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九节:乔启康的特别爱好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1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九节:乔启康的特别爱好

作者:WILLERECTION2016/11/06字数:12416

经过将近两个月的工作时间,我通过乔启康还有曾秀萍的平台认识了本市众多领导,更多的是本地的房地产建筑企业的老板还有些大型国有企业的老总,作为曾秀萍的得力助手,我将她安排的些琐事处理的妥妥帖帖,这时候的曾秀萍也对我更加的信赖,作为工作上不可或缺的人,亦或者是保镖,曾秀萍渐渐的也会对我吐露更多有关乔启康还有家里的琐事。 [ . 毕竟女人在外面太要强,内心总是希望个男人能够给她借个肩旁靠靠。对于成功的男人而言,年轻貌美的女人除了性爱的需求之外,也需要有心灵的寄托与安慰,不同于女人的是,男人更加花心,而女人更加专。这点要放在曾秀萍身上真是点儿也不为过。

于丽婷生了孩子之后,乔启康对于于丽婷的关心尤为体贴。作为公公,或者孩子的爷爷,面对自己的孙子还有儿媳妇,多些关心本没有什么不可。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儿子乔辉对于自己的老婆孩子却是点儿也不上心,这不禁让曾秀萍无比恼火。毕竟于丽婷这个孩子也是乔启康和自己百里挑千里挑的好闺女,自己的儿子也是仪表堂堂,要配于丽婷也是绰绰有余。作为婆婆,曾秀萍还没等于丽婷坐满月子,就迫不及待的抽了空去和于丽婷谈谈心了。曾秀萍是个口才极好的女人,对于于丽婷这种初生牛犊的孩子,曾秀萍自然是不在话下,然而于丽婷却出人意料的沉默着。曾秀萍大概也只能想着于丽婷是内向,她多问了几句,于丽婷便不停地哭泣,为了平复于丽婷的情绪,曾秀萍也只能将这个心结先放放,等到于丽婷做完月子再说。

而在这段时间里,于丽婷的妹妹于丽娟也常常来到曾秀萍的家里,作为曾秀萍的眼中钉肉中刺,穿着妖娆妆容艳丽的于丽娟总是借故说要照顾姐姐于丽婷才来到曾秀萍家里,她还时不时的住在曾秀萍家里。但即便是这样,乔启康“光顾”于丽婷月子房的频率也不少,丝毫不会顾及到于丽娟来临给他带来的“不便”。而与此同时,曾秀萍与乔启康性爱的频率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急剧下降,乔启康在曾秀萍面前渐渐的表现出阳痿、早泄的表现。甚至会很快的感觉到疲惫,每当曾秀萍借故要同房的时候,乔启康也总是以“累了”“不舒服”为由拒绝曾秀萍。这让如今处于如狼似虎年纪的曾秀萍怎能接受的了?

曾秀萍无奈之下,她想到了隐藏多时的摄像头,于是,她再次找到我,让我连接上远程,看看监控里的画面。画面转到昨天晚上于丽婷房间里的情况,当乔启康进到房间里时,于丽婷正抱着孩子在喂奶,而此刻的于丽娟则是在旁帮忙,因为于丽婷侧着身子,所以看不见什么,但是当乔启康进到房间里的时候,于丽婷忽然警戒心十足的拉起了盖在腰上的被子,这幕让曾秀萍这个婆婆看了颇为满意,她的嘴角露出了微微的欣然的笑意,这时候于丽婷的妹妹于丽娟走上前来和乔启康说着什么,似乎是在让这个公公稍微避嫌下,因为自己的姐姐还在喂奶。而这时候的乔启康不知道是看望孙子心切还是什么原因,还是走到了于丽婷的身旁,这时候于丽婷将身子掩得更严实了,这样的掩饰,让孩子都蒙在了被子里,这时候的乔启康说了几句话,然后拉开了掩在孩子脸上的被子,似乎是在责怪于丽婷将孩子闷着了,而这时候,于丽婷猛地将衣服拉了下来,半乳房遮着,半给孩子喂奶。乔启康看到这般,也不再做什么反应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孩子,然后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后脑勺,似乎关切的问了于丽婷几句话,于丽婷有搭没有搭的回着,而另外旁的于丽娟则是在忙着给姐姐收拾着房间。曾秀萍看到这里,似乎眉头微微皱。然而之后的监控录像并没有任何异样,紧接着就是乔启康离去,然后于丽娟关掉房门,开始换着自己的衣服。只见于丽娟旁若无人将自己的套头衫双手反手拉起下摆,伸过头顶拉,幅完美的胴体尽收眼底,原来于丽娟并没有穿内衣,双丝毫不逊色于王露的美乳露了出来,在脱衣服的震动下颤颤的,曾秀萍看到这样的幕不禁斜眼看了看我,我下子将自己瞪得浑圆的眼睛收了收,不禁咽了口口水,这时候曾秀萍不禁莞尔笑,尔后是深深的叹息,她轻轻地摇着头,似乎是对于我这种不争气的反应的感叹,没看多久,曾秀萍就将视频关掉了。她嘱咐我时刻留意着这段时间的监控视频。

