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十一节:乔启康的淫妻日记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17/4/22关于梨花新区的办公楼,周美凤一直在督促我抽一个机会引荐一下乔启康。 [ .

大概是上次的“境遇”让我联想起乔启康,回忆的居然满满的是曾秀萍那丰硕的乳房还有那在我胯下娇喘连连时候的样子。最近因为乔启康连续的出差,加上曾秀萍为了“避嫌”因此让我在乔书记出差的这段时间在家里休息。

正在我考虑如何给乔书记或者曾秀萍打电话的时候,曾秀萍的电话打过来了。

“廖峰,明天乔书记就回来了,你记得去接机!”曾秀萍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平静,很官化。但是这是我早就在内心做好计划的。所以我一点儿也不吃惊,我回答道:“我知道了曾姐!”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出于礼貌,我没有先挂电话,即使我知道曾秀萍可能没有别的安排了。

“廖峰……”停顿了一会儿之后,曾秀萍再次叫着我。

“曾姐,我在听,你说!”我回复到。

“呵……”电话那头传来长长的一声叹气,“这样吧,你到我家来,我有事和你说!”曾秀萍说完之后,电话就挂掉了!

我预感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很快的收拾好了,驱车赶往曾秀萍的家里。

“咚咚咚”开门的是曾秀萍,她今天化了很淡的妆,很清淡,她穿着很简洁的白衬衣和修身长裤。我朝着曾秀萍微笑道:“曾姐准备上班去吗?穿这么正式!”

很显然曾秀萍对于我的调侃并不在意,她有点儿心不在焉的样子。她的头发随意的盘着,可以看出是在我来之前刻意准备的。但是这种的曾秀萍,褪去了平日里的那种强势之感,她的眼角有点儿红,似乎刚刚才哭过。但是她故意穿上一身并不合时宜的正装出现在了我面前,似乎她想要向我展示自己工作时候的那种坚强与自信之感。即使刻意之感和明显,但是很明显,曾秀萍的打扮起到了作用,因为她很好的掩盖了她内心的想法。

“好久没见了曾姐,你还是这么漂亮!”我微笑道,我希望可以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

曾秀萍下意识地捋了捋滑落到眼前的头发,她侧着头,挺拔的鼻梁映衬着姣好的面庞,没有一个女人会对于别人的夸赞无动于衷,她微微一笑,但是眉头一皱,笑脸又很快的淡去了。她只是一味的叹气,欲言又止的感觉。

曾秀萍漫不经心的捣弄着茶几上的茶具,她的动作很慢,似乎在斟酌着要说什么,茶香伴随着腾腾热气的热水,午后静谧的阳光照应在曾秀萍的发丝上,宛如在看一副优美的美女沏茶图。曾秀萍与其妹妹曾丽萍的生活环境差异,导致了曾秀萍浑身有一种书香气质,而曾丽萍则是一种柔媚之感。换言之,曾秀萍更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悠然之感,这简直是任何一个男人曾经的梦中情人的角色。

此刻的曾秀萍有些惆怅,而这种意境再配上曾秀萍的这种姿态与神情,更有一种谜一般的梦幻感。

不一会儿,曾秀萍递过来一杯热腾腾的清茶。她整张面庞被反射的阳光照射的迷人,看得我几乎痴住。而这时候曾秀萍察觉到我眼神的异样,脸一红,似乎有些嗔怪的意思,不禁稍稍怒视着我。这时候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这时候一丝展露在曾秀萍嘴角的笑意又不知不觉淡去了。

“曾姐,看你心情不是很好,怎么了?”我关心的问道。

曾秀萍勉强的抿抿嘴,嘴微微张开,欲言又止,却吐出来一声常常的叹气声,紧接着一声抽泣,一滴清泪滑落了下来。曾秀萍还来不及拿着纸巾擦拭,泪门大开的她便开始泪如泉涌,抽泣不止了!我见她还没开口便哭成这样,便伸手去搂着曾秀萍的双肩。

“曾姐,你怎么了,什么都没说就哭成这样!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心里能好受一些!需要我廖峰帮忙的你尽管吩咐。”我感觉在我眼前的曾秀萍比平日里娇小了不少。想必她是经受了非常大的打击,不然一个如此坚强的女人是不至于哭成这样的。

曾秀萍缓和了一下情绪,她娓娓道来:“你记不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我怀疑乔启康和于丽婷的妹妹于丽娟有染。”我点了点头,曾秀萍继续说道,“其实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我惊讶的看着曾秀萍,眼神里充满了疑惑,曾秀萍是发现了什么吗?她为什么会这么肯定?

