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三节:王露与曾丽萍此起彼伏的高潮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3:2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WILLERECTION2016/08/11字数:12614

她也是我重点保持的客户之一――周美凤,她是我们市一个连锁餐饮品牌的老板娘,她的名下有4个连锁店,每个连锁店都有80多名员工,当她的公司初具规模之后,为了保障公司正常运营,作为一位非常有保险意识的老板,她给旗下的厨师等职工都投了职工商业险,而同时她为自己和丈夫也投保了高额的商业险,每年她要投入的保额高达上百万。 [ .

因此。

所以时常不忘请她吃吃饭,而逐渐的,她也成为孟琳的挚友之一。

周美凤,今年37岁,有一17岁的女儿名叫秦佳。

周美凤的丈夫秦德金42岁,是二手车经销商,因为生意原因常年东奔西跑。

秦佳眼看着高中毕业,因为学习不好,周美凤总想着让她高中毕业后帮她打打下手,而秦德金却希望女儿能够继续上学,他认为多学点东西终归是好的。

然而秦佳自己有自己的打算。

即使秦佳生活在父母健全的家庭里,但是因为父母平日里忙于生计,几乎无暇管她,所以她更多的学会自立。

而且处于青春期的她对于自己的未来有着更美好的打算。

第一次见秦佳是在周美凤的家里。

我在为周美凤推荐着最新的分红理财险,而这时候放假在家的秦佳则在客厅看电视。

她有着披肩的长发,身材高挑修长,估计有170的样子,穿着带着卡通图桉的睡衣,简单而天真。

她的面庞洁白而干净,不高不矮的鼻梁成为面容上最突出的一部分,因为她长发披肩,将自己大部分脸都隐藏在秀发当中。

她时不时的看着偶像剧里面的情节天真的笑着,笑声虽然毫不掩饰,但是丝毫没有一点儿吵闹的感觉――她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儿,闲事看看书听听音乐,很少玩手机,我甚至猜测再这样一个情窦初开的年纪,她是不是会有男朋友。

周美凤见我说着说着就盯着她女儿发呆,不禁扑哧一笑,她这一笑让我突然间尴尬不已。

「瞧瞧你,都已经这么大人了,还像个小男孩儿一样爱看偶像剧呢?」

我知道她在替我解围,我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这时候秦佳似乎意识到我的存在,专门为到厨房到了热水,冲了杯茶给我递过来。

当我接过杯子,看着她时,我才发现她是那么的素雅,素颜的脸上洁白的好似白玉一般,薄薄的嘴唇微微笑着,唇齿不露,还有那双细长的白手,简直如一个舞者飘然而来一般。

她的身材很均匀,因为穿着宽大的衣服,几乎看不出胸围来,而正是这种素雅的感觉,让我对她的印象非常好。

「谢谢你!」

我微笑着回应她。

她礼貌性的一笑一点头便又去忙她的事情了。

我对周美凤说:「周姐,你的家教真好,生了个这么棒的女儿!」

周美凤谦虚的说道:「哪有,都是她自己自学的,我和他爸都忙,也苦了她了!」

「那你看我这里有一份非常适合秦佳的险种,我来给你详细介绍一下!」

我职业性的回复到。

周美凤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小峰,到哪里都是保险保险保险,我给你的业务难道还不够多吗?」

「我的业绩多亏周姐帮忙了,没有你哪有我今天啊」

我打着马虎眼说道。

这时候周美凤也温柔的笑了。

周美凤与她的女儿不同,她身着时髦性感,当天穿着一件低胸雪纺衬衫,胸前挂着串迷人的天然紫水晶项链,配之以澹粉色的及膝瘦臀长裙,她可谓是极为雅致的熟女了。

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我曾经有幸参与到她的一次个人聚会上,她结识的大多数都是商业界的大佬,这样风情万种的女人出入于满是中年男性的场合中,难免备受瞩目,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锻炼出她极为自信跟果敢的性格。

极为难得的是,她并不会因为周旋于这些商界大佬之间而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与丈夫秦德金的婚姻更是情比金坚,就在前不久,周美凤怀了二胎,在我6月12日拜访她的那天,她已经有孕3月有余,正准备放下事业的包袱,毕竟已经属于高龄产妇了,她决定在家里好好休息养胎,剩下一个乖宝宝。

从周美凤家里出来后,我驱车来到步行街准备为将自己的手机好好修修,最近掉电掉的十分厉害,几乎一天两冲。

当我停车后步行走过地下人行通道时,一个道边摆摊算命的人叫住我:「兄弟,看你眼波如水,你要犯桃花运了!」

我顿时一愣,这个人说的这句话好巧不巧的正是在形容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我心想这大概是瞎猫碰到死老鼠瞎猜的,就当没听到的继续往前走。

