曾秀萍的硕乳,开始乳交起来。这一幕看得乔启康目瞪口呆,此时此刻乔启康的马眼已经汩汩的渗出前列腺液体。

我的头脑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之间居然把胯下的曾秀萍看成了曾丽萍,曾丽萍相比她姐姐是更加的风骚难当,我反手抠着曾秀萍的小穴,嫩滑的液体早已浸润了曾秀萍的阴户。我将手弯作勾状,反复刺激着曾秀萍的G点,曾秀萍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而下体的爱液也分泌的更加旺盛。此时,我将揉搓的发红的乳房松开,转身到曾秀萍的胯下,一挺巨大的鸡巴,刺溜一下,插入了曾秀萍紧致的小穴之中。

“曾姐,我的鸡巴大不大?”我问道。

曾秀萍害羞的红了脸。我见曾秀萍没有回应,于是将鸡巴抽了出来,曾秀萍感觉到体内一阵空虚,一阵即将叫出来的呻吟声居然戛然而止。

“嗯?”曾秀萍哼了一声。

“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我的脑海里嗡嗡作响,我早已将乔启康在身旁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曾秀萍犹豫着,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同时她又不想突然间中止下体的快感。

我将大鸡吧对准曾秀萍的阴户,曾秀萍身体一颤,我再次问道:“你更喜欢谁的鸡巴!”

曾秀萍被我抵住的阴户一张一弛,似乎时时刻刻想着吞没我的大鸡吧,但是我终究只停留在了洞口迟迟不进入。

“是不是更加喜欢我当你的老公?”我问着,但是曾秀萍红着脸不说话。

“说话!”说着,我“啪”一巴掌打在了曾秀萍的肥臀上。曾秀萍浑身一颤,阴户一紧,居然将我半插入阴户的龟头紧紧的锁住了。

“是……”曾秀萍轻声细语,生怕自己的声音被乔启康听见。

“说什么,我没听见?”我故意说道。

“是……”曾秀萍勉强自己大声说道。

“是什么?”我还在刁难曾秀萍。

“我……更喜欢……”曾秀萍吞吞吐吐的说着。

“啪……”又是一巴掌,我打在了曾秀萍的肥乳上。“大声点儿说,一次性说清楚!”我说道。

“我更喜欢你……做我的老公,你……鸡巴比我老公大多了!”曾秀萍红着脸尴尬的说着这样的话。

而此刻,我如约将硕大的鸡巴插入了曾秀萍的紧致的阴户之中。啪啪啪啪啪,房间里响彻着我与曾秀萍肉体交欢的碰撞之声。而此时此刻,于丽婷和乔启康都看傻了。因为曾秀萍全然已经沉迷在性爱的快感之中,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居然在男客人的胯下屈服成奴,任意凌辱。

我捏着曾秀萍的乳头,只见曾秀萍双眉紧锁,嘴里微哼:“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好棒……”

伴随着胯下有力的撞击,曾秀萍下体的爱液越发的泛滥成灾,已然流过了后亭菊花浸湿了地面。我将曾秀萍翻身过来,让她撅起屁股,露出了紧致的后庭还有淫液泛滥的花蕊。此时此刻,我一边爆操着曾秀萍的花蕊,一边用拇指开发着她的后庭。想来曾秀萍已然臣服我胯下,我需要让这个骚货一次性打破自己的所有自尊,让她彻彻底底的成为我的奴隶。

“不要啊小廖,丽萍的后庭我都还没给她开苞呢!”这时候乔启康的话似乎一下把我惊醒了。可是此时此刻,美人在我胯下醉生梦死,我岂能让这个后庭开苞的机会落回乔启康的手里。

“乔书记,你家的骚母狗不如让我来开发吧!”我的回答言语里充斥着挑衅之意。说着,我的大拇指刺溜一下插入了曾秀萍的后庭之中。因为感受着阴道的快感,曾秀萍居然也不会觉得开后庭有多么的痛苦,但是我的拇指插入之后,曾秀萍的身体开始紧张起来,死死的将我的鸡巴和拇指控制在了身体里。我啪地用左手打红了曾秀萍的肥臀说道:“糟母狗,你老公都已经把你送给我了,现在开一下你的屁眼还矜持什么?”

