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节:李琴的婚礼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23: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爆乳性奴养成记】第十节:李琴的婚礼

作者:WILLERECTION2016/9/8字数:10184就这样没过几天,就即将到李琴的婚礼。 [ . 7月16日早上孟琳专程去看了下周美凤,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周美凤的神情木讷了许多,看到周美凤的时候,她的脸几乎都是白的。孟琳知道这还是以为秦德金出轨的事情,而这时候的周美凤忍受着这种耻辱,同时还不得不面对秦德金这副半瘫不瘫的身体,她更是气不打处来。而此时秦佳正要面对的是新项目的拆迁问题,没错资金和地皮都都有着落,但是拆迁成了个问题。周美凤这时候不得不拖着自己已经浑圆的肚子,常常的去工地现场视察。这天,孟琳陪着周美凤到现场,正巧碰到拆迁户集体闹事,秦佳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怎么能够经受这么混乱的场面,她们母女加上负责项目的周经理面对这种场面也只能面面相觑。孟琳着急的不得了,在等待警察来到的间隙,见情况没有丝好转,转念就给我打了个电话。

“廖凯,你赶快到周姐的工地上来趟,这里的拆迁户在闹事,场面快镇不住了!”孟琳在电话那头慌乱的说到。

转而我联系到王露,通过她我想邀请到张全贵,毕竟他在这里混了这么久,对于处理这种问题应该是顺心应手。不会儿,张全贵的电话便打了过来,我详细的跟张全贵说明了情况之后,便驱车来到了工地现场。

当我到达工地现场的时候,秦佳已经哭成了个泪人,而此刻的周美凤脸色极差,她穿着及膝的宽松连衣裙,完美的将身形遮盖起来,二在旁照顾的则是我的结发妻子孟琳。周美凤几乎是素颜出现,她的脸显得有些憔悴,但是难掩那眉骨间透露出来的优雅之美。身体的轮廓因为宽松的衣服被遮盖住了,她端坐在凳子上,虽然言不发,但是威严仍在。她见我来了,点头示意下。这时候警察已经都来了,现场几乎被稳定住了。在他们的临时办公室里聚集了约有50号拆迁户,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也大多数是疲惫着耷拉着脸,有气无力的坐着站着,转着。有人把守住门口,我推开了门口旁的人,他懒懒的瞥了眼,就让开了,让我转身的时候,他死死的将门堵住了,他说道:“只能进不能出,今天如果你们不把拆迁协议跟我们谈好,这个工程别想动。你们也别想走。”这时候孟琳气的猛的站起来,周美凤玉手拉,将孟琳拉住了,孟琳软,怔怔的坐在那里。

“各位朋友,你们既然是要来谈合同的,就和我们的拆迁公司谈就可以了,为难他们母女是什么意思呢?”我温和的说道。

“和拆迁公司的没法说,他们说这个女人是老板,我们就要和老板谈,今天谈不好就不让走!”个黑脸的中年男人指着周美凤喊道。这时候我发现周美凤的眼睛静静的垂着,好像在休息,或者是在抑制自己生气。孟琳轻抚她的胸口,我发现顺着孟琳的手,周美凤的美乳凸显在了这件轻薄的连衣长裙上,似乎还轻轻的弹了起来般。周美凤的长睫毛点缀在精致的面庞上。

“你们没看到她是个孕妇吗?你们这样发生什么意外事故,你们能承担得起责任吗?”我继续说道。

“如果你能做主的话,我们也可以跟你谈。或者你找个可以说话算话的人来跟我谈。”另个较为年长的人说道。

我转头看了看周美凤,她抬起了睫毛,看了看我,伸手示意我过去,她轻轻在我耳畔耳语了几句。

我转过身来和面前的这些人说道:“你们留下个两个代表,其余的人都回去吧!”他们起初犹豫了下,然而窃窃私语了阵之后,个人招呼,他们都散去了,唯独刚刚那个长者留了下来。正在我送他们走的时候,张全贵的车刚到,在他副驾驶座下来的是长久未见的曾丽萍,她身着雍容华贵的丝质紧身包臀裙,身黑丝袜包着双精致至极的美腿,她扭动着美臀跨着小步走着。美胸被紧致的衣服包裹的浑圆,她见到我礼貌性的微笑点头,标志性的烈焰红唇莞尔笑,简直可以牵动任何个男人的心弦,我伸手向张全贵握手致意,之后握了握曾丽萍的手,几日不见,曾丽萍的手掌又细嫩白皙了许多,阵醉人的香水味迎风铺面而来。我盯着曾丽萍的眼睛,颇有深意的笑了笑,曾丽萍见我的表情,突然笑容尽失,下子抽回了手。这时候周美凤也正好从房间里往外走着,看到张全贵夫妇时略有诧异的看了看我。这时候张全贵见情景似乎已经被摆平了,不好意思的笑笑说

'w'ww点0`1"b"z点n`e't"

道:“啊,周总,我和夫人正好路过这里,顺便下来看看!”

