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五节:金屋藏娇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4: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五节:金屋藏娇作者:WILLERECTION2016/10/7字数:10133

曾丽萍赶着将手头的资产变卖转移,多数通过签约合同的方式转移到了周美凤和秦佳的名下。 [ . 因此在广贸大厦的房子她也并的变卖了,不得已,曾丽萍和王露只能另寻住处。此时的曾丽萍还是第时间联系上我,为了避避风头,她大概能够想到的就是投靠我这个无名之辈吧。而这样的安排正好恰逢我意,只是我顾虑到孟琳的想法,因此在决定这切之前,我还是要找孟琳协商下。

听到我这么说,孟琳下子跳了起来:“不行,不行……”孟琳对于曾丽萍还是有十分强烈的抗拒感,更何况之前的遭遇让孟琳对于曾丽萍更是愤恨不已,而此刻她的防备之心也愈加的强烈起来。我见孟琳对于曾丽萍和王露的入住显得很激动,便详细的和孟琳说起了张全贵的遭遇,还有曾丽萍母女的悲惨遭遇,说的孟琳对于她们母女俩的遭遇开始怜悯起来。孟琳是个热心肠,最见不得可怜之事,加上我这么添油加醋的形容,孟琳对于曾丽萍母女的隔阂似乎浅了些。我见孟琳的态度有所回转,之后给王露还有曾丽萍安排,让他们早早的到家中,赶在孟琳到家之前,给孟琳个惊喜,好好的为孟琳赔礼道歉。说着曾丽萍和王露便开始忙活起来了,我将家里的钥匙提前给了她们。

孟琳这两天还是正常上班,这天我开车到孟琳的公司去接她。孟琳欣喜之余不禁问道:“你不是有犯错了吧,今天这么勤快的要来接我?”

“今天要给你个惊喜!”我说道。

“都老夫老妻了,搞什么啊,今天是谁生日,还是谁的结婚纪念日?”孟琳纳闷道。孟琳有的时候总是显得有点神经大条,她是个很简单的女孩子,有时候稍加哄骗,加上她心软,很多事情就过去了。

到了家门口后,孟琳在前打开了房门,站在门前的是系着围裙的曾丽萍还有陪在旁如小鸟依人般娇嫩的王露。孟琳被眼前的这幕吓呆了,她下意识的退了退转头看了看门牌号。

“我……我们……没有走错吧?”孟琳看着我惊讶的说道。

“你看还有错吗?”说着,我推着孟琳僵硬的背膀进了房间。

“琳琳,从今天起就打扰你了!我的女儿王露平日里上班,而我没什么事帮你收拾收拾房子,就当冲抵租金了好吗?”曾丽萍今天打扮的格外精致,纵使围着围巾,但是她还是显示出个女人应有的柔婉与成熟之美。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种让人舒适的自在感,孟琳以前作为曾丽萍的下属,现在面对着这个老板娘屈尊下顾的样子,她不禁感到了不好意思。

“张夫人,我怎么能让你做这样的事情呢,既然来了就是客人,哪里谈什么房租不房租的,你不嫌弃我这个地方就好了,别这么客气。”说着孟琳接过曾丽萍手里的东西要去帮忙。

这时候王露推着孟琳说:“孟姐姐,你让我们来吧,你说我们到你家来,还要你来忙活,那你让我们怎N出去见人啊,你在这里坐着,等着晚饭做好吧!”说着王露接过孟琳手里面的东西,而孟琳尴尬的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我。

“琳琳,你就歇歇吧,她们也是份好心要让你好好休息的。”我说道。

“是的孟琳,以后你就叫我的名字好了,叫我曾丽萍好了,或者你不介意叫我曾姐也可以,不要叫我张夫人了!”曾丽萍应声道,随后跟着王露去厨房忙了。

我给孟琳把电视打开了,孟琳双眼盯着电视,然而眼神里透露的满是尴尬。不过,曾丽萍母女终归是住进来了,孟琳也只得对这对不速之客行地主之谊。不会儿,曾丽萍母女便将精心制作的桌晚餐呈现出来了,有肉有菜有荤有素,红绿黄白颜色齐全,还有道精心炖制的甲鱼乌鸡汤噗噗的散发着香味。曾丽萍呼唤孟琳落座,贴心的递过了双筷子,

