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二十九节:新项目的落地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二十九节:新项目的落地

作者:WILLERECTION2017/3/29字数:5190

这一天晚上,因为周美凤的盛情邀请,我们喝了点儿酒,孟琳因为不胜酒力早早地倒了下去,秦佳陪着孟琳去休息了。 [ . 而我独独面对着周美凤。她因为要哺乳的关系,并没有饮酒,但是出于缓解尴尬气氛的,我给周美凤斟上了半杯红酒,周美凤莞尔一笑,露出了美丽的牙齿。

“廖峰,我们交情也不浅了,感激的话不多说,我今天破例和你喝一杯!”说着周美凤端起了酒杯,豪爽的将半杯酒饮下肚。我居然看得目瞪口呆,我只知道周美

凤平日里雷厉风行,谁知酒量如此的好。只见她喝完后,将酒杯倒置,示意她已经干了。我端着我手里的酒杯,也将杯中剩余的红酒饮尽。而这时候,秦佳从房间里出来了,她看见我和她妈妈在饮酒,几步窜到周美凤身边按住要继续倒酒的周美凤说道:“妈妈,你现在的身体不能喝酒!”周美凤拍拍秦佳摇摇头说道:“佳佳,廖峰是我的好弟弟,他帮我们不少,我觉得今天难得高兴,喝点儿应该的。”周美凤虽然好爽,但是毕竟是哺乳期,酒精消耗力毕竟要比平日里差很多,更何况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好。我见状也劝着周美凤:“周姐,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你现在确实不能喝酒,不要伤着你的身体和孩子了!”周美凤笑笑,却不说话,她招呼秦佳坐下来给秦佳也斟上了一杯酒。秦佳推脱着,但是她终究没有拧过这个强势的母亲。

“佳佳,今天我对于你峰哥说的项目非常的感兴趣,我想要尝试一下!”这时候的周美凤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睿智眼神。那种是成功的女人身上才会有的光芒似的神情。“廖峰,你可以更加详细的和我说说关于这个项目的详情吗?”这时候周美凤将眼神投给了我,嘴角露出了一丝颇有意味的笑容,果然事业才是周美凤的动力所在,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家庭型的女人。因为她一厢情愿的为秦德金生儿育女,而秦德金答复给她的是背叛,这不得不使周美凤将视角再度从家庭转移到事业上。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恢复,周美凤被这个项目拥有的契机所吸引,一

个商人具有一种独特的嗅觉――就是对于这种商机的窥探之力。对于周美凤而言,从事商业酒店这么多年,她时常给这样的房产商,建筑商打交道,以至于在生意场上,她不乏这样的所谓的“朋友”,这时候她心里一面揣摩着这种运作模式,一面想要在我这里获得更多关于这个项目的一手信息。因为这个时候,下手早晚决定了胜败与否。周美凤恨不得在酒桌上就能够将这件事情拍板下来。

而这时候,周美凤又将眼神落在了自己的宝贝女儿秦佳

ъz.иеτ

身上,秦佳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妈,你没事吧,这个项目你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呢,就冲动成这样,万一做不成,万一失败了怎么办呢?”秦佳愁容不展,在她看来,自己的母亲八成是想成功想疯了,她继续说道,“妈,再说,做开发需要很多资金,你有这么多钱吗?”这句话似乎让秦佳说出来并不合适,秦佳说完之后下意识的捂了捂嘴,她以为自己伤到了自己母亲的心。她带着愁容看着自己的母亲。

“佳佳,如果你愿意做,妈妈愿意把所有的家底都掏出来!”周美凤一副慈母的形象显露无疑。这一句话不禁让本身蒙在鼓里的秦佳莫名其妙:“妈妈,你糊涂了吧?我们现在负债累累,哪里的什么家底?”秦佳好奇的问着周美凤。