“前段时间他参加的那个换妻俱乐部,他天天晚上看到很晚很晚……我其实一直都不同意……自从我被『破例』的那一晚之后,乔启康一直要求我与别的男人睡觉,可是……”曾秀萍说到这里突然间泣不成声,我摸着曾秀萍的手,希望能给她鼓励,她继续说道,“我很抗拒,他之后和我做爱都很鲁莽,骂我是荡妇,母狗,贱人……他还打我……他……他说唯有这样他才可以提起性趣……”说着,曾秀萍哭成了一个泪人,全然没有了方才的端庄与优雅。

我坐在曾秀萍的身旁,搂着曾秀萍,此刻的曾秀萍对我几乎是一点儿也不抗拒,全然的信任着我。我感觉这时候的曾秀萍已经将我当成一个牢骚垃圾桶一样,将平日里不能向他人讲的话和我说。

“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曾秀萍继续说道,“我无法忍受我的丈夫如此对待我。但是不管怎样,他能够守住这个家,这些委屈我受受无所谓的。他还做了更过分的事情!”

曾秀萍流着泪不断地摇着头:“我说不下去了,这是我昨天在他的书柜里翻出来的日记,你自己看看吧!”

说着,曾秀萍甩给我一本很厚很厚的日记,封面在普通不过了。我翻开简单的浏览一下,我发现里面全部是乔启康写的,其实里面都是前几年日常的一些普通的日记。翻着翻着,我看到有一页被插上了一张书签。而这里写的是今年的新内容,这和之前的日期隔了将近一年。这一页是这么写的:――××××××××××××××××××××××××××××××××××――秀萍在我的心目中一直都是完美的女人的象征,我一度因为拥有这样完美的妻子而感到荣耀与自豪。不论是身材还是性格,不论是相貌还是为人,都让我无可挑剔。似乎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家了。加上一年前,我的宝贝儿子结婚了,虽然这是我和丽萍的意见,乔辉本人并不是很认可于丽婷,但是说实话,我从丽婷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秀萍的感觉,我认为乔辉终究会喜欢上于丽婷的。更何况于丽婷各方面和乔辉也很搭配。就这样,这已经是一个家庭最佳的搭配方法了。

家庭的和睦加之事业的顺风顺水,让我一下子充满了精力与希望,儿媳新进门,我和丽萍都期待着她快快的怀上孩子,好让我们两个老人早早的当上爷爷奶奶。然而事情似乎并不如我们想想的顺利,乔辉对于于丽婷的厌恶感越来越强烈。

那天我应酬结束后,醉醺醺的坐在沙发上,居然发现于丽婷躺在沙发上悄悄哭泣。

然而因为我喝醉了,刚开始的时候根本没发现那就是儿媳妇于丽婷。直到我听到了于丽婷的哭声。

于丽婷见我也不避讳,而是贴心的为我端茶倒水。那时候正值夏天,于丽婷穿得很少,身上飘散着沐浴乳的香气,并且因为方才的哭泣,面庞显得红肿,身上也冒着点点汗珠,将薄薄的睡衣紧紧的吸在衣服上。在半醉的情况下,我看着憔悴的于丽婷,问着她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睡在客厅。我记不清于丽婷怎么回复的,也不记得那时候乔辉去哪儿了,家里只剩下我和于丽婷。我安抚着于丽婷,醉意晕晕的似懂非懂的听着于丽婷对于新婚丈夫的控诉。

而那时候,我全身心的都投射在于丽婷那若隐若现的丰乳上,酒意的促使下,让我开始幻想许多淫荡的场景,但是出于礼貌,我在兽性未发的时候准备去休息了。可是于丽婷正说着伤心,怎能让我离去。这时候我只能拍拍于丽婷的背部,安慰她道:“新婚夫妻难免会有矛盾,你这么好的姑娘乔辉总有一天会良心发现的,你赶快去休息吧!”