孟琳被曾丽萍还有王露的手艺震惊了。这时候王露也热情的给孟琳夹取块肉。这时候孟琳绷得良久的脸终于不自然的露出了笑容。

晚饭很快在融洽的氛围里结束了,孟琳和王露勤快的收拾着餐具,曾丽萍则擦拭着桌椅板凳。忙活了好阵之后,曾丽萍又去将我们意见闲置的房子收拾了出来。王露和孟琳在房间里聊的不亦乐乎,她们在说着女人的秘密。王露深谙香薰、按摩和保健,当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只见孟琳已经羞红了脸旁。王露看见我进来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孟琳不住的拍打着王露。而我蒙在鼓里愣在了门口。这时候孟琳红着脸叫到:“看什么啊,赶快出去啊……”说着王露也附和道:“峰哥,我和琳姐说秘密呢,你快出去……”说着我尴尬的关上了门。正巧碰到了准备要去卫生间洗澡的曾丽萍。

曾丽萍穿着极轻盈的睡袍,挺拔的乳房撑起胸口两个帐篷,她走动,胸前的巨乳就跟随身体的节奏抖动着。我没忍住伸手过去用力捏,我感觉就像是抓到个刚出炉的馒头般,热乎乎软绵绵,还有那乳头上的那个圆圆的乳环。我这样的动作吓得曾丽萍往后缩,她什么都没说,匆忙的躲进卫生间“哐”的将门关上了。不会儿房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这时候孟琳和王露在房间里聊得火热,加之刚才看到曾丽萍那火热的身材,我不禁欲火膨胀。我走近浴室门口,用钥匙将门锁别开,哗的下,门开了。曾丽萍赤裸着被淋湿的身体,两颗大奶子头上挂着两个圆环,我步跨入将曾丽萍的两颗大奶子挤到起用力揉捏,曾丽萍被我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惊慌失措不敢吱声。我挑弄着曾丽萍的乳环,她双目紧闭身体不断的扭动着。此刻我将曾丽萍按压跪地,拉下了裤子拉链,掏出了早已勃起的鸡巴,我用大鸡巴在曾丽萍脸上甩了甩,呲啦啦股热腾腾的尿液喷涌而出,我对着曾丽萍的玉口捅了进去,只见曾丽萍挣扎不能的咕咚咕咚的饮尽所有尿液,最后呛得她猛烈咳嗽不止,我拔出了鸡巴剩余的尿液全部尿在曾丽萍的大奶子上。只见曾丽萍双膝跪地,副臣服的样子,默默的接受我的凌辱。最后曾丽萍将我的鸡巴舔食干净后,我走出了浴室。

我将预先准备好的两套皮质露奶内衣放在了曾丽萍母女俩她们房间的床头,并且安放了两颗无线跳蛋。然后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等着。不会儿,王露出来了,她带着媚笑,而之后的孟琳却脸庞红扑扑的。收拾了会儿,我们便准备休息了,这时候,王露给我递过来包精油,嘴角莞尔笑便进了房间。曾丽萍洗完澡之后也老老实实的回到了房间里。而此刻的我,面对羞红脸的孟琳,如狼似虎的扑了过去,关上了房门。

在床上缠绵番之后,我伸手探入孟琳的私处,发现她已经淫水连连,想必王露也是按照之前的约定来指导孟琳的。这时候,我掏出了个眼罩,给孟琳带上。孟琳起初警戒心很强,很抗拒,也比较羞涩,在我的再要求下,她还是带上了。我用之前准备好的手铐脚铐将孟琳的四肢固定在床头四角,这时候的孟琳有些慌了:“廖峰,你要干什么呢?你这样弄得我很不舒服。”我边安慰着她,边轻轻的给她的四肢固定好。不会儿,孟琳就如个“大”字行的躺在了床上。

我轻轻的打开房门,要求王露和曾丽萍将我刚刚给她们准备好露乳皮质内衣穿戴好并排站在了我眼前。她们的下体都塞上了无线跳蛋,外面穿着皮质丁字裤,她们两人的巨乳外露,王露的挺拔雪白诱人,曾丽萍的柔软巨大迷人,我很久没有看到两个美人在我面前穿着如此性感了,不禁忍不住去吮吸揉捏这两对迷人的大奶子。她们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吱声,生怕孟琳听到声响。这时候,我松开手朝她们使了个眼色,她们便双双进入房间,开始轻轻的脱掉孟琳的衣服。

