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四节:曾丽萍的救命稻草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3: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四节:曾丽萍的救命稻草

作者:WILLERECTION2016/10/3字数:5392曾秀萍是曾丽萍的亲姐姐,今年40岁,虽然是亲姐姐,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曾丽萍对于她姐姐几乎只字不提,即便她姐姐是市委书记乔启康的夫人,也是本市社科联党组副书记,或许是为了避嫌吧。 [ . 又或者是姐妹二人的默契,她们者经商者从政,互不干涉几乎也是合情合理的,从曾秀萍与曾丽萍见面时的那种亲密感可以看出来她们姐妹之间的情感还是很好的。

曾秀萍是那种干练果敢的女人,工作上雷厉风行平时也不苟言笑,虽然工作繁忙,但是曾秀萍能够很好的平衡家庭和事业的关系,相对应的是曾秀萍的儿子――乔辉,他作为个标准的官二代,生活在富足的家庭里,对于父母的安排,对于工作与家庭似乎都有种玩世不恭的状态,而面对自己的结发妻子给自己诞下了个健康的儿子时,他几乎除了附和的笑容,没有丝对于自己妻子的关怀。而他的母亲对于目前的这切似乎也习惯成自然,没有丝毫的介意之情。只见这个儿媳妇歪着头,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婆婆,还有曾丽萍怀里的孩子,充满了做母亲的喜悦之情,而作为事业型女性的曾秀萍虽然穿着工作装,但是对于自己的儿媳妇也是体贴备至,关爱有加。或许,对于个嫁入豪门的女人,就算遇不到个好的丈夫,有个让自己欣慰的婆婆,大概也是可以聊以慰藉的吧。

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后,我和曾丽萍便告别了曾秀萍家离开了产房,路上曾丽萍言不发,步履匆忙。我感觉有异样,顿时叫住了她。

“曾丽萍,你怎么了?”我问道。

曾丽萍脚步

br/>

停,没有扭过头来,我见她心事重重,不禁走到她身前看着她。曾丽萍头转,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还是没有说话。这幕弄得我更加莫名其妙了,只见她红唇微动,发红的眼眶里噙着泪水,她轻声的说道:“张……张全贵出事了……”。

突然间,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曾丽萍回来看曾秀萍了,多年不见的姐妹,如今正是因为曾丽萍唯的靠山张全贵出了问题,曾丽萍才会破例来见她姐姐,正逢我也在医院,曾丽萍干脆做个顺水推舟,将我介绍给曾秀萍和乔启康做司机,也可以进步的帮助张全贵,或者是帮助曾丽萍自己。

当我要仔细问问曾丽萍关于张全贵的事情时,曾丽萍捂住嘴摇摇头,她和她姐姐样,骨子里都是要强的女人,如今在这个节骨眼,估计知道真相的人是越少越好。曾丽萍走后,我转身走向孟琳的病房。

“嘎吱”声,病房的门推开了。孟琳也正好被这样的声音打扰醒了,她见我进门了,想要起身。我走近她,握住她的手,她手里的温热阵阵的传入我冰冷的手掌。孟琳似乎也没感觉有什么异样,她问道:“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我摇摇头,愣愣的看着孟琳。“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出院了?”孟琳傻傻的问道。“可能不行吧,你只在医院休息了半天时间,医生说要观察24小时。”我说道。孟琳似乎有点儿不耐烦了:“哪有那么夸张啊,既然没什么事,我感觉也挺好的,就直接出院呗!”她大概也是不想在这个冰冷的医院里面多呆。我借故去问医生出了门,正巧碰到了我的同学这里的主治医师乔红。我朝她使了使眼色,退到边的空荡处闲聊了几句,然后我回到病房和孟琳说道:“我刚刚和医生说了,她说如果你执意要走,也行,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还是要及时来医院。”听到这句话的孟琳就如刚刚松开镣铐的囚犯样,她自然的舒展了身子,收拾收拾准备出院了。