他见我脚步未停便继续说道:「命犯桃花,如不顺势化解恐有疾病灾厄降临。」……我突然间停了下来。

「先生,我赐你一句四字良言,你需谨记,切莫因小失大,请记住:保家固本,步步为营。」

路上,我一直在回想着那位先生所说的话,似乎一路上都有一个回声「报价固本,步步为营」。

我勐地噗嗤一笑,笑自己傻得可怜,为什么要去听一个算命先生的话呢!当车继续开着的时候,电话突然想了。

是王露的!王露的来电画面就是一个胸部呼之欲出的女人的图桉,看到这里我就想起那一对美胸,心想着她不会突然间想我了,要我去慰问一下她的「嘴巴」

吧!我暗笑着接起了王露的电话:「你好啊,露露」

「峰哥,今晚有空吗?你来我家一趟,有事跟你说!」

王露的声音娇滴滴的,好像生怕别人听到一样。

但是听得我的心酥麻酥麻的。

「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面说吗?我晚上不一定有时间!」

我冷冷回应道。

「电话里面说不清楚,我在家里为你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等你回来哦」

王露的声音还是娇滴滴的,就像是她做爱时的呻吟声一样,甜甜的,有点做作,但是丝毫不惹人讨厌的那种。

说完这句话她就将电话挂断了。

只听得电话那头嘟嘟嘟的声音,我似乎莫名的感觉到有不祥的预感。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莫非她们母女晚上都可以让我享用?色心四起的我边开车边胡乱意淫着,我几乎在想象曾丽萍的私处是否和她的女儿一样紧致迷人,不然为什么张全贵会将自己的结发妻子丢在家里,应酬的时候找来她,甚至那个给张全贵打电话的人――听起来就知道是小三小四的人,也不会被张全贵如此的重视。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孟琳突然间给我打电话了。

「喂琳琳」

我说道「峰,晚上回来吃饭吗?」

孟琳问道。

「哦,我晚上有应酬,得晚点儿回去了!你先睡吧,不要等我了!」

我说道。

电话那头是长长的沉默,只听孟琳说了一声:「好吧,那你早点儿回来」

「嘟嘟嘟嘟……」

我听着电话那头的挂断声,似乎内疚不已。

不一会儿,我的车便来到了楼下,为了不让孟琳看到,我特意将车开到距离广贸大厦足足有1公里的停车场将车停了下来。

驱步向王露的家走去,路上我越走心跳越快,脑海里回想的都是孟琳的身影。

眼睛一眨,出现的又全部都是王露完美的裸体,甚至回想着鸡巴深深插入王露小穴的感觉。

这种诱惑令我不能自拔,几乎在走路的同时,胯下的巨物不觉得缓缓胀起。

在我出神的时候,眼前出现一道门,我才发现我已经走到了王露的家门口2302房。

「咚咚咚」

开门的是王露。

她身穿洁白的衬衣,包臀的黑裙,这几乎是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的装扮。

我还在好奇为什么在家里她还在穿正装的时候,王露的妈妈曾丽萍从厨房走出来,她带着围裙,俨然成了一个优雅的家庭主妇。

她们招呼着我先入座,这时候的王露安静的坐在我的对面,面色凝重。

我感觉王露似乎跟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差别很大,不禁想要问她为什么。

只见她将手指放在嘴唇中间,「嘘」

着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曾丽萍从厨房间出来了,她端出了最后一道汤――当归炖鸡。

一阵鸡汤的香味铺面而来。

而我因为面前这种凝重的氛围,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曾丽萍这时候说话了:「小峰,请原谅我这么叫你!今天也算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之前我确实不知道你跟我女儿王露的这层关系,既然王露已经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我说了,今天我们请你过来就是为了大家当面将问题说清讲明。」

我看了看王露,她低头不语。

曾丽萍继续说道:「我说话比较直,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女儿王露是我唯一的女儿,虽然我平日里忙于应酬,但是我对家里的家教一直比较严格。即使是我让张全贵将她安排在养生会所,但是我还是强烈要求张全贵不能让她接触到肮脏污秽的东西,她一直保持的是纯洁的心灵纯洁的身体。」

听到这里我差点儿笑出来,我还真以为这是个多么严肃的晚宴,原来王露的妈妈也是胸大无脑,如果她真的为女儿考虑,她就不应该拖同学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养生会所,再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养生会所,那就是一个藏污纳垢的高档洗浴中心。

她居然让自己的女儿学着配秘制香薰,难道她不知道那些香薰是用在男人的那个位置上的吗?她真的以为单单保留了女儿的处女之身就算是对孩子最负责的事吗?话又说回来,难道今天是要向我兴师问罪的?责怪我操了她女儿,居然让她女儿做了第三者的原因吗?既来之则安之,我不动声色,继续听着曾丽萍说着。