乔启康在我的淫词烂语的刺激下居然异常的兴奋,我余光瞥见他居然自己在自慰着,而将为自己口交的于丽婷推到了一边去。此时此刻,我内心更加的笃定,我越是虐待曾秀萍,乔启康就越是兴奋越是高兴。

经过我几次的抽打,曾秀萍的肥臀早已红肿不堪,而这时候,曾秀萍也越发的能够接受我这种言语的刺激。不一会儿,曾秀萍的后庭已经开发的差不多了。

此时,我从曾秀萍阴道中抽出湿湿滑滑的大鸡吧,对准曾秀萍的后庭,用力的挺动下体。前进的步伐可谓相当困难,但是有曾秀萍的阴道高潮在先,此时的后庭开苞似乎也并没有现象中那么难。

“骚母狗的屁眼这么紧,是不是很喜欢我的大鸡吧来开发啊?”我再度用言语刺激道。

“看啊,你的儿媳妇和你的老公看着你被别的男人搞,是不是很兴奋?”我肆无忌惮的用言语凌辱着曾秀萍。而随之则是鸡巴的不断挺近与抽出,没几个来回,曾秀萍的两瓣肥臀之中,就被我开出了一条通道,我将整根鸡巴深深的插入了曾秀萍的后庭之中。同时手指不停地在曾秀萍的阴户处摩挲着,被前后夹击的曾秀萍几乎欲仙欲死,兴奋地开始用后庭迎合着我。

“噢噢噢噢……小廖……你好棒……啊啊啊啊啊啊……”曾秀萍开始肆无忌惮的淫叫起来。

乔启康看到我的巨根居然轻而易举的没入了曾秀萍的体内,惊讶的看直了眼睛。此时此刻,于丽婷似乎也被婆婆与司机保镖的性交而刺激的欲火焚身。她开始主动的为乔启康口交,用丰硕的带着乳汁的奶子给乔启康乳交。但是自始至终乔启康的眼神未脱离曾秀萍被我抽插的丰臀。

“啪啪啪啪啪啪”曾秀萍的巨乳在上下弹跳着,我的身体一次次有节奏的猛力碰撞着曾秀萍的肥臀。而曾秀萍的爱液也随着大腿顺流直下。我扶起了双手支撑在地面上的曾秀萍,一边揉搓着曾秀萍的巨乳,一边反手抠弄着曾秀萍淫液肆意的阴户。此时,我故意将曾秀萍陶醉于凌辱与被奸的姿态展现给乔启康看,故意将曾秀萍目视的前方朝向了乔启康。

“看看你的老公看到你淫乱的样子有多么的兴奋!贱母狗!”我在曾秀萍耳畔轻轻耳语道。

曾秀萍转头看见了直视自己的乔启康,她内心百感交集。一面是自己对于乔启康长久以来的愤恨与不满,另一面是对于丈夫的背叛内心一种奇异的报复感。

曾秀萍似乎从来没有在乔启康身上获得如此的快感,这一次甚至强烈过上次数倍,她无法接受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但是内心对于又大又年轻鸡巴的渴望却是无法遮掩的,一种长久以来的道德束缚将曾秀萍牢牢地锁在了传统婚姻的枷锁里,她甚至认为牺牲性爱也是值得的,她愿意成为一个人人眼中的贤妻良母,即便与乔启康的生活是有名无实。但是今夜,曾秀萍再度尝试到了年轻男人的魅力,再次发掘出内心对于男人鸡巴的深度渴望,她体会到了几乎无法从乔启康身体上享受到的爱欲,同时这一切还是在乔启康的默许之下……曾秀萍的眼神逃离了乔启康的直视,她内心极为矛盾。但是眼神又落到了为乔启康生儿育女的儿媳于丽婷,作为女人的曾秀萍,她怎能容忍这样一个小丫头片子霸占了自己的老公,论姿色论身材论修养自己哪里比这个小贱货差,内心的的愤恨夹杂着性交的快感,曾秀萍居然释然了。

曾秀萍开始揉搓着自己的奶子,在乔启康面前挑逗着:“老公,小廖的鸡巴好棒……插得我好舒服……我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

乔启康气的浑身发抖,但是他的鸡巴却越发的红胀发硬。

这时候,我躺倒在地上,曾秀萍坐在了我的身上灵巧的扭动着下体,用那紧致的肛门紧紧地夹住我的大鸡吧。同时曾秀萍还揉搓着自己的阴蒂,用爱液不断得劲浸润着我和她身体交媾的位置。一双奶子在空中肆无忌惮的上下跳动着。宛如一条水蛇优美的摆动着,吮吸着我的大鸡吧。

“老公,你看我棒吗?”曾秀萍转过身来,没曾想,这时候她叫的“老公”

居然是我。

“好棒,老婆,你的骚屁眼真紧,夹得我好舒服!”我揉搓着曾秀萍的奶子,开始在曾秀萍下体加速抽插。而我和曾秀萍的这一来一回的对话,更是刺激的乔启康又气又兴奋,他颤抖着揉搓着自己的鸡巴,同时还在吮吸着于丽婷的奶子,眼神却丝毫不离开我和曾秀萍。

