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二十二节:张能的邀约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

作者:WILLERECTION2016/12/13字数:10328

第二十二节张能的邀约

这天,我正在健身房中锻炼着,正跑的酣畅淋漓的时候,有个人从背后拍了拍我,我警觉的抬手,转头看,居然是张能。 [ . 我和张能有过面之缘,我看到他穿着紧身的跨栏背心,壮硕的身形被完美的显现了出来,想必也是刚才经过了段时间的锻炼,现在的他满身也被汗水浸润,在健身房的灯光下,露出的肌肉显得发亮醒目。他剃着干练的短发,与结婚之初相见,已经显得略有成熟。见我疑惑的看着他,他不禁笑道:“我们有过面之缘,你还记得吧?”

我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锻炼着,他继续说道:“我知道我的老婆李琴在你那里,谢谢你替我照顾她这么长时间。”

我起初是愣,心想张能会继续说些什么,还是没说话,他紧接着说道:“我现在调动到本市了,你能不能约她出来,我想见见她。”

我瞅了瞅他,见他本正经的样子,我笑笑,还是没有说话,继续进行我的锻炼。

张能见我既没有回应,也没有反驳,边长篇大论的跟我说了起来:“其实我挺愧对李琴的,我在外市部队的时候常常想,抽空回来见见自己的未婚妻李琴,她和我是朋友介绍认识的,我觉得她单纯,善良,可爱,质朴……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确实没有很多时间和她谈恋爱,但是她也任劳任怨,即便和我处关系的这段时间里也没有丝毫淡漠对于我的感情。但是最近她的公司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居然点儿忙也没有帮上,我真的觉得很愧疚。我想把她接到我那里,但是又没有那个条件。”张能说的很平淡,我很难想象他能够轻易的对于个陌生人吐露这么多关于自己情感的话题。

我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这些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你如果要找你的老婆,你尽管给她打电话好了,干嘛要找我呢!”

张能愣了愣:“李琴自从搬走之后电话就再也打不通,我害怕惊扰到岳父岳母,也没有给她爸爸妈妈打电话,我找到李琴的表妹李君,她也联系不上李琴,后来是她猜测应该会在她的老同事孟琳那里……也就是你这里!我知道我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所以我很愧疚,请你务必帮我约上李琴,我要给她当面道歉,求她回心转意。求你了!”

“虽然我很同情你,但是我真的帮不上忙,你有时间找我耗着,不如去找找她的妹妹李君,说不定她知道的比我还要多。”我借故想要推脱掉张能,对于此时的情况,我尽快脱身简直是最好的办法。

我趁着张能愣神的时候赶忙收拾东西去了更衣室,心想着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正在我推开更衣室的门的时候,双纤细的手拉住了我,我回头看,居然是李君,我望了望旁边,发现李君是个人,原来她也在这个地方锻炼,全身因为刚才的锻炼浸满了汗水,她的双巨乳更是在阵阵喘息下凸显的淋漓尽致,她穿着身紧身衣,尽管她已经尽量让衣领往上拉了,但是她那诱人的乳沟还是在我眼前展露无遗。李君红着脸,支支吾吾的什么都没有说。

“李君?”我疑惑的问道。

“峰哥……呃……你也在这里啊”说着,李君不好意思的收起了手。

“对啊,真巧,你刚来吗?今天第次看见你。”我继续问道。

“是啊,峰哥……我……”我还没等李君说完,朝着李君做了个手势,指了指更衣室,示意是我要换下衣服,出去再说。李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乖乖的点了点头。

我换好衣服后,拉开更衣室的门,李君还在门口等着,而旁边坐着的则是刚才的张能。我被这样对小姨子和姐夫弄得极为恼火,这几乎是在跟踪我般。张能看到我恼怒的样子,识趣的说道:“不好意思峰哥,你和李君聊,我先走了。”说着张能用手推了推李君,急匆匆的跑了出去。这时候的李君脸乞怜的看着我。我什么都没说,径直拎着手里的东西走下了楼。李君走在我身后,她说道:“峰哥,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照顾我家姐姐。我现在特别特别想她,我想见见她。”李君试探性的问我,而我边走着,边想着如何回答李君。