「王露应该也跟你说起,我跟王露孤儿寡女的,要不是我在外辛辛苦苦打拼,怎么将女儿拉扯长大。」

我心想曾丽萍你大概不知道,王露跟我所说的打拼可不是一般意义的「打拼」,曾丽萍年轻时风流成性,同时交着五六个男友,居然在自己怀了王露后都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最后在家人的安排下嫁给了一个本本分分的公务员王强,在王露出生后,曾丽萍不改自己淫荡的本性继续在外沾花惹草,最终东窗事发,王强一纸休书与她离婚。

因为连王露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王强连看都不想看孩子,法院便将王露判给了曾丽萍。

想来曾丽萍没有一点儿积蓄,只是王强念旧情给曾丽萍留了10万,曾丽萍拿着这其中的5万元为自己找关系找人脉,最终攀上了商界大佬张全贵。

不知道是曾丽萍床功了得还是怎样,张全贵居然能够容忍曾丽萍在他的眼皮下公然的在众大佬之间游走徘徊,因为这样曾丽萍获得了不少「好处」,最终张全贵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子,就是广贸大厦2单元2302这套大约有80平米的房子赠予曾丽萍的女儿。

大概是张全贵也对于这个王露垂涎已久,不知道是因为曾丽萍胃口太大还是怎么样,张全贵一直未能得逞,而将这套房子赠予王露,可能也是借着这个机会能够有机会一尝王露那迷人的花苞吧!曾丽萍继续说道:「想你也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事业有成,有房有车,你为什么非要守着那个黄脸婆不放呢?相信你品尝了我们家露露,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家露露的好处了。你也知道我们家露露是第一次跟男人,我从她那也知道她对你颇有好感,我觉得你们俩在一起才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呢!」

我看着露露,她羞得头都快埋到胸里面去了,那深深的乳沟美轮美奂令人无暇再估计曾丽萍再说什么了。

只见曾丽萍还要继续说着什么的时候,露露抬头推了推她的胳膊肘:「妈,我是自愿跟峰哥的,你别这么说,我觉得琳琳嫂子也是非常优秀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一个处女膜算什么,我希望看着峰哥幸福……」

王露间越说她妈妈的脸色越难看,便自觉地闭上了嘴。

曾丽萍也是个会看眼色的人,见这一番说辞不管用便招呼着我开始吃东西。

可是我听她说那么多,哪有心思吃东西啊。

她见我未动筷子,便伸手为我夹菜,我感觉就像是母亲关爱儿子的那样,她不断地给我的碗里面夹着菜。

胳膊肘一动,那洁白的奶子也呼之欲出,果然是爆乳母女啊,根据手肘的动作所挤出来的部分,我猜测她的罩杯应该不会低于D罩杯,而且从露出来的部分来看,弹性也应该不会太差。

在这夹菜的一来一回之间,我居然将刚刚曾丽萍那一番酸涩的言语抛之脑后,而是被眼前的两对奶子迷的神魂颠倒。

王露此时也站起来为我开酒,不过这次不是红酒,而是白酒。

她给我斟了慢慢一杯,因为她坐在我的对面,她弯腰的时候,整个乳房的形状都在空荡的衣服里显现出来了。

我撑在膝盖上的双手差点儿想要伸手去抓一下。

可是身旁这个老女人在,不方便动手。

一晚上没怎么说话的我这时候说话了:「谢谢你曾阿姨,露露,谢谢你们今天的款待!露露是个好女孩儿,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城市里面这样的女孩真的很少见。我觉得我越发的喜欢露露了。而曾阿姨,你的一番肺腑之言我也感同身受,因为我也是从穷苦家庭出来的孩子,你所经历的『苦难』『折磨』『艰险』我觉得都是非一般人的体验,对于你的『勇敢』我也颇感敬佩,再次感谢你们的招待,我有急事先走,先干为敬!」

说着我一昂头,一杯白酒下肚。

我顿时感觉一股异常刺辣的感觉用喉咙流下去,而同时伴随的是一阵重重的酒气直冲头顶。

我疑惑着今天状态已经差到这个程度了吗?一杯白酒就让我难受成这样了?想着正要站起来的时候,我看见王露一双担忧的眼神看着我,我摆着手说着「没事,没事,抱歉我要先走了。」