这时候周美凤解愁容,微笑道:“辛苦你了张总,这里这么乱,你早说我让秦佳收拾收拾呢!”

张全贵见情景稍有缓和,便踏步走入了办公室,而此刻楞在凳子上的秦佳也突然站了起来,为张全贵夫妇端茶倒水。曾丽萍坐下时,重叠着玉腿斜靠着,就如空姐标准的坐姿,她的黑色高跟鞋跟白皙的大腿显示出加大的差异,而使得她的美腿更加的迷人。

“张夫人今天这么隆重的着装,这是……?”周美凤问道。

曾丽萍玉口轻开:“今天我们的办公室……”她看了看孟琳,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我们办公室的李琴结婚,会儿我们要去参加婚礼………嗯……孟琳你们会儿也要去的吧?”曾丽萍微笑着看着孟琳,这时候张全贵也随声附和着。

自从孟琳从百川汇金中心离职之后,李琴便占据了孟琳的位置成了公司里的财务总监,我估计刚刚曾丽萍是想要说出李琴的职务的,但是顾及到孟琳,她便没有说出。而此刻孟琳见到这个“老仇人”别提心里有多气愤了,这时候曾丽萍似乎已经感受到场景不对,有话没话的跟周美凤搭了几句。

这时候,我插了句话:“张总,这是我们的拆迁户代表,这次请你来就是为了让你和这位代表谈下拆迁补偿事宜。”因为之前跟张全贵通过电话,他已经了解了整个事情的大致经过。因为现在周美凤怀孕在身,秦佳又不谙世事,现在拆迁户就欺负她们孤女寡母想要从她们那儿多捞点儿拆迁补偿费。然而面临高额的拆迁补偿费,周美凤也无能为力,面对这种蛮狠不讲理的人,我们都担心周美凤不小心发火动了胎气伤了身体。毕竟女流之辈难成大事,我借着张全贵的身份,跟拆迁户说这是我们的拆迁公司老总,有什么事情可以和他谈。在这来回之间,张全贵的业务能力让他很快就了解了事情的大致过程。他拉着拆迁户代表出了门,简单耳语几句之后便让他们走了。当张全贵回来的时候,我们几乎都瞪大了眼睛,我们的眼睛里都在问他到底跟这个人说了些什么,而此刻的张全贵抿嘴笑,根手指放在了嘴前,示意要保密。他露出了副神秘的笑容。

这时候周美凤起身,她对张全贵说道:“麻烦你了张总。我现在的身体不允许我操劳,不然这种事情真的不会麻烦到你!”周美凤不好意思的笑笑。而此刻周美凤完全没有注意张全贵的眼神全部放在了秦佳的身上。

送走了张全贵和曾丽萍,我便带着孟琳和周美凤母女开往周美凤的家里。回到家,开门的还是周美凤的保姆,房间里被打理的干干净净。而秦德金因为恢复的可以,就已经回到家里来休息了。刚开门的时候,保姆看到堆人站在门口,她下子惊了下,我发现她额头露着汗珠,脸上绯红,衣衫也有些凌乱。大概是看到的人太多了吧,她问候了声周美凤便转头去干活去了。

而这时候躺在房间的的秦德金也招呼我到:“廖凯,孟琳,你们来了啊!”我走到房间门口看了看秦德金,这时候我发现,秦德金的床上居然放着个女人的胸罩,秦德金眼神撇,猛地伸

|最×新△网△址百_度S第\▲a主综^合r社?区?