孟琳以为是我,便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她的脸涨得通红,大概也是因为第次这样玩显得刺激与不好意思吧。不会儿,在曾丽萍与王露的帮助下,孟琳已经赤裸的出现在我们三个眼前了,这时候王露取出了她的精油,她熟练的涂抹在孟琳的胸口,这种精油就是王露之前提到过的可以丰胸的精油,她不单涂在了孟琳的胸上,也在自己的胸口和曾丽萍的胸口上涂抹上了。不会儿孟琳就感觉到这种精油的作用了。

“廖峰,你给我涂的是什么啊?怎么感觉热热的麻麻的……”孟琳好奇的问道,她没有意识到王露和曾丽萍就在她身旁,但是她还是顾及到隔壁的她们,说话声音比较小。

这时候我调皮的回到:“这是给你丰胸的啊,你好好享受吧!”

“你真坏,讨厌死了!”孟琳羞涩的回应道。

王露的手法熟练且轻柔,我发现在王露的按摩下,孟琳很快的进入了状态,孟琳本身精致的乳房在王露的按摩下显得湿滑柔软迷人至极,我甚至想要去好好吮吸番。我听到孟琳的呼吸声渐渐的急促了起来,面色的红晕也越发的明显,此刻的私处流出来的爱液也越来越多,乳房也在精油的按摩下轻微的发红,乳头也硬硬的挺着。这里的王露轻柔的按摩着孟琳的乳房,而在旁的曾丽萍也自顾自的按摩着自己的巨乳,曾丽萍自己挑逗着自己的乳头,时不时的牵动着乳环,时而闭目时而喘息……

这时候我打开了跳蛋的遥控,王露和曾丽萍顿时都停住了手里的活,她们被私处的跳蛋震动的差点儿要叫了出来。但是顾及到孟琳在这儿,不敢发出点儿声音。

此刻,我朝着曾丽萍使了使眼色,她乖乖的下床爬到孟琳的私处,用舌尖轻轻的挑逗孟琳早已湿漉漉的下体了,孟琳被曾丽萍这突如其来的挑逗惹得不知所措,因为她意识到这不是我个人在旁,在孟琳要叫出来的时候,王露个香吻吻了上去,让孟琳停

止挣扎,沉浸在这完美的前戏中。王露的透出来的巨乳沾着精油揉搓着孟琳的身体,同时香唇舔吮着孟琳的舌尖,孟琳被上下夹击,加上早已涌上的快感让她很快的放下戒备。

“琳姐姐,我是露露,让我来为你服务吧!”王露说道。

这幕让孟琳无言以对,刚开始她还在挣扎,但是被这对母女如此熟练的“服侍”着,加上她们都是女人,孟琳紧握的拳头在阵阵快感涌上来的时候,渐渐的松开了,而此时的曾丽萍更加大胆的将手指伸入孟琳的私处进行挑弄,孟琳被这阵阵酥麻感刺激的不断的挣扎着,在王露松开玉口的时候,孟琳竟然情不自禁的开始呻吟起来:“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她的呻吟声很小声,我感觉已经差不多的时候,对着王露使了个眼色,王露又拿出来另外包精油,此时的曾丽萍也起身,王露将精油打开,股浓郁的芬芳涌了上来,王露说:“这个是用来缩阴的,而且可以带来神奇的快感!琳姐姐我给你试试看。”

此刻的孟琳四肢被绑住,眼睛有眼罩遮着,王露的这种商量的语气几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她轻轻的将精油挤在手上,然后涂抹到孟琳的私处,并用玉手探入孟琳的小穴中。孟琳被这突如其来的液体惊得全身缩,可是在王露熟练的操作下,孟琳的阴蒂渐渐的涨得更大了,粉红的小穴在手指的进进出出间缩缩的股股冒着淫液。此刻曾丽萍转身拿出根长达20公分的粗大假阳具,也顺带涂抹上这种缩阴的精油,对着孟琳的小穴口,这时候孟琳又是身体紧。曾丽萍稍稍用力,“扑哧”声,假阳具慢慢的插入孟琳的小穴。我几乎是第次这样看着孟琳的小穴插入如同我的鸡巴大小的假阳具,这也是孟琳的小穴第次接受别的器具的插入,孟琳紧紧的夹着假阳具,面色泛红,厚重的喘息带着胸部上下剧烈浮动。曾丽萍见第次插入困难,于是慢慢的拔了出来,再试着第二次插入,然后第三次,第四次。孟琳在这样柔和的前戏调动下,整个人不住的扭动要去迎合着假阳具。我见势向曾丽萍笔画了个停止的收拾,于是曾丽萍停下来,这时候王露上来,她边轻吻着孟琳,边接过这个假阳具,来回抽插着。