“李君,你知道你姐姐摊上官司了,所以她现在在哪里谁都不知道。你说这话的意思好像是我把你姐姐藏起来了样。”我回道。

“哎峰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实在没办法了,这不是才找到你,我觉得你肯定有办法找到我姐姐的。”李君这时候通过会儿的交流,居然慢慢恢复到以前那个我认识的调皮的口无遮拦的小萝莉的形象。

“我哪有那么大神通,你姐姐又不是我老婆,我哪管她去哪儿了?”我故意推脱道。

这时候李君突然间着急了:“峰哥,你别这样,当帮帮我好嘛!”李君边说着边扯着我的手,双豪乳紧紧的贴在我的手臂上,股女人独有的香气扑面而来,她的笑容带着可爱的酒窝,面容圆润,她还是那个可爱的小萝莉,丝毫没有点儿矫揉造作,天真烂漫的朝着我笑着,就好像能够看穿我样,我故作嫌弃的撇着她,想要甩开她的手,没想到因此她更加紧的抱着我的手,撒娇之态更显:“峰哥峰哥,帮帮我,帮帮我嘛!”

“帮你?有什么好处?”我问道。

李君突然收敛了笑容,张圆嘟嘟的脸上透露出丝忧伤。没过会儿,她突然间强颜欢笑般的说着:“峰哥,你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不差钱,我哪有什么你看得上的东西。走啦走啦,我请你去喝咖啡,作为补偿好吗?”

“什么差钱不差钱的,你这是在敷衍我吗?咖啡倒是可以喝的,不过还是让你姐姐和你起喝吧,我下午给你打电话吧。”我回到。

这时候李君犹如得胜归来般高兴地差点儿飞起来般的跳动着,她的脸上绽放了极为灿烂自然的笑容,双豪乳隔着衣服大幅度的跳动着。她口洁白的牙齿露着:“谢谢你峰哥,我就知道你会帮忙的,那我等你的电话啦。”

下午,我如约将李琴约到了李君所在的地点。

李琴穿着我今天新买的身宽松的连衣裙,因为在怀孕期间,加之她的乳腺已经疏通,所以乳汁会源源不断的溢出,我用细线缠住李琴的乳头,让乳汁不能溢出,又同时在两个乳头处各绑了两个跳蛋,在跳蛋的刺激下,李琴的乳头肿起的异常大,加之乳汁无法释放,两双豪乳坚硬的挺着。我没有让李琴穿内衣,而是直接套上了连衣裙,而外面套上了外套,因此李琴只要头抬,胸挺,种前所未有的痛感便会通过乳房传遍全身,而且显露出来的是双坚挺的豪乳,乳头上各绑着粒跳蛋。

即便是如此,李琴见到妹妹李君也是异常的高兴,李君更是像个孩子般的跳着去拥抱李琴,这拥抱不要紧,李君的身体仅仅是轻轻触碰到李琴的身体,就让李琴痛的直皱眉头。这时候李君才孩子气般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李琴带着微笑皱着眉头回到:“妹妹,没有……”还没等李琴说完话,张能出来了,李琴与张能四目相对言未发,这时候张能噗通下跪倒在地:“琴琴,对不起……”还没等张能说话,李琴嗖的将被张能握着的手甩开了。

李琴的头转向另外边,眼里不禁急速的噙满了泪水,她感受着身体的痛楚与心灵的伤痛,不禁开始抽泣起来。这时候,我轻轻的打开了绑在李琴乳头上的跳蛋,李琴眼泪直流,被这么击,突然间浑身开始颤抖起来,她的面孔极为难受的扭曲着,开始忍不住咿咿呀呀的发出着声音,这时候张能以为是李琴过于伤心,阵强烈的自责感涌上心头。