只见越走越醉,这异常强烈的酒劲居然要撂倒我一个160斤的大汉吗?想着我往门口走去,可是越走越慢,步履维艰,最后的一个念头是:这酒肯定有问题。

结果在我还没有走到门边的时候,我便噗通倒在地上!耳畔想着露露的喊叫声:「峰哥,峰哥,哎妈妈,你怎么能这样呢?我是真心喜欢他的,我不觉得委屈……」

一阵刺痛让我从昏迷中醒来,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被绑在一个木头凳子上,我的四肢被皮带扣绑在凳子腿上,双手被反着绑在椅背上。

我睁眼,我看见曾丽萍穿着干练的皮裤和皮衣,坐在我面前的沙发上。

而我的衣服居然被脱得干干净净的。

整个房间黑漆漆的,他们只点了一个蜡烛,我居然没有看见王露的身影。

我四处搜寻着王露的身影,发现她在角落里安静的坐着,头还是低着,不说一句话。

「为什么这样对我?」

我对着曾丽萍大喊着。

「小子,你上了我女儿不打算做出一点儿付出,那我只能强行从你身上索取了!」

曾丽萍狠狠地说道。

我几乎要被这个老蠢女人气死了,她这是在学AV里在SM吗?说着,她站了起来,我发现曾丽萍穿上这种颇有SM气质的皮衣皮裤居然也是这么性感,尤其是她细长的腿包裹着黑色皮裤的感觉,还有那丝毫赘肉都没有的腰部,虽然赶不上王露的水蛇,但是也是极为迷人性感的。

还有那一侧身露出的胸部的轮廓跟翘起的臀部。

我心想,着臀部的曲线丝毫不逊色于王露,难怪这么风骚,这些东西看来都有遗传的。

正在我性幻想着,曾丽萍居然抽起手里的鞭子朝着我挥了过来,虽然她的力度并不是很大,但是随着这股挥出来的惯性,皮鞭重重的打在我的身上也让我疼的浑身一紧。

她见我这样一紧,让身上的肌肉更加凸显,那淫荡的本心突然显现出来。

她走着妖娆的猫步慢悠悠的绕道我后部,一双手顺着我的胸部顺眼下去,张开手掌抚摸着我的腹肌和胸肌。

她动作及其柔缓,既具有挑逗性。

她在我的耳畔吹着气:「峰峰,你是我见过的身材最完美的男人。如果你没有把露露的处女夺走的话,我估计还能好好的为你服务,现在换过来了,今天让你好好服侍服侍我!」

说着她站了起来。

走到了黑暗的地方,端出来一盒SM性爱工具。

有乳头夹、口爆器、假阳具、振动棒、贞操带、胸部按摩器、柳丁颈圈、柳丁手铐脚铐,皮质悬挂捆绑带、电击乳头夹……应有尽有,看来这个曾丽萍才是SM专业户啊,我想着那些商业大佬被她这样蹂躏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大笑起来,而这更是引得曾丽萍对我的鞭打。

这时我又疼的缩紧了身体的肌肉。

我瞥见在一旁坐着的王露,她也穿着性感的SM装,曾丽萍使劲给她使眼色,让她拿着皮鞭来抽我。

但是王露紧张的在一旁瑟瑟发抖,她既没有参与到曾丽萍的性虐准备活动中,也没有想要制止她妈妈的意思。

这让我更显得好笑好气。

曾丽萍扭着屁股在我前面搔首弄姿,随后有节奏的转过身,将丰臀对着我,这里有一道拉链,呈现椭圆形,她挺着屁股,在下体一绕,将下体的这道拉链拉掉,于是完美的小穴和菊花便展现到我眼前,她的小穴保养的很好,白白净净的,就是比王露要显得松弛一些,她扭动着屁股坐在了我软趴趴的鸡巴上,揉搓着,我感觉到她的小穴的湿滑一次次的涂抹在鸡巴上,就这样几次搔首弄姿的下来,我的鸡巴渐渐涨了起来。

她转身蹲下,在我胯前欣赏着我的大鸡吧。

「果然是精美绝伦的美物,怪不得露露对你那么难舍难分,要是我先遇到你,肯定也要被你这大鸡吧所征服。不过今天换过来,我要好好收拾你这小家伙。」

说着她从箱子里取出了乳头夹,一左一右分别夹在了我的乳头上,我感觉到一阵刺痛从胸前传来,不过我还是忍住了。

这时候,她取出了电击乳头夹,不过这个她是不准备用在乳头上,而是准备夹在我的鸡巴上。

「你要干什么?」

我怒声道。

曾丽萍愣到:「难道你没看到吗?你以为我在过家家吗?这个东西是要夹在你的犯罪工具上的,小小处罚以示惩戒懂吗?」

这时的我已经极端愤怒了,本来想着这个老女人只是随便玩玩,这下已经超出了我的底线。

我心想你还真以为这两个女人捆绑的力度能有多大,我的手臂轻轻一绕,手上的捆绑皮带便已经松弛掉在地上,而我的脚一踢一抬,脚上的带子也被甩脱在地上。

曾丽萍见我轻而易举的甩脱了手上脚上的舒服,挺起了巨大的鸡巴站起来的时候,她顿时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看来要跟你这个老女人好好玩玩了!」