而此刻的曾丽萍爬到我的身前,牙间咬住我的裤子拉链,慢慢的向下拉开我的裤子拉链,用舌头和牙齿拨开我的内裤,舔出软趴趴的鸡巴不住的舔吮着,鸡巴在之前的舔吮下已经干净了,这时的曾丽萍只负责将我的鸡巴挑逗起来,她用双乳夹住我半勃起的鸡巴,舔吮着我的龟头,并且不住的来回上下套弄着,我感觉到她柔软的乳房包裹着我的鸡巴,阵阵酥麻通过她熟练的舔吮龟头如触电般穿来。粘滑的唾液顺着鸡巴流到了曾丽萍的巨乳上,这时候唾液更加润滑了曾丽萍的巨乳,再精油和跳蛋的作用下,曾丽萍面色泛红,显得更加迷人。此刻我不禁有丝尿意,我将大龟头死死地抵住曾丽萍的玉口,“哗哗哗”阵炽热的尿液流入曾丽萍的口中,她起初有些犯恶心,可是在我的插入下,她不得不将这热乎乎的尿液滴不剩的灌入口中,咕咚咕咚,曾丽萍大口大口的喝着。当我鸡巴拔出来的时候,王露爬过来把住我的大鸡巴如小狗般的舔吮着,她的大眼睛痴痴的看着我,熟练的将鸡巴马眼处流出来的所有尿液舔舐干净。这时王露和曾丽萍都跪在旁,而我挺着大鸡巴对着孟琳张缩的小穴挺了过来。

我把住孟琳的小蛮妖,对着孟琳半开的花蕊,刺溜下插了进去。孟琳声娇嗔,全身紧缩,紧紧的将我的大鸡巴牢牢的锁住。这时候王露和曾丽萍将孟琳的脚铐手铐解开,孟琳迫不及待的将眼罩摘掉,当她看到王露和曾丽萍穿着漏乳的紧身皮质内衣时,眼都瞪圆了。我边抽插着孟琳的小穴,边说道:“现在她们母女是我们永久的奴隶了!这是对她们最大的惩罚。”这时候的孟琳被阵阵高潮刺激,她几乎无暇多想,只是完全沉浸在这无边的性爱之海中,我感觉他的爱也如海潮翻涌,几乎这时结婚之后极为罕见的。孟琳因为羞涩,加上她发现曾丽萍和王露痴痴的盯着她的时候,她更羞涩不已不敢发出声音,只是这时候她用旁的枕头将自己的身体和脸遮住了,她真的羞涩的不得了。但是从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却使她下体不住的抽搐着,夹得我的鸡巴舒爽不已。

这时候王露爬过来,她与孟琳呈现69的姿态,不断的舔吮着孟琳已经勃起的阴蒂,而曾丽萍在后面舔吮着我的睾丸,如此上下夹击让我和孟琳都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揉捏着王露的巨乳,交欢正酣时,孟琳不住的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廖~~~廖~~凯………………太棒了……………太……太棒了。”

见到孟琳放开了,我紧缩的眉头顿时松开了,阵阵爱液喷涌而出打湿了我的阴毛和王露的玉颜。此刻我再度打开了跳蛋的开关,房间里出了我的粗重的喘息声加入了王露和曾丽萍的淫叫声:“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弄死我了~~~~~快~~~~~~快弄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孟琳叫到:“老公~~~~~~~你好棒~~~~~~好棒~~~~~弄得我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如此香艳的场景不禁让我更加动力十足,王露起身后,我抱着孟琳的腰部,对着她的下体猛烈冲刺,阵阵直捣花心,“啪啪啪啪啪啪”房间里有节奏的响着肉碰肉的声音,孟琳勃起的阴蒂在我阵阵的碰撞下带着她下体不住的抖动与抽搐,我已经数不清这是孟琳今天多少次的高潮了。“啪啪啪啪啪啪”王露和曾丽萍在旁揉搓着自己的美乳,看着我将巨大的鸡巴在孟琳体内抽插的情景,跳蛋在她们体内惹得她们母女俩高潮不断,淫液肆意,尤其是曾丽萍的爱液甚至流到了地板上,她们几乎都是红着脸颊的。最为甚的是在我胯下高潮迭起的老婆孟琳,最后的冲刺下,我将积蓄良久的浓浓精液滴不剩的流入孟琳的体内。

