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二十四节:曾秀萍之爱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二十四节:曾秀萍之爱

作者:WILLERECTION2017/01/04字数:10070

经过与曾秀萍的香艳之夜之后,曾秀萍见到我几乎都是红着脸的,她那种自信的神态中,隐隐约约透露着一种小女人的风韵,就好像是一个青春期的女子突然间陷入爱河之后那种无处遁形的羞涩感一般,只是在这样一个坚毅的女人脸上,你看到的这种变化似乎非常的细微,以至于一个普通人基本上没有办法分辨出来。 [ . 曾秀萍的眼睛很美,虽然人到中年,但是眼神清澈迷人,笑眼带媚,是一个令人尊重的姐姐,让人看起来有种可观不可亵玩焉的肃穆感,但是那种美又不得不让人沉沦其中。尤其是见证了曾秀萍身形的娇美,手掌真真实实的捏上了曾秀萍的小细腰,还有那柔软至极的丰臀美乳,更让人沉醉不已的是那花丛深处暗藏的私密的甘甜晶莹温泉的涌动之所,让人血脉膨胀欲罢不能。温润的小穴更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魔力,吸引着我波动的心弦。曾秀萍在我胯下如痴如醉的神情更是犹如一个思春的少女,仿佛一头疯狂的野兽附身一般,她扰动的下体,贪婪的吞噬着我巨大的阴茎,仿佛要将阴囊内的精华吸食殆尽一般,可是疯狂的我没有那么做,就好像心里存着一丝遗憾一般。

我看见曾秀萍穿着束身的衣装,随着韵味四溢的步伐而轻微扭动的胯部,仿佛在缭绕着我的神情,给我打着招呼一般。在曾秀萍与我目光交汇的瞬间,她犹如触电一般的转向了一边。对于曾秀萍而言,我从一个普通人转变成一个与她拥有极为淫乱的一夜情的男人,一个当着她丈夫当面操她的男人,一个与她丈夫一起玩弄她身体的男人,她似乎一下子羞于面对我,但是眼神之间却隐藏着一丝丝对于那疯狂之夜的留恋一般。似乎我的存在并不会给她和乔启康的婚姻造成裂痕,反倒是一种润滑剂一般。想必是最近乔启康对于曾秀萍关爱有加,曾秀萍的举手投足都显现出一个成熟女人应有的自信与风韵,相比较之前被丈夫冷落的萧条感,曾秀萍这时候看起来脸色也要好很多,一个人的气场显得更加的强大了。当然,这些东西我只能通过眼之所及来妄自揣测,曾秀萍很显然这时候没有心思和机会要跟我大谈特谈她与乔启康那些浪漫的日日夜夜。

下班之后,曾秀萍一如往常的坐上了我的车,这时候她刻意的坐在后座上,一阵别致的香水味迎风扑来,曾秀萍的长发飘飘,她还是习惯性的看了看窗外,整理了整理衣裙,她发现我在从后视镜中看她,她嘴角尴尬的一笑,想说什么有没有开口,张了张嘴又闭了回去,轻咳了两声,把头还是转向了窗外。她翘着二郎腿,以显示自己并不那么尴尬,完美的身形被这样的坐姿展现的淋漓尽致,而她身上的香水味更是随着她的随便一个简单的动作而阵阵刺激着我的鼻腔。

“曾姐,今天气色真好,显得年轻了10岁!”我说了句话打破沉默的气氛。

“哦……是吗?”曾丽萍看着气氛尴尬,也笑着回应着我。她展露出标志性的微笑,一双红唇下一口洁白的牙齿,她这样说,仿佛是阳光洒向大地一般,我感觉一阵轻松。

“我们去接乔书记吗?”我多了句嘴问了下。

“哦,我今天不回去,我要去和税务局的领导吃饭……哦……对了……廖峰,你和我一起去吧!呃……为的是我妹妹曾丽萍的事情。”曾秀萍仿佛突然间想起这件事一般,她似乎也是为了避免尴尬,才说要叫上我去的。

