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三节:偶遇孙丽丽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3:5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三节:偶遇孙丽丽

作者:WILLERECTION2016/09/26字数:5362

这天我和孟琳在街上逛着,孟琳挎着我的手突然拉了拉我。 [ . 我还在诧异着,可是我看着前方我才知道,王斌的前女友孙丽丽蹬着高挑的高跟鞋,背后跟着的是她的新男友。我心里想着难道孟琳认识孙丽丽,转念想也不对,就算认识孙丽丽也无所谓啊……可是后来我发现状况不妙了,原来孙丽丽看到我了,她正是朝着我的方向走来的,他背后的人看起来有点像保镖类的人,两个彪形大汉……孟琳就算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看着这阵仗就是到不妙,她拉扯着我要走开,可是我见此情景,跑怕是跑不掉了……

“就是他,你们给我打……”孙丽丽声令下,两个彪形大汉朝着我大步迈来。我赶紧让孟琳走开,可是孟琳此刻却不撒手,她使劲全身的力气拉着我,我见孟琳不肯离去,带着气愤与羞愧无奈随着孟琳跑到了更加偏僻的小巷里。这里人迹罕至,我心里还在暗骂孟琳的死脑筋,在这种地方打起来不是更加惨烈吗?可是等不及我的抱怨,两个彪形大汉还是紧随着跟了过来,这时候躲在身后的孟琳吓得浑身哆嗦,我边护着孟琳,边撇着周围看看有没有可以防身的物件。

只见个彪形大汉冲过来要将我制服,我个侧身下蹲扫腿将他翻倒在地,最后而来的彪形大汉眼见着要扑到我,我侧身躲他扑了个空,猛地我看见他们俩手上都带着白刃尖刀,惊得我身冷汗,我随手抄起个砖头,猛地跳起照着其中个彪形大汉头个大红砖下去,顺手躲过了他手里的尖刀,个膝盖顶的他将昨夜的晚饭吐了出来,反手对着另外个大汉,他见同伴头部血流不止,不禁有些胆颤,我大力挥着尖刀他吓得往后躲,我转身个飞踹,正正的踢到大汉的糙脸上,踢得他鼻血直流。这时候后来的孙丽丽见到两个保镖如此狼狈,突然间吓得不住的往后退,我手拉着孟琳边几个箭步过去扯住孙丽丽的头发,我恨恨的说道说道:“现在让他们走还来得及!”……这时候两个保镖站了起来,我怒目横视,他们怯怯地站在原地。孙丽丽个眼神,他们都跑得没有踪迹了!

孙丽丽估计是死都没想到我会功夫,并且将她准备的两个保镖打的落花流水。我对孙丽丽的来历心知肚明,但是此刻的孟琳是蒙在鼓里的,但是此刻我绝对是不能将孙丽丽放走的,如此胆大包天的场“复仇记”如果不将孙丽丽的气焰扼杀掉,岂非给自己埋下了定时炸弹。这时候我捉摸着怎么跟孟琳解释这切,而我的左手还紧紧的抓住孙丽丽的头发,她动弹不得。

“快放开我……放开我……”此时的孙丽丽挣扎着。而孟琳双无辜可怜的眼神盯着我看。我见孙丽丽如此不老实,更加用力的扯着孙丽丽的头发,她身材高挑,被我这么拉只能无奈的将身子弯曲,把头低到接近我腰部的位置。她挣扎着用手不断地拍打着我

br/>

,而我的手边拉着他的头发边拉着孟琳,几乎无法抽身去应对她这蚍蜉撼树的挣扎行为。这时候孟琳气急,直接对着孙丽丽个巴掌拍了过去。“啪”声清脆的巴掌让孙丽丽彻底老实了。

“你这个女人有毛病是吗?”孟琳气愤的说到。这时候的孙丽丽几乎是有苦说不出,她受到的屈辱是不可言喻的,更何况她并不知道孟琳是谁。孙丽丽句话没有说,这时的我拉着孙丽丽,和孟琳起强行将孙丽丽拉到了家中。