而这时候的李琴却因为羞于身体的反应而无法抬起头来,她甚至想要用呜呜

咽咽的哭泣声来掩饰跳蛋震动的声音,于是乎,只听得李琴的声音越发的大声,越发的悲戚,惹得旁的李君面责怪着张能面为她姐姐鸣不平,不会儿李君也满脸泪痕,心神憔悴。张能跪在旁,低着头,嘴里念叨着对于李琴的愧疚之情,然而这时候的李琴已然是骑虎难下,她已经没办法让自己将呜咽声挺住,因为她实在没有办法用别的方式来掩盖这跳蛋震动的声音。乳头的刺激让李琴越发的感觉到奶涨,双巨乳在乳汁无法排出的情况下被跳蛋疯狂的按摩着,李琴渐渐的感受着乳房越发胀痛的痛苦,乳头也随着震动的加剧而显得更加麻木酥胀。不知何时,李琴突然间觉得自己开始慢慢适应这种快感了,她从这种近乎变态的折磨中体会出了羞涩的快感,眼前是自己的妹妹,旁跪着的还是自己的丈夫,她如何能够在这两个人面前把持住自己,不让自己被第三个男人的折磨下而暴露出自己淫荡的面。

她内心万分纠结,她手扶着胸口,感受到饱胀的胸部那种圆滑的触感,阵淫荡至极的乱象拂过脑海,李琴居然被自己身体如此的变化而感到欣喜,她轻轻的用手捏着乳头,似乎想通过此举挤点儿乳汁出来,来缓解下乳房的胀痛感,然而李琴错了,她非但没有挤出乳汁,反倒是让乳房的胀痛感更加剧烈。她试图通过深呼吸环节下这种痛感,但是乳头上的跳蛋却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跳蛋的作用,李琴时时刻刻的体会着乳房胀痛的苦楚。我见她喘着粗气,带着哭腔,便按住了跳蛋的关闭键。这时候李琴如释重负,也不抽泣了,身体也不颤抖了。

李琴的这举动让张能吓了跳,他推了推李琴,李琴抬头,满脸涨得通红,连耳朵都红了,想必是因为刚才的震动引起的。而对于张能和李君,李琴的反应大概只能推测为伤心过度。李琴垂着头,言不发,就好像刚从鬼门关走过遭,她的身体软软的摊在软座上,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她斜眼看着张能,张能瞥了瞥李琴,居然就跪着,句话也没说。

“我怀孕了!”李琴对着张能说道。

张能瞪大了眼睛,刚要张口说话,居然句话也没说出来。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李琴的肚子,看着自己妻子红扑扑的面庞,突然种怜悯之情涌上心头,他有种冲动去拥抱李琴,他幻想着李琴宽松衣服下那诱人的胴体,尤其还有她仰在软座上的身体,凸显出的傲人的双峰,惹得张能情欲高涨,不知为何,张能居然想到的是自己不在李琴身边时看到的李琴身体被别的男人挑逗的画面,他的脑海里不断浮现着李琴穿着紧身塑胶衣露着双奶的样子,那丰硕的奶子,那完美的胴体,还有那白皙的面庞,如醉般迷离的眼神,处处透露着于此刻不同的放荡与淫乱。他几乎不可想象自己的妻子内心居然隐藏着这样的形象,在张能的心中这几乎是难以置信的,但是夹杂着李琴的遭遇,他的内心又是极为愧疚的。他内心饱含着对李琴的愤恨,但是又不乏爱怜之情。这时候出现在张能眼前的李琴,更是红透了脸颊,副即为憔悴的面孔,那丰腴的身材更是显得迷人至极。

张能试着站起来,他坐在李琴的身边,随之而来的是李琴身上股浓郁的芬芳夹杂着淡淡的乳香扑面而来,种女性独有的味道充斥着张能的鼻腔。这时候坐在对面的李君居然被姐姐姐夫这幕感动了:“姐姐你要直幸福下去”。说着眼泪不争气的留了下来。

这时候躺在张能怀里的李琴看了看张能,又看了看对面的李君。勉强的挤出来个尴尬的笑容,她真的太虚弱了,脸蛋直红扑扑的,但也正因为此,种喜色洋溢在脸上,衬着她白色的皮肤显得极为美丽。她坐了起来,然后握了握丽君的手,李君感觉到从李琴手上传过来的温度很高,大部分孕妇都是这样,体温要比正常人高些。

过了会儿,李琴的情绪平复了许多,她对张能说道:“老公,最近这些日子我必须要躲躲,张全贵的案子还没结束,我不想被牵连进去。”说到这里,原本情绪恢复的李琴突然间悲戚起来,阵梨花带雨惹得张能将放在李琴腰上的手搂得更紧。