说着,我一手抓起曾丽萍的双手,一遍弯腰捡起地上原先用来捆绑我手脚的皮带,轻而易举的的将曾丽萍的双手反绑在她背后,两个脚踝也绑在了一起。

王露见我这么对待她的妈妈,突然站起来要组织我,我心想这小妮子现在想着要帮你妈妈了,当时我被你妈妈绑着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气愤之余,我也捡起箱子里的捆绑带,将王露五花大绑起来。

最后我将这两个女人撂倒在地上。

先把这个老家伙好好收拾一下。

「你不是很能玩儿吗?我听说这个小逼已经被万千老男人操过了,想必已经松弛的可以通火车了吧?」

说着我拿起一根电动阳具,推开了开关,勐地对着曾丽萍的小穴插了进去。

在插得时候我才发现,她的穴早已湿透了,而这个穴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松。

还是这个阳具太大了?想着我慢慢的插入,而这时候的曾丽萍在假阳具的插入下顿时扭动着自己的丰臀,我看到她这骚样,顿时给了她屁股一鞭,她疼的几乎颤抖起来,见这个之前在我眼前搔首弄姿的女人如今如此狼狈的躺倒在我胯下,我不禁兴奋至极,对着她的臀部又是一鞭。

她疼的大叫了一声,我发现她下体不断地流出液体,初以为她性高潮了,没想到是小便失禁。

这时我转向王露,这个肉体被我开苞精神且半依附于我我的女人,我要让她今晚为她的摇摆不定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拿着电击乳头夹,走向王露,她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我抚摸着她完美的奶子,轻轻一捏,说道:「可能你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需要我,那我应该让你进一步沦陷,免得你以后再举棋不定!」

说着我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的奶子,勐地将两个电击乳头夹夹在她的奶子上,她疼的大叫一声,我毫无顾忌的为她打开了开关。

只看她在角落里颤抖着,皱着眉头。

这时候,我拽着王露的双腿,用力一拉,她的身子躺在地上,两条腿大大的张开,她穿的也是和曾丽萍一样的皮裤,我顺着她的私处周圈将皮裤的底裆拉开,一阵少女小穴的味道铺面而来,夹杂的是王露身上独有的香味。

我的肉棒此时是勃起的,我对着王露的小穴,将勃起的青筋满布的大鸡吧在她的阴道口来回摩擦着,只见通过这种摩擦,她的淫水越来越多,而因为这种刺激,她阴道口的肉也渐渐充血的开始外翻,就像是一朵即将开放的花朵,粉嫩的格外迷人。

而此时,我拿来另一个电击夹,对着王露的阴蒂就夹了下去,也顺便推开了开关,王露在这种刺激下,不禁颤抖着呻吟着。

她的呻吟包含着害怕与羞涩,她不敢看我的眼睛,侧着脸埋在了沙发垫里。

就这样,我再看看在地上高潮迭起无所适从的曾丽萍,没想到平日里风韵荡漾的曾丽萍此时如母狗一样趴在地上颤抖着,那诱人的屁股被她的尿液都浸湿了。

我从盒子里找来了灌肠器。

这时一种抽吸式的灌肠器。

我吸满了水之后,对着曾丽萍的屁股就捅了下去,她被灌肠器的头刺激的抖了一下身子,我才发现又是一阵高潮,她的下体喷射出一股液体。

「真是骚气十足的老逼,还没正式进入主题呢,就自己主动的高潮了三四次,不知道男人的鸡巴插进去你是不是都要升天了?」

说着,我推动着灌肠器的活塞,液体汩汩的涌入曾丽萍的屁眼里,她刚开始还准备大叫着,我见势给了她一鞭子,她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让我将所有的液体都注射到她的屁眼里。

当我拔出灌肠器的时候,她不小心漏出了一点儿,我直接用手一抹,擦到了她的嘴里。

她起初是拒绝舔舐的,在我的逼迫下让她将自己屁眼里流出来的水都舔干净。

我的手顺着她的脸,伸向脖子,手指的触感告诉我,曾丽萍的皮肤真的保养得很好,虽然没有王露那么细嫩柔滑,但是也是颇有老女人的风范。

细致的皮肤没有一点儿斑点,看来女儿是遗传了母亲干净的皮肤。

当我的手滑到曾丽萍的脖子的时候,我勐地掐住她的脖子,因为我此时感觉有强烈的尿意。

我让她张开嘴,大鸡吧对准她的喉咙就刺了下去,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口交插得干呕不止,而这时候我的尿液也从马眼里喷射而出,她犹如饮用甘泉一般张着大嘴,尿液顺着她的嘴角流到了胸部,我撕开裹在她身上的皮衣,用力去揉捏她的大奶子,这一触感却是比她女儿王露的差太多了,就像是软软的海绵,但是这对于她这个年级的女人来说也是相当有弹性了。