“曾姐,既然你和领导吃饭,我就不去了,我在楼下等你!”我回到。

“那你晚上怎么吃饭呢?”曾秀萍问道。

“没事,我老婆做好了,我回去吃就是了,等你吃完我再来接你!”我说到。

“那你来回跑多麻烦,干脆一起去吧,你正好也认识这个领导!”曾秀萍继续劝说道。

“如果我参加酒席,肯定喝得烂醉,到时候要你打的回家,那不是更麻烦吗?”我推辞道。

“难道我会不考虑到这一点吗?既然你是司机……”曾秀萍突然间顿了顿,在她的心目中,经过那一晚,我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司机或者保镖,但是这种角色转换,对于曾秀萍这样一个保守的常年处于机关事业单位的严谨的女人来说,这几乎是极度疯狂浪荡的事情,出于一个成熟女人的惯性,曾秀萍似乎想要忘却这一切,因为她觉得乔启康的目的达到了,婚姻面临的危机应该已经解除,虽然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但是她宁愿这样欺骗自己,因为她真的没有放荡到能够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她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快欲而把自己的名誉搭进去,也因此她和我的言行之间,相比较以前,显得更加的严谨,更加的界限分明,更加的“官方”化,这也是难怪曾秀萍这时候把我从以前的“自己人”划定为一个“司机”。曾秀萍继续说道,“……司机……我肯定不会让他们灌你酒的!”曾秀萍尴尬的一笑,她的眼睛透过车中的后视镜投射到我的眼帘,明眸善睐,若有所思,确止于沉默。

曾秀萍没有办法跨过这个坎,她似乎极度的不希望我再出现在她的生活中,但是又担心因为鲁莽而惹怒我,最终导致她几十年的名誉名望扫地,似乎在她内心她痛恨着自己的丈夫乔启康,她也在责怪着自己的放荡无边,为什么当晚没有拒绝这疯狂的性爱,为什么没有毅然决然的抗拒……她思来想去,不禁又羞红了脸蛋。

车到了曾秀萍所说的酒店地址,我主动下车给曾秀萍开车,曾秀萍一双美腿伸出,我主动去扶曾秀萍,她仿佛触电一般的一颤,一双明眸再次盯着我,她的神情在凝望我的眼神,而我则如她所愿,将一个司机最本分的一面表现出来――严肃、谦恭、职业。曾秀萍最害怕在我的眼神里看到一种轻浮的感觉,因为她担心因为那一夜的放浪而激发我对她的可怕的欲望,然而我极力的压制,曾秀萍并没有看到她所担心的眼神,我一直用眼神和动作告诉曾秀萍:我对她是尊重的,我的工作性质不会发生变化,我还是她忠实的保镖和司机。

曾秀萍盯着我的眼睛垂了下去,一双常常的黑睫毛犹如一双美扇一般,轻轻的点缀着这副精致的面孔,曾秀萍下车后,她莞尔一笑,我看到她白皙的面孔上展露着迷人的笑容,她已经放下了防备,恢复到了那个自信美丽且大方的曾秀萍,她似乎在最后的考验中认定我是个可靠的人,将我的位置深深的定格在了这个所谓的“司机”“保镖”和“助理”的位置上。

人很难在逾越了某个界限之后,全然身退于一个囹圄之间,就像是一个井底之蛙看到了大海之后他不可能安分于井底一样。然而曾秀萍一味的在逃避,虽然她曾尝到了与丈夫之外男人的性爱之欢,但此刻的她企图全身而退,因为恐惧与尴尬让她不知所以,这时候的我就好像这是个定时炸弹一般,一直让她惴惴不安。她确认我的眼神,似乎也是在给自己吃定心丸,即使这一切都是在自欺欺人。

我一个人安坐在车里,脑海里满满的都是曾秀萍那惴惴不安的神情,我没有跟着曾秀萍上楼,而曾秀萍上楼之后也再也没有叫我。随之而来的则是满眼的曾秀萍的一双美乳,还有那娇羞的阴唇,一张一合,爱液四溢,晶莹剔透的阴蒂,饱胀的乳头,还有那乱跳的心跳声,粗重的呼吸,淫荡的叫床声。我回味着大鸡巴插入曾秀萍阴户之中那种温热的包围感,体会着手掌揉捏曾秀萍巨乳的柔爽之感,我感觉着曾秀萍小女人的一面,感受着她双腿勾住我腰部时龟头感受到的深处的颤抖与刺激,也回味着曾秀萍高潮迭起时候阴道吮吸鸡巴的快感,耳畔则回想着那一声声“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