手将胸罩扯入了被子里,不好意思的搭话着。因为房间里光线不太好,秦德金就好像我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大声说笑着。这时候路过房间的周美凤沉着脸句话不说的进了隔壁的房间砰的关上了门。走在后面的孟琳看了看我,轻轻地敲着周美凤的房门:“周姐,周姐……”

“琳琳,我累了,你们先去忙吧……”周美凤的声音轻柔且温和。而面对这尴尬的情景,我和孟琳大眼瞪小眼,这时候孟琳对我使了个眼色,对着房间里说道:“那周姐,我们先去喝喜酒了,回头我再来看你!”说着她拉着我的手,我顺道在路过秦德金房间的时候和秦德金告别。我发现经过这段时间的恢复,秦德金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他的头伤还未好,医生建议他多卧床休息。当我们走到客厅的时候,秦佳突然说道:“今天谢谢你了峰哥!”她轻柔的声音下子打中了我的内心,我转头拍拍她的脑袋,我感觉她似乎委屈的都快哭了,这真是在个即将崩溃的边缘的孩子。这时候孟琳拥过秦佳,轻轻地在秦佳背后拍着:“佳佳,你要加油,现在你妈妈就靠你了,这个项目留给你确实是个重担,但是你不得不扛,你要加油,相信你自己!”秦佳顿时忍不住哭了出来,她的声音呜咽轻柔,催人泪下。孟琳拍拍这个柔弱的女子,轻轻地将秦佳拥入怀里,秦佳不住地抽泣着,那个小鸟依人的样子真是惹人怜爱。

而此刻保姆从房间里出来,她问道:“不如你们今天就在这里吃饭吧!”我转头望,我发现她胸前的扣子没有扣,双巨乳呼之欲出,她似乎发现我眼神的异样,突然间转身捂住胸口……我似乎从这系列情境中明白了什么。

“不用了,我们这会儿要去参加个朋友的婚礼……”孟琳拒绝道,大概孟琳还是不清楚为什么曾丽萍能够在不声不响的情况下将她带走而让我错失机会差点儿让孟琳失身,大概孟琳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朋友李琴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然而就在这个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另外个报复计划即将实施……

我和孟琳驱车来到李琴办婚宴的满园酒楼,远远地就看到门口放了个环状鲜花拱门,而穿着美艳婚纱的爆乳新娘李琴和俊俏的新郎张能在门口微笑迎宾。在李琴之后的就是李琴的妹妹李君,她穿着同样性感的伴娘服。而此刻在新郎旁的伴郎……那个大概看了就会让李琴为之窒息的李宇……那天李宇带着面具,李琴大概是没有认出李宇来。

李琴见是孟琳和我来了,便赶忙上前两步迎接我们,走近李琴看,我发现李琴的脸都是惨白惨白的,她握着孟琳的手,不只是高兴的还是怎样,眼睛里似乎水汪汪的。这时候我跟新郎张能握了握手,近距离看张能才发现,他跟李宇都是高达且壮硕的,只是常年在外皮肤晒得黝黑,面容坚毅俊俏,和李琴当真是般配的对。而此刻跟张能握手之后,李坤也顺道将手握了过来,我看着他的时候,他眼神里闪过诡异的笑容,我抿嘴笑捏了捏李宇的手摇了摇,示意他不要胡来,可是李宇眼神里泛着贼光,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时候孟琳那边,李君和孟琳相拥问候,我看到李君那丰满的乳房紧紧的压着孟琳的胸口,我简直瞪大了眼睛。

走到婚宴大堂时,我发现婚礼现场被布置的简约精致,我和孟琳选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而远远地,我看到曾丽萍、张全贵还有王露都坐在了很靠前的位置。王露今天身着精致的红色低胸丝质连衣短裙,美丽的卷发柔婉的落在肩旁,她优雅的倾听着曾丽萍与同桌的其他宾客谈话。纤纤玉手端庄的落在身前,而坐在王露旁的则是与王露交往了很长时间的李坤。