周美凤一双美目盯着我:“廖峰也不是外人,我就和你说了吧,我周美凤经营连锁酒店6个分店,连土地固定资产3个亿,这还不算流动资金!我抽取其中的三分之一,一部分贷款,足足可以撑起这个项目的前提投资。既然这是一个政府工程,我想要了解政府补贴多少,我的垫资何时可以回款!”周美凤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胸有成竹的计划着整个项

^w`w'w点0^1b'z点n"e`t`

目的开工、建设、装修等步骤,甚至还想到了如何去要求,如何给工人发放工资等细节。这不禁让我包括也让她的女儿秦佳目瞪口呆。因为我只是听说有这么一个项目,具体的内容我还需要向曾秀萍询问,毕竟乔启康是这个项目的后台,所以相信这个项目会轻而易举的被周美凤拿下。

说完了关于项目整体规划之后,周美凤将视角转向了秦佳:“佳佳,如果可以拿下这个项目,妈妈希望你去做可以吗?”

“我?”秦佳惊讶的看着周美凤,“妈妈,我……”秦佳磕磕巴巴的说着,因为她涉世未深,她更不可能去接触这样一项宏达的政府工程。

周美凤没有回应秦佳的疑问,而是紧接着对我说:“廖峰,你能不能做我的项目经理?”

“项目经理?”这下轮到我惊讶了,我心想周美凤这是在打着什么算盘,“我可从来没有从事这样的工作,再者我也没有证书啊!”

周美凤笑笑,秀美的面庞犹如一朵娇花绽放,她吐口气,缓缓地说道:“我知道这个项目你有机会运作!”一双媚眼再度瞟向我,看得我一怔,周美凤收收笑容继续说道:“你现在在乔书记那里做帮手,我相信你可以帮我得到关于这个项目最机密的消息,再者,你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认为你参加这个项目是在合适不过的!你不必担心外面的非议,我只需要你在背后操作就可以了,真正的项目经理不会是你,你可以帮我完成这个项目吗?”这时候盯着我的是周美凤一双诚挚的眼睛。

果然,最后我的一份好心完全被主动转为被动,周美凤掌控了整个局势。这也有赖于周美凤的敏捷的判断,我只好咧咧嘴笑道:“既然周姐这么说了,我能帮忙的我肯定帮忙,不过周姐还是不要把我挂成项目经理吧,这也太惹眼了!”看我尴尬的笑着,不禁让周美凤“噗嗤”一下笑开了,周美凤虽然年近中旬,但是保养的异常好,她这样一笑,就像是一个娇羞的少女一般,又有着超乎少女的成熟韵味,一种无以言喻的美丽铺面而来,惊为天人。

秦佳看我和周美凤一唱一和在不经过她同意的情况下将这件事情定下来,她突然间蒙了:“妈妈,你不听听我的意见吗?你……”还没有等秦佳说完,周美凤一杯酒递过去:“饭桌上先喝酒在说话,这个你现在就要锻炼,不然以后生意谈不成!”秦佳一脸不悦,无奈在周美凤的强势要求下,她还是将整杯红酒一饮下肚。秦佳是个听话的孩子,即便她心有余,但是力不足,几杯红酒下肚后,秦佳眼神就已经有点儿迷离,相比较她的母亲,单纯的秦佳表现出的是一种随性与混沌之感。她似乎慢慢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开始赔礼道歉,准备回房休息。周美凤见状只得抿抿嘴,答应了秦佳先离席。