我之所以没有跟曾秀萍上楼,只是不想看到曾秀萍眼神突然间扫到我时展现的尴尬与恐惧之情。正在我淫荡的意淫着曾秀萍的身体时,一阵浓重的睡意袭来,我不禁沉醉入了梦中。

梦境之中,我梦见曾秀萍隔着门缝看到自己的儿子乔辉在和别的女人视频做爱――乔辉裸着身子,一副壮硕的肩膀,胯下的鸡巴翘的老高,眼看上去居然比他爸爸乔启康的还要大很多,硕大的龟头涨得通红,他在带着耳麦,和视频那头的女人说着淫荡的话,手不断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你把手伸进去……”乔辉说道。之间画面那头,一个曼妙的女子伸手探入自己的阴唇,一直手指插入阴户,拨弄着,挑逗着,这几乎让身为女人的曾秀萍都觉得惊艳不已,这个女人的身材非常好,乳房硕大,而且非常能放得开。自己的儿媳妇和这个女人比起来真的差太多了,相对来说传统的多的于丽婷,真的要逊色多了。多数男人都不愿意自己的老婆显得放荡,但是却极度迷恋于这种开放淫荡的情人或者女朋友。

乔辉几乎是指着脖子看着画面里的女人在撩动他的心弦,随着手指的进进出出,女人的阴唇也带动的进进出出,这几乎是难以言喻的紧致,乔辉眼睛看的发直,全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母亲在门后看着自己着放荡的一面。而乔辉的鸡巴居然笔挺至极,看得曾秀萍直吞口水,她居然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的鸡巴这么大,这么挺拔。想来还是年轻的优势,她脑海里回想着乔启康年轻时候可以征服自己的硕大鸡巴,不由得一阵脸红。

乔辉喘着粗气对着麦克风说道:“我要用我的大鸡吧插你……来……插入你的小逼……插入你的小逼……”乔辉富有磁性的声音慢慢的说着,曾秀萍听的简直胀红了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无法挪动自己的步伐,大概她没想到自己抚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居然也已经成为一个富有充满着雄性荷尔蒙味道的男人,她居然被自己儿子性欲勃发的样子吸引了,不但脚步无法离开,连身体都想靠近,她想清楚地听到乔辉淫乱的调情,她甚至设想这是乔辉在和自己说话,而儿子面对的画面是自己。她甚至抛开了自己是乔辉母亲的事实,此刻的她在偷窥中,不禁让自己淫欲膨发。

乔辉不断地撸动自己粗壮的鸡巴,前列腺液不住的外溢着,浸润着他硕大的龟头,随着手掌的套弄,不断的发出“刺溜刺溜”的声音。情到佳时,乔辉还挑逗似得甩动自己的鸡巴。在大腿上打出“啪啪啪”的声音。曾秀萍多想就这样看下去,但是她又极度担心乔辉猛地一转头发现自己藏在后面,欲望与担忧在她的心中打架,曾秀萍的内心经历了极为复杂的斗争。

这时候,乔辉突然间站起了身子,凳子吱吱的被站起身的乔辉顶到了后面,乔辉挺起了硕大的鸡巴,这时候曾秀萍心突然间咯噔一下,她下意识的后退一下。她以为乔辉要转身,所以急速的后退,以至于她根本没有意识到乔启康就在后面站着。她撞了个满怀,乔启康拥着曾秀萍,曾秀萍吓得转了转头,她看到了自己的老公乔启康,又慌张的看了看屋内――乔辉正挺着鸡巴对着镜头前后套弄着,并没有发现门外的异样。

乔启康对着曾秀萍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他大力的拥着曾秀萍,曾秀萍犹如一个束手就擒的逃犯一般,随着乔启康来到了他们自己的房间。曾秀萍刚想说什么,乔启康一口吻住了曾秀萍,曾秀萍一口气没喘过来,她没想到乔启康会吻自己。她突然间顿住了,刚才看到的香艳的场景让她发红的双颊还未消去,她享受着丈夫对自己的爱之吻。但是脑海里全部都是刚才乔辉与一个陌生女人进行的视频做爱。

突然间,曾秀萍推开了乔启康,她喘着气说着:“启康,乔辉他……他居然……”。被推开的乔启康有些不快,但是看到了曾秀萍对于自己儿子的这种行为的吃惊,便叹叹气笑道:“秀萍,你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男人嘛,再说他又没有真的做,你就当他在自慰好了!”说着乔启康又准备拉起曾秀萍进行下一步动作,但是曾秀萍此刻满心的疑惑与不解,她疑惑的看着乔启康说道:“启康,我平日里是不是对乔辉太严肃了?为什么结婚后他几乎很少关心于丽婷?尤其是生了孩子之后,现在这个孩子的行为有些反常啊!”