对于乔启康的反应,曾秀萍并没有看到什么破绽,只是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意识到乔启康可能在外面有女人了,但是对于乔启康这种人,曾秀萍似乎并不能要求他洁身自好,似乎对于这种出入官场的人来说,包养个小姑娘什么的也属于常规了,作为原配夫人的曾秀萍对于自己的丈夫似乎不能够过于苛责,但是处于这种内心的矛盾挣扎下的曾秀萍可谓万分煎熬。隐隐之间,曾秀萍似乎渴求乔启康将那个隐藏在幕后的女人告诉给自己,这也许才是曾秀萍真正解开心结的方法吧。

后面几天,我连续得盯着监控看,似乎切都比较正常。唯异样的则是乔启康在最近的个月时间里看电脑的时间要比以前长很多,几乎每次与曾秀萍同房之前,乔启康都会看很长时间的电脑。之后有天,我发现监控看不了了,画面全部变成黑色的,正当我好奇的时候,曾秀萍的电话打过来了。

“廖峰,家里的监控我关掉了!”曾秀萍说道。

“哦”我回答道。

“你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曾秀萍有些反常的反问我。

我尴尬的笑道:“这是曾姐家的私事,我不好过问吧。”

曾秀萍在电话那头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对不起曾姐,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我见曾秀萍没有回话,关切的问着。

“廖峰,你开车来接我,我想散散心!”曾秀萍轻轻地说道。

我开着我自己的车,带着曾秀萍到了我们城市附近很著名的海滩边散步。海风带着午后的凉意阵阵的吹着曾秀萍的美丽的秀发,曾秀萍人很瘦,身材高挑,穿着严谨,是个标标准准的职业女性的形象。相对应的是曾秀萍与生俱来的种高雅的气质,她的沉着冷静,眉宇轻轻透露着丝忧伤的神色。平日里的曾秀萍雷厉风行,她的性格与妹妹曾丽萍颇有相似之处,只是曾丽萍更多的是种风情万种,而曾秀萍则是如尊玉雕样清新典雅,尊贵迷人。相比较曾丽萍,我对曾秀萍更有种无以言表的尊敬与爱戴之情。

曾秀萍只是在海边走着,时不时顿顿看看天边的海平面,眼眸闪烁,欲语还休。我作为旁人,似乎在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曾秀萍见我尴尬不已,不禁对我笑笑。曾秀萍的笑容是极为少见的,她是个很清冷的女子,也许是人过中年知道保养自己,因为她很少笑,所以法令纹并不深,尤其在她目光深邃眺望远方的时候,曾秀萍的面庞显得更似个少女般清丽迷人。作为职业女性,曾秀萍的妆容向是那么端庄美丽,不妖艳但是却很得体很能凸显出女性优雅之美。

今天的曾秀萍穿着身素白的修身西装,身及膝的包臀短裙,还有双别致的白色高跟鞋。她走在旁,而我在身后紧随着,曾秀萍路上言不发,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从刚开始的冷颜素面,她越走面容里越是展露出笑意,她双迷眼时不时的盯着我看,而我抬头的时候看到她时,她又调皮的转移开了。这样的反应不禁让我觉得奇怪,我的眉头微微皱,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曾秀萍个包抡过来,轻轻地打到我的手臂上。我奇怪的看着曾秀萍,她不禁笑了,红唇白齿,如花般绽放在曾秀萍秀美的面庞上,她这样的笑容如果不是由心而发是不会如此灿烂如此美丽的。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她似乎直都在找寻这种能够让她恢复少女情怀的感觉。而这样的笑容几乎也是我从来未曾见过的,她的眼睛因为笑容微微眯着,眼眸见展露出丝迷人的光芒,而这时候的面庞更是被完美的月牙笑脸点缀的迷人至极。我不禁傻傻地看着她笑着,笑着笑着,曾秀萍整个脸转向了大海,渐渐将表情凝固下了。她闭上了眼睛,行热泪顺着下眼睫毛滚轮而下。我不知道曾秀萍这是因为高兴还是伤心流下来的,但是我能感受到的是曾秀萍似乎和乔启康进行了彻夜的深谈,然后这时候的曾秀萍的旧心结是解开了,但是新的心结又结下来了。