我趴在孟琳的身旁,此刻的王露与曾丽萍双双走出了房间回到了她们自己的卧室内。我的房门关上后,孟琳睡意浓浓的说道:“廖峰,你居然背着我出去搞女人……”

“琳琳,我最爱的还是你!”我抚摸着孟琳的身体。她几乎没有办法下子接受这件事,我继续说道:“她们是你和我的奴隶,你想怎么处理她们都可以,我把他们交给你,让她们永远服侍你!”

孟琳沉默了会儿:“我不想要这样的,我对于她们也没有这么多恨意,既然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你放了她们吧!”

“我是想放啊,可是她们不愿意啊,现在的处境你不是不知道,她们愿意当我们辈子的奴隶!”我说道。

“那王露怎么办呢?她还是个女孩儿,你这样对他未来的老公太不公平了!”孟琳说道。

隐隐间,孟琳已经接纳了曾丽萍这个角色存在了,目前只要说服孟琳接纳王露就可以了。我心里盘算着,想着如何和孟琳解释王露之时,只见王露推开房门,原来她们直都守在门口。孟琳和我几乎都吓了跳,我和孟琳分别起身看着王露。她穿着那套还未脱去的紧身露乳皮衣,双腿抖动着,“扑腾”下她跪了下来:“琳姐姐……求你了……我和我妈妈现在没有归宿,这就算是我和我妈对你们的补偿吧,求你了!”王露的双乳挺着,顺着她的身体抖动着,还有她那诱人的肌肤完美的曲线,看的我几乎在此勃起。而此刻的孟琳刚刚经过阵阵高潮,几乎也神志不清的,但是她看到王露如此低身下气,不禁心生怜悯之情。她见王露跪了下来,赶忙起身去扶王露。

“露露妹妹,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个好姑娘,我觉的我们这样对你真的不好。以后你怎么嫁人呢?”孟琳说道。

“琳姐,我的未婚夫已经不可能娶我了,我觉的这都是命,跟着峰哥和你,我觉得都挺好的!”王露欲言又止,而此刻孟琳也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指挥曾丽萍将王露带回去休息:“已经不早了,曾丽萍快把露露带回去休息吧。”

回到被窝里的孟琳握住我勃起的大鸡巴依偎在我的怀里:“小峰你这么受人喜欢,我该有多大的危机感啊!”

“你给我再生个大胖小子,我就立你为后!”我调侃道,这时候的孟琳更加娇羞的依偎在我的怀里。孟琳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今晚的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想必也要她好好的思索斟酌番了。在今夜连环的高潮下,孟琳也显得虚脱不已,不会儿就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曾丽萍和王露早早的做好了早饭。她们还是穿着昨天晚上的那套露奶皮质内衣,不同的是今天她们的脖子上系上了皮质项圈,整整齐齐的跪在了客厅上。孟琳匆忙的洗漱完了之后,吃了早饭便上班去了。她几乎没有和曾丽萍和王露说句话。大概是淡去高潮刺激的孟琳对于现实更加的清醒了,她既不抗拒又无法快速接受,只得快快的收拾完离去,以免得尴尬。

而在这里悠哉悠哉的我则是欣赏了如此两双美乳的同时,慢悠悠的吃完了早饭。因为今天赶着去曾秀萍那儿上班,所以也没敢耽搁,我只是拿出了对带链条的棉套夹子,分别夹住曾丽萍和王露的左右乳,让她们彼此牵制着,连上厕所都是必须起去,我下班回来的时候也不得拿掉。走的时候,她们双方面对面的跪着,胸前两条锁链牢牢地将她们绑在了起。

告别了曾丽萍和王露之后,我就前往了曾秀萍的工作场所。还没到的时候,曾秀萍的电话便来了:“小峰,我家儿媳妇今天出院,你先去医院把她接回家吧,我们家在御园公馆10栋1单元101室。”于是我拐到医院去去接她的儿媳妇。到了医院后,我发现只有她儿媳妇于立婷在,我去的时候她还什么都没有收拾呢。孩子放在了摇篮里,而她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我和她只见过面,这次见面简单的问候了下,我便开始帮她收拾着东西。