这时候李琴的眼光瞥见了我,我朝她使了个眼色,李琴立马意会了,她继续说道:“我现在在我朋友家,你如果要找我,你给我打另外个号。”说着,李琴给张能写了个电话号,就准备走了,“我现在必须要走了,在外面时间长了,容易被发现的。”

这时候李琴已经收拾东西准备走了,张能见自己好久未见的老婆眼看着就要走了,下子着急了起来:“琴琴,你别走啊,我现在调到本地了,我可以照顾你的。”李琴先是犹豫,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张能,说道:“不行老公,我不能跟你住在起,这样会连累你的。”看着张能不舍的表情,李琴也苦楚万分,但是因为有我在,李琴几乎没可能将实情告诉张能。但是张能的手紧紧的拉着李琴不舍放开。

“要不这样,你们也好久没见面了,旁边顶个宾馆,你们好好叙叙旧好吗?完了再回也可以的。”我说到。

阵更加强烈的红晕浮现在李琴的脸上,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张能,婉儿笑,惹得张能情欲高涨。张能紧紧的拉着李琴,也展露出许久未见的笑容。俗话说,小别胜新婚,眼前这对新婚夫妻估计也是干柴烈火了。

李琴走后,我带上了李琴手腕手表远传的无线耳机,耳机能够听到李琴的举动,并且也可以关注到李琴的GPS。而我对面,则是刚才被姐姐姐夫秀的脸恩爱的可怜单身狗李君了,她带着惊羡的眼神看着姐姐姐夫远去的背影。双手放在桌上张合,尴尬的不知道如何说话了。在这个半封闭的小包厢里,外面垂着纱帘,从外面几乎只能看见里面人的影子,而看不清在干什么。

“谢谢你峰哥”李君终于忍不住说出第句话。

“谢什么,李琴也是我老婆孟琳的朋友了,帮点儿忙不算什么的。”我轻描淡写的回到。

“峰哥,我姐姐的孩子……”李君欲言又止。

“你姐姐怀孩子了,她刚刚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回到。

“我姐夫……”这时候李君出奇的犹豫,她的脸红了。

“他怎么了?”我好奇地问道。

“没事,没事……”李

bz.建Ζ

君尴尬的笑着,我发现她的脸已经红了。

我眼睛在李君的身体上打量着:“他不会对你做了什么吧?”

李君听到我这样唐突的问道,突然间吭吭唧唧的说:“你……你说什么呢……”这时候李君的脸更加的红了。

“哦……不好意思,那你要说什么啊,这样弄得我摸不着头脑了!”我半带责怪的说道。

这时候李君居然句话都不说了,我心想这时候要问也问不出什么,于是干脆说道:“那行吧,等你想通的时候你再跟我说吧。”这时候,我打开定位软件,看到李琴和张能已经走远了,但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是朝着我预先定好的宾馆的位置,而是相反的地方。我还在疑惑他们究竟到哪里去,只听李琴那头张能说道:“琴琴,好久没有和你亲热了,今天给你玩点儿有意思的。”

这时候的李君居然坐不住了,她拉着我要起跟上去。我奇怪的看着李君,然而李君却不顾我的惊讶,而只是拉着我的手随着张能和李琴走去的方向跟了过去。路上李君嘴里念念有词,步伐却丝毫没有缓下来的意思,我似乎意识到问题没有我猜测的那么简单,看李君的反应,可以推断张能此行意图不简单,他拉着李琴去了与我安排的酒店相反的地方,可是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

就这样,李君在前,我在后,我们疾步快走,走了大概5、6分钟,我们看到了前方的张能还有李琴,他们相拥而走,并且互相聊着些甜言蜜语,看起来挺好的,为什么李君会这么着急呢?我拉了拉前面走的李君,她回过头看看我,句话也没说,我看到她眼神里透露着焦急与紧张,她的手都被汗液浸透了,但是她还是紧紧的抓着我,似乎有那么个人跟在后面能够安稳些。随着跟踪越发的近,我也开始用心听李琴与张能的对话,越是跟踪,越觉得事情好像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去了。