不会儿,婚宴开始了,美艳的新娘李琴拖着长裙站在花型拱门前,旁携手的是她苍老的父亲,西装革履步履蹒跚的牵着自己的美丽的女儿,步步的走向舞台。当父亲的手放下后,李琴眼含热泪的回首望望,看了看她的母亲,她的父亲……深深的弯腰鞠躬。行晶莹的泪水划过面庞,留下了美丽的泪痕。李君牵起李琴的裙边,李琴优雅的抬脚,露出了精致的高跟鞋,她踏上了舞台,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而远在对面的是俊俏的新郎张能,还有张能旁的伴郎李宇。李琴步履缓慢,她拖着长长的婚纱,在红毯上拖着长长的尾巴,美丽的容颜被白纱轻柔的罩着。就这样她步步的走着,而这时张能也不禁的朝前走着去迎接自己的新娘。李琴与张能对望,跟在张能之后的李宇见到这么美丽的李琴,再想想那天白皙的肉体,他简直不能抑制自己亢奋的情绪,他直勾勾的盯着今天的新嫁娘李琴,时不时的吞咽着唾沫。而在张能朝前走的时候,李宇本能的跟了上去,说时迟那时快,李琴走着的时候没注意脚下的裙摆,不小心踩上了,这时候张能和李宇都飞也似的扑了过去,李琴身体歪倒的那瞬间,居然是李宇先抱住的李琴,而张能身体歪直直的摔倒在了舞台上,众人阵惊慌赶忙上去看看新郎新娘的情况。李琴头发与衣服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摔弄得凌乱不已,而摔倒的张能却不小心将自己的脚踝崴着了,他疼的几乎动不了。再三的确认新郎新娘的情况无碍之后,婚礼又恢复了秩序。

进行到半的时候,张能拄着拐棍携着新娘李琴来给每桌敬酒。酒过几巡,李琴就已经有些面红耳赤了,已经显示出不胜酒力。这时候在旁的李君也时不时地替李琴饮酒。但是作为妹妹的李君更是喝不了几杯,不会儿就已经上了头,没办法继续喝了。不得已,李琴他们在红酒里面掺上雪碧,就这样挺着下去。可是不免有人刁难新娘李琴。

“新娘你这里头可不是红酒啊”说着他就闻了闻新娘的酒杯,而此刻在旁的李君则躲闪将酒杯挪到旁。见这个人不放过李琴,张能就主动将酒都揽上,就这样杯杯的下去,张能也渐渐地摇摇晃晃。经过了亲朋好友的番轮番攻势,张能也被喝的昏天地暗,加上他因为脚崴了,根本已经快不行了。

正在饮酒正酣之时,我端起了酒杯和孟琳同去敬张全贵和曾丽萍夫妇。

“张总张夫人”我和孟琳走近时,曾丽萍和张全贵都站了起来。紧致的礼服将曾丽萍的身形凸显的格外迷人,酥胸半露,艳唇轻起:“小峰,琳琳……”说着曾丽萍和张全贵端起了酒杯,我和孟琳弯腰敬到:“谢谢张总和张夫人这些年对于我们的照顾……”孟琳垂着眼睛,眼不看曾丽萍,而此时的我则是死死的盯着曾丽萍。这时候曾丽萍朝着我和孟琳的方向靠近着,隔着我举杯:“琳琳,你我之间之前虽然有些不愉快,但是……”话说到这里,孟琳眼神里都是无助的盯着我,曾丽萍见状态不对,又正过身子说道,“小峰,琳琳,总之切都让它过去吧……”曾丽萍酒杯侧,准备喝下去的时候,我说道:“张夫人,过去的事情我们尽量让它过去,只是我们自己不要跟自己过不去。”说着我邪邪的笑,曾丽萍愣,差点儿酒杯没端稳。这时候张全贵插嘴道:“我都不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来喝掉吧,切都在酒里……”说着他端着酒饮而尽。我们随后便也将杯子里的红酒饮尽。

当我和孟琳回到自己的酒桌上之后,穿着红色敬酒服的李琴也端着酒杯过来了,孟琳看到李琴格外的亲切,而李琴也因为醉酒的缘故显得有些恍惚,她和孟琳贴了贴脸颊,我感觉孟琳此时几乎是真实开心的笑着,因为她真的将李琴当成自己的好朋友。而在我们之后,全场几乎都已经即将散尽了,我和孟琳坐着,突

∴寻●回§地|址∷搜∴第△S\主|综Y合?V社`区∴

然只纤纤玉手拍了拍孟琳的肩膀,是孟琳的个大学同学孙娟。她们似乎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聊得非常高兴,而我只是个人吃着东西,发着呆。不会儿,孙娟说她们还有几个同学,便把孟琳拉到了边去……

这时曾丽萍端着红酒做到了我的身旁,阵熟女的芬芳铺面而来,她画着精致的妆容,挂着迷人的笑容,手端着红酒,手扶着裙子的下摆,紧挨着我坐着,翘着二郎腿,朝着我端着酒:“小峰,今天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是我对不起你们家孟琳,但是你看……”