曾秀萍为我娓娓道来她的故事:“我的父亲是老市长,但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得罪了人,早早的下海经商,然而经商之路非常不顺,加上我父亲是个要强的人,苦干了几年之后身染重疾,因为没钱医治早早的离开人世。我的母亲把我和丽萍抚养成人,母亲对我们的唯要求就是不再从政,因此当我决定要从政并且嫁给乔启康的时候,母亲被我气得半死,她把我赶出了家”曾秀萍说到这里时,不禁哽咽起来,她从包里抽出了张抽纸,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我父亲是因为从政而得罪人,因此她们认为我从政会重蹈父亲的覆辙,但是我就是不信邪,我相信自己,同时也相信乔启康。婚后我们直打拼,可惜还没等我拼出成绩,母亲也因为身体不好早早的去世了,从那以后,我和妹妹丽萍就很少联系,虽然她不恨我……”曾秀萍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扶着她的肩膀,希望能够给她丝安慰。

“后来丽萍结婚生了孩子,然后又离婚,但是丽萍从来不叫我,她只是在短信上和我通知了下,我明白我从政的身份会给丽萍很大的压力,但是我直觉得我亏欠着妹妹,毕竟自从我离开家里之后,都是丽萍手操持着家务,赡养着老母亲。”曾秀萍红着眼睛,她看着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丽萍找到我之后我很快的答应她的要求了吗?”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曾秀萍继续说道:“这时丽萍第次求我,我知道她是为了张全贵的事情,然而现在形势如此严峻,我们不能顶风行事,这件事情我也只能搁置下来了,丽萍的事情恐怕需要你多多操心,我之所以而再再而三的邀请本市的领导们,也是为了让你能够有机会接触这些高层,你出面毕竟要好些。我不想因为我的身份而让妹妹再遭受些不必要的损失。”

曾秀萍渐渐的平静下来,她继续说道:“而乔启康,是我百里挑千里挑的白马王子,他年轻的时候很瘦很帅,跟你很像。”说到这里,曾秀萍的双泪眼含着笑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曾秀萍轻轻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他年轻的时候很痴情,很努力,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小的科员,但是我看中的是他的品质。结婚后,我生了乔辉,启康很喜欢孩子,我们婚后生活直很好,我知道男人难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但是乔启康从来没有『背叛』我。”曾秀萍似乎还有些自豪的说着,她用了『背叛』的词语来形容乔启康与她的婚姻关系,这对于这个强悍的女人来说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然而他终究没有『背叛』我!”曾秀萍说到这里再次哽咽了,我搂着曾秀萍坐在了旁边的石板登上,曾秀萍的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我感觉她心里隐藏的个巨大的心结没有解开,但是这时候的曾秀萍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把这个心结吐露出来。

“既然乔书记没有背叛你,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呢?”我疑惑的问着。

“启康在和我商量……”此事的曾秀萍惜字如金。

“商量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这时候的曾秀萍转过头来看着我,她的眼眸里溢满了泪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哽咽住了不知道从何说起,沉默了良久,她终于说出来:“廖峰!”我疑惑的看着她。

“如果有天……我是说如果……”曾秀萍突然间顿住了。

我傻傻的看着曾秀萍,曾秀萍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她突然间躲开了我的眼睛。

“如果你的老婆背叛你了,你还会爱她吗?”曾秀萍停顿了很长时间后突然间这样说道。

我猛地警觉起来,更加疑惑的看着曾秀萍:“曾姐……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呢?”我似乎有些尴尬,为了掩饰我的警觉,我不得已露出了笑容,继续说道:“我老婆不会背叛我的……”

“那如果是你背叛你老婆呢?”曾秀萍此时突然间严肃了起来。

这时候脑海里突然间闪过幕幕香艳的场景,我被曾秀萍突然间严厉起来的眼神惊的不知如何是好了。我看曾秀萍如此认真的样子,只得尴尬的笑道:“曾姐你别给我开玩笑了……你到底要说什么呢?”

