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二十八节:孟琳的兼职保姆生活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3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

作者:WILLERECTION2017/3/3字数:5440第二十八节孟琳的兼职保姆生活

秦德金已经入狱一月有余,周美凤的生活似乎也真正回到了正轨上。 [ . 纵使现在孩子尚小,秦佳也初出茅庐,这对于周美凤一家来说,刚刚经过风雨飘摇的日子,现在终于有所安定的时候,周美凤表面看起来似乎云淡风轻,实则内心之苦难以言喻。也是因为许久都没有探望过周美凤了,这一天我和孟琳还是决定来周美凤家看看。

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和孟琳提着一些礼品站在周美凤家门口,敲着门,但是却未见人开门。许久之后听到一身拖沓的脚步,房间里传来了周美凤柔美的声音:“谁啊?”

孟琳应了一声,只听房间里顿了顿,“咯噔”一声,门开了,周美凤穿着睡衣,姣好的容颜下是被睡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身材。而周美凤的容颜之间透露着一丝倦意。

“周姐,还在睡觉啊?没打扰你吧?”孟琳贴心的问道。

周美凤纵使是个冷美人,但是看到老友还是异常欢喜的,只是她的笑容并不能掩饰她内心的失落与无奈,眼前的两个人即便是再好的朋友,对周美凤来说,她似乎都无法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苦表现出来,毕竟在周美凤自己心里,自己仍旧在外人面前扮演的是一个坚强的事业型女人的角色。即便是现在她产后在家卧床休息。距离周美凤产下孩子已经半年有余,周美凤的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起来,然而家庭的变故与事业的挫折还是让这个坚强的女人陷于泥淖之中。面对许久未见面的朋友,周美凤突然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家里的保姆呢?”孟琳问道。

“我觉得这个保姆手脚不干净,再加上最近家里事情多,我把她辞掉了”周美凤言语之间透露着一丝无奈,她继续说道,“不过有外人也确实不习惯,现在秦佳再给我做饭,我觉得挺好的!”

“秦佳这孩子挺懂事的!差不多该找个老公嫁了!”孟琳半开玩笑的说着。

“是啊”周美凤半带笑容的说着,这种眼神透露着对秦佳巨大的期望与欣慰之情,“秦佳这个孩子很努力,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很好学,很勤奋,也很孝顺。我知道她心里苦,可是做母亲的我真的无能为力,她现在还在为我做饭来照顾我。”说到这里,周美凤一时哽咽住了,果然她还是需要一个人来吐吐苦水的,孟琳搂着周美凤,宛如两个亲密姐妹一般。而此刻的周美凤似乎也稍稍缓和了一些。

“女大当嫁,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舍不得!”周美凤说到这里再度呜咽不语,“我觉得她父亲的事情给她造成的伤害很大,我担心她对婚姻没有期望,但是又害怕她为情所困,嫁了一个渣男!”对于孟琳,周美凤几乎是无话不谈,加之前几次我们对于周美凤的雪中送炭式的帮助也让周美凤对于我们夫妻俩非常的信任,以至于原本因为许久未见的隔涸似乎一下子消失殆尽,她和孟琳变成了一对无话不谈的亲密朋友。

“周姐,你别难过,秦佳终究要有自己的归宿!她嫁人了,你不是有我们吗?”孟琳搂着周美凤,不住地安慰她。

“哎……”周美凤叹叹气,什么都没说,只见她愁眉紧锁,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这时候孟琳紧紧坐在周美凤身旁,想着说一些安慰她的话,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孟琳是一个很安静的人,她虽然热情,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不知道如何去挽救正在步步走向悲观的周美凤。周美凤平日里是一个大方干练的职场女性,但是经过家庭的这些剧变,周美凤又才诞下孩子不久,在她看到嗷嗷待哺的婴儿还有自己努力在事业上要有所成就的女儿秦佳的时候,一种悲喜从内心深处一涌而来。因为对于周美凤来说,她并不想让自己乖巧的女儿早早的重走自己走过的老路。

