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六节:于丽娟的秘密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六节:于丽娟的秘密

作者:WILLERECTION2016/10/17字数:5973在刚开始给曾秀萍和乔启康开车的这段时间里,无非是常常开车送他们上下班,出去应酬之类的。 [ . 工作比较简单乏味,而他们的儿媳妇于丽婷在家里被保姆照顾着也比较稳定,除非有时候会差我去买写生活必需品之类的。这天,曾秀萍突然间给我打电话:“廖峰,你过来下,我有事找你。”

我很快的将车开到了曾秀萍的办公室楼下,曾秀萍身标准的工作装匆忙的从门口的台阶上下来,她的着装素雅干练,步履之间坚毅果断。吭吭吭吭,曾秀萍几部跑到我的车前,从副驾驶座上来,“砰”的声将门关上了。随之而来的是曾秀萍身上的股迷人的香水味。她秀发披肩,今天的妆容格外的精致端庄。她轻轻的喘着气,似乎在斟酌该如何开口。

这时候我先说道:“曾姐,什么事情这么匆忙?要出去吗?”

曾秀萍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拨弄了下,然后说道:“我们去凯源小区5号楼”

我没问为什么,而是按照她的吩咐将车开往了她所说的这个小区。路上曾秀萍句话也没有说,反倒是重重的喘着粗气,似乎是在生气,车内的情景很尴尬,因此我也不方便多说什么,路上听到的都是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还有曾秀萍那粗重的呼吸声。我时不时地瞟下曾秀萍,她的性格干练果断,看上去是个非常不苟言笑的女人,喜怒不形于色,这次倒是很少见的她会气成这个样子。不过因为车程比较长,在车内坐的时间久了,曾秀萍的气息也好了很多。我几乎不敢去看曾秀萍的表情,我生怕在这即将淡去的怒火上再滋生什么怒意。所以路上我几乎什么话也没有说。

“小峰,你老婆好看吗?”曾秀萍突然间说出这样的话,这让我很诧异。

“般吧,曾姐,怎么问这样的问题?”我回

到。

曾丽萍叹了口气,说道:“没事,就是闲聊嘛。”我突然间转头看到曾秀萍微笑的脸上展露着美丽的红晕,“那你喜欢你老婆吗?”曾秀萍意味深长的问道。话语里透露着丝丝怅惘的神情。

“呃……我们俩的感情直都挺好的!曾姐,你今天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我疑惑的回道。

“没事……没事……就是闲聊闲聊……”曾秀萍不太自然的说着,她继续问道:“假如你以后有钱有势,你的老婆老去,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她吗?当然,你别想多,我就是随便问问。”曾秀萍就像是个孩子样,睁着天真的眼睛,盯着我,就好像质问,又好像期待着某种回答样。我尴尬的微微笑,却不知道在这种情景下应该怎样说话了。

“算了,我就知道男人都是个德行……”曾秀萍扫兴的说着。

“曾姐,你没事吧!”我又次问曾秀萍,我不知道她今天此行是什么意思。

曾秀萍微微笑句话不说,她摇摇头,打开了车窗户,阵风扑面而入,吹着曾秀萍美丽的头发,香水味下子被冲淡了不少。曾秀萍怅然的望着窗外,呢喃着哼着歌,她在排解内心的惆怅,努力让自己不那么生气。而刚刚曾秀萍问我的那些话,似乎预示着此行的不利,我内心似乎隐隐有丝判断,然而在此我句话也没说。

不会儿,我们来到了凯源小区5号楼楼下,这是个很幽静的小区,小区的绿化做得非常好,在5号楼前,有片很大的绿化区,里面有亭台楼阁,设计的非常精致美丽。我和曾秀萍坐在了不远的小亭子中。秋意已经渐渐浓了,午后的阳光印着曾秀萍娇美的面庞,然而她的脸上印着满满的愁容。她皱着眉头看着2单元的门口。