乔启康看曾秀萍死缠着这个问题,便不得不扫兴的和她说着:“我们的儿媳于丽婷是有些古板了,你可以劝说劝说,让她对乔辉主动一些,你看把我们家儿子憋得,都要在网上自慰解决。难道你不担心他吗?”

曾秀萍皱着眉头:“不至于吧启康?我觉得于丽婷挺好的啊!”

“你觉得?难道是你和她过吗?”乔启康说道。

曾秀萍顿住了,她被乔启康问住了,她思索着平日里于丽婷的反应。突然间,她想去找于丽婷!这时候乔启康一把拉住她:“秀萍,你别冲动,这个事情不是冲动能解决的!”乔启康笑着,笑的诡异,笑的另有深意。曾秀萍斜眼看着他,不禁瞪了他一眼。

“老家伙,你是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呢?”曾秀萍稍稍娇嗔的说道。

乔启康这时候笑而不语,他将曾秀萍拉入怀里,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能够把我们俩的感情给儿子儿媳分分该多好啊!”

曾秀萍更加白了乔启康一眼:“你也太天真了吧,感情怎么分?”

转而曾秀萍觉得乔启康话里有话,她转手捏着乔启康满是胡渣的脸:“启康啊启康,你该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乔启康挪开曾秀萍的手,拥着背靠着自己的曾秀萍,抚摸着曾秀萍的身体,隔着衣服揉搓着曾秀萍丰硕的乳房。这时候曾秀萍方才沉静下来的性欲一下子被挑逗了起来。曾秀萍红着脸,但是她的脑海里还是不断的闪现着自己的儿子背对着自己在电脑前自慰的样子,她既心疼,又冲动,仿佛一股青春的热血涌上心头,她闭上眼睛感受着乔启康的抚摸,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是乔启康这时候的触摸居然让曾秀萍拥有了对于性爱别致的冲动,仿若是一种青春的骚动,但是一种隐隐约约的道德界限却让曾秀萍把持着自我,或者说欺骗着自我没有让自己往更加淫乱的地方设想。

一双粗壮的手解开了曾秀萍的衣领,硕大的乳房顶着曾秀萍被挤着的衣服,浑圆的乳房形状在乔启康的挤压下显得清晰可见。曾秀萍半推半就,因为她深知,乔启康的性欲是被自己接受了婚外性而二度激发的,她内心隐含的羞涩不断的冲击着自己的心理防线。她几乎不可避免的设想着自己的儿子那壮硕粗大的鸡巴,但是又被乔启康挑逗的性欲高涨,她不断的抑制自己,但是越是抑制,这种画面感越强烈,曾秀萍甚至一度设想,拥抱自己的,抚摸自己乳房的不是乔启康,而是那个壮硕年轻的儿子乔辉。曾秀萍在这种心理与欲望碰撞的矛盾下不断的调整自己,但是剪不断理还乱,曾秀萍反倒因为这样的胡思乱想,而让自己的情欲更加高涨无法自已。

这时候乔启康的手已经拉下来曾秀萍的衣领,一双洁白的豪乳弹跳而出,粉嫩的乳头透着点点的暗黑色,这是个成熟女人难得的乳晕之色。乔启康上下托举着曾秀萍的乳房,一边上下拖着,一边用中指和无名指勾着乳晕四周,曾秀萍柔软的乳房在乔启康的挑逗下犹如一个弹力十足的小球一般在弹跳着,尽显其柔滑之感。而曾秀萍更是在这种挑逗下在脸上泛着红晕。而乔启康另一只手则深入曾秀萍的下体,曾秀萍经过刚才乔辉的那一幕已经是淫水泛滥,加之这时候丈夫乔启康的挑逗,更是已经把持不住,被乔启康一挑弄,更是羞涩的弯下了腰。