她的东西并不太多,因此简单的装了装,便收拾的差不多了,我本身还好奇为什N他的丈夫乔辉今天没有来,但是想着尽量不要惹是非的原则,我对此闭口不谈,而对于这个新妈妈,我几乎也是什么话题都想不出来,但是总是这样沉默也不是事啊,毕竟以后还是要见面的。

“今天天气还不错啊”我说道。

“嗯”她轻声回应道。

“你感觉如何呢”我问道。

“还行”她有些吃力的起身,大概也是躺了太久的缘故吧。

我帮她收拾了下,给她穿上长袖衣服,我先把衣服送到了车上,然后折返回来给她抱孩子。

孩子很小,几乎巴掌稍微大点儿都可以只手抓住,但是玉丽婷却显得很虚弱。我手扶着她,个胳膊抱着裹着孩子的襁褓,步步的朝着门外走去。她的身材很娇小,虽然裹着厚厚的衣服看不出身材,但是我的只手臂轻而易举的可以将她抱起来,我带着她的时候,几乎可以感觉到轻飘飘的。不会儿,我们就来到了车前,她坐在了后座上,她用手接过孩子,静静的坐着。

路上,于立婷句话都没有说。唯独在接过孩子的时候说了声谢谢。到了她家之后,开门的是保姆,保姆很快的将孩子接了过去。家里已经飘出了阵阵饭香。眼看着已经临近中午了,保姆要留我吃饭,我边推辞着边说着要去曾秀萍那里报到,毕竟今天是第天上班。于丽婷很快的去休息了。而我离去之后便赶往了曾秀萍的工作场所。

曾秀萍让我将自己的车停下,她给了我把雷克萨斯RX的车钥匙,这是乔启康的座驾,并且简单的给我介绍了下工作要求,每天对这辆车进行擦洗,接送乔启康上下班及出行,此外就是听从她的安排,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可以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这对于我来说非常合适,因为我的时间宽裕,几乎不需要辞去那份健身教练的工作。

我见时间宽裕,距离下班时间还早,于是告别了曾秀萍,我便驱车回到了家中,这时候王露和曾丽萍仍旧是面对面的跪着,她们俩的乳头已经被夹得发白变形了,当我松开夹子时,她们俩几乎是同时松了口气,乳房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突然间松弛下来,王露的乳房还是那样的浑圆迷人,而曾丽萍的巨乳也仍旧那样动人美丽。我拉扯着曾丽萍了王露脖子上的项圈,拉向了卫生间,她们面对面,乳房紧贴着乳房,我掏出了半勃起的鸡巴,呲啦啦,又是阵尿液狂射,喷得她们满脸满身都是,炽热的尿液冒着呼呼的热气,同时散发着淡淡的臭味,她们的身体已经被尿液浸湿了,这时候我打开了淋浴花洒,给她们冲洗着身体,同时涂抹了沐浴露,揉搓着她们的大奶子,不会儿,洗干净之后,她们挺着两双大奶子,进了厨房开始准备午餐。

而此刻,孟琳也打开了门,她下班回来了。这时候的孟琳脸色惨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露和曾丽萍的原因,她看到我,几乎眼泪都快涌出来:“廖峰,这次张总被调查,会不会牵连到我?”孟琳的声音很小声

V

壹ˉ§主?综`合°社S区ˇ

,因为她害怕曾丽萍会听到,她继续说道:“我听说这次连带财务人员都会被叫去调查,我好害怕,我害怕我会被抓进去!”我宽慰着孟琳,将她带到房间里,我安慰她说道:“那你在职的时候究竟有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呢?”孟琳摇摇头:“你了解我的,我怎么会做这些害自己的事情呢?”我突然间明白了,这完全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看来李强终究难逃这次的劫难了。而张全贵是否能够逃脱估计也全靠造化了。我继续说道:“琳琳,这次他们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李强,针对张全贵,毕竟你已经离职这么长时间了,他们是不会追究的。倒是这个李琴估计要倒霉了!”当我说到李琴的时候,孟琳几乎也是紧张了下,它作为现在百川汇金中心的财务总监,根据这起贿赂案陆续查出来的偷税漏税事件肯定要算在她的头上,这对于张全贵岂非致命击?难怪曾丽萍会费尽心思的转移资产,想必她也束手无策了,这大概都是命吧。

孟琳靠着我,渐渐的不说话了,她沉思良久,似乎也冷静了很多。她继续问道:“你打算将她们母女怎么处理?”