这时,我起身抱起曾秀萍站起来,曾秀萍的两条长腿在我臀部之后勾住,整个人悬挂在了半空。我将在曾秀萍屁眼里抽插的鸡巴抽了出来甩了甩,对准了曾秀萍的美穴,刺溜一下插了进去。啪啪啪啪啪啪,我抱着曾秀萍,如此姿势将鸡巴更深的插入了曾秀萍的阴户之中,粘滑的肉壁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而我次次的冲撞均深深的撞击到曾秀萍的花心处,硕大的鸡巴将曾秀萍抽插到美穴的肉翻了出来,嫩滑的肉壁显露出淡淡的粉色。

“贱母狗,你来给我生个儿子长大一起操你吧!”我对着曾秀萍说道。

“不要啊,不要……”曾秀萍心想着我要射了,浑身颤抖着要抽出我体内的鸡巴。慌乱之余,她的眼神瞟向了乔启康,而此刻的乔启康一柱擎天,丝毫没估计到曾秀萍在说什么。

“不要射进来,小廖,不要……”曾秀萍还在挣扎。此刻我的大鸡吧全力的插入曾秀萍弹滑的嫩穴之中。

“啪啪啪”我连着几个巴掌打到曾秀萍的肥乳上。曾秀萍突然从刚刚的兴奋一下堕入了恐惧与害怕之中,她几乎带着哭腔:“小廖,你干什么,好疼!”

疼痛将曾秀萍从方才的性爱高潮的迷醉之中一下子惊醒,她本能的要逃脱开,可是我的手臂仅将她一抓,她就无所逃遁。

“老公救我!”曾秀萍开始向乔启康救援。

“啪啪啪”又是几个巴掌,我冲着曾秀萍喊道:“你刚刚叫谁老公,骚逼!

我才是你老公!哈哈哈哈!”被酒精充斥迷醉的我已经被这种征服欲的快感冲昏了头脑,我知道此时此刻无论我做什么,乔启康都会冷眼旁观,因为之于乔启康,他在性爱的时候只有把曾秀萍当成一条母狗,当成任人蹂躏的妓女时,他的内心才是兴奋地。加之一个具有强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即便是有淫妻的癖好,但是他对于自己的妻子出轨几乎也是难以容忍的,内心对于曾秀萍那淫乱放荡的样子他是十分气愤的,这时候对于曾秀萍的蹂躏可以说是为乔启康出了一个大大的气。

我用力的捏着曾秀萍的奶头,疼痛与下体的快感还有身体的紧张给曾秀萍带来更加异样的体验,没想到愈是如此,曾秀萍反倒是愈加的享受这种性爱。夫妻之间各怀心思,但是同时在今夜能够显露出异样的性爱观,这几乎是不言而喻的。

“小廖,停下,你不要这样,我是你曾姐,一会儿乔辉要回来……别这样……”曾秀萍开始紧张了起来。

“贱母狗,你的骚逼还是这样的喜欢我的大鸡吧啊,你老公都接受你这样了,你害怕你儿子吗?”我回到。

曾秀萍不容我多说,只是匆忙的起身,她的脸红成了一片,下体泛着晶莹的光,那是刚才如泉水般涌出的爱液。这时候曾秀萍匆忙的收拾着穿着衣服。而这时候,正巧门开了,我们心里突然间都有一个念头“乔辉回来了!”但是因为我们都衣衫不整,只是曾秀萍锁上了房门走了出去。

“怎么这么晚回来”曾秀萍问道。

“和……和同学喝了点儿酒。”很显然乔辉喝醉了,“家里就你一个人嘛?”

曾秀萍心里盘算着,她担心要是我和乔启康还有于丽婷从一间房子里出来会让乔辉起疑,就回到:“他们都没回来呢!”

顿了一顿曾秀萍又说:“你满身的酒气,不如去洗洗澡,晚上睡个好觉。”

“哎,妈,你是不是又想了?”乔辉的话语里充斥着挑逗与玩笑的意思,这突然间让房间里的几个人竖起了耳朵。

“乔辉你在说什么呢?我是你妈!”曾秀萍知道我们几个在房间里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们这样的对话,她生怕我们起疑,于是反驳着乔辉。

“妈,我说的就是你啊,你的小逼逼是不是要儿子大大的棒棒了?”乔辉继续肆无忌惮的说道。

这时候曾秀萍紧张的捂住了乔辉的嘴,乔辉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而此时此刻,房间里的我惊呆了。这时候乔启康居然也瞪大了眼睛。

“妈,你要来捆绑吗?”说着乔辉开始胡乱摸起了曾秀萍的身体。而这一举一动,几乎都被我们房间里的几个人听得一清二楚。

乔辉顺着曾秀萍的衣服抚探入曾秀萍的下体:“妈,没想到你的小骚逼已经这么湿润了!是不是一直在家里等待着儿子的大肉棒啊?”

此时此刻,曾秀萍越是反抗,对于乔辉来说似乎越是一种挑逗。而反倒是这出乎意料的一幕,让本来就欲火焚身的乔启康更加的兴奋!