说着我就晕沉沉的走向了卧室。我推开卧室的门,秀萍居然不在家,我转向乔辉的房间,结果乔辉也不在。内心正在疑惑着,但是也顾不上那么多。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来睡着了。

睡至半夜,我被渴醒,发现房间里还是空荡荡的,曾秀萍还没回来。而这时候天还没亮,酒意已经散去。我便起身去厨房倒水喝。没想到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于丽婷还在沙发上躺着。我以为是我自己眼花了,于丽婷穿着长及大腿的睡裙,因为一个蜷缩的姿态,性感的半透明三角裤暴露在一侧,我揉揉眼睛,果然是于丽婷。

我走向前拍了拍她,于丽婷微微睁开双眼。

“丽婷,这么晚了,乔辉怎么还没回来?还有你怎么还睡在客厅?为什么不睡房间呢?”我问道。

“爸……乔辉……乔辉他外面有女人了……”于丽婷哭泣着醒了,并开始向我哭诉起来。

“丽婷,别胡说,你们刚结婚,他怎么可能外面有女人?”听到于丽婷这样说道我很惊讶,我自己的儿子我再熟悉不过了,他怎么可能外面有女人。

“可是,结婚之后他一次都没碰过我!”于丽婷说道。

突然间我好似被当头雷击,我内心在问,为什么?为什么?于丽婷这么美的女人,连我看了都忍不住兴奋,儿子为什么会这么冷漠?难道他真的外面有女人了?还有,为什么今晚曾秀萍不在家。

“丽婷,你别胡思乱想,夫妻之事是互相的,乔辉是一个内向的孩子,你应该主动一点儿!”我故意打岔到。

“爸,你看我这样不够主动吗?”于丽婷给我展示着她性感的睡衣,我看到的时候几乎目瞪口呆,原来刚才没注意,于丽婷的睡衣时半透明的,而里面也没有穿胸罩。于丽婷年轻而挺拔的乳房挺挺的撑着这件性感的睡衣,这几乎是曾秀萍那肥乳所无法达到的。年轻真的是太好了。

“可是乔辉连看也不看,我主动去抚摸他,贴近他,可是他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于丽婷哭了起来,弄得我有些措手不及。我的脑门轰隆乱想,满眼都是于丽婷性感的乳房和姣好的面庞,“爸,我知道你和妈都想要早点抱孙子,可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乔辉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漠,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外面有女人。”

于丽婷悲气交加地说着。

“乔辉可能是最近工作忙的缘故吧!”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

见我这么护着自己的儿子,于丽婷不禁气不打一处来,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伤心的哭着。我上前扶着于丽婷,轻轻的拍打着于丽婷的背部。这时候我才仔仔细细的感受着于丽婷的睡衣,这件睡衣犹如皮肤一样的触感,因为夏天的缘故,我穿着跨栏背心和短裤,而于丽婷身上已经是香汗淋漓,我感觉她身上不断的散发着让人沉醉的香气。我更加近距离的看到于丽婷挺拔的乳房,随着我的安抚,于丽婷的头倚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一阵秀发的清香扑面而来。

“爸,如果我嫁的人是你就好了!”于丽婷没心没肺的说着这句话。

“丽婷,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你吗?因为你和你妈秀萍年轻的时候太像了!”

此时此刻,我早已无法遏制内心的悸动,面对于丽婷这样小鸟依人的样子,我的下体早已澎湃不已。我搂着于丽婷的手渐渐上移,隔着衣服揉搓着于丽婷的丰乳。

果然是弹性十足,犹如掌握着两颗硕大的木瓜,柔软富有弹性,而于丽婷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爸,不要这样……爸……不要……”于丽婷开始挣扎着。然而此时此刻,我的身体已经压住了于丽婷,隔着薄薄的衣服,于丽婷已经可以感受到我硕大的鸡巴勃起时候的硬度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于丽婷的身体让我一下子回到了年轻时候的冲动。我另一只手伸向于丽婷的饱满的下体,粗壮的中指隔着内裤抚摸着于丽婷未被开苞的下体。于丽婷开始紧张起来了。

“爸,不要,我还是处女,不要……”于丽婷开始害怕起来,然而这时候她已成为我的囊中之物,我怎能轻易的将这只熟鸭子放飞?