到了在车里,我将孙丽丽捆蒙上了她的眼睛,带到了家里,此时已值深夜,小区里没有什么人,而我为的是不让孙丽丽知道我们家在哪儿。到了家中,我将孙丽丽捆绑在了凳子上,同时塞住了孙丽丽的耳朵。这时候我跟孟琳简单的描述了孙丽丽的情况:“这个女的叫孙丽丽,是你们

原来公司司机王斌的女朋友”说到这里,孟琳个眼睛几乎都瞪圆了,气愤的直喘气,我继续说道“我上次找过她,简单的教训了下她,现在她才来『报仇』的!”我并没有详细说明我是如何“教训”孙丽丽的,然而这都不重要,因为就我跟孟琳说的这些就足够令孟琳气愤了!孟琳在想,自己已经是受害者了,现在这个害人的人还要来“收拾”自己的丈夫,这岂不是无法无天了吗?趁着这个机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个孙丽丽了。我见我的说服有效,心里的大石头顿时放了下来!我们将孙丽丽安顿在了我们房间里的间空置的卧室中。孟琳给孙丽丽盛了些粥饭,孙丽丽连看都不看,甩手挥将碗帅倒了地上,我听动静赶快往房间跑着,只听孟琳声尖叫,我跑到房间里的时候,孟琳坐在地上,而此刻的孙丽丽脸惊慌失措的站在那里……

我走过去扶起孟琳,而此刻的孟琳站立显得特别吃力,她似乎感觉到腹部的隐隐作痛,此刻孙丽丽的叫声吓了我们跳。

“她流血了……地上……地上……地上都是血……”孙丽丽惊慌的嚎叫道!

我恨恨的看着孙丽丽,边看着地面上的血渍,此刻的孟琳自己都被吓了跳,她几乎整个身子都软了,她慌张的看着我,不可思议的皱着眉头,我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让她躺在了床上,并且赶忙拨通了医院的电话,而此时此刻只有我知道孟琳下身的血是怎么回事,因此我和医生说只是出平常的摔倒,而之于孟琳和孙丽丽则会联系到小产之类的事故。当我听到房间里有声响的时候,将袋装着红色液体的塑料袋捏在手里,在扶起孟琳的时候将袋子扔在孟琳屁股下面,扶起孟琳的时候故意往下落下,直接把袋子坐破而与此同时袋子里红色的液体流出,让孙丽丽以为是让孟琳小产,而事实上,孟琳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之后我抱起孟琳,同时将地面的袋子顺手捡起来,留下来地面上红彤彤的滩“血渍”。

而与此同时,我赶忙将孟琳抱着跑出了房间,带入电梯开往了医院方向。这时候的孙丽丽被锁在了房间里,我跟她说:“孟琳如果有什么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路上,我联系了个医生朋友乔红,我让她大概给孟琳看了下,确认无大碍的时候,我悄悄地跟她使了使眼色,让她不要拆穿流血的事情。并且让乔红给孟琳在医院安排了间房间让孟琳好好休息。我“转述”给孟琳的话则是医生说她怀孕了,这摔倒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必须要在医院好好休息,此刻受尽惊吓的孟琳也只得听从我的话乖乖的在医院里面待着。此刻乔红正好在我的身旁,她听情况大致了解了,也就顺着我的意思安抚着孟琳。出来的时候医生用胳膊肘碰了碰我说:“你怎么回事,开这么大的玩笑。”我回到:“姐姐,你帮个忙,回头有重谢!”说着我道别了乔红,去给孟琳带了份粥,边让她吃着边跟她聊着。

“琳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问道孟琳似乎纳闷的边思索边说着:“可我感觉点反应都没有啊,这不会是小产吧?”