在尿尽的时候,我捏起她的大奶子,将鸡巴插入两胸之间进行抽插,这一包裹,真是令我如痴如醉,生过孩子的人,胸部却是要比一般人要大,软软的奶子包裹着我的大鸡吧,还没等我继续抽插,曾丽萍便忍不住帮我乳交。

她的动作真的比王露要熟练许多,配上那精致的面庞,那奶子包住鸡巴的感觉真的就像是插入嫩穴的感觉。

「不要在折磨我了,求求你,草我吧……」

曾丽萍一遍帮我乳交一般渴求道。

这时候我拿起手机,拍着她的脸,对她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她顿时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我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捏着她的脸再次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再大声说一遍。还有,你该叫我什么?」

她眼睛一转,脸上顿时又浮现出淫荡的表情:「峰哥主人,求你大力的操我的老逼,求求你了,我快受不了了!」

我大笑一声,将她推倒在地上,她摊开皮裤之间唯一露出来的逼跟屁眼。

而此时的我则是站了起来,对着曾丽萍的肚子就是一脚,这一脚踹的她肝胆俱裂,疼的抱着肚子在一边抽搐。

而这一脚也让她体内的液体伴随着黄色的粪便一下子喷涌而出。

而我将她奶子上的乳头夹换成了震动式负压吸奶器。

让她抱着肚子在一旁抽搐着。

王露在一旁完完整整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我这样蹂躏,我见她惊恐的表情说道:「是不是曾经很多次见过你妈妈这样对待她的男人呢?今天彻彻底底的反过来了,你以后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男人这样蹂躏你还有你妈妈!」

「不要,峰哥,你不要这样对待我们!」

王露跪着跑到我身旁,拉着我的手渴求着我。

我把几乎软掉的鸡巴伸到王露的嘴巴前,说:「舔!」

她眼里几乎含着泪水,我见她没有动静,更加大了电击乳头夹的电击力度,疼得她几乎昏厥过去。

我抱起她,对着她的玉唇刺了下去。

「啊……」

我感觉温热的一股气息从喉咙深处传来,通过我的龟头,传递到我的全身。

王露被我插得几乎窒息,而我这一插也只是插到了一半,一动不动,直到她开始挣扎为止。

当我拔出来的时候,鸡巴带着拔丝常常的唾液。

还没等王露喘息,我又深深的刺入。

而这一次,比上一次还深。

我感觉这个深度几乎是半个喉管的深度,喉管将我的鸡巴紧紧的的包住,而喉管里的粘液更是天然的润滑剂,我感觉喉管天然的纹路几乎是完美的自慰通道,它阵阵刺激着我的龟头,我几乎感觉到一阵强烈类似高潮的电击感从龟头处传来。

就这样来回的一次比一次深,我终于将整根大鸡吧都插入她的喉咙里,在我这样循序渐进的插入下,王露也慢慢找到了深喉的诀窍了。

而此时,我将躺在地上的曾丽萍也拉了起来,将深喉这个动作原封不动的对着她也做了一遍。

相比较王露,曾丽萍的深喉技术就要好得多,我不需要多次的深入让她适应,想必她在这方面已经「经验颇深」

了!这时候,我坐在沙发上,我指着王露,示意她自己去取一个灌肠器,自己给自己灌肠。

王露似乎很不愿意,但是她只得缓步走向工具箱,取出一个较小的灌肠器,灌满水,扒开双腿,对着菊花慢慢的将液体灌进去。

同时她的面庞露出了难以言喻的痛苦表情,这反倒让我更加兴奋。

我同样拿起一个大型的灌肠器,灌满了水,对着曾丽萍的屁眼又是一遍灌肠。

这时候就更加容易一些了。

灌肠之后,我将灌肠器留在了曾丽萍的屁眼里。

而同时,我将早就放在曾丽萍小穴里面的假阳具取出,这时候,我看见曾丽萍张开的小穴,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

我挺起我勃起的巨大鸡巴,在曾丽萍的洞口前来回摩擦,这样可让这个骚女人忍受不了了,她抓住我的大鸡吧,刺熘一下滑入她的小穴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和我异口同声的发出呻吟声。