“在想什么淫乱的场景呢?”乔启康挑逗着曾秀萍。大概经过上次的婚外性,乔启康已经习惯性的用别的男人来挑逗曾秀萍,由此能够迅速激发乔启康的性趣。但是这对于保守的曾秀萍来说,几乎是极为破格的事情。即便是已经有了一次疯狂的婚外性,在自己的丈夫面前,但是这些事情,曾秀萍一味地是要摒弃的,因为她有她的事业,她有她苦心经营二三十年的名声和家庭。固守女人本分几乎是自己一直以来秉持的原则,只是,曾秀萍不由得一转念,因为曾秀萍心里明白,不管自己怎么为自己洗白,已经破格的一次婚外性,已经让自己的丈夫性欲膨发,更何况,这次的婚外性并没有给自己身体带来任何不愉快的感觉。她停顿了思想,因为她知道她莫名的很享受这种婚外性,尤其在自己丈夫允许的情况下。曾秀萍羞红的脸更加胀红了,因为她甚至不能控制自己去奢想自己儿子的大肉棒,她甚至想给自己扇两巴掌,让自己停止那淫乱的思想。可是乔启康的挑逗攻势越发的强烈,一双熟练的手指隔着裤子在拨弄着自己的阴唇,曾秀萍扭曲着身体,一双豪乳在乔启康的双手上滑动着。如两颗硕大的健身球任由丈夫玩弄。

此刻的曾秀萍似乎也无所谓了,毕竟面对着的是自己的丈夫。她深吸一口气,胸部显得更加丰满挺拔,乔启康转手捏过曾秀萍的乳头,曾秀萍秀眉轻皱,吐气如兰,她几乎屏住了呼吸,她深怕声音惊动了隔壁正在裸体视频的儿子。

这时候乔启康双手捏住了曾秀萍的双乳,如弹簧一般前后拉扯着,一阵痛感自乳头冲击着曾秀萍的大脑,她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大叫了一声:“啊啊啊啊……”

猛地,曾秀萍的房门被推开了,这时候乔启康正捏着曾秀萍的一双乳头,而开门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秀萍的儿子――乔辉。他挺着硕大的鸡巴,看到自己父母这一姿势,不禁羞的脸发红,而这时候曾秀萍看到乔辉挺着硕大的鸡巴进来,不禁眼睛瞪得浑圆。相对应的,乔辉的双眼也落在了自己母亲曾秀萍的一双豪乳上,也瞪得浑圆。

“砰砰,砰砰”一阵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敲门声传来,我慌乱之余惊醒……原来我还坐在车里,这时候曾秀萍已经坐在了我的车后,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伴随着一阵独特的香水味。我叹了一口气,感觉恍如隔世,方才那个春梦一瞬间化为泡影,但是那真是的触感简直就如亲眼看见,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面色泛红的曾秀萍。

“你刚刚在睡觉吗?”曾秀萍说道。

“没,没……”我尴尬的摸了摸嘴唇,调整了座椅,准备发动车。

“辛苦你了,廖峰!”曾秀萍继续说道。

“哪里的话,曾姐,你太见外了!”我回到,“现在回家吗?”

曾秀萍没有说话,只是头靠在靠枕上,斜着身子看着窗外的夜景。晚风吹过曾秀萍的秀发,阵阵香水味飘散到整个车厢,她秀美的五官在夜晚的灯光照射下犹如一张张精美的明星写真一般。大概是醉了,曾秀萍闭上了双眼。

“廖峰,带我去找我妹妹……”曾秀萍突然间说道。

“现在吗?”我问道。

“对,我要把今天的结果告诉她。顺便叙叙旧!”曾秀萍露出了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笑容。

“曾姐,我看你今天醉得厉害,要不明天吧,我把曾丽萍约出来和你见面。”我说道。

“没事廖峰,我只有晚上才方便见曾丽萍,白天岂不是暴露了?”曾秀萍回道,很明显曾秀萍并没有喝醉。

“今天什么结果?”我多嘴问了句。

“张全贵下周就可以出来了!”曾秀萍简单的说。

“那我直接替你转述就可以了!不用麻烦曾姐跑一趟了!”我再次阻拦道。

“我们姐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相聚了!我想她了!”曾秀萍今天晚上脾气异常的好,她居然耐心的给我解释。我见她这么执着,也没再阻拦。

到了我家之后已经很晚了,但是开门的还是曾丽萍,她看到自己的姐姐,先是一愣,然后如第一次在医院见面一般,她们相拥了一会儿,然后进屋秘密的聊了起来。只留我和王露四目相对,过了一会儿,孟琳出来了,她看到气氛不对,问了一句:“峰,谁来了?”