“廖峰,你听过『换妻』吗?”曾秀萍突然间说起这个词,不禁让我瞪大了眼睛。

“难道你也知道这个东西?”曾秀萍此时眼睛也瞪得浑圆,甚至有些吃惊。

曾秀萍见我没有反应,知道我是默认了,于是继续说道:“男人爱追寻刺激的心理我是懂的,但是当乔启康跟我说起这个事的时候……我……我真的难以接受。但是我发现我的反应让乔启康对我更加冷漠了。启康只有在受到这种刺激的时候才会和我同房,他从来不玩电脑的,结果不知道是哪个狐朋狗友让他加入那个所谓的『换妻俱乐部』,他现在经常登录电脑看那些换妻的视频,我可以看出他十分热衷于这种十分刺激的游戏。”曾秀萍的心深深的被乔启康的言语跟反应刺伤了,但是此时的曾秀萍却显得轻松些了,似乎是压抑心头的话终于吐露出来,她觉得舒服多了。

“那么曾姐,既然乔书记这么要求了,你为了守住他的心,为什么你不干脆顺他的意思答应他试试看?”我认真的给曾秀萍提着意见。

这时候曾秀萍双美目瞪着我,她甩开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狠狠地拧了下我的手臂,给了我大大的白眼:“你个死小子在说什么呢?”我被曾秀萍拧的痛的龇牙咧嘴的,不禁惹得曾秀萍直笑。

“我也只是和你说说,说出来的话我心里好受多了,我怎么可能去做那样的事情,你个死小子是活腻了吧?”曾秀萍略带生气的说着。说完,曾秀萍就准备拿着包走人,我知道我说错话了,赶忙跑到曾秀萍前面去拦着曾秀萍,遍赔礼边解释到:“对不起曾姐,我没有冒犯的意思,真的对不起,你不要往心里去,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就当是听到声屁声……”说着,我做了个放屁的“噗”的声音,不禁惹得曾秀萍直笑,她推开了我,继续往回走着。我见危机消去了,下子提到嗓子眼的心下子落回到了心里。

回到家里之后,我习惯性的打开了监控视频,监控莫名其妙的可以看了。然而画面里是曾秀萍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而另个画面里的乔启康却盯着电脑目不转睛的,电脑画面因为太亮了监控并不能拍到里面的内容,但是可以看出来的是乔启康在看些令自己兴奋不已的东西。就这样,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好几天,而这段期间里,曾秀萍也没有再和我提起这件事情,只是从面容上看来,曾秀萍因为知道丈夫的这癖好,不禁容颜憔悴了许多。女人果然还是需要男人的爱来维护的,想必因为这种隔涸,乔启康也不再理睬曾秀萍,这不禁让以往沉浸在丈夫满满的爱之中的曾秀萍下子失去了固有的安全感。而另外面,乔启康也固守着他自己的底线,在妻子没有同意之前,他似乎不敢那么胆大妄为,也因为妻子的这固执老化的思想,还有那份相守多年的夫妻恩情,让乔启康没办法抛开切去探索自己沉迷其中的爱欲。但是男人的自尊又让他不得不坚守自己的底线。

然而他们夫妻针对这个问题似乎也没有很好的突破口,他们各自对于自己的坚持丝毫不退步,我见事情这样下去不行,于是主动找上曾秀萍:“曾姐,你难道想要让乔书记背着你主动去外面找吗?”曾秀萍欲语还休,她知道这么多年的婚姻,乔启康能够坚持如此,似乎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馈赠了,但是无论如何,她无法接受乔启康如此堂而皇之的将这个问题抛在自己眼前,她几乎无法想象自己看着丈夫在自己的眼前,甚至在自己的想象中和别的女人做爱的样子。曾秀萍陷入了无限的沉默之中。

“男人是个爱面子的动物,你只需要迁就下乔书记,有可能事情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不论你是要拒绝他,还是要接受他,你要做的第步都是假装答应他,然后你们俩之间才可能有和缓的余地。”我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曾秀萍。然而此时的曾秀萍仍旧是言不发,她仅仅的皱着眉头。今天的她还是身很严肃的职业装,加上那干干净净的妆容,还有那精致的双眸,闪烁着粼粼微波的美目,犹如少女般清澈如水。但是此刻的曾秀萍却充满了惆怅,她还是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有说。她纠结了好会儿,皱着的眉头州的更紧了,她突然开口说道:“如果我是你老婆,你还会这样极力的劝说我吗?”

曾秀萍这样的问话下子让我无言以对,我几乎从

"w^w`w点01bz点n`e"t'

来没有想过如果我要求孟琳进行换妻游戏的时候,她的感想。但是我不得不说,孟琳在这种情况下更多的可能也是听我的意见,然而我几乎也想象不出如果孟琳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做爱的时候,她心里的反应是如何了。就像是她即便是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下,还是要将和我做爱的李琴猛地推开的那种心态。孟琳是如此,长期接触那些高端人士的高冷女性曾秀萍岂不是更是如此了?如果这样的事情被透露出去,那曾秀萍和乔启康岂不是名誉扫地?更何况,这样的“交换”真的能够让人感受到性愉悦吗?眉头紧锁的曾秀萍更是连连叹气,连连摇头。