“丽婷,你的老公操我老婆,那我也要好好的草草你了!这个烂货居然背着我在家里面勾引儿子,真他妈的气死我了!”乔启康对着于丽婷说道,而经历了一夜非同寻常的性爱之夜,于丽婷早已淫液泛滥,看着公公胯下屹立不倒的大肉棒,于丽婷跨在了乔启康的下体上,扶着鸡巴慢慢地坐了下去。

“啊,年轻的骚逼真是不一样,不想老女人那么皮糙肉厚,很嫩滑很舒服!

啊啊啊啊……”随着身体啪啪啪的声音传来,乔启康开始真正享受起眼前这个格外撩人的骚货儿媳。他满嘴的脏话,咒骂着曾秀萍还有乔辉,也正是如此,乔启康源源不断的性爱刺激,让他本身极易疲软的鸡巴坚挺至极。于丽婷撩动着手指勾弄着阴蒂,给自己源源不断的刺激。

而此刻,在门外,已经响起了乔辉抽插母亲曾秀萍的声音了。

“哦妈妈,你好棒啊,把我的大鸡吧都吸进去了,这么润滑这么舒服。”乔辉胯下的曾秀萍此刻已经不知道是几次高潮,她也丝毫无法顾及房间里的丈夫还有儿媳同时还有一个司机兼保安在隔岸观火,在享受着这无以伦比的性爱晚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房间内外的抽插之声互相交映,就像是一部宏大的交响曲一般。而此刻的乔辉已然沉醉于与母亲的交媾之中。

而这时候的曾秀萍更可谓百感交集,内心之中她却充满了无言的苦涩。但是私处带来的快感却是自己无法摆脱的,她脑海里回想着一句话,她生下一个儿子,让儿子和丈夫一同抽插自己,此时此刻,曾秀萍徘徊在堕落与节制的边缘。这时候她的阴道内是自己亲生儿子的肉棒,而就在方才,她还当着自己老公的面喊另外一个男人老公,她的阴道已然在今夜占据了自己的头脑,她不在是那个温文尔雅又雷厉风行的事业型女人了,她在今夜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在我面前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头衔,抛弃了自己的自尊还有自己的家庭身份,她已经不是一个母亲甚至不是一个妻子――她只是一个被性欲掌控住的女人,她的脑海里都是年轻的粗壮的肉棒,内心满满的性交的欢愉。

而对于自己的儿子乔辉,曾秀萍的内心更是愧疚。因为她深知乔辉从小就有深深的恋母情结,他迟迟不肯结婚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乔辉结婚那年,曾秀萍用母亲的阴道夺走了儿子的初夜,从此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她要的是儿子的婚姻幸福,而乔辉需要的则是一个母亲的身体,阴道,乳房还有子宫。曾秀萍每每背着避孕药,那是因为乔辉像个孩子一样,总是将汩汩的浓精灌满母亲的子宫,这是最为活跃的精子,曾秀萍生怕有一天自己会怀孕而被乔启康怀疑。而此时此刻,今夜的此时,曾秀萍已经看到了一切事实,事情的败落让曾秀萍敢于面对内心的欲求,她的脑海里都是如果怀上了儿子的孩子怎么办,她的内心在踌躇着如何去满足自己儿子的欲求。正是儿子愈发强烈的性欲让曾秀萍一步步堕入欲求的无底洞,乔启康对自己的冷漠之前看起来似乎是平常的,当她感受到了儿子巨大肉棒的吸引力的时候,她内心重新唤起了对于性爱的更深层次的追求与向往。大概也是如此,当她的乳房在儿子的身上跳跃的时候,当她的阴道取悦着儿子肉棒的时候,曾秀萍内心的罪恶感渐渐的就被性欲的快感所蒙蔽。

“妈,我要射了……”乔辉说完,一股浓精冲入了曾秀萍的身体里。

曾秀萍的身体麻木了,她的脑海里是道德与肉欲的挣扎,她准备起身去吃避孕药,却被儿子拦住了!

“妈,为我生个孩子吧!”乔辉苦苦哀求到。

“你,你说什么呢,我是你妈!你媳妇已经给你生了个孩子!”曾秀萍气不打一处来。

“妈,这个只有你能帮我了,我知道丽婷的孩子不是我的!”乔辉说到这的时候,房间里乔启康与于丽婷的抽插突然间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你这孩子别胡说!”曾秀萍说道。

“我从来没碰过丽婷,但是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破坏了家庭的氛围,妈,我只喜欢你,你给我生个孩子好吗,生一个我们乔家的孩子!”乔辉再度恳求道。

“那你知道丽婷生的孩子是谁的吗?”曾秀萍故意问道。

“是你老公!”乔辉回答道。

轰隆一声,仿若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