路上,我边安慰着孟琳,边说着周美凤那边的事情。这么长时间没去看周美凤了,不知道现在的她和秦德金到底怎样,还闹不闹了。我将“大病初愈”的孟琳送回家便驱车到周美凤家。咚咚咚,没有人开门,我心想经过这番折腾,那个保姆估计也不会再干了,这时候的周美凤应该还有个月到预产期,此时应该会在家里休息吧。正当我迟疑的时候,秦佳携着周美凤从外面回来了,他们见我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些礼品……

周美凤的工地已经正常开工了,但同时有个坏消息传来,那就是张全贵的因为最近场轰动本市的行贿受贿案被牵连进去,而与此同时好巧不巧,这个受贿对象恰恰是之前所说的李强市长,因为尚在调查中,张全贵被带走调查,而李强则是被双规,相对应的是市长职拱手相让给了乔启康。在我看来,这更似场政治阴谋,而张全贵仅仅是这场阴谋里面的替罪羔羊。说到这里,我似乎更能体会到曾丽萍会破例去找曾秀萍了,这无形之间就是她们姐妹俩之间的斗争。可是乔启康的这举动可能仅仅是为了自己,而不不可能去考虑到自己的小姨子,更何况,曾丽萍作为张全贵的原配妻子李蓉的替身,更是不为人所知。在这次事件发生后,曾丽萍便了无行踪,她方面去想办法营救张全贵,另方面这件事多多少少会牵连到她自己,躲起来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

不过话说回来,张全贵的入狱导致周美凤的资金链断了,对于满园酒楼的施工,张全贵的资金流入的不到二分之,这突发状况让周美凤母女俩犯了难,就现在的状况,要和秦德金离婚都离不成,因为这未完成的工程可能恰恰还需要秦德金的资金来协助,或者周美凤要另外寻找资金源。

离开周美凤家后,我接到曾丽萍的电话,原来是张全贵在他名下的资产还未被冻结,现在曾丽萍想要将这部分资产转移,否则当证据坐实的话连曾丽萍也躲不了,曾丽萍第时间想到了孟琳和我,我心惊这不是把我往坑里拉吗?如果他们顺藤摸瓜岂不是直接将我和孟琳连累了。我听曾丽萍的计划,连声拒绝道:“不行不行,曾丽萍,你这不是在害我吗?”电话那头是曾丽萍长长的沉默,她大概知道这次事件可能连她都自身难保,她何必牵挂着身外之物呢。

我忽然脑筋转,这不是周美凤正愁着资金来源的事吗?让曾丽萍以合作名义,继续给周美凤投资,然后周美凤将这部分资金投入到满园酒楼的建设与装修中,想必这

才是万全之策。于是我转念将这个想法告诉了曾丽萍,只听曾丽萍在电话那头连声叫好:“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周总的工程呢,对的,这时候投入这个工程,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我也好想办法脱身。”就这样,我转身回到周美凤家中,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周美凤。

“咚咚咚”我敲响了周美凤家的门,过了许久都没有人来开门。我还在纳闷,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N现在这么长时间没有人开门。“咚咚咚”我继续敲着门,只听秦佳匆忙的脚步从远方传来,她匆匆的跑来开门。我见她湿着头发,而卫生间的门半开着响着水声。我心想她和周美凤大概在洗澡吧。

“不好意思,没有打扰吧,我正好想起件事要和周姐说下……”我抱歉的说道。

秦佳赶忙回到:“没有没有,廖哥哥,你在沙发坐会儿,我整在给妈妈洗头呢,你稍微等下。”

说着秦佳将我引进门,迎面扑来阵从卫生间传来的湿气,夹杂着丝丝女人的芬芳。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隔着墙壁似乎能够看到秦佳整在给周美凤整理着头发,边揉搓着头发,边和周美凤有说有笑。秦佳的纤纤玉手穿过周美凤的丝丝秀发,歪着头细心梳理着,隐隐约约透露着周美凤丰满的乳房还有那浑圆的肚子。我想象着秦佳在帮他妈妈揉搓着乳房,股股乳汁从她丰满的乳房流出……想着想着,下体不禁顶成个帐篷,我赶忙拿起沙发上的坐垫垫在身前,头仰靠在了柔软的沙发上,竟因为太累了,不知不觉竟睡着了过去。