这时候我突然间想到,这跟我点儿关系也没有,我何必这么操心。想着我就想要将曾秀萍送回家……突然间,我们坐席旁的玻璃敲响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时候乔启康已经站在了包厢门口,乔启康今天身素黑的西装,里面搭配着白色的衬衣,举止间透露出种干净干练的帅气形象。这时候曾秀萍也转头去看,见门口的是乔启康,她将撑在头上的手放了下来。似乎乔启康的眼神当中透露出丝不详的神色。曾秀萍尴尬的笑笑,而这时候的我已经站了起来。

乔启康几步走到了曾秀萍的身旁,他说道:“秀萍,没想到这么快你就物色上交换的对象了啊?”乔启康眉宇间的挑逗神色与方才的形象判若两人。而曾秀萍被这胡乱扣过来的帽子惊的不知所措了,曾秀萍说道:“启康,你在说什么呢,我和廖峰只是在谈工作上的事情。”曾秀萍甚至有些生气了,言语透露出丝严厉神色,全然没有了方才的优柔寡断。

这时候乔启康就好像没有听到曾秀萍的“辩解”般,他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对着我说道:“小峰啊,你这身子练得真结实,难怪我老婆会中意你。”我被乔启康这样的说法吓得乱了阵脚,我慌忙的说道:“乔书记,你别开玩笑了这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你误会夫人了,我们真的是在谈工作。”

乔启康继续神色静若的说着:“我知道你们在家里面安装了监控,也知道你最近在调查什么……”他转向了曾秀萍,继续说道:“秀萍,我们结婚这么多年,难道你心里有什么想法我不知道吗?如果我放你自由,你能不能放我自由呢?”乔启康当着我的面对曾秀萍说这些话,简直让曾秀萍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陷入了极度的慌乱之中,她几乎是快哭出来了,她不断的摇摇头,她抓住乔启康的手,几乎带着哭腔说道:“启康,你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没做,你不要这样对我。”曾秀萍全然抛弃了平日里那种高冷的形象,对于曾秀萍,乔启康真的就如她的切,她如何能够接受自己的丈夫如此的误会自己,还说出这样冷嘲热讽的话语。

然后乔启康突然间露出了他极为温柔的面,他双手抓住曾秀萍的手,弯着腰靠近曾秀萍的双颊,温柔的说道:“秀萍,我爱你,我永远爱你,但是我给你自由,是希望你也能给我自由,这样我们才有可能保持激情。”乔启康说完之后神情的拥吻着曾秀萍,曾秀萍在乔启康的怀里呜咽流涕:“启康,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难道还不了解我吗?”乔启康默默的点点头,他继续说道:“秀萍,我也永远爱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改变自己保守的面,不管

br/>

怎么样,我永远爱你,除非有天你不爱我了!”这时候曾秀萍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曾秀萍不住的点着头,乔启康抱着曾秀萍,这时候曾秀萍整个人都埋在乔启康宽大的肩膀里,走的时候,乔启康转向我,悄悄地给我使了下眼色,携着曾秀萍便走出了包厢。

然而乔启康的这反常的举动不禁让我不寒而栗,虽然他话语之中那种挑逗意味的字眼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但是他描述的对象可是他的结发妻子,他何以在个外人面前对于自己的妻子如此轻浮?而想来,曾秀萍对于这切都是无所知的,她被乔启康反常的举动吓坏了,而作为家之主,乔启康早就知道自己家里布满了监控,如今如此坦白,难道他要有所行动了吗?

曾秀萍和乔启康回去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我甚至度以为我因为与曾秀萍的关系过于亲密导致乔启康吃醋使得我丢掉了这份曾丽萍苦心安排的工作。晚上,我打开监控的时候,脑海浮现了乔启康对于拆穿我和曾秀萍“阴谋”时那种不屑且略带讽刺的眼神时,突然停住了。我心想,这时候我还有什么必要去看这个监控呢,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步了……可是种好奇心驱使我还是打开了监控。浮现在画面里的是曾秀萍与乔启康在床上缠绵时候的样子。我带上了耳机,所以能够听到画面里的声音。

乔启康的头埋在曾秀萍的胯下,疯狂的吮吸着,而曾秀萍抚摸着双乳不住的呻吟着。可能是久旱逢甘霖,曾秀萍的叫声轻柔舒缓,又仿佛是阵阵酥麻感刺

ωωω.0①bz.éτ

激的曾秀萍呼吸不过来,她双玉腿弯曲着挡在床沿上,乔启康如头饿狼般吮吸着曾秀萍胯下的爱液。房间里响彻着乔启康的吮吸之声和曾秀萍轻柔的呻吟声。当乔启康直起身子的时候,曾秀萍的脸红扑扑的看着乔启康。突然,乔启康从口袋里拿出张照片,看得曾秀萍眼睛瞪得浑圆:“你拿他的照片干什么?”