“曾姐,你在等人吗?”我问道。

曾秀萍点点头,她双手紧握,几乎要浸出汗来。身干练的衣着,和她此刻的心境几乎点儿也不相称。这时候的曾秀萍,就像是个等待判决的囚犯,焦急的眉头几乎都拧在了起,我能够听到她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面对我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句话说不出来。看着她焦急的样子,我忍不住伸手去握她的手,我发现即便是在午后,她的手居然冰冷的吓人。她试图挣脱,但是我手里温暖的温度似乎让她感受到安全感,她脱开的只手再度落在了我抓住她玉手的手背上。似乎是被触及了泪点,我看到曾秀萍眼里噙着泪水,她将头靠近两双紧握着缠绕的手,将额头抵在了我的手背上。顿时,曾秀萍高达的形象在我眼前下子变成了个小鸟依人的形象。我下意识的朝着曾秀萍的方向挪动着,伸手环抱着曾秀萍的肩膀,这时候曾秀萍似乎警觉起来,她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坚强些,她挣脱着收起了她的双手,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红润的眼眶看着我,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停下了。

这时候,二单元的门打开了,走出来个年轻的少女,随后的则是乔启康。曾丽萍立马让我拿出手机拍摄,我们躲在了绿树林中,乔启康手搂着少女的腰部,面挑弄着少女,两个人亲密的不得了。然而因为我们相隔比较远,因此乔启康并没有看到我们。不会儿,少女的手也环绕着乔启康的腰部,随之渐渐的滑落在乔启康的臀部。这幕几乎让曾秀萍发疯,我感觉她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努力的抑制自己即将发怒的情绪。转而,曾秀萍突然若有所思的顿了顿,她和我说道:“小峰,你把照片发给我,然后在你手机上都删掉!”我应声着便将照片发给了曾秀萍,随之将手机里的照片当着曾秀萍的面删的干干净净。

在乔启康走后,曾秀萍也起身,我感觉现在的曾秀萍整个人平静的多,她慢慢的走着,身影在午后的秋光下显得楚楚动人惹人怜爱。不会儿,她的电话响了,她接起了电话,声音很小,以至于我根本听不出是谁。曾秀萍也只简单的说了句话:“好了,谢谢你!”随后曾秀萍便将电话挂掉了。

在回去的路上,曾秀萍说道:“小峰,今天的事你谁都不能说,知道吗?”

我点点头,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送走了曾秀萍,我立马就接到了乔启康给我打来的电话:“小峰,去趟凯源小区,接个人!”我猛地觉得这件事有蹊跷,乔启康刚刚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同时我还暗自庆幸这个电话没有在曾秀萍在场的时候打过来。随之我将车开到了刚刚才离去的凯源小区,按照乔启康的安排,我来到了小区的大门口,这时候走来的居然是刚刚的那个少女,乔启康却不见人影。

我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问道:“乔书记是让我来接你吗?”

女子傲慢的句话不说就拉开了门坐上了车,并且说她要去曾秀萍家里去看于丽婷。在交谈中,我才知道她是于丽婷的亲妹妹,名叫于丽娟,话说要是仔细看,她真的和于丽婷是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你和你姐姐是双胞胎吗?看起来太像了!”我说道。

“不是双胞胎,我比我姐姐小4岁,正好毕业被安排在这里,单位还分配了套房子,就是你刚刚去的那个地方,这可是只有在国有单位工作才会有的待遇呢

"w'w`w点0`1"b'z点n`e^t

!”于丽娟话语里透露着阵阵自豪感,俨然个得势的小三的模样。

“你是做什么的呢?”我问道。

“我在财政局做会计!”说着于丽娟侧着身子,做了个二郎腿的姿势,露出了美丽的大长腿。刚刚没有仔细看她,她今天穿着的十分性感,她的头发披散在胸前,几乎将自己胸前的波涛汹涌遮住了,只露出了深深的乳沟,她穿着身

t找?回[网°址×请?搜2索ㄨl3壹◆3主◇综W合社?V区

低胸的雪纺,配着干练的修身长裤。于丽娟是个身材微胖的人,但是她的皮肤特别的白,仿佛可以捏出水的感觉,白皙之中还透露着丝丝的粉红。肉嘟嘟的脸蛋遮不住面容的姣好,秀美的头发垂落在胸前,反倒显得脸很小,而且还将她的双傲乳遮住了。

“咚咚咚”开门的是曾秀萍。当她看到我和身旁的这个女人起进来的时候几乎瞪圆了双眼,她疑惑的看着我,又看看这个女人。但是作为主人的曾秀萍却不能失去女主人的风度,她微笑着看着这个女人问道:“哎,这时谁家姑娘这么俊俏!”说着曾秀萍边引着我们进门,边去准备着茶点。

于丽娟双手提着精致的挎包,垂在身前显得优雅美丽。身亚麻色的装束让于丽婷更富有了丝丝的都市风范。她对曾秀萍说道:“你好,我是于丽婷的妹妹。我过来看看她!”