“你说呢?”我回道。

孟琳回应我的是无边的沉默。她靠在我的胸前,抚摸着我的胸脯,似乎这样能够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她双手环绕在我的脖颈后说道:“既然是你的决定,那我尊重你吧!”

我看她淘气的样子,不禁亲吻了她的香唇。今天的孟琳穿着着她制式的工作服,显得干练整洁。

不会儿,王露和曾丽萍准备好了午饭,叫我和孟琳出去吃饭。孟琳收拾了下仪容,出了门端坐在餐桌前。她邀请王露还有曾丽萍起坐下来吃,但是她们俩只是傻傻的站着,看着我不敢所什么。我给她们准备了两套白色的衬衣让她们穿上,穿上衣服的她们母女显得更加自如,我个手势,她们便坐了下来和孟琳同进餐。

在透明的衬衣映衬下,王露和曾丽萍胸前的两颗乳晕深深的显现出来,反而显得更加诱人,她们同孟琳样优雅的吃着饭。

而此刻我不得不去乔启康的办公室,要将乔启康接回他自己家。

乔启康今年43岁,是个彬彬有礼外观儒雅的中年男性,我这是第次与他见面,电话里我问清了他的地址,按时按点的将雷克萨斯车开入了停车场,这时候乔启康阔步走来,他穿着白色衬衣灰色西裤,显得干净利落。我特意下车为他开车门,乔启康看了看我,拍了拍我的肩膀上车了。在车上,乔启康问了很多有关于我个人的问题,我告诉他我是个健身教练,乔启康却正好对健身非常感兴趣。因为人到中年,身体的各种毛病都出来了,虽然锻炼的幅度和力道不是那么大,但是乔启康几乎也是在闲时必去锻炼身体,小则散步,大则打篮球之类的。难怪他能够保持这么好的起色。

他是个很健谈的人,在车上他主动和我说起了最近的政策方向,还有打击腐败的力度,俨然是在给我上场政治课般。到了家中,饭碗都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桌子上,而此刻保姆和曾秀萍都已经在家里等候乔启康的回来,整个过程就犹如参加个非常正式的宴会般。第次来的时候我没有注意,乔启康家里装修考究,这几乎不难想象都是这个家之主全面操刀完成的。而曾秀萍只用负责她的雷厉风行、果断干练就可以了。

在我准备离去的时候,曾秀萍叫住了我,她让我起坐下来吃饭。我摆了摆手说道:“家里已经做好了,我吃过饭之后来接乔书记!”说着我不假思索的退了出去关上了门。第次接触这样的官宦人家,让我十分的不自在,我几乎很难想象在这样严格的家教下成长出来的孩子是怎样的,这时候我更加可怜曾秀萍的儿媳妇于丽婷,她这样年纪轻轻的在这样的人家生活,那压力该有多大啊!

在路上我边思索着如何将工作做得更好,能够进步的融入到乔启康的工作与生活中,这样才有可能帮上曾丽萍甚至帮上孟琳,这次稽查力度如此之大,如果我在这样好的机会下还是不能把握住的话,那简直太不应该了。与此同时还有个让我疑惑的是孟琳对于王露及曾丽萍的想法,经过昨天晚上的那幕,孟琳今天的态度异常的反常。想着想着我就来到了家门口,“咚咚咚”,开门的是孟琳,她还是红着脸来开的门。我发现她衣冠不整,问道:“你刚刚在睡午觉吗?”

孟琳紧张的摇摇头,嘴角似乎不经意的还在扬着,我几乎看不出来她是在高兴还是在紧张了?突然我下意识的盯着她的乳房,她下子娇羞的扭过了身子,我下子抱住了孟琳,手顺着就摸向了孟琳的胸部,我隔着衣服似乎还能感受到那胸部的温度。

“你不会感觉奶子涨涨的吧?”我问道。

“说什么呢,讨厌!”孟琳几乎快把头低到地上了。

我心想,莫非是昨天晚上王露的药物起作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