乔启康的淫荡表情顿时漏出来了:“你想不想让他操你的逼?”

曾秀萍突然间红着脸尴尬的说:“你在胡说什么呢?你才是我的老公!”

乔启康继续问道:“你直接回答我,你想不想!”

曾秀萍被眼前的乔启康异样的样子吓住了,她直起身子,严肃且疑惑的看着乔启康。这时候乔启康双手伸向曾秀萍的下体,用力拨开曾秀萍的双腿,只手探下去挑逗曾秀萍的下体,他边挑逗边说着:“是不是想到自己的小逼被除了我之外的男人操,淫水分泌的更加多了。”

曾秀萍红着脸紧紧的夹着双腿,身体侧向边不说话,只是随着乔启康的挑逗不住的呻吟着。

“我觉得你的小逼需要年轻的鸡巴来为你服务了,这样你才能够更加放开些,我喜欢你放开的样子。”乔启康对曾秀萍说着,“现在回答我,你要不要被他操?”乔启康对着曾秀萍咄咄逼人的问着,曾秀萍被乔启康不停的挑逗惹得欲火焚身,但是只要她不说话,乔启康就不住的加大挑逗的力度,不断的激发曾秀萍淫荡的面,然而平日里被乔启康冷落的曾秀萍怎能下子接受如此变化巨大的乔启康?乔启康在长达个月的网络浸淫之下,不断的幻想着无数的男人在他面前侵占着自己的美艳娇妻曾秀萍,他拿着壮硕男人的照片来挑逗曾秀萍,为的就是让曾秀萍更加淫荡,人到中年,乔启康对于性爱似乎渐渐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然而网络上那些“换妻俱乐部”的淫荡玩法激发了乔启康对于性爱的追求,他通过不断的刺激曾秀萍来获得性爱乐趣,同时借此来激发自己的性欲,然而这切全部止于言语之中,曾秀萍无论如何都是十分保守的女人,即便是她有如此淫荡的想法,她如何不顾任何人的想法迈出这步呢?

只见乔启康抱起躺在床上呻吟的曾秀萍,与此同时乔启康撕开曾秀萍的上衣,双硕大的美乳露了出来,曾秀萍害羞的遮掩着,这不禁使得那双美乳更加硕大迷人,深深的乳沟吸引着乔启康,同时也吸引着屏幕这头的我。曾秀萍已经被乔启康挑逗的头发蓬乱,面容绯红了。这时候乔启康拿起了只粗大的假阳具,他让曾秀萍在她面前自慰,同时乔启康嘴里不时地说些淫荡的话挑逗着曾秀萍,同时也为了激发自己的性趣。

见丈夫这次难得主动的要求自己来挑逗,曾秀萍也半推半就的配合着,她岔开双腿,露出了条迷人的粉色沟壑,她抵着娇羞的头,将假阳具巨大的龟头抵住阴户,这幕不禁让丈夫乔启康看得眼睛瞪得浑圆。曾秀萍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更多的是被性欲冲昏的头脑,她开始用阳具在自己的阴户摩挲着,看得近在咫尺的乔启康不住地咽口水。曾秀萍红着脸,闭着眼睛,慢慢的将假阳具的龟头死死的抵住阴户口,然后慢慢的插入,汩汩淫液随着假阳具的插入从侧面慢慢流出,乔启康看得眼睛发直,他几乎从未见过自己的老婆曾秀萍在自己眼前自慰,同时尴尬的曾秀萍也矜持的保持自己的形象,她似乎不想让自己在丈夫面前显得太淫荡。

就这样,曾秀萍不住地挑逗着,玩弄着胯下的巨大阳具,而乔启康看得眼睛发直,可是当曾秀萍脱下乔启康的裤子时却发现,这时候乔启康的鸡巴却是软的。她含住那软趴趴的鸡巴,开始吮吸着,然而经过半分钟的努力,乔启康的鸡巴还是点儿反应都没有。这好不容易引起来的性趣就这么淡下去,不但是曾秀萍,连乔启康都觉得惋惜。