秦佳回房后,周美凤不禁长叹一口气。

“怎么了周姐?”我好奇的问道。

“我这样是不是对她太苛刻了呢?”周美凤问道。

“可惜秦佳不是一个儿子,不然你会对她更苛刻!”我笑道,周美凤听完先是一愣,然后也尴尬的笑了起来。

“毕竟我就这一个女儿,现在丈夫也不在了,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我的女儿秦佳了。虽然她累,但是她从来没有怨言,但是越是如此,我越是觉得我亏待她了!”周美凤说道动情处,不禁有些抽泣,她缓和了一下情绪继续说,“孟琳妹妹说得对,我应该早早的将秦佳的婚姻大事安排好,免得……哎……”周美凤内心相当矛盾,因为她内心是舍不得女儿的,但是她明白,留住秦佳是一时之计,毕竟她还是要成家的。婚姻和事业哪个更重?周美凤内心纠结起来了,因为她自己已经走错了一步棋,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重蹈覆辙。那么如果这么想,周美凤一心一意经营起来的事业岂非荒废?对于周美凤来说,自己的年龄已经达到了事业的巅峰,她怎能容忍自己全身而退,再者,就算退了,能够退到哪儿去呢?

“为秦佳提前考虑婚姻大事是对的,那么周姐你心里有合适的人选吗?”我问道。

周美凤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秦佳,这大概也是我最亏欠她的,我对她很严苛,以至于她似乎没有一点儿感情经历,她很单纯,所以现在事到临头,我反倒开始担心没有任何情感经验的秦佳会在婚姻中遭受挫折!真的太矛盾了!!”

“那你这个事情和秦佳讨论过吗?”我问道。

“讨论过,不过秦佳对于这些事情总是闭口不谈,要么是秦佳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了,要么秦佳对于恋爱婚姻一点儿概念都没有,她总是表现出一副很『懂事』『体贴』的样子,这让我很为难!”周美凤说道。

的确,在事业上,周美凤是个女强人,但是在婚姻和家庭上饱经挫折的周美凤已然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败退者,以至于面对女儿的婚姻和恋爱观,她几乎一点儿也不了解。所以在这方面与女儿的沟通上形成了隔涸,但是秦佳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她不见得不了解母亲的这一番苦心。如果她对于母亲的询问只子未答,最大的可能是她已经恋爱了?我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但是这种问题,我估计只有孟琳才能问的出。而今天周美凤的表述,我估计都是为让孟琳帮忙做铺垫的。

这天晚上我们都喝的醉醺醺的,谁都不知道酒席是什么时候结束的。那一夜睡得昏昏沉沉,而我的脑海里全然都是周美凤那谈笑风生的面孔,还有秦佳那面色凝重的愁容,除此之外,我想象的全部都是项目的运作方式,我似乎已经经历了这个项目的起草与落地,还有项目的运营和发展,似乎一切都如想象中那样美好那样顺利,而渐渐地,从周美凤眉宇之间散发的愁容也渐渐的散去,秦佳的嘴角也展露了笑容。这个梦做得真实,但与此同时又很累人,我似乎一直挣扎在半睡半醒之间,我的耳畔少不了嘈杂的机械工作声,少不了叽叽喳喳的议论之声,而我似乎在这之间挣扎,现实很美好,但是我的内心很乱,我感觉一阵热血积郁在心头而无处散发,猛地我睁开了眼睛。我听到了梦里OO@@的声音,而在这安静的夜里,这种声音异常的清晰,尤其是当梦境中嘈杂的声音猛地淡去的时候,四周突然间陷入了极安静极安静的氛围之中。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原来是孟琳在为我口交,睡梦之中,我的鸡巴已经挺立如柱。而这时候,我刚刚从梦境中惊醒,孟琳温软的玉口吮吸着我的鸡巴,我似乎又陷入了一种无以言语的温柔乡之中。这种舒适感又催我入眠,在这半梦半醒间,我只觉孟琳起身,将一双豪乳挺立在我眼前,她一手抓着我的大鸡吧,一手撑在我的腹肌上,丰臀一翘,拨开花苞对准我硕大的龟头,“噗嗤”一下,我感觉鸡巴深深地插入了孟琳温软的小穴之中,这种无以复加的紧致将我的鸡巴深深的包裹住,我不禁眉头一皱,只听孟琳慢慢的“嗯嗯啊啊”起来,我伸手去抚摸孟琳那在王露的调教下渐渐丰硕起来的美乳,孟琳见我醒了,便开始肆无忌惮的抽插起来,我的鸡巴被孟琳完全吞噬进身体里了,扑哧噗嗤带出阵阵淫液。