说道于丽婷的妹妹,曾秀萍突然间愣住了,她正端着水果盘的手停住了,她迟疑略带吃惊的问道:“婷婷还有个这么标志的妹妹,我怎么之前没听她说起过啊?你是不是不在本地?我们好像是第次见面?”面对曾秀萍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于丽娟猛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她顿了顿,清清嗓子,有些犹豫又有点儿尴尬的说道:“是的……是的……”

还没等于丽娟说完,只听咣当声乔启康进来了,他应该听到了曾秀萍和于丽婷的说话了:“秀萍啊,这时于丽婷的亲妹妹,以前直在国外上学,今年才回来,我给安排了工作,所以这是第次来见你!”说着于丽娟也附和道:“是啊是啊阿姨,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说着于丽娟将手伸向了曾秀萍,这时候的曾秀萍两手都端着东西,没有空闲跟于丽娟握手,同时,曾秀萍的眼神里也透露着点点的不屑,她仅仅是礼貌性的微微笑回应了于丽娟的致意。

于丽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但是曾秀萍看到自己的丈夫乔启康和这个所谓的儿媳妇的妹妹关系如此的亲密,这下子会让曾秀萍这个女主人无所适从,她没有想到这个假想敌居然是于丽婷的妹妹,而且就在今天见面了,她几乎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变故。而此刻的她,似乎用着双热辣辣的眼睛盯着我和乔启康。然而乔启康就像是个没事人样照常在家里的沙发上坐着。虽然说,男人外面有沾花惹草的并不

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这种情况对于曾秀萍这个工作家庭两不误的强势女人来说,应该是无法承受的吧。不然,她也不会兴师动众的要让我和她起去会会这个所谓的“小三”。可是当曾秀萍知道这个小三居然如此的大胆的“登堂入室”的时候,她的心情更加的波动无法忍受。更何况着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儿媳妇的妹妹。她甚至会想到,这个于丽娟是小三,于丽婷是否知道,而自己的儿子乔辉是否知道?自己会不会是这个局当中最后知道答案的人,不然乔启康不会这么堂而皇之的将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东西带到家里面?亦或者自己女主人的地位会被这个臭丫头颠覆?

曾秀萍想到最近事业上也顺风顺水,只是女人的第六感让自己意识到婚姻关系已经出现了危机,她慢慢的察觉出乔启康与她只见的感情出现了裂隙。自己的模范夫妻梦夜破灭,而这刻,倾覆的危机感让自己彻夜难眠,她甚至不认识眼前这个朝夕相处的结发丈夫乔启康。莫非乔启康在扳倒了市长李强之后想要老牛吃嫩草,甚至更邪恶些想要姐妹通吃,将自己的儿媳也纳入囊中?

这时候,我和曾秀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于丽娟和于丽婷在房间里面闲聊着,而此刻的乔启康则在书房里不知道忙些什么。

“是启康让你去接于丽娟的吗?”曾秀萍小声的问着我。

我点点头。

这时候曾秀萍的拳头紧握,气得她青筋暴露。我们互相沉默了会儿,曾秀萍深吸口气,然后慢慢的呼出。这时候她的神情缓和了很多,她说道:“廖峰,你去给我买上几个无线针孔录像头,给我把每个房间都安上!”说完,曾秀萍边起身,走到乔启康的书房里。我隐隐约约听到曾秀萍和乔启康有说有笑,这时的我不得不惊叹与曾秀萍的情绪控制能力,他们聊得很自然很开心,可以看出她和乔启康的关系真的很好,以至于她这么聪明敏感的女人,居然这么长的时间里,没有发现自己的丈夫出轨了,而对象很可能是自己儿媳的亲妹妹。

我很快的采购回了套针孔摄像系统,借着更换灯泡的名义让安装师傅将摄像头安放在了每个房间吊顶紧挨着灯的位置链接个220V的电源,将主机隐藏在多媒体盒子里并连上了网络。而这行为是在乔启康不在的时候。