“你别多想,医生说可能是动着胎气了,如果休息不好的话可能孩子就没了”我说道。

孟琳突然间不说话了,心事重重的皱着眉头。和孟琳结婚这么多年,我和孟琳的感情都非常好,只是自从生了儿子之后,孟琳和我直都想要第二胎,即便因为我们工作忙,孩子有的时候会交给我父母带着,但是孟琳还是非常喜欢小孩,这次我骗她肚子里有个小孩,她几乎是很惋惜的叹着气,她直觉得经过这样番折腾,孩子可能已经没有了。于是我安慰道。

“琳琳,没事的,你吃过玩了好好休息,如果这个孩子没有了以后再生就是了……”我宽慰着孟琳,此刻她也略微感觉有意思睡意,打了声哈欠。

“医生和护士都在,你好好休息,有事你给我打电话。”经过我的而再再而三的劝慰,孟琳的眉头松了松,点点头躺了下来。我轻轻的在孟琳的额头上亲吻了下,孟琳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我手撑着头手靠在孟琳的床旁,看着孟琳紧闭的双眼。我几乎很长时间没有仔细看这张我再熟悉不过的脸了,她并不是那么美,但却看着那么舒服。或许我潜意识里直将孟琳当成我家的港湾,她为我生儿育女,为了这个家庭和我起在外打拼,不过现在好了,我们的生活条件好了许多。我轻轻的抿抿嘴笑着,我心想这个玩笑该怎么圆场呢,孟琳这时候可是把这个小产当真了。她真的被吓着了,我此刻也不得抽身,不然我真的想好好收拾收拾那个孙丽丽。

说曹操曹操到,病房的门嘎吱声开了,后面进来个怯怯的身影――是孙丽丽。我还纳闷她是怎么出来的,她突然泪如雨下,我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孟琳在睡觉,让她不要吵醒她。孙丽丽捂着嘴,哭的呜咽不已,她大口揣着气,想必这幕让孙丽丽害怕不已,她可能担心我借此再度报复她,因此她到医院来看望孟琳,她希望能够向孟琳当面道歉,以减轻自己内心的愧疚之情还有希望能够免除之后的“责罚”。

我见着孟琳已经熟睡了,拉着孙丽丽出去了,我问道:“你过来是要干什么?”

孙丽丽几乎已经泣不成声,她颤抖着:“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将她推倒……我不知道……不知道她怀孕了……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她双玉手抓住我的手,半蹲着膝盖,几乎要跪了下来。

轰的下,孙丽丽的这种反应几乎是我始料未及的,我的脑子几乎是空白的,我只是说道:“你先回去吧,等有结果再说吧……我现在没有心情听你说这些,你回去吧!”

孙丽丽啜泣着,

'w`ww点0^1`b"z点net^

泪水哭花了她的妆容,她听到我的这番话犹如罪犯获得了特赦令般,阵欣喜从她的脸上划而过,然而她犹豫了下又说道:“这里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做的?我……我……想做些什么弥补下……”

我冷冷地说道:“我和她的孩子没有了,你拿什么补偿?你凭什么补偿?”

孙丽丽哭声猛地止住了,她沉思良久,居然害怕的往后躲。她几乎绝望般疯狂的摇着头,因为在医院里,她害怕别人听到,轻声说:“求求你,不要这样……过段时间我要和我的男友结婚……如果我能做些什么弥补的你尽管和我说,只求你饶过我……”我默默的不说话,想到这是在医院,便挥挥手示意她离开,她慌忙的擦掉眼泪,整理整理衣服,忙不迭的往楼下跑去了……

而此刻的我心里琢磨的是这些近些时候接触的女人,各个心怀鬼胎,深不可测,我想起的是孟琳被孙丽丽的男友调戏时发出的那声惊慌失措的叫声。我突然间陷入了沉思,我想起了那个算命先生跟我说的那几个字“保家固本,步步为营”我甚至不知道何时,我已经让孟琳处于这种随时都能遇到危险的境地中。好在这次的假装“流产”让孟琳躲过了劫,然而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边思索着,我边朝着孟琳的病房走去……抬头居然碰见了曾丽萍。

这时候曾丽萍和我都愣,她先开口道:“廖峰,你怎么在这里?”她狐疑的看着我,见我神情没落,她的眼神透露着丝令人不安的情绪。

“孟琳有些不舒服,我带她来看看……”我说道,“你呢?你怎么在这里?”