我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曾丽萍,我知道你的性格,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办!”说着我端起了红酒,只手放在了曾丽萍白皙修长的大腿上,曾丽萍躲闪,下子把红酒洒在了丝袜上,她慌忙的用纸巾擦拭着,可是不想这样的擦拭非但没有擦掉丝袜上的印子,反而将丝袜擦破了。曾丽萍不好意思的将裙摆往下拉,可是根本遮不住这个印子,就这样她马上站了起来要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我下子拉住她的手说道:“曾丽萍,敬的酒还没喝完呢!”曾丽萍哪管得上酒啊,赶忙的要走,可是我的手死死的拉着,她见拧不过,就坐了下来:“你到底要怎样?”我举起了手机,点开了视频,关掉了声音,给她播放了段让她面红耳赤的视频――她在我胯下淫荡呻吟的视频。她看到下子惊的遮住了脸,股羞意下子蒙上了她的脸颊。她惊慌失措的要躲过手机,我缩手,牢牢地将手机握在手里并且关掉了。

“你现在要让我怎么做?”曾丽萍语气下子软了下来。

我从兜里掏出粒催情药丸,扔在了酒里,下巴指指说道:“来,把这杯酒喝下去!”

“你放进去的是什么东西”曾丽萍惊慌的问道。

“你别管是什么,喝就是了!”我厉声说道。

曾丽萍就像是被输入了指令般颤抖着拿起了红酒杯,放在了嘴巴旁,她在颤抖着:“求求你,不要让我在大家面前出丑!”她眼睛里满含热泪。

“你放心,我会把握住分寸的!”我回到。

说着曾丽萍端起这杯酒,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我心想,“果然是个干练的女人!”

喝完酒的曾丽萍便踏着高跟鞋小步跑向了卫生间。这时候大厅里的人已经慢慢的散去了,就剩下新娘在电梯口送着今天的客人,而新郎不得已只能坐在旁的凳子上,加上今天喝得不少,已经醉醺醺的了。张能的父母在跟着酒店里的人盘点着今天的菜品,其他人则在计算着今天的红包收入。大家忙的不亦乐乎。这时候孟琳过来说:“小峰,我和这些同学去转转,你没事的话就先回去吧!”说着孟琳跟着那些大学女同学走了。

送走宾客的新娘新郎还在被帮好事的朋友戏弄着,推推搡搡的要去楼上的宾馆包间玩会儿。

此时我想起去卫生间的曾丽萍,便走向卫生间,我到门口时曾丽萍才从女卫生间里出来,这时候我发现她面部潮红走路踉跄,我想着大概是药起作用了。便拉着她进了男厕,我将厕所门后摆放的“清理中,卫生间暂停使用”的牌子摆到了门口,确保卫生间确实没有人的时候,我将卫生间的大门关闭反锁。这时候曾丽萍不断倒退着摇着头:“你要干什么,不要在这种地方,不要……”我关上门后,马上捂住了曾丽萍的嘴,将她推到了墙角,我抬起了她的条腿,才发现她将刚才弄脏的丝袜脱掉了,里面是空的,甚至连内裤都没有穿。在药物的作用下,粉嫩的小穴早已经湿润不堪。

我紧紧地贴着她,她大力的喘息着,我将她的短裙网上捋着,露出了她洁白的丰臀还有秘密森林。在条腿抬起的姿势下,小穴露出了粉嫩的部分,我只手插入搅动着,只见她闭目呻吟着,皱着眉头,嘴巴被我捂住所以发不出声音。紧致的小穴在手指的搅动下很快就润滑的不得了。这时的她挣扎着要放下被抬起来的大腿,拼命的挣扎着要推开我。

“难道你要我把视频公开出来吗?让大家看看你的本色?”我说道。

曾丽萍顿,我知道她这算是默认了。

“给我口交”我命令道。

曾丽萍蹲了下来,这时候她胸前的两颗巨乳下子完美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我伸手探入了她的衣服,轻轻掏,将两个浑圆的肉球掏了出来。曾丽萍慢慢的解开我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先是闻了闻,侧面干呕了下。因为她今天喝的酒也不少,所以被这个味道冲不免有些恶心。可就是这样,我将鸡巴挺了挺对着她的嘴,她用纤纤玉手拿起了软趴趴的鸡巴,缓缓地张开玉口,慢慢的含了下去,并且用舌头扰动着。