“曾丽萍的姐姐,曾秀萍!”我回到。

“张全贵的事有结果了?”孟琳问道。

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她们都意会的沉默着,只等曾秀萍出来了。在短暂的沉默中,刘倩表现的尤为不安,因为这些日子在我们家的沉寂的日子让她烦躁不已,她心里牵挂着秦德金,现在孩子诞生在即,想必刘倩也不想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但是在这里什么力都使不出,她一心要去找周美凤解决这个问题。然而在我家她是不可能出去的,唯一的办法大概是说通孟琳,但是想必孟琳为了周美凤也是不可能点头的,再者,刘倩与孟琳之间也是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她对于这个周美凤家庭中的小三也是不慎鄙夷,估计刘倩在孟琳那里也碰了一鼻子灰,所以现在是无计可施,眼看着曾丽萍母女有曾秀萍这个强硬的后台,自己真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不得了。

不一会儿,曾秀萍和曾丽萍出来了,曾丽萍脸上带着泪痕,眼睛都哭红了,但是她还是强作镇定。面对大家的疑虑,曾丽萍选择什么都不说,而随之则是曾秀萍起身准备离开。

“廖峰,方不方便送我回去?”曾秀萍回头看看我,露出了鲜有的温柔似水。

“曾姐不多坐会儿吗?正好和丽萍也叙叙旧!”孟琳说道,我也随着附和道。

“不了不了,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说着曾秀萍拎着包准备开门走了。

我赶忙穿上外套跟了上去,打开了门,这时候只顾着一味地发呆的曾丽萍直起了身子,突然间站了起来,她与曾秀萍四目相对,眼睛里似乎透露着希望与恳求之情。曾秀萍只是轻轻地抿抿嘴说道:“丽萍,那我先走了!”

曾丽萍点了点头,姐姐曾秀萍一转身,留下曾丽萍孤单的伫立在原地。

路上,曾秀萍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她不住的叹气,似乎踌躇着怎么来表达这种情绪。

的确,曾丽萍应该知道了,自己的靠山张全贵完全是因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现在市长李强下去了,书记乔启康上来了,这对于乔启康甚至曾秀萍来说都是十全十美的。然而这件事情无辜的牵连到了张全贵,可以说如果保张全贵那么无形之间是在砸自己的脚,曾秀萍不知道有没有和自己的妹妹说这样的话,大概也是如此,和曾秀萍谈话结束后的曾丽萍并没有一种很释然的感觉,因为她知道距离张全贵释放出来的时间还很长很长。她常年在商界混,不可能不知道政治上的这些东西,大概也是如此,曾秀萍才会肚子和自己的妹妹坦言这其中的难言之隐。可以说,这是作为姐妹曾秀萍会如此眷顾曾丽萍,若不是,估计曾丽萍早早地也随着张全贵入狱了。只是这时候的曾丽萍对着张全贵释放还心存一丝侥幸,她觉得一切都会好的,可能就是这样的希望才会让曾丽萍在送走曾秀萍的时候才会稍稍的缓和一些,她会勉强自己微笑起来。但是曾丽萍应该早知道张全贵事情的严重性,她怎么能够鲁莽的去找自己的姐姐,甚至可以说是张全贵案件的始作俑者呢?她是如何在这时候还不放弃,还能够让自己对这件事情心存希望的呢?

“廖峰……”曾秀萍轻叹一口气,还是开口说话了。

“嗯?”我边开车,边回头看看曾秀萍。

“张全贵……怕是没办法了!”曾秀萍直截了当的和我说。

“不会吧,有这么严重?”我问道。

“这件事闹大了,可不是我们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曾秀萍道,“现在省上的领导都过问了,这件事情证据确凿,张全贵难免牢狱之灾,并且他的公司百川汇金中心可能也不保。”

“那你今天和丽萍姐说的是什么呢?”我问道。

“我在和她商量百川汇金的事情,我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曾秀萍道。

我听到曾秀萍说到这里突然间明白了,原来这时候的曾丽萍也在打着自己的算盘。百川汇金中心早在被法院冻结资金之前就已经被曾秀萍挪用了很大一笔资金,而这时候曾秀萍显然是丝毫不知的,对于曾丽萍来说,如果张全贵不保她还有退路,退一步说即使是百川汇金中心不保,她还有在周美凤的那一部分钱。现在曾丽萍考虑的是通过自己姐姐的关系,能够获得百川汇金中心剩余的部分价值,那可谓锦上添花何乐而不为呢?