经过第次顺利的“来访”,于丽娟来往曾秀萍家里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曾秀萍就好像是妈妈和姐姐样的对待于丽娟。慢慢与曾秀萍熟悉的于丽娟也慢慢的放下了戒备,很多事情都会和曾秀萍说道。不过有点可以确定的是,乔启康说的话是对的,她告诉曾秀萍确实是从国外刚回来,而她自己也有男友,之后的日子,于丽娟也会把自己的男友带过来起看姐姐于丽婷。不过奇怪的是,于丽婷和于丽娟点儿也不像,可以说于丽娟看起来要比于丽婷显得精致美丽许多,大概也是跟没有化妆有关系吧,于丽婷文文静静不苟言笑,行为举止间透露着点点的忧伤。相对应的,于丽婷的丈夫乔辉对于自己的妻子也十分的冷淡,月子照顾期间倒是曾秀萍和保姆忙上忙下,却没见乔辉有过什么关系自己的妻子的举动。

没过多久,于丽婷也出月子了。时不时地,曾秀萍的也会挂念自己的妹妹曾丽萍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过来看自己的孙子。这时候我才突然心里咯噔下,我说曾丽萍因为些原因已经回老家了。这时候曾秀萍倒是会露出丝别有意味的表情。

刚开始安装监控的那段时间里,我从远程上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这家的行为举止越接触约会觉得有些怪异。尤其是这个乔辉,还有这个不速之客于丽婷。当然风平浪静并不意味着可以放松警惕,几乎是每隔天,曾秀萍就会问我在监控里有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甚至曾秀萍查看乔启康手机的频率也越发的加大了。而这切戒备,乔启康似乎都没有察觉到。真不知道究竟是曾秀萍的两面三刀很完美无缺,还是乔启康真的是个神经大条的人。

当然,事情终究要败露的,这天,于丽娟来的时候专门给乔启康和曾秀萍各带了套衣服,看品牌并不是什么便宜货。但是此刻的曾秀萍也只是礼仪性的感谢了下便将之撂在了边。当于丽娟离去的时候,曾秀萍才发现,于丽娟给乔启康买的除了套外衣,还有盒精致的内裤。这幕不经让曾秀萍怒火中烧,她心想也罢!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问问乔启康,这个女孩子究竟要干什么。

晚上的时候,曾秀萍将东西瘫在了床上,而我在家里的电脑上看着眼前的这幕。乔启康还是如往常样解着自己的外套,换上了套宽松的睡衣。这时候已经深夜,曾秀萍穿着身性感的衣服,她双手抚摸着乔启康的后背,揉捏着他的肩膀。

“这内裤是你给我买的啊?”乔启康说道。

“是你亲爱的于丽娟送的!老夫老妻了,我竟然都不知道你穿多大码的了!”曾秀萍回道。

“你这是说什么呢,我把于丽娟当成女儿样的,更何况她还有男友,他是乔辉的小姨子,你脑瓜里究竟在想什么呢”说着乔启康点着曾秀萍的脑门。这时候曾秀萍露出了丝不好意思的微笑,但是乔启康的拙劣的解释并不能让她放宽心。

只见曾秀萍双手环绕在乔启康腰部,她解着乔启康的裤子,隔

着裤子揉搓着乔启康的鸡巴。面对身着性感睡衣的曾秀萍,乔启康居然没有丝的反应,他只是让曾秀萍脱着自己的裤子。不会儿,乔启康粗黑的软趴趴的鸡巴便露了出来。曾秀萍蹲下身子吮舔着,乔启康居然也没有点儿的附和和拒绝,就好像是例行公事般的动不动任由曾秀萍对他进行“侵占”。尤其是那软趴趴的鸡巴居然在这样的挑逗下点儿反应都没有。曾秀萍紧接着打开了下步攻势,她脱去了轻薄的睡衣,露出了身性感的半露乳房,下身丁字裤的内衣。隔着频幕,我看着曾秀萍那双豪乳,居然都要硬了。可是乔启康却动不动。不过姜还是老的辣,曾秀萍的番挑逗没有白费,大概过了1分钟,乔启康的鸡巴慢慢的勃起了。而这黑黢黢的鸡巴居然也是人间巨物,又黑又粗,还有如蘑菇形状的大龟头。

曾秀萍也毫不犹豫的岔开双腿,拨开胯下根细绳般的丁字裤,对着乔启康的大鸡吧坐了下去。而此刻的乔启康也抱住曾秀萍的身体,任由曾秀萍那诱人的大屁股吞噬者自己的巨大的鸡巴。曾秀萍剧烈的上下摆动着。似乎她的这举动正是要挽回自己丈夫飞跑外面的心。想必自从见到于丽娟之后,曾秀萍经历过多少无眠的夜晚。而这例行公事般的性爱,也大概是她没有办法的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