虽然周美凤一路上非常成功,但是在家庭上,她确实疏忽和许多,以至于让老老实实的秦德金在外面偷腥。近来惆怅不已的周美凤面庞看上去也憔悴不少,因为对周美凤而言,自己的美貌与身材是自己非常大的资本。可是闺房空置的无奈还有生活、事业上的碌碌无为,让曾经叱咤风云的周美凤一下子经历了十分巨大的落差与颠簸,犹如自己引以为傲的宫

w^ww点0"1'bz点n`e't'

殿轰然倒塌,而身为女王的她手足无措。诚然,一个女人的自信一则来自事业,最重要的仍旧是家庭与爱!多年未尝试新生儿妈妈的周美凤一下子将整个人陷在了这种日常换尿布、喂奶、洗衣服的琐事之中,突然间整个人似乎都被这嗷嗷待哺的小婴儿左右着,仿佛他才是周美凤整个世界的领导者一般。这让一个曾经事业风光的女人很受挫折,因

t找?回[网°址×请?百2索ㄨ弟3―◆板3zんù◇综W合社?V区

为原本在这个家里面,应该有一个更坚强的人,周美凤的丈夫,甚至她可以依靠的人,来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支撑着家,支撑着她。

这时候,只听卧房之中孩子“哇哇”的哭声,周美凤眉头一皱。这时候反倒是孟琳急急忙忙的跑去看了。我和孟琳的孩子才2岁多,孟琳对于婴儿更是有比周美凤更加敏感的体会。只听孟琳在房间里叫着:“周姐,孩子可能是饿了!”

这时候周美凤懒懒的起来,她第一时间并不是去卧室,而是拐进了厨房。只见周美凤提了一壶热水朝着房间走去,我见状赶忙上前去帮忙,孟琳看见我拿着暖瓶和奶粉进来,眼睛盯着周美凤说道:“周姐,孩子应该先喂母乳的!”只见周美凤双颊一红,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孟琳,不好意思的说着:“自从生完孩子之后,我奶涨的厉害,但是孩子喝奶不是很好,我的乳腺一直都没有疏通,所以……”

还没等周美凤说完,孟琳“咳咳”两声示意我出去,我识相的将暖瓶和奶粉放在了门边走了出去,并将门带上。

自从孟琳从王露那里学得了丰乳按摩术之后,她自己会随身携带一些按摩精油,虽然自己的乳房已经慢慢的朝着王露的罩杯靠拢了,但是孟琳依旧衣着简朴,只是慢慢的,平日里穿的衣服越来越显得不合身,两枚浑圆的乳房硬硬的顶着,这不禁让孟琳悲喜交加。喜的是那傲人的胸围,悲的是自己不适应产生的尴尬之情。然而内心中,孟琳对于这种变化还是抱着窃喜之情,也因此,在次次与我疯狂的性交之后,孟琳总会不自主的抚摸自己丰满的乳房并按摩着,似乎在性交之后,这种对于身体的抚摸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快感与满足感。而事实上,在做爱的过程中,更多的是我在享受着孟琳那傲人的丰乳。看着它随着我身体的抽插在孟琳的胸口来回的弹跳,感受着那温软柔滑的质感,还有那饱胀于手掌之中的满足感。而渐渐的,孟琳也随之懂得了如何按摩乳房,而今天,大概孟琳是要用她的按摩法,给周美凤疏通一下乳腺。

我只能在外面听到房间里OO@@的声音,而听不清里面到底在说什么。更多的,似乎是孟琳的声音,她似乎在细心的给周美凤细说着按摩方法。而周美凤那边则一直保持沉默,不过女人之间难免有很多秘密,只听她们时而笑着,时而聊着,似乎没多一会儿,周美凤也慢慢的适应了孟琳给她的按摩。而随之则是孩子哭啼不停的声音,房间里似乎乱作一团,我听到有脚步声,应该是孟琳抱起了孩子,可是孩子还是哭啼不止难以安抚。我正踌躇着要不要进去看看的时候,只听门口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