“丽婷,乔辉不懂得珍惜你是他没有这福分,我来给你开苞也是一样的,你一样怀的是我们乔家的种,一样使我们乔家的儿媳妇。我会让你幸福的,不要紧张。”说着我拨开于丽婷的双腿,轻轻拨开遮挡住于丽婷私处的性感三角裤。一朵羞涩的粉色花朵展露在我眼前。我喘着粗气俯身下去舔吮。

少女的私处有一种独特的香气,犹如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亟待着男人的鸡巴来为她正名。我的舌头灵巧的拨弄着于丽婷的阴户,于丽婷不一会儿就在我的舌攻下淫液泛滥了。她喘着粗气,胸部随着呼吸上下剧烈的起伏着。

我褪去了我的小短裤,挺起青筋暴露的大鸡吧在于丽婷的阴户口摩挲着。于丽婷紧张的推着我,而这时候我的鸡巴已经沾满了于丽婷年轻的淫液了。于丽婷这时候把握住了我的鸡巴,将鸡巴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肚脐上,她开始喘着粗气,浑身开始发着热。

“爸,你的东西好大,我会疼!这是第一次!”于丽婷羞涩的说着。

“丽婷,我会慢一点儿的!”说着,我抽回了鸡巴,将龟头抵住丽婷的阴户。

刺溜,龟头滑了进去。于丽婷眉头紧皱,我慢慢地将鸡巴顶入于丽婷的身体。

这时候我感觉到于丽婷紧致的下体包裹住我的大龟头。渐渐地,鸡巴已经没入一部分了。我感觉有一个障碍物,想来也是处女膜了。我抽出了鸡巴,再一次插入,可是这次因为于丽婷的紧张,大鸡吧一点儿也没插进去,只是在门口打转着。我用力抵住阴户,下体一挺,刺溜一下,鸡巴又插进去了。这次插的比上次更深了。

于丽婷浑身颤抖着,我抚摸着于丽婷硕大的乳房,慢慢吮吸着。随着我分散着于丽婷的注意力,她渐渐开始放松了。就在这一刻,我鸡巴用力一挺,刺溜,整根鸡巴没入于丽婷的身体里。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龟头被于丽婷年轻而富有弹性的阴道紧紧的包裹住。被突破了处女膜的于丽婷似乎也突然间释然了,我的大鸡吧径直顶到于丽婷的花心处,感受着久违的紧致的少女的阴道。

随着我对于丽婷胸部的挑逗,我的下体开始在于丽婷的身体里慢慢的抽插着,于丽婷的爱液渐渐溢出,滋润着我和她交媾的位置。

“啊啊啊啊……爸……啊啊啊啊……爸爸……好棒…………真的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于丽婷感受着第一次最难忘的的性爱,与自己公公的破处之爱。她的双腿紧紧的缠绕住我的臀部,而我则是抓住于丽婷的丰乳进行下体的猛烈冲刺。

这恐怕是新婚的女子最期待的破处之爱了,没想到这份礼物不是我的儿子享受,而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人。我内心油然而起的一种征服的自豪感。在胯下被征服的女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儿媳妇,年轻美貌又火辣的于丽婷,用紧致下体,富有弹性的阴道来取悦着自己的公公,我越想越觉得刺激。

“丽婷,你的小逼真的好紧,我感觉我从你的身上得到了年轻时候的动力,真的太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对丽婷说道。这时候,我似乎更加的认可这个我“钦定”的儿媳妇了!

房间里响彻着我与于丽婷交媾发出的碰撞声,啪啪啪啪啪啪,我抱起了于丽婷,用力地撞击着于丽婷的阴户,于丽婷的处女淫液顺着我的大腿朝着地面流着。

终于,不一会儿于丽婷就被阵阵席卷而来的高潮刺激的疲软不已。而此时,我感受着于丽婷紧致的下体对我龟头的阵阵苏爽刺激,不禁一个激灵精门大开,将储存已久的浓精一滴不剩的注射到了于丽婷的美穴之中。

“丽婷,为乔家怀一个儿子吧!”丽婷沉默不语,双颊红了一片,眼神迷离而沉醉,仿佛今夜喝酒的人不是我而是她一样。而此刻,我的鸡巴在射精高潮后的不断抽搐强制排精中,我希望将我体内的精液都注入儿媳于丽婷的子宫内,让她早早怀上我们乔家的孩子。