我这时候才发现,老女人的小穴也是同样有韵味的,没想到她的穴居然也这么紧致,似乎略胜于孟琳,我难以想象这样的骚女人是怎么达到这样紧致的小逼的。

可我还没怎么抽插呢,曾丽萍的肥臀便开始抽动起来,我见她那骚样,对着她的奶子就是一鞭,她终于老实了,小穴在痛感的刺激下一抽一抽的夹住我的鸡巴。

我看着汩汩的粘液从她的小穴里流出来,心想这得省下多少润滑剂。

说着我抬起了臀部,对着曾丽萍的小紧逼操了下去。

当我深深的插入的时候,曾丽萍淫荡的本性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呃」

这是一阵老女人的叫床声,可是风骚的不像话。

我用力的挺着鸡巴,冲击着她的阴蒂,我发现没多会儿,她的阴蒂肿起的犹如一枚花生豆大小,而此时,她的双手用力的抓住我的臀部,两条腿也勾住我的腰,我对着她的小骚逼开始百米冲刺,越插水越多,越冲刺她的叫声越浪荡。

「天哪……这个鸡巴简直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人……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性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草死我吧……我要给你生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

曾丽萍就犹如疯了一般的鬼叫着,我看着胯下风骚不已的张夫人,不禁在想着张总这时候如果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呢?想着我将手机的录像打开,对着曾丽萍的骚样进行了录像。

「主人……操我……弄我骚逼……好舒服……!」

「啪啪啪啪啪啪……」

肉撞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想着。

这时候王露带着她的灌肠器来揉搓着曾丽萍的阴蒂,并吮吸着曾丽萍的大奶子。

我看着这对大奶子在我面前跳动着,不禁也下口勐力吮吸着。

忽的,我突然感觉我吸到了乳汁,甜甜的,我惊奇的去捏曾丽萍的奶子,没想到真的是奶子。

「大骚逼,你是不是怀孕了?」

这时候的曾丽萍比我更惊奇,因为这个骚逼不知道被多少人操过了,她似乎在思索着这个孩子的男人是谁,眼睛斜转着。

我也关不上那么多了,对着她的大奶子进行惨绝人寰的揉捏,而那一阵阵奶子就从奶头处汩汩流出,手掌里全部都是白皙的母乳,这时候我将阴道里的鸡巴拔了出来,对着她的奶子进行二度开发,爱液夹杂着乳汁在两个奶子之间进行快速抽插着。

没想到这样对于奶子的蹂躏加上王露对于曾丽萍阴蒂的刺激让曾丽萍潮吹了,伴随着潮吹的是她肛门的灌肠器的喷出。

这时候喷出来的液体则是干干净净的清水。

看着曾丽萍的屁眼洗干净了,我就将抽搐这的曾丽萍翻了个身,对着她的屁眼刺熘一下刺了进去。

果真,屁眼非常紧致,在两次的清洗之后,里面干涩的几乎抽插不动。

我将鸡巴拔出来对着她的小穴刺了一下,将沾上的爱液带入她的屁眼,就这样来回四五下,将她的屁眼浸润的犹如第二个小穴。

一番勐烈的操动之后,曾丽萍再一次潮吹了,我拔出战斗力还很强的鸡巴。

王露如饿狼扑食一般的叼住我的鸡巴进行吮吸。

我推开了王露,将她肛门处的灌肠器拔了出来,与她妈妈不同,第一次喷射出来的液体就很澄澈。

于是我对着她的屁眼就是一鸡巴,没想到这个紧致,还没插到一般就又卡住了。

我同样从她的小穴里沾着爱液,一步步的刺入她的屁眼,同时拿了一个大号的假阳具,插入王露的小穴。

这一双从夹击,还没多会儿,王露便被插得高潮迭起。

颤抖不已,满头渗着汗水。

我顺势将假阳具拔了出来,对着她的小穴又是一阵冲刺,这种紧致真的是曾丽萍没办法比拟的。

果真王露的小穴属于极品类别的,估计王露长大了也是想她妈妈一样的风骚货。

这时候,曾丽萍爬过来舔舐王露的阴蒂,我在王露的小逼里抽插了一会儿又在曾丽萍的嘴巴里涮了涮,继续在小穴里抽插。

王露二度高潮被插得潮吹了!这时候,我让王露和曾丽萍面对面拥抱躺在地上,我从左往右对着她们的屁眼和骚逼又是一番轮操,操的她们俩躺在地上颤抖不已。

最后,我将即将要喷射出来的精液对着王露的小穴深深地射入了。

「露露还有大骚逼,你们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女人,必须对我的话言听计从,如有违抗,那么你们将享受不到我大鸡吧的宠幸!」