“今天给你的任务就是给我口出来”我再次命令道。

曾丽萍言不发的给我口交,她的口交水平真的很熟练,舌尖就如小蛇般挑弄着我的马眼与龟头。不会儿我的鸡巴就慢慢的胀满了她的玉口。她前后前后的用嘴巴套弄着,同手手也不停的给我套弄。我感觉阵阵酥麻从龟头处传来。阵阵温热的感觉从鸡巴传满整个身体,她开始用深喉,即便是阵阵干呕让她不断地分泌唾液,但是这阵阵的紧致让我更显得刺激,唾液股股的从她的玉口中分泌出来,缓缓地顺着她的脖子留到了大奶子上,就这样顺着她的奶子滴到了地上。套弄了十几分钟之后,她几乎已经费尽心思,还是没有能够让我射出来。于是她啐了几口唾沫在大奶子上,用大奶子给我乳胶,扑哧噗嗤,柔软的大乳房夹住我的大肉棒,上下上下快速跳动着,我感觉就像是插入柔软的蛋糕里般,可是就是这样套弄,我还是没有射。这时的曾丽萍几乎已经想尽切办法了,她还在试图给我口交,但是我发现她的小穴已经在地面上流了滩的淫液。

“你是不是想了啊?”我笑着说道。

曾丽萍红着脸没有说话。

我抱起了曾丽萍,硕大浑圆的臀部下是饱满的水灵灵的小穴,我用我湿润润的大鸡吧对着曾丽萍的小穴,轻轻地没入点儿,然后又拔了出来。曾丽萍的身体先是阵紧张,然后又是阵失落,她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

“你是不是想要?”我第二次问道。

她犹豫了下,见我要将她放下来时,她突然说道“不要,我要,我要!”

我再次抱起了她,对着小穴又是第二次插入,但还是没入了点儿,又拔了出来,曾丽萍的身体又是颤。

这时候我用鸡巴对着她的肛门,她紧张:“不要,不要……”

“这可由不得你了,是你自己说要的。”说着我对准她的肛门,噗嗤下插了半进去,曾丽萍身体紧,用双腿紧紧的夹住我。而我感觉阵无与伦比的紧致感包围着我的鸡巴。曾丽萍也被疼痛惹得眉头紧皱不放。我轻轻拔出,噗嗤再次猛地插入,曾丽萍将我抱得更紧了,可是即便是肛交,在药物的作用下曾丽萍小穴里分泌的爱液也越发的多了。我抱着曾丽萍的丰臀,感受着从鸡巴处传来的阵阵紧致的酥麻感。而曾丽萍的双乳在空中上下跳动着,她开始不住地呻吟起来。就这样抽动着没多久,汩汩热乎乎的精液便满贯了曾丽萍的肛门。高潮中的曾丽萍叉着双腿,身体不住地颤抖着。我将她放在了卫生间的坐便器上,她的完美的小穴对着我,不禁让我快软下去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我压住曾丽萍的双腿,对着曾丽萍饱满的小穴,噗嗤下刺入曾丽萍花心,她在肛交的高潮迭起的状态下被如此攻入,就犹如母狗般的弯起了背,用双腿缠住我的臀部,就在我加速的爆操下,曾丽萍的爱液如泉涌,喷满了整个坐便器的盖子。在爱液的刺激下,我加速了爆操的速度,曾丽萍被作弄的忍不住大喊出来,我用手捂住她的嘴巴,手蹂躏着她的大奶子,不会儿又将浓浓的精液汩汩的灌入曾丽萍的小穴里。曾丽萍瘫软着身体,坐在坐便器上颤抖着,我甩甩软下去的鸡巴,对着曾丽萍的小穴嘘嘘的呲出了热乎乎的尿液,冲洗着她下体残留的粘液与精液。

经过番简单的收拾之后,我拖着曾丽萍出了卫生间,她就如醉了般的走着。猛然间我遇到了正从电梯出来的王露。我打量着王露的衣着,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她见我带着曾丽萍便伸手过来帮忙,起和我将曾丽萍拖进了电梯间里。电梯里,许久未与我见面的王露开口说话了。

“峰哥,好久没见你了,你也不给我打电话,你不会不喜欢我了吧?”王露说道。

“露露,怎么会呢,我不是给你介绍了个优秀的男友吗?你感觉怎么样?”我故意说道。

“峰哥,你又在开我的玩笑了,你知道我只喜欢你……”王露娇羞的答道。

我隔着曾丽萍,伸手摸向王露的丰臀,王露先是本能的躲,而后则是僵在了那里。我说道:“越发的敏感了,又被多少男人碰过了?”