而这一夜,就在这极为美好的性爱之中结束了。

――××××××××××××××××××××××××××××××××××――看到这里,这篇日记结束了,我红着脸想着于丽婷的丰乳肥臀。紧接着我翻向里另一章,这大概是之后不久的事情,乔启康又和于丽婷进行了几次性爱,直到于丽婷怀孕都未停止。这期间乔启康和曾秀萍的夫妻生活质量还不错,也因此曾秀萍并未察觉出异样。而与此同时乔辉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有对于丽婷上过心,以至于于丽婷怀孕乔辉都觉得莫名其妙的。鉴于于丽婷怀孕后身体一直不好,乔启康停止了与于丽婷的乱伦行为。但同时,于丽婷的妹妹于丽娟因为需要找工作,于是在于丽婷的“引荐”下,于丽娟也成为了乔启康的地下情人。这种关系直到曾秀萍察觉出异样之后才有所缓和。而之所以将于丽娟带入乔家,乔启康其实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在家里进行3p性爱,然而这一切都止步于曾秀萍的发现。

而这之后,曾秀萍一度被乔启康冷落,乔启康总以工作忙为由推脱着。直到加入了换妻俱乐部之后,乔启康才发现自己居然有淫妻情节。但是许许多多的淫妻活动都被曾秀萍严词拒绝了。直到了那一夜乔启康请我来到他们家让我当面淫辱曾秀萍,这一切才有所缓和。乔启康与曾秀萍的夫妻生活开始有好转。然而自此,曾秀萍居然对于这种淫妻互动更加的抗拒。她无法承受自己引以为豪的完美家庭居然有乱伦、淫妻的现象存在。但是这一切不可接受的事情已既成事实,这对于曾秀萍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然而在此之前乔启康对于开发曾秀萍的“淫乱”之路已经做过了许多尝试:――××××××××××××××××××××××××××××××××××――今天,我约秀萍到五星级酒店去,说是为了改善我和她之间的夫妻生活,让我们有一次独特的性爱经验。秀萍没有任何的抗拒,她与我手挽手,走进了预约好的房间里。房间门打开后,里面坐着的是一对夫妻。他们是长期在网上约“换妻”的。相比较而言,这个男人肥头大耳,而妻子容貌一般,可是身材很好。

进门之后,曾秀萍看到房间里有人本能的夺门而出。我拉着曾秀萍的手,她表现的很生气。

“你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你这是要把我们俩的名誉毁于一旦吗?我告诉你,换妻是绝对不行的!”曾秀萍气呼呼的说着。她说的很小声,但是却很严厉。

“可是谁知道我们,谁知道我是谁,你是谁,你想多了吧?快跟我进去,人家还在等着呢。”说着我拉着曾秀萍。秀萍非常的抗拒。不得已,在双方商量后,我妥协了,我选择了放弃。

然而之后我多次在网上挑选健壮的男人给曾秀萍看,秀萍均是严厉的拒绝。

不论我挑选的是年轻的少男,还是壮硕的肌肉男,还是成熟的中年男人,曾秀萍一概拒绝。以至于我在与秀萍发生关系的时候只能用这些男人的裸体照片刺激着曾秀萍,同时也更加刺激我自己。

――××××××××××××××××××××××××××××××××××――在这之后,乔启康唯一一次尝试淫妻就是将我叫去他们家的那次,虽然自那之后,乔启康从未在我面前提过这件事情,但是在那之后,乔启康写下了那天的心情。

――××××××××××××××××××××××××××××××××××――这次小廖表现的真的非常好,他的身材很棒,大胸肌,还有大鸡吧,我看到大鸡吧搞着曾秀萍的骚逼的时候,一种冲动源源不断的从内心迸发出来。当曾秀萍的奶子被他用力捏着的时候,那痛苦又爽的表情简直真的和母狗一模一样,还有那骚透了的小逼,被粗大的鸡巴捣动的时候,这种视觉冲击几乎是无以言喻的。