门开后才发现是秦佳,秦佳一头秀发,才一个多月不见,秦佳似乎一下子从一个懵懂的学生蜕变成一个成熟干练的职场女性。她一身素净的浅色西装,下身一袭修身的白色休闲裤,配之以显小的高跟鞋,真的让我眼前一亮。秦佳进来之后发现是我,先是一愣,然后莞尔一笑简单的招呼了一声。她听见房间里有孩子的哭声,我说道:“你妈妈和你孟姐都在房间里呢!”她又示意我坐会儿,然后脱下高跟鞋走进了房间。

这时候只听房间里有倒水的声音,大概是她们在给孩子泡奶粉。折腾一阵子之后,只见孩子的哭声一下子止住了。房间里响起了女人们轻松的笑声,和OO@@的声音。我大概在客厅做了有一个多小时,无聊的时候玩玩手机刷刷微博,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时,秦佳从房间里出来了,她看见我在客厅,不好意思的招呼了一下,到厨房里去忙活了。而这时候孟琳也从房间里出来了,也一起去厨房帮忙了。随之而来的则是迈着莲步的周美凤,她怀里抱着喝过奶的孩子,宛然一个优雅的母亲,全然没有方才憔悴的样子,而是和孟琳一样精神焕发,眼角带笑。而周美凤恰恰是这样的神态最为迷人最为自信。

走过桌前的周美凤身上飘来一阵淡淡的奶香味,这是一个母亲独有的味道,正如孟琳产后身上的味道一般。女人生产之后,乳房会比平日里大上将近一倍,而这时候周美凤穿着优雅的及膝长袍,胸前的美物完全被怀抱里的孩子隐藏住了。我脑海里回想的是孕妇刘倩还有李琴在我胯下被凌辱的样子,不禁心跳加速,我回味着刘倩和李琴巨乳的手感,感觉到那阵阵乳汁从红豆般的乳头汩汩涌出浸湿身体的触感,不禁性欲勃起。但是当我看到周美凤时,我看到的她是一个的新生儿母亲,纯净而神圣,一阵罪恶感不禁将我这些淫荡的想法全部压了下去。

我见周美凤怀里的孩子安稳的睡着,不禁好奇心驱使,要去抱抱这个孩子。他睡得很熟,见我要抱孩子,周美凤不禁笑道:“没想到你也喜欢小孩啊!”我微微一笑回应着周美凤,一面将手伸了过去,当我的左手去搂着孩子的头的时候,手掌一身,直接深入了周美凤身体和孩子接壤的地方了,我感触到了周美凤柔软至极的乳房,大概是因为久抱孩子的缘故,周美凤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而这样的接触也是几乎不到一秒,我迅速熟练的抱过了孩子。但是终究因为稍微的一点儿动静,让原本躺在母亲怀里安静沉睡的孩子被惊醒了。他哇哇大哭起来,周美凤见状站起身还是抱过了孩子。她嘴角带笑的说:“宝宝不哭啊,是不是饿了?妈妈给你喂!”

说着,周美凤背过我,解开了哺乳内衣,将乳头露出来给孩子吸奶,嘴里嘟囔着:“是妈妈不好,没有让你喝上奶,还是你玲玲阿姨厉害,帮你喝上奶的!”说着,可是孩子还是哭的不停,这时候周美凤原本仅存的一点点耐心一下子被哭声扰的消失殆尽,而正好这时候孟琳从厨房里出来,她搂过孩子,没过一会儿孩子就不哭了。周美凤收拾了一下露出来的奶头,转过身惆怅的皱着眉头。但是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孟琳怀里安静的躺着,一阵笑意再次显现。

“琳琳,为什么孩子还是不喝奶呢?”周美凤问道。

“周姐,你的……”孟琳看看我,顿了顿,“堵的时间长了,所以已经酸了,必须全部挤出来,你在吃点儿催奶的东西,慢慢的孩子才会爱喝。”周美凤无奈的抿抿嘴。只听孟琳继续说道:“今天我给你带来了猪蹄和大豆,这都是催奶的!”孟琳展露了洁白的牙齿笑了起来,这种温暖的笑容也给了周美凤很大的安慰。