“琴琴,我是爱你的,无论什么时候,我在哪里,做什么事,我都是为你好……”张能絮絮叨叨的跟李琴说着。

李琴似乎听出话语中的异样了,她打断张能说道:“你说什么呢,我已经是你妻子了,我不爱你还爱谁啊!”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这段时间都在哪里吗?”张能停住了脚步,这时候他盯着李琴,而李琴也盯着张能,我和李君躲到了旁的障碍物后。留给张能的是李琴长长的沉默,李琴泪眼婆娑,不会儿就泪如雨下。张能见状下子服软了,他的神情里充满了矛盾,说到这里,他已经意识到李琴背叛自己了,想必张能并不认为李琴肚子里的孩子会是自己的,尤其是在张能听到李琴怀孕的时候,张能的神情极为异样,在李琴哭泣的时候,留给张能的足够的时间去思索,以至于在之后,张能改变主意,他拥着李琴,可是并非要和李琴享受鱼水之欢。而我身旁的李君似乎知道点事情的真相,但是她始终是忐忑不已,皱着眉头,眼睛乱转。

“难道你不相信我吗?”李琴哭到。

“琴琴,你是我的老婆,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你现在遇到困难了,我救不了你我心里也十分难受。可是你必须要跟我坦白,这些日子你都在哪儿,你有没有被虐待?有没有……?”张能欲言又止,想必他是想问李琴那些被调戏的视频是哪儿来的,那个调戏她的人是谁。然而他们两个人心知肚明,却无法开诚布公的向对方说明情况,这句话甚至憋在张能心中,以至于让他迷失了方向,不知道哪儿来的股强烈的嫉妒心与愤恨的情怀冲击着他的脑门,这时候张能内心焦灼,拳头紧握,可是空有股怒气无处散发。

“你是要干什么?莫非你要打我?”李琴边哭着边后退,李琴心里知道张能纠结于那段段自己被凌辱的视频,此刻,看到自己的结发丈夫,她肚子里又怀了孩子,她何曾不想回到这个自认为温暖的家的港湾。张能的认错态度这么好,她多想过去的那些事情没有发生丝毫,这样她更可以毫无芥蒂的拥抱张能,好好在未来的7/8个月后享受天伦之乐,好好享受添丁之喜。然而这切都是幻想,李琴的内心样焦灼,她无法面对自己言辞凿凿的丈夫,她知道张能要问什么,然而李琴也想说,但是她害怕她说了,她就会失去整个家庭,就会丧失所有……名誉、家庭、工作……她甚至不敢想,她颤抖的哭泣着,然而李琴知道哭泣只是时之计,这并不能长久。

张能看见李琴哭泣的如此难过,于是走过前去,抱住李琴,李琴脑袋靠在张能的臂膀上。她心想,这时候的张能是最意乱情迷的时候,这时候如果能够把话说出来,张能也是最容易接受的。

“老公……”李琴说着,“我对不起你……”听到李琴说到这里,张能突然间直起了身子,他没想到李琴终于要开始跟他坦白那些天的遭遇了。“对不起,老公……”李琴继续说着。而此刻我在监听器的另头也在竖起耳朵听李琴的叙述。

“那天,我在公司加班,回家比较晚,因此回去的时候打了辆黑车,没想到半路上,那个黑车司机转过头来,亮出了把尖刀,他让我吧身上的钱拿出来,可是那天我根本没有带多少钱,于是……”说到这里,李琴不禁泣不成声。但是我心想,这并不能和之后的塑胶皮衣的凌辱牵扯到起啊,但是从张能的反应可以看出,张能并不在乎原因是什么,因为在他心里,李琴已经不再纯净了,只是他似乎还想欺骗自己,他想从李琴嘴里听到最“真实”的答案,纵使这时候听到的并不是事实,但是张能宁可相信这切李琴自己并不愿意,这样他心里能够好受些。

张能搂着李琴,似乎也不再想听后面的内容,他搂着李琴,感受着李琴身上散发的女人的香气,还有那哭泣的时候淡淡的酸涩味。这时候的李琴,搂起来已经和刚结婚的时候有很大的区别,她身体的肉感更加的明显了,而性门打开的李琴,更有种成熟女人具备的妖娆风韵。张能的内心在挣扎着,因为他怀里的是自己的妻子,但是他却而再再而三的因为李琴的身体被憋得男人凌霸而让自己兴奋不已。似乎他内心里直都抗拒接受李琴,因为她在张能的内心中已经显得肮脏,同时又有点儿放荡的韵调。他的内心在踌躇着……因为他为自己的婚姻也埋下了颗巨型炮弹,就在他知道李琴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时候,他开始慢慢的在内心萌生个更加大胆的想法,这也正是李琴的妹妹李君所窥探到的……