她们在阵阵高潮后精疲力尽的躺在地上,我站了起来,她们俩顺势跪着将我的鸡巴舔的干干净净。

我望望表,再望望楼下,现在已经凌晨2点有余,对面的网吧陆陆续续的有上网的大学生出入,我给她们带上带锁的贞操带,还有带锁的口塞。

对他们说:「你们穿着这套皮质胸罩,到楼下网吧对面的男用公厕门口,跪着,让进出的人对着你们自慰,只有谁先集满5个人的精液,谁就可以先回来,如果不满5个人,就必须凑齐5个,不然不准回来,直到明天天亮!对此以表示你们对我的忠诚!」

说着他们两两相望,曾丽萍先起身我给她换上了这套皮质内衣,它是网状的绷带式的胸衣,乳头那个地方只有一片遮挡物,而内裤则是完整的皮质三角裤,三角裤内穿着特制的带锁贞操带,口里的是带锁的口塞,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对她们进行强奸。

而后王露不好意思的跟着换上了。

两个身材完美的犹如姐妹花的女人就这样带着贞操带和口塞站在我面前。

我轻轻地触摸着她们的胸部,我感受到曾丽萍的胸部已经不同于刚刚的触摸了,更显得有弹性,难道这就是性爱的作用吗?而王露的胸部则是更大的丰满细腻。

我送她们下了楼,便将她们披在外面的外套全部褪去。

之间她们并排跪在公厕门口,有3个大学生进来了,这时候是曾丽萍在他们面前搔首弄姿,3个大学生经历了一夜的网游,大概是被这一幕一下子惊艳到了,一下子将曾丽萍还有王露抬进了厕所,我顺势跟了进去,只见她们疯狂的脱着王露和曾丽萍的衣服,可是因为这些衣服都是特制的,没有钥匙根本无从下手,于是他们就分别摸着露露还有曾丽萍的奶子,慢慢的喘息声越来越大。

「今天是中奖了吗?有这么两个大骚货给我解闷的?」

其中的一个人说道,边说边将自己的勃起的鸡巴掏了出来,可以根据王露的反应看出,这个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洗鸡巴了,王露皱着眉头,而这时候的曾丽萍则是「勇敢」

的套弄着那个人的鸡巴,是不是的将鸡巴对着自己的大奶子挤着。

另外的一个男的见状,也将自己勃起的鸡巴对着曾丽萍的奶子戳去,这下,老练的曾丽萍没一会儿就让这两个男的射了,而王露对于眼前的一切几乎都快哭了出来。

她彷佛盯着我问「为什么对我这样!」

只见另外一个大学生见王露没有任何反应,便是抽动着鸡巴对着她的奶子插下去,王露无奈只得配合这个人的抽插。

最后勉强将这个人套弄射了。

随后,又进来4个民工,他们穿着破烂,见着有三个大学生骚弄两个大美女,不禁也是下体膨胀各上去对他们又是自慰,又是喷精的。

而后,紧随起来的有将近20个人,他们都在王露和曾丽萍的奶子上射精了。

而曾丽萍的身上,挂着更多的精液,她似乎对此十分满足。

随后,我将这两个浑身精液的女人带了回去,洗了洗,便让她们睡去了。

见王露没有安全感的搂着曾丽萍,我似乎感觉到今天算是前进了一大步,这两个骚货一并收入囊中,以后有她们够受的了。

这时候时钟显示的是3点,我瞧瞧的打开家里的房门,我看到孟琳还有孩子都安静的睡了。

我收拾了一下便躺下了,这时候孟琳似乎感觉到我回来了,张开腿套弄着我的鸡巴,她的嘴里发出着阵阵呻吟。

我心想「是啊,好久没有好好犒劳我辛苦的老婆了」。

她套弄着我的鸡巴,不一会儿我就恢复了状态,而此时的她顺势将鸡巴送入了小穴,她翻身坐在了我的身上,成了女上男下式,噗嗤噗嗤,房间里响起的是孟琳疯狂的爱欲,而她怕吵醒孩子丝毫声音也没有发出。

但是我从她的小穴紧致程度可以感受到她的爱欲陈酿了有多久。

我轻轻地揉着她的腹部,这么多年了,我也好想再要一个孩子,就算是女孩儿也是好的。

不一会儿,孟琳因为体力不支躺倒在我的身上,她的胸部贴在我的胸脯上,她的小穴抽动着,想必也是达到高潮了。

想着孩子的事,我翻身将孟琳压在身下,而不顾孩子是否睡着,啪啪啪啪啪啪,对孟琳的小穴进行了1001次的抽插,而她也在这二度刺激中淫叫连连,阴道不断地收缩着。

而这是我的我也不顾那么多,对着孟琳的紧逼进行了最后的冲刺,满满的将剩余的储备全部射在了孟琳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