我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孟琳的双乳,似乎要用双手的力量将孟琳的身体掌控在手心,可是没多一会儿,孟琳因为高潮的刺激已经有些疲惫了。而相反,我的性欲正在这时候被深深的激发起来,我感受到了大鸡吧在孟琳体内被高潮阵阵的紧缩着,但是就在这时候,我抱住孟琳的臀部,开始在孟琳小穴中快速的抽插着,“啪啪啪啪啪”在房间里响彻着肉撞肉的声音,孟琳生怕隔壁的周美凤还有秦佳听出异响,只是轻声的呻吟着,但是越是如此,我越兴奋越要猛烈的撞击孟琳的下体,在大力的冲刺下,孟琳的淫液肆意泛滥,她示意我轻点儿生怕隔壁听到,但是此时此刻,我回想的居然不是孟琳的身体,反倒是丰乳肥臀的周美凤,我想象着我手里抓的是周美凤的肥乳,一手抓着周美凤的肥臀,在秦佳出生的通道里肆意的抽插,感受着周美凤那紧致的私处,还有那淫荡的呻吟,越是这样想,我内心的情绪越是亢奋,我的五指似乎都已经陷入了周美凤那丰乳肥臀下,我感受着周美凤乳房里喷涌而出的阵阵香奶,流入我的手心,流入我的口中,甚至流到我与周美凤交媾的私处上。

我抱起怀里疲软的老婆,松开了紧紧抓在她胸上的手,翻过身来将孟琳压在身下,叉开双腿对着孟琳的花心又是一阵猛烈的冲刺,而这时候经过长时间碰撞的私处早已淫液泛滥,在我胯下的碰撞下,淫液已经拉扯成丝,发出一阵阵粘腻的碰撞声,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我猜测,这时候隔壁的秦佳和周美凤都已经听到了这个声音。而此刻,我幻想的周美凤就在我的胯下俯首称臣,内心的征服欲极为膨胀,于是就在这猛烈的碰撞下,一阵浓浓的精液喷涌而出,汩汩的灌入孟琳的身体里。孟琳的小穴阵阵抽搐,她大概也数不清这是今夜的第几次高潮了。

第二天早上,孟琳早早地起床帮着秦佳做早饭。期间和秦佳简单的聊了几句。

“佳佳,你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有没有对象啊?”

秦佳脸一红,她看着孟琳迟迟不敢说话。

孟琳笑道:“没事,有心上人和琳姐说说,我替你参谋一下。”

秦佳抿着嘴笑道摇着头:“没有啦!”

“那是不是有暗恋的人?”孟琳穷追不舍的问道。

“嗯……也没有……也没有的!”秦佳这时候显得磕磕巴巴,根本不像平日里的她那样果敢自如。

“不过说真的佳佳,你现在虽然压力大,但是也应该考虑到终生大事了,毕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或者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孩,我

替你参谋一下!”孟琳宛如一个老姐姐一样的苦口婆心的劝导着秦佳。

而秦佳只是低头忙活自己的事情,似乎没听到孟琳的话一样。

“佳佳,怎么,有心事吗?”孟琳问道。

这时候秦佳抬起头来,尴尬的摇摇头:“琳姐,你说要让喜欢的人注意到我,我该怎么做呢?”

本来凝结在孟琳眉头上的愁容一下子被笑意打散掉了:“佳佳果然是有心上人了!”孟琳故作调侃的说道,“哎呀,这个都很正常,你喜欢一个男孩子,你要投其所好,故意接近他,让他注意到你,和他有所接触之后,你可以向他示好,看他是否对你有意思……”孟琳几乎把她自己恋爱用到的所有方法都教授给了秦佳。而这时候的秦佳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显然她根本就没有在听孟琳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