不会儿,朝着李琴和张能方向走来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头发秃顶,面相奸猾,副老道商人的样子。

“王总!”张能看见这个中年男人后,立马站了起来,弯着腰迎上前去,和这个所谓的王总握了个手。张能和王总在旁窃窃私语,时不时地眼睛瞥向了坐在后面的李琴。而李琴并不知道这个王总是什么来头,更不知道张能和这个王总是什么关系了。谈话间,王总色眯眯的眼睛瞥向了坐在那里的李琴。这时候张能为了避嫌,他朝着李琴给了她个眼神,拉着王总走到更加偏僻的地方去了。

“这个杀千刀的,他果然要拿我姐姐做赚钱的工具!”说着,李君上前要将姐姐李琴带走。而这时我拉住了李君,示意她要从长计议,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我们出头只会让李琴误会我们,而非她老公张能。现在她在极度的愧疚之中,她更不可能离开张能,只有让事情败露,李琴才可能对她的老公彻底死心。

①bz.建Ζ

说了会儿之后,王总和张能起过来,与李琴正是的介绍后,他们坐上了路旁王总的辆路虎车里。我和李君见状,赶忙在他们走之后拦了辆出租车跟在后面。这时候李君的心几乎都快跳出来了,她路上都在责备我为什么揽着她没让她去救她姐姐。

路虎车开得很快,没会儿就消失在我们的眼前。我打开手机上的GPS,跟踪着GPS来到了本市十分高档的家五星级酒店。这时候张能和李琴起下车,李琴从来没有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她下车就被眼前的精美装修震撼住了。而在旁的张能兜里揣着厚厚的沓钱,鬼鬼祟祟的从车的边跑了。这时候,李琴见状赶忙要跟上去。只听王总说:“哎琴琴,你老公去买点儿东西,我先带你上去等他吧。”这时候李琴已经察觉出异样了,她赶忙要甩开王总,去追张能,可是王总身旁的司机和保安拉着李琴,这架势让个弱女子下子没有任何反抗力。最后,李琴就束手就擒的跟着王总走进了大酒店。而我和李君则紧随之。

为了表现的正常,我和李君扮演成对住店的情侣,跟着GPS,来到了李琴和王总开的酒店房间门口。耳麦里传来了他们俩的对话:“琴琴,洗洗吧,今天你的老公已经把你卖给我了!”王总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不禁让李琴如五雷轰顶般,她吓得直后退,我听到房门咚的声,大概是李琴后退撞到的。只听阵狂乱的开门声,伴随着的是王总淫荡的笑声:“你别挣扎了,你老公收了我2万块,你这个月都是我的……哈哈哈,让我先来尝尝你这双大奶子吧……我很久没吃过孕妇的奶子了……更没有吃过这么挺的奶子……哈哈哈哈哈……”

随之而来的是李琴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张能,张能你在哪里啊啊啊啊!”

只听耳麦里传来的是阵阵嘈杂声,大概是王总扭住了李琴的手表,正在试图用武力征服李琴。只听声衣服的撕裂声,刺啦,李琴的衣服被撕裂了,而我设置在李琴乳头的跳蛋还有绑住乳头的细线则被王总看得完全了。

“没想到张能这小子还挺会玩,把你的乳头玩得这么好,多么漂亮的双奶子,涨的满满的奶子,让我来解放你吧!”王总淫淫的感叹着。这时候李琴已经几乎没了反抗的力气了,只听她阵阵的呜咽声。

而在门口的李君更是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她准备敲门的时候,突然李琴喊道:“王总……不如……不如你去洗个澡,反正……反正我老公也把我卖给你了……我……我挣扎也没用……”李琴说的很忐忑,想必她再想办法要脱离这个恶魔,所以出此下策。

“小丫头片子,你以为想用这招把我支开吗?”王总说道。

李琴见这招不管用,正准备继续说呢,只听李君对着房门:“咚咚咚”的敲了起来。

“谁阿!”只听王总在房间里喊了声。

李君没有回话,而是继续敲门“咚咚咚”。这时候王总走上前开门。

李君调皮的说着:“先生,请问需要上门服务吗?”