“谢谢你,琳琳,你懂得真多,你帮我实在帮得太多了,我该怎么还你呢!”周美凤欣慰的说着。

“说什么呢周姐,这都是我应该的,你之前也照顾我们小峰很长时间了!”说着孟琳看看我。的确,在我从事保险的时候,周美凤是我最大的客户,现在对于周美凤的帮忙应该算不上什么。这时候我也对周美凤说:“周姐,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是你帮我们,我们很感谢你没有把我们当外人,我也一直把你当成姐姐呢,能帮上忙我们

ъz.иеτ

也很高兴。”

于是我们这样一唱一和的将整个场合圆了回来。周美凤展露了许久未见的灿烂的笑容,我和孟琳心里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安慰。

女人终究是会顾家的,但是家里若是没有一个帮手,那么一个人会累死,而且不见得能够将一切安排好。周美凤需要照顾着孩子,而秦佳忙活着工地上的事情。

“周姐,现在佳佳工地上的事情做得挺好的,我听说公安局在新区梨花区建立一个新的分局办公楼,现在正在招投标,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秦佳这时候初懂建筑行业,我们可以通过关系拿下这个标的,这对于秦佳也是很好的锻炼。”饭桌上,我聊着最近从曾丽萍那里听到的新消息,一面缓解尴尬,一面要给秦佳一个机会。这时候秦佳和周美凤是两个表情,秦佳眼睛里充满了迷茫之情,而周美凤却内心充满了期待。

“真的可以拿下这个标吗?那真的太好了!”周美凤说着,“酒店我早就不想干了,太累了还要处处打点,不如做政府工程,不吃力还好拿钱!”周美凤兴致勃勃的说着,俨然一副身经百战的职场女战士的感觉。

“可是真的有那么容易吗?”秦佳一脸愁容的说着。因为对于女流之辈,秦佳真的无力去承担这样的事物。而相反,周美凤则是将这件事当成了自己的事。一个人长期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如果一下让她放松下来,那么她很快就会觉得无事可做,精神萎靡,而这时候如果突然来了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那么会一下激发她的热情与积极性。而周美凤就是这样的人,如果让她的事业处于萎靡状态,那么她宁愿死,因为她一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她不能允许自己的工作懈怠下来。

就这样,在餐桌上我简单和周美凤介绍着项目的细节,周美凤听的很仔细很认真。

很快我们聊到了下午,见天色已晚,我和孟琳准备走的时候。周美凤一下子愁容涌上:“琳琳”她拉过孟琳的手说道,“我真的太感谢你了!我很庆幸交到你这么好的妹妹”周美凤满脸的愁容被话语间要透露的信息带的展露出了微笑,“孟琳,廖峰,你们就在这里常住好了,一面可以帮帮我,另外一面你们可以帮我带带佳佳,她真的需要事业上的良师益友!”

我明白了,周美凤想要孟琳留下来帮她照看孩子,可是孟琳白天需要上班,这时候孟琳回到:“周姐,谢谢你的信任!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这个做妹妹当然义不容辞,不过我白天要上班。”孟琳转眼看看我,张张嘴却没说什么,顿了顿笑着对周美凤说道,“廖峰工作很忙

,我担心他早出晚归影响到你和孩子,要么我留下,做你的兼职保姆,廖峰时常过来看看,带带秦佳。你觉得怎么样!”

周美凤听到孟琳的这番话简直要乐开花,她拥抱着孟琳久久不松开:“谢谢你孟琳!”

想必经历了离婚、工地剧变、生产这几大事件,对于周美凤的打击无疑是非常大的。而周美凤对于其他人几乎是不可能开这个口的,因为她表现的太强势了,面子让她宁愿自己干也不会去顾一些好吃懒做的保姆。更何况,曾有保姆侵占过自己的前夫,她对于保姆更是心存芥蒂。而孟琳的到来,一面会让周美凤放一百个心,同时也会对周美凤还有秦佳带来很大的帮助。这对于周美凤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就这样,孟琳白天上班,晚上回到周美凤的家中,做了一个周美凤的兼职保姆。而她自己也乐得其中!

t找#回Y网W址↓请a百啤魉鳌斓堋―∴板Yzんù#综↑合▲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