“我姐姐的儿媳生孩子,我过来看看。”说着曾丽萍提了提手里的营养品,“她们在1号病房,抽空来看看,我给你介绍下我姐姐。”曾丽萍和我就像是老熟人般的介绍着,说着她就与我擦身而过,她今天穿着身淡雅的粉色长裙,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与往常不同,曾丽萍今天的打扮显得非常轻便,大概是要看望病人的缘故,她连化妆都画得很淡,我随后跟随曾丽萍来到1号病房。

曾丽萍在前,我在后,推开病房的那瞬间,个犹如豪华套房般的房间展现在我眼前,坐在沙发上的位中年妇女大概就是曾丽萍的姐姐了,她穿着优雅的套干练的白色无袖西服套装,轻巧的和自己的儿子说着话。看到曾丽萍走进来,她站了起来接过曾丽萍手里的东西后给了曾丽萍个大大的拥抱,她的余光瞟到我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看曾丽萍问道:“今天还带了个帅小伙过来啊……”她嘴角轻斜,露出了个干练女子应有的那副冷漠,同时面对自己的妹妹不禁开着玩笑,调节者气氛。曾丽萍手拉着我,手拉着她姐姐。

“那我来正式介绍下,这是我的姐姐曾秀萍,市委书记乔书记的夫人”说到这里曾丽萍有意的朝我挑挑眉,转而面向她姐姐“姐姐,这是我的位好朋友,今天正好陪媳妇到医院里面做检查被我碰上了,我就把他拉过来了,他叫廖峰。”说着,我就伸手握手致意。曾秀萍想来对于我这个不速之客并没有多少兴趣,轻描淡写的握手之后她让曾丽萍和我坐了下来。不过她对于自己的妹妹还是很亲切的,不住的问着她最近的状况,还时不时的问起张全贵的事情。而曾丽萍对于这样个如泰山般的姐姐,言语之间也显得局促不已。我想着大概是由于我在场的缘故,可是在如此尴尬的情境下,我不得已只能等到他们姐俩聊的差不多才行。

“姐姐,廖峰是我最好的朋友”曾丽萍顿了顿,她的眼睛瞅了瞅我,我顿时被看的目瞪口呆,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曾丽萍继续说道“今天也是正巧和你碰见带过来和你认识下。以后可能需要你带带他,年轻人多多出来锻炼锻炼总是有帮助的。”

我的眼睛瞥向这个书记夫人,这时候她也才端端正正的看着我:“这小伙子身材可以啊,天天锻炼吧?既然是我妹妹带来的,正巧我们家缺个司机,你会开车吗?”曾秀萍的眼睛在我身上来回打量着,说道。

“会的……会的……我开了5年的车了……驾龄……驾龄有7、8年了……”我面对这猝不及防的“安排”竟不由得结巴起来。

这时候曾秀萍和曾丽萍都笑了,曾秀萍相较于她妹妹,更多了几分的沉稳与老练,你似乎无法从她的言行之间猜透她这层话里的深层含义。

曾丽萍高兴的说道:“这个工作再好不过了,既可以当保镖,又可以做司机,两全其美!”这时候曾丽萍转过头看着我说:“廖峰,我给你谋到这么好的差事,回头请我吃饭啊。”

我赶忙答道:“谢谢曾姐,我会好好努力的!”这幕让曾秀萍觉得既好笑又好气。

“妹妹,敢情你今天是来为你的朋友来找工作的吗?”曾秀萍笑道。

“哪里那里,我是来看你的宝贝孙子的。”说着曾丽萍站起身子,到了旁的摇篮里将孩子抱了起来,她的笑的脸上绽开了朵花,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孙子样的高兴。而她的姐姐曾秀萍更是被妹妹这激动的样子逗得呵呵直笑。而此时,我的眼光落到了曾秀萍儿子的身上,他大约有26岁左右,稚嫩的脸上也绽放着天真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