¤寻Δ回ζ网∇址Y百¦弟▲―\板◎zんùˇ综©合^社☆区∷

“秀萍,我们试下好吗?让他来操你,反正他也不是外人,我想想都觉得好刺激……”乔启康小声在曾秀萍耳畔说着。

“启康,你是怎么想的,我可是你的结发妻子!”曾秀萍略带哭腔的说着。

乔启

¦最×新△网△址百_屁S弟\―▲板azんù综^合r社¸区©

康搂住曾秀萍,抚摸着曾秀萍圆润的大奶子,曾秀萍靠在乔启康身上。只见乔启康粗重的呼吸伴随着胸口的起伏,他脑海里估计已经浮现了曾秀萍被人侵犯时候的样子。但是曾秀萍的态度却让乔启康陷入了矛盾之中,他如何能够让自己的结发妻子接受自己如此淫荡的设想呢?与此同时,我还在疑惑,这个乔启康话语里那个“他”指的是谁呢。

正在我沉思的时候,乔启康的电话打过来了。

“廖峰,你来趟我家!”乔启康说道。

我看表,已经凌晨了,我问道:“乔书记,是现在吗?”

“没错,你立马过来,我有事和你说。”乔启康几句话之后便把电话挂掉了。

我赶忙穿上衣服关掉了监控,开着车到了乔启康家中。到了之后我发现曾秀萍在浴室里面洗澡。而与此同时,乔启康把我叫到了房间里面。我几乎是第次看见乔启康穿着简单的家居服,头发蓬乱的样子,在这时候,我发现乔启康显得无比的苍老,甚至想象不出他白天是如何的英姿飒爽。乔启康神秘兮兮的拿着个手机,里面出现的是曾秀萍洗澡的画面,我看的眼睛发直,双硕大的乳房垂在胸前,我惊慌失措的看着乔启康:“乔书记,你这是……”乔启康给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看着我朝着手机里的画面努了努嘴。

“怎么样?”乔启康带着淫荡的笑容看着我。

我疑惑的看着乔启康,这时候我瞥见了乔启康床上放的张照片,这莫非是刚刚乔启康给曾秀萍看的照片吗?那是我的张生活照,怎么会落在乔启康手里。我突然间脑海里蒙,眼前尽全部是曾秀萍洗澡时那诱人的身形还有那迷人的面容,她几乎点儿也不像个40多岁的女人,这样的身材,这样的容颜简直比20多岁的少女都要美丽,而且比少女更多的是种成熟之美。我看着看着,不禁下体猛烈的勃起了。乔启康似乎看到了我的变化,他不禁感叹道:“小伙子就是不样啊,这么快就有反应了,今天晚上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好好的服侍下我的老婆。”

我瞪大了眼睛:“乔书记,你别开玩笑了……”

乔启康这时候凑到我耳朵旁:“小峰,我是把你当成自己人,你不要让我失望,我相信你在家里已经看到监控了,只要你信得过我,你按我说的做,你这是在帮我呢!”只见乔启康微微笑,手掌在我后背轻轻地拍着。而正在此时,曾秀萍裹着浴巾,湿着头发推门进来了。当她看见我和乔启康坐在床头说话时,突然间愣住了,而伴随着的是面庞红了片。

我看见曾秀萍双巨乳在浴巾的包裹下呼之欲出,刚刚勃起的小弟弟这会儿更是涨的生疼。

“今天我家儿子和儿媳都不在家,保姆也休息了,你放心发挥吧!”乔启康说着出了门,走的时候顺手把房门关掉了。

就这样,留着我和刚刚出浴的曾秀萍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我禁不住这样个美人的诱惑,色胆包天的抱住了曾秀萍,而刚开始曾秀萍还有所反抗,没过会儿,她居然接受了,我的舌头在曾秀萍的香唇间扰动着,股甘甜的液体滋润着舌尖,曾秀萍的舌头也柔韧无比,透露着成熟成功女人独有的香气,还有股刚刚沐浴之后的芬芳,我伸手到曾秀萍背后,解开了曾秀萍的浴巾,浴巾掉落的那瞬间,双美乳弹了出来,我简直被惊呆了,这简直是双无与伦比的美乳,天然的圆润形状,我在想这是多么大的福分啊。我还没等曾秀萍捂住自己的双乳,双手呈爪状抓住了这与双硕大的美乳,曾秀萍方才才在乔启康的挑逗中淡去的性欲下子被激发了出来,她的舌头被我的舌头缠绕住,所以她几乎句话都说不出来。而此时,我的双手伸向了曾秀萍的秘密森林,这个她死守了很长时间的禁地。我的双手拨开了曾秀萍的阴唇,股黏滑的爱液顺着手指流了出来,这时候曾秀萍的全身都在颤抖着,她双美目盯着我,而我的手在她的美妙的阴唇上翻动着,张合伴随着她全身的颤抖,不知道她是害怕还是太敏感了,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缩着。而不经意的撇才发现,门口乔启康正在偷偷的看着自己老婆和我正酣的香艳幕呢。这撇不禁让我心里咯噔下,而另外面,我又抛不开这个欲火缠身的曼妙美妇人,她的身形犹如水蛇般妖娆柔软,阴唇犹如丰满的红唇般蠢蠢欲动,而爱液就如春泉般涌动着。