我还在继续刚刚的梦境,我梦见秦佳赤裸着身子,和她的妈妈周美凤坐在鱼缸中,周美凤背对着秦佳,而秦佳的身子贴在周美凤的背后,双手揉搓着周美凤因为涨奶涨的浑圆的奶子,丝丝乳汁顺着秦佳的修长的手指流到了胳膊处,滴落在浴池中。周美凤的乳头挺挺的,面上也绕着红晕,她闭着眼睛轻声呻吟,边抓住秦佳握住自己乳房的手,边喊着:“佳佳,不要这样,妈妈会难受的……”

秦佳不满道:“妈妈,我看你平时不也是这样自己揉搓的吗?我这是在帮你啊!”

周美凤说道:“好了好了佳佳,谢谢你,谢谢你……”

秦佳调皮的说道:“妈妈,你的乳房好大啊,我真的好羡慕,你看我揉搓了会儿还这么大,原先的要有多大啊!”

周美凤勾了勾秦佳的鼻头说道:“调皮的佳佳,说什么呢,你这不也是挺好的吗?妈妈都老了,有什么好羡慕的!”

秦佳接着说道:“妈妈,让我看看你的下面。”

周美凤转过身来,胸前的两枚大奶子高高的挺着,秦佳几乎看呆了。周美凤笑了笑用胳膊肘向后缓缓的撑着浴缸后部,躺了下来,她双腿慢慢的打开,露出了浓密的秘密花园。秦佳淘气的将手指深了下去,挑弄的周美凤美目紧闭不敢发声。周美凤的两颗浑圆乳房斜在身体的两侧,乳头还在缓缓的流出着白色的乳汁。下体被秦佳如此挑弄不禁让周美凤更加的兴奋起来。她开始轻声呻吟起来,胸口的两颗奶子随着她身体的浮动而颤抖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乳头流出的奶汁越来越多了。秦佳不禁伸去嘴巴去吮吸妈妈的乳汁,久违的甘甜让这个少女更加为之疯狂,她开始疯狂的倒弄妈妈的小穴,周美凤被弄得几乎开始难受了,毕竟秦佳还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懂,她娇嗔着要推开秦佳,可是秦佳却意犹未尽的铺在妈妈的身上吮吸着妈妈的乳汁,手探入妈妈的私处,另只手隔着妈妈的肚子抚摸着自己还未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秦佳被周美凤的美体诱惑的情欲高涨,如小狗般的缠着周美凤的身体,周美凤毕竟是个孕妇受不了这样的折腾,她还是轻轻的将秦佳推开了。

“妈妈,你不舒服吗?”秦佳愣愣的问道。

“佳佳,这样不好,我毕竟是你妈妈!”周美凤说道。

“妈妈你说什么呢,我也是女人啊!”秦佳有点生气的说道。

“是妈妈不对,妈妈感觉到不舒服了,谢谢你了佳佳,你真贴心!”周美凤抚摸着秦佳的头发。

紧接着,秦佳举起了沐浴花洒,给周美凤冲洗头发和身体,周美凤直立着身体,挺着浑圆的身体,两颗诱人的乳房悬挂在胸前。而她身前的秦佳则是纤细高挑,错落有致,胸前的乳房几乎可以手掌握,精美的令人无限神往……

只听卫生间门“咔噔”声,紧接着是推拉门的“哗”声,我被这开门的声音惊醒了,我感觉脸旁挂了串口水,而下体依旧胀的生疼。我赶忙收拾了下,将脸旁的口水擦了擦,只见秦佳扶着周美凤出来了。周美凤穿着身粉红色的浴袍,而秦佳则穿着身淡绿色的浴袍,她们都洗澡了。周美凤坐在离我不远的沙发上,秦佳在背后给她擦着头发。

我赶忙起身说道:“周姐不好意思,我刚刚想起件事,冒昧打扰你了。”我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将身前的沙发垫带上,惹得秦佳连连发笑。周美凤干咳了声,秦佳才有所停止。只见秦佳盯着我看,我才发现原来脸旁的口水印子没有擦干净,我赶忙尴尬的擦了擦。