可惜,这是一次我早已安排好的淫妻行为,并且小廖也显得有点紧张,如果事情发生突然,或者更加的出乎意料,那肯定能够获得更加棒的视觉效果。

那之后,我每次和秀萍发生关系的时候,我总会用小廖爆操她骚逼的场景刺激着自己,但是这种新鲜感总会慢慢的淡去的。渐渐地我就对这种机械式的回想没有任何反应了。软软的鸡巴插在秀萍的小逼里面也没有一点儿感觉,似乎我必须用更加刺激的场景来让自己充满精力。

我对于秀萍总抱着一种愧疚之情,随着自己年龄增大,我对于秀萍这样姣好的女人这样美丽的妻子总抱着一丝愧疚之情。我没办法让她获得她所求的性高潮,我总希望通过别的方法让她性福,振动棒总是缺点儿感觉,淫妻秀萍又不接受。

秀萍总是将自己的架子端着,没错,她是一个成功的女人,但是当她赤裸着上身的时候,她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加上她又不允许我自己养小女人,这不是让我十分的为难吗?

诚然,秀萍现在这个年纪能够保持这样美好的腰身和乳房弹性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年轻女人的魅力还是无穷无尽的。我脑海里回想的甚至是儿子爆操着她的妈妈曾秀萍,然后我爆操着小骚逼于丽婷还有她的妹妹于丽娟。让她们姐妹一起给乔家生儿子,生许许多多许许多多的儿子!

――××××××××××××××××××××××××××××××××××――现如今,自己的儿媳妇于丽婷与自己共侍一夫,加之又产下一子,这个孩子叫自己不叫奶奶而是叫妈妈,这让自己无法接受。同时自己的丈夫一言一行都在表现着让自己无法忍受的淫妻行为。曾秀萍不禁眉头紧锁。我大略的浏览完正本日记,完好的交还给曾秀萍。她抬头看着我,尴尬的笑道:“这种事情本来不应该让你知道的,但是我实在不知道应该和谁说了!我内心好压抑!”

曾秀萍缓缓的叹着气。

“美丽的女人老叹气会老的!”我说道!

曾秀萍莞尔一笑道:“哪里美丽了?乔启康巴不得把我送给别人呢!”

“曾姐,你这不是在说违心的话吗?乔书记是爱你啊!”我回到。

曾秀萍给我一个狠狠的白眼,不说一句话!

“不过说真的曾姐,你这种成熟女人对于我来说真的是魅力无限!”我怀着笑意看着曾秀萍。曾秀萍先是一震,而后将眼睛转向远方。我知道,她是在内心无法逾越这种界限,一者她已经和我有了肌肤之亲,她已经无法将自己脱离出这种肮脏的性交易的循环之中。二者是即便她享受着这个过程,但是她想要克制自己,让自己努力的脱离那夜的沉沦。然而这一切的症结在于曾秀萍终究矛盾的选择我作为她苦楚的倾诉者,无疑间,又将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隔墙推到了。我看过了乔启康的那部淫妻日记之后,无疑我已经掌握了乔启康的变态的淫妻心理,换句话说来,我即使在此时此刻将曾秀萍就地解决,乔启康推门而入的时候也不会说什么,反倒是可能更加的兴奋,而更加润滑他们夫妻之间的性生活。而此时此刻,这种冲动仅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谁都没有主动去捅破而已。

“曾姐,乔辉外遇的人是谁你知道吗?”我问道。

曾秀萍一怔,一下子没答上来:“什么,谁告诉你他有外遇的了?”

“乔启康的日记里不是写了吗?”我故作天真的问道。

“没有事实依据的东西,还真不能确定!”曾秀萍回道,“对了,你先去接乔书记吧,他应该快到了!”

说着,我收拾收拾东西,朝着机场奔去了。

路上,我一直揣测着曾秀萍今天叫我谈天的想法。她为什么会将这么敏感的事情向我诉说,更夸张的是曾秀萍居然将乔启康这么露骨的日记给我看了。曾秀萍内心对于乔启康的行为是极为抵触的,然而内心对于我与她只见的这层窗户纸也是心里透亮着明白着。也因此,她可以毫无顾忌的或者只能将这种事情坦白的和我说。也许这样她内心才能舒服一些。

接到乔启康之后,一路上他都没有怎么说话。

乔启康一路都在打着电话,沟通着最近的市政建设和工程,尤其是最近准备要在梨花新区新建的办公楼。工作时候的乔启康是一个严谨认真的男人,全然没有“日记”当中淫荡的样子。而正是如此,许许多多的人想要通过乔启康的关系获取招投标的资格。