“走走走,我还有正事呢!”说着王总就准备关门了。这时候李君脚挡在门上,边解着扣子,边隔着衣服抚摸着自己的奶子。这幕不禁看得王总眼睛都直了。就在王总疏忽大意的时候,我脚踹开了房门,门边正好打在了王总的鼻梁上,他满是赘肉的脸上顿时鲜血直流。我径直走到里面,我看到李琴裸着上半身,挂着两枚硕大的奶子指着身体看着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我赶忙拉起张床单,抱起床上的李琴往外跑。这时候王总已经被吓蒙了,他慌乱的喊着救命,我临出门之前又给了他脚,让他彻彻底底的躺在了铺着高档地毯的房间地上,顺手将门带上了。这时候李君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给李琴穿上。我们赶上了最近的部电梯,将那床被子撂到门口,披上了李君的外套。下到酒店楼时,为了防止跟门口的

'w'w"w点01'b"z点net"

王总的保安碰上,我们走了后门,朝着马路狂奔,乘上了辆出租车就跑了。

路上,经过李君的解说,李琴才明白怎么回事。出租车停在了我的车旁,我带上了李君和李琴开往了家的方向。

李君说,张能自从知道李琴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被凌辱了,内心就直有个疙瘩,加之他知道李琴怀孕了,他更加不能容忍李琴了。自从部队转业之后,张能的生活直没有着落,他在本市通过朋友的关系认识了这个老色狼王总,他很有钱,唯的要求就是漂亮性感的女人。本来李君是十分反对张能和王总接触的,但是张能最近手头紧,他财迷心窍的居然要将自己的妻子贡献出去。

经过番折腾的李琴此刻已经瘫软在车后座上,她侧着头,眼泪直流,不停地呜咽着。而此刻的李君更是看着姐姐如此悲惨的遭遇而后悔不已:“姐姐,早知道张能是这样的人,我应该早早的把你带出来,而不让你受那屈辱!”

这时候李琴说道:“是我瞎了眼,我还寄希望于张能,我以为个孩子能够挽回他的情感,是我太天真!”

“可是姐姐,你确定这孩子是张能的吗?”李君想来这样直来直去。

“你什么意思?”李琴从刚刚的蹶不振突然间转变过来严肃的质问李君。

这质问,下子让李君哽住了:“我……我是说……姐夫……姐夫她!”

“他?她怎么了?”李琴问。

“其实姐夫是……”李君还是不敢说。这应该是她之前直准备告诉我的,但是她却始终没说出口。

“是什么?你赶快

br/>

说啊,着急死了!”李琴见李君如此坑坑吧吧,更加着急了。

“他是……是……同性恋!”李君说道。然而这对于李琴来说,几乎是晴天霹雳。而结婚那天,和她发生性关系的,可不只是她的丈夫。李君这句话如当头棒喝,李琴似乎也从此反应过来了,难怪张能能够对着自己被凌辱的视频自慰,难怪张能对于自己的身体并不是那么的感兴趣。然而既然如此,他又为什么同意这桩婚姻呢?难道是来自于父母的压力?难道自己成为了个同妻?难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张能的……那么……

“你别胡说!”李琴呵斥着。

“我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到姐夫手机里有他跟男人性交的视频,还有他跟他们部队的个人走得很近!”李君下子将整个事情托盘而出。这使得李琴下子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

“那他为什么千辛万苦的找我回来?为什么又把我交给了那个胖子?在他心目中,我真的已经成了玩物?还是我直都是玩物?而我直都没有发现?”李琴伤心的哭着,泣不成声。

“姐姐,那我们明天去离婚,趁早离开这个渣男!”李君说道。

而这时候李琴早已哭成了泪人,现在这个事实对她来说简直太残酷,她的依托下子破碎成了灰烬,她如何能够振作起来,她如何能够接受自己的丈夫将自己有偿出租的事实?她如何接受自己的丈夫并不爱自己?她如何能够接受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张能的?她直引以为支柱的爱情、事业与家庭在顷刻间化成泡影,成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