“没事的廖凯,你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好了,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吧!”周美凤大气的回应道。

于是我五十的将曾丽萍的情况和周美凤交代的清二楚,这时候的周美凤眼前亮,与秦佳对视了番,周美凤白净的脸上展露出了鲜花般的笑容。周美凤说道:“谢谢你廖凯,这可真是雪中送炭。我们这个项目正在大力筹建中,正好缺这笔资金,谢谢你。”说着周美凤起身右手伸向我要向我伸手致意,我赶忙起身握住周美凤的手,尴尬的笑着:“别这么说周姐,这是我应该的,能帮到你就好了。”

周美凤整了整衣服,大腿处的浴袍在她交换双腿叠放的时候居然滑落了下来,露出了完美的大白腿,周美凤不好意思的遮了遮。突然,大门传来声开门声,原来是秦德金回来了,他今天醉醺醺的,而陪着他的不是别人,居然是那个大学生刘倩。看到这幕的我们仨都愣住了,这时候秦德金看到自己的老婆穿着浴袍与我坐在沙发上,居然怒火中烧,他指着我居然开始破口大骂起来。我莫名其妙的,这时候秦佳跑过来去阻挡正在发飙的秦德金。而此刻我着急的大声向秦德金大声解释道:“秦总,我是廖凯啊,你看错人了!”边解释边阻挡着扑过来要打我的秦德金,面对如此混乱的场面,秦佳和刘倩两个人居然都拉不住这个发疯的光头秦德金。

“好了!”周美凤大声呵斥声。秦德金下子如见到猫的耗子般。周美凤说道:“老秦啊老秦,你现在风光的很,在外面勾三搭四,连家里面的保姆你都不放过,我怎么瞎了眼当初没看出来你这贼心贼胆?你现在是想着法的要挑我的毛病是吗,你觉得我不敢和你离婚是不是?你觉得你会有多少胜算?”周美凤说到最后的时候眼睛盯着刘倩,她继续说道:“倩倩,你也是风华正茂的女孩子,难道你要跟着这个糟老头荒废你的下半辈子吗?难道你愿意直顶着这个小三的帽子活下去吗?你难道不知道他除了勾搭你之外,还勾搭着别的女人吗?你现在肚子这么大了,你怎么能够生下这个孩子?怎么能??”周美凤气急的指着刘倩肚子里的孩子。而说到这里的时候,站在秦德金身后的刘倩居然猛地朝周美凤眨眼睛,周美凤似乎明白刘倩的意思,

w"w^w点0`1`bz点n'et'

停住了数落声。而这时候刘倩扶着被骂的哑口无言的秦德金进了房间。

气急的周美凤坐了下来,秦佳赶忙安抚着她的妈妈。我走到秦德金的房门口,见刘倩将秦德金安抚好了,个箭步躲入房间,将刘倩拉了出来。我走到房门口,和周美凤秦佳告别后拉着刘倩出了门。

“你拉我干

br/>

什么?”刘倩说道。

“难道你还觉得惹的祸不够大吗?”我怒斥道。

“你说什么呢,我这是在遵守我和周美凤之间的诺言”刘倩嘟囔道。

“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秦德金的吧?”我问道。

“你怎么知道?”刘倩惊讶的问到,嘴角还露着调皮的笑容。

“你的心思能瞒过谁,估计也就是那个醉生梦死的秦德金吧”我说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秦德金会给你房子吗?”

刘倩摇摇头:“不知道,走步

算步吧!”

“那你还不赶快把孩子打掉,难道你想要把孩子生下来吗?”我问道。

“我可能要结婚了!”刘倩甜蜜的说道。

“和谁?”我问道。

“你认识的!”刘倩回到。

“是孩子的爸爸吗?”我问道。

“保密”刘倩说道。

送别了刘倩之后,我给曾丽萍打了个电话,将周美凤的意思传达给她。只听电话那头的曾丽萍欢呼雀跃的,她连声说道:“谢谢你了廖凯,你真是我的大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