不一会儿,我们就回到了乔家,乔启康让我在他家吃晚饭。

曾秀萍红着脸打开了门,想来她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并且期待着与丈夫乔启康重温旧爱。她轻柔的拥抱着乔启康,旁若无人的亲吻着乔启康。这似乎一改曾秀萍往日严谨沉稳的风格,她在情感方面变得更加柔情似水,风韵撩人。而乔启康对于曾秀萍的这种变化显然也是异常欣喜的。

没过一会儿,于丽婷带着孩子回来了。原来是丽婷带着孩子在公园转着。孩子现在已经6个月了,已经粉嘟嘟的非常可爱。见孩子抱回来了,乔启康主动的去抱着孩子,当我知道孩子与乔启康的关系之后,这种乔启康对于孩子的亲密之感就显得尤为的微妙。而这一幕恰巧被正在准备东西的曾秀萍看到了,曾秀萍愣了愣也只当旁若无人的继续准备着东西。

晚上吃的很平淡,大家都心怀鬼胎,然而表面上则做得风平浪静。于丽婷在客厅旁若无人的给孩子喂奶,我看到于丽婷产后涨奶的硕大的乳房,而与此同时乔启康看着自己儿媳妇兼情人的于丽婷那丰硕挺拔的奶子的时候,不禁暗自咽了咽口水。

女人似乎天生有一种嫉妒心,正在吃着饭,乔启康愣愣的看着于丽婷喂奶。

这时候,曾秀萍将本来要夹给乔启康的菜也转到了我的碗中。而这一切,似乎乔启康丝毫没有察觉出来。他生生的沉浸在一种想而不得的状态中。即便是如此,他们仍旧双双为着自己引以为豪的“完整家庭”努力着做着虚假的表面工作。

“乔辉今天不回来吗?”曾秀萍问道。

“他可能晚点儿回来,他晚上有应酬!”于丽婷回答道。

“丽婷,你也要多多关心关心你的老公,不要让他总是在外面花天酒地!”

曾秀萍关切的问道。

“好的,妈,我知道了!”于丽婷乖巧的回答道。

这一问一答,似乎将乔启康从走神的状态被下拉了回来。即便是曾秀萍知道于丽婷怀抱着的是乔启康的孩子,但是曾秀萍还是故作不知。她似乎一直在等待着什么。终究有人要将这层纸撕破,他们夫妻迟早要赤忱相见。然而这一切看起来又是那么的离谱与遥远。曾秀萍总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相对来说,女人在家庭之中总是扮演这种维系家庭完整的角色,她们总是沉默着,忍受着,直到有一天忍受不了了,她可能会找一个人倾诉,她可能会很愤怒,她可能会有很离谱的想象,她甚至想要离婚。但是这么多的想法落实在了具体的生活中,落实在实际情况下,女人终究会妥协。她会为了男人的面子,会为了整个家庭的不动摇而做出牺牲。她会收回自己的所有放肆的想法,可能她只是需要一个倾泻内心缘分的突破口,当她内心的怨愤小了,很多事情都可以依靠妥协来处理了。

在曾秀萍眼中,乔启康作为一家之主,她早已习惯了男主外女主内的这种传统的生活方式。她曾冲动的要主导自己的婚姻,她甚至要寻找自己的幸福,可是在面对乔启康的时候,她终究软了下来。因为她所看到的表象,是父慈子孝,是家庭完整无缺,孩子健康幸福,成家立业,孙子茁壮成长。她不想打破也无力打破这种看似协调的平衡感。也正是如此,她可以因为表面的太平而忽视内部的明争暗斗。

这些大概无关曾秀萍的工作性格,毕竟家庭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的和名誉一样重要,同样,这对于男人也是一样。这也是难怪很多家庭会最终达到貌合神离的地步。这对于他们来说,往往不是幸福,而常常是一种习惯。习惯于一种看似平衡的家庭关系,习惯于平日里男尊女卑的传统家庭生活。

这一顿晚餐吃的意味深长充满明争暗斗,曾秀萍时不时的看看我,她似乎有很多很多话要说,正如白天的那本日记里写的内容一般――难以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