“没有啊峰哥,我说过的,我只为你留着……”王露几乎哭了出来。

哗的下,电梯的门开了,王露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和我起扶着她妈妈出了电梯。这时候李坤正好过来,见到我带着曾丽萍,便过来帮忙。我们在路边叫了辆出租车,便让王露带着曾丽萍先行回家。

这时候李坤说道:“峰哥,好久不见了。”说着李坤携着我朝着楼上的宾馆包间走去,边走边说:“峰哥,有好东西给你看哦!”

我带着疑惑,被李坤带到了楼上,推门,只见宾馆的床上,新郎张能

w`w"w点0'1^b^z点n^e"t'

已经醉的昏死过去了,而新娘李琴和伴娘李君则被几个大男人耍的团团转。他们在玩游戏,玩过了找东西的环节之后,紧接着就是猜谜脱衣服的环节,他们都瞪着色眯眯的眼神,然而面对这种场景,李琴和李君两个女人也是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此时昏死的张能也被几个会玩的朋友从睡着的状态唤醒,他们在张能的腰上绑上了根香蕉,让李琴用嘴巴把香蕉皮拨开,然后吃掉里面的香蕉。李琴已经醉意上涌,那还能玩的了这样的游戏,她趴在张能跨部,咬着香蕉皮,可是这下什么都没有撕下来,反倒是张能被这么刺激,下体还是膨胀了起来。这弄得李琴和李君羞涩不已。看到这种情景,几个男人更是起哄了,他们致要求将张能的裤子解开,让李琴给张能当着大家的面口交。

李琴羞愧万分,只见这时候,不知是谁解开了张能的裤子,掏出了半硬不硬的鸡巴。李琴羞红了脸待在了原地,这时候李君更是被这从来没见过的幕惊呆了。她甚至呵斥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呢?太过分了,闹也有个分寸好吗?”可是并没有人理会李君的这抗议要求,李琴看到自己丈夫的鸡巴挺立在那里,同时身边有这么多不认识的男人,她怎么能在这些人面前做出这样的行为呢。正在李琴犹豫的时候,后面的男人推着李琴的头,压到了张能半勃起的鸡巴前。李琴不得已将鸡巴含了进口,顿时众人响起了起哄声。这时候醉死过去的张能似乎也有了感觉,不住地呻吟起来,鸡巴也在李琴的口交

找回ㄨ网?址?请搜●索◎第W▲?V主×综□合¨社★区

下变得更加的大了。李琴红着脸,不住地套弄着,不会儿,张能没忍住,股浓烈的精液摄入李琴的口中,浓烈的精液让李琴咳嗽不已,而全部看下这幕的处女李君已经红透了双颊。同时得寸进尺的男人们更是推出了今晚尺度最大的个游戏,那就是猜拳让输方做任何赢方要求去做的事情。

第局,李君和李琴输了,他们要求李琴给张能乳交。几个男人都将眼睛盯在了李琴丰满的巨乳上,李琴又羞愧又气愤,可是对方又说了,如果新娘做不到就让伴娘来做。这两个女人都是极品的爆乳美女,李琴思量下,这是自己的丈夫,怎么能够让表妹给自己的丈夫乳交呢。于是李琴咬咬牙,褪去了上衣,露出了双巨大的乳房,她背过去给躺倒的张能乳交,这时候大家都抗议了,要让她对着大家,李琴反过身体,让自己的下体正好落在了张能的脖颈处,双巨乳夹住张能的大鸡吧套弄着,这幕让这些男人瞪大了双眼,李君更是面对这惊世骇俗的幕吓得掉了下巴。噗呲噗呲,李琴的巨乳在张能的鸡巴上套弄着,看得几个男人血脉喷张。处于这切的李君终于忍不住了。

“我们再来局,对,你们不能欺负我姐姐!”李君强烈抗议着,这时候我站了出来要求和李君猜拳。

结果如李君所愿,李君赢了。她眼睛斜:“这次该我们主动了,峰哥,你把这杯酒喝掉!”说着李君递过来杯浓烈的洋酒,我端过来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就这样接二连三,李君在这局局的猜拳中都赢了,我们这堆男人居然都败在这个巨乳小萝莉手上,杯杯的饮着浓烈的洋酒,然而我们的眼光都盯在了李君和李琴姐妹那巨大的美乳之上。