“那丽萍姐是怎么说的呢?”我继续问道。

“她什么都没说,但是我觉得我既然帮不到张全贵,我应该尽力保住百川汇金,不然的话丽萍就太苦了!”曾秀萍说道,她皱着眉头心事重重。我心里一下子被曾秀萍的长情所打动了,她真是一心牵挂着自己的妹妹曾丽萍,殊不知这时候的自己也已经被妹妹曾丽萍算计在资金回笼计划里了。

“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我安危曾秀萍道。

曾秀萍透过后视镜对着我抿嘴笑道:“但愿吧,丽萍真的是个苦命的孩子,我觉得我亏欠她太多了!”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曾秀萍的家里,这时候开门的是于丽娟,曾秀萍儿媳妇的妹妹。她看见是曾秀萍,突然间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之情,她大声喊道:“曾阿姨回来了!”曾秀萍本身看到于丽娟就一肚子的不快,见她这样招呼自己,心里更是狐疑重重,她推开了于丽娟径直上楼了,这时候只听楼上一阵骚动,乔启康从于丽婷的房间里出来了,这时候乔启康与正上楼的曾秀萍撞上,乔启康平静的说道:“正好你回来了,小孙子一直都在哭呢,说不定是想你了!”

曾秀萍被乔启康这一软招打的措手不及,她似乎一下子难以从愤怒嫉恨的情绪中跳出来,仿佛是一种错怪自己丈夫的自责夹杂着一种尴尬的情绪交织在脑海里,她停顿良久,推开了于丽婷的房门,这时候于丽婷正在给孩子喂奶。曾秀萍推门进来的时候,于丽婷对着孩子说道:“宝宝快看看,奶奶回来了!”她说完朝着曾秀萍笑着说:“宝宝还真是想你了呢,之前喂奶也哭,你看奶奶回来了就不哭了,可能是真的想奶奶了!”曾秀萍的眼光先是打在了于丽婷半露出来乳房上,她转头看了看乔启康,她发现乔启康的眼神只是充满慈爱的看着于丽婷手里的孩子,于是放下戒备的走到于丽婷的身边,抱起许久未亲近的宝贝孙子。

而这时候,乔启康则走到曾秀萍身旁,对曾秀萍说道:“你去换一下衣服吧,刚进来身上凉凉的,别把孩子惹感冒了。”说着,曾秀萍将孩子饱给了乔启康边去换衣服了。

在曾秀萍眼里,她一直不能释怀于乔启康与于丽婷或者于丽娟过于亲密的关系,虽然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种亲密不正常,但是苦于她一直都没有证据,看起来似乎合理的表象也让曾秀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似乎应该庆幸的是整个家庭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和谐,大概更加令曾秀萍满意的是几乎重获新生的性生活了。女人大概就是这样,如果家庭与事业一帆风顺,她大概能够忍其平日里不能忍之事。这大概就是一个女人的最大要求吧,不知道是乔启康做得真的很好,还是曾秀萍多虑了,总之,在这儿表面上看起来很完美的家庭,实则处处暴露着危机,而作为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曾秀萍,她似乎一直没有察觉到自己正在一步步的走向深渊,而这路上一步步的铺路石都是自己与丈夫乔启康一通铺设的。

而另外一面,曾秀萍的妹妹曾丽萍对于她来说也是个十足的威胁,可贵或者可叹的是曾秀萍对于自己唯一的亲人曾丽萍几乎是百分百的容忍,甚至到这个利益关头的时候,曾秀萍还在想着如何能够帮自己的妹妹,显然这些都是背着乔启康而作的,这对夫妻看起来形同恩爱夫妻,实则内心各自在打个字的算盘。但是不论是谁,都极力在表面上维护着这种形同躯壳的婚姻家庭,因为这不仅仅关乎着他们的生活,还关乎着他们的事业及所有。如果家庭的躯壳散架了,那么在家庭笼罩下的所有,包括名誉、事业甚至亲友都会变味甚至消失殆尽。如何去权衡这种种事物的关系呢?最佳的答案应该还是,以爱之名,保住家庭!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极为困难的,关键在于家庭中的一方需要承担多大的压力,另一方需要承担多大的委屈。

就好像曾秀萍,她对于乔启康的令人质疑的行为是选择相信,还是继续质疑,甚至是选择相信之后接纳甚至享受这一切。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如果能保住家庭,这点儿牺牲算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