我将曾秀萍放在床上,拨开她的双腿,将曾秀萍的阴户完美的展现在我眼前。我解开着自己的裤子,解放被压抑已久的硕大鸡巴,曾秀萍看到我的大鸡巴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她爬过来,双乳垂地,不住的摇晃着,就如饿虎扑羊样抓住我的大鸡吧吮吸着,而门外的乔启康看到这幕不禁不住的吞咽着口水,喘着粗气。而这幕是曾秀萍丝毫没有感受到的,似乎是种偷晴的乐趣让曾秀萍与我如此的亢奋与激动。我看着平日里高傲冷艳的曾秀萍此刻被爱欲奴役的样子,看到她吮吸着我的大鸡吧犹如吸食毒品的人般贪婪着。我边弯腰扣动着曾秀萍的下体,遍揉搓着曾秀萍的巨乳。阵阵酥麻之感从龟头不住的传过来,曾秀萍对于口交几乎是耳熟能详,驾轻就熟,想必平日里没有少给自己的丈夫口交吧。

不会儿,曾秀萍的下体便已淫水泛滥不可收拾。我扑倒了曾秀萍,将巨大的龟头抵住曾秀萍的下体,这时候的曾秀萍就犹如触电般更加剧烈的颤抖着,她口里喊着:“不要,廖峰……不要……不要…………乔……乔启康……再看我……”曾秀萍开始挣扎着,她开始猛烈的抗拒着推开我。我转头看,看到乔启康已经推门进来了,顿时我的脑门也如五雷轰顶般阵“嗡”声响彻大脑。但是无尽的欲望让我顾不上那么多,我想着乔启康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鸡巴开始用力插入曾秀萍的美穴之中,我感觉曾秀萍紧紧的夹着不让我的鸡巴刺入,她开始就像是反抗强奸般的反抗着我。似乎连喊叫也有些撕心裂肺了,我害怕惊醒邻居,不禁用旁边的棉被捂住了曾秀萍的嘴巴。然后巨大的鸡巴拔出,带出了厚厚的阵淫液,巨大的龟头对准那半合半闭的阴户,再次用力挺胯下,将整根鸡巴没入曾秀萍的身体里。这时候曾秀萍的嘶吼之声更加剧烈了,但是因为被棉被包裹着,所以外面听着声音并不大。还没等我开始抽插,曾秀萍便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了,原来是经过番的高强度的刺激,加上她自己强烈的反抗,她居然只被插到头下就达到了高潮。我感觉到曾秀萍紧致的小穴包裹着我硕大的鸡巴。这时候,我不顾切的挺动我的下体,“噗嗤噗嗤噗嗤”曾秀萍口中的棉被被我渐渐的挪开了,换来的是我对她的舌吻,“啪啪啪啪啪”我高强度的抽插碰撞响彻了整个房间,曾秀萍就犹如个被控制的洋娃娃般随着我的抽插在我胯下颤抖着……下,两下,三下……曾秀萍的高潮阵又阵的来临,这时候就连在旁看的出神的乔启康也脱下了裤子,撸动着自己勃起的大鸡吧,我起身抱住曾秀萍的细腰猛烈的冲刺着,只见在不住碰撞下曾秀萍的阴户已经被摩擦的发红发热了,而那勃起的阴蒂也已经达到了花生米的大小。就这样抽插着,带动着曾秀萍紧致的阴唇进进出出,最后,曾秀萍个潮吹喷涌而来,射精之感刺激我,我赶忙拔出了鸡巴,对着曾秀萍的玉口,曾秀萍此时也十分配合的含住了我的鸡巴,“咕咕咕咕”喷射而出的精液将曾秀萍呛的直咳嗽。这时候曾秀萍的下体还在颤抖着,鸡巴胀的通红的乔启康赶忙扑了上来,对准自己老婆的阴户,将黝黑的大鸡吧插入了曾秀萍的阴户。经过几番高潮的曾秀萍怎能忍受这种连续不断的“插入”?她开始猛烈的喘息着,并开始推着乔启康,似乎曾秀萍已经感觉到丝丝不舒服之感。但是被爱欲侵占的乔启康怎能放弃这么个美好的机会,猛烈冲刺了没多久,乔启康在曾秀萍的小穴中捐献了全部的精液,两个人缠绵在了起